鬼谷尸经

第三章 晴

姓易的2018-12-08 11:16:0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师爷,楼下还有客人呢,我去招呼一下。”大牙恭恭敬敬的把一个檀香木盒子放在了桌上,对我说道。

    我笑了笑:“小佛呢?”

    “佛爷一晚上没回来呢。”大牙挠了挠头:“昨晚上他好像是给那疯子送货去了。”

    “大牙。”我抬头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见他在说到“疯子”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有点不耐烦,我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他一句。

    “别去招惹他,要不然谁也救不了你,平常对他客气点。”

    说完,我把木盒放在了膝盖上,自己推着轮椅进了走廊,没再跟大牙多说。

    恶人心有猛犬,善人心藏蛟龙,姓易的好像是真疯了,你别去招惹他。

    我曾这么跟小佛说过,他出人意料的没有反驳,而是深以为然的回答我“那孙子真的疯了,看眼神就能看出来。”

    走廊尽头的房间就是姓易的住的地方,很干净的一个屋子。

    没有任何家具,就是一个空空荡荡的屋子,这是姓易的要求的。

    “咚咚咚。”

    我抬手敲了敲房门,里面很安静,半响后才响起人的声音:“谁?”

    房里的声音很是嘶哑,就像是一个人好长时间没喝水,说话声嘶力竭的那种声音。

    “东西到了。”我说。

    话音一落,房中就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很急,随即木门猛的就被拉开了。

    “进来说。”

    姓易的变化还是很大,刚把他接过来的时候,我都差点没敢认他。

    当初奉天府一别,他给我的印象就是普通的阳光青年吧?也是个好人。

    但现在或许就只能用死气沉沉来形容他了

    “小佛昨晚上没回来,他没跟你一起?”

    “我走的时候他还在天台上抽烟。”

    听见他的回答,我笑着没说话。

    姓易的很自然走到了我身后,帮我推着轮椅进去,脸上虽然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状态,但眼神里却有着难掩的激动。

    “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想过等我把东西找齐了,然后一举夺过去吧?”

    这句话是疑问句,但却有不容置疑的意味,看来姓易的变成这样也不是没有好处,起码他聪明了太多。

    “想过,但是后来又放弃了。”我笑着说,并没有掩饰自己当初的想法。

    姓易的话音顿了一下,把推轮椅的动作停了下来,不平不淡的说:“这最好只是个想法,想想就好,你别真这样做,要不然我真能跟你翻脸。”

    我耸耸肩:“放心,见到你变成这样,我就没想法了。”

    外人听见我这话肯定会以为我有点不正常,难道我是怂了?

    不是,我不怕姓易的,但是我怕自己会变成他这样。

    人之所以会痛苦,就在于追逐了不该追逐的东西,我跟小佛很久前错过一次,不想再错第二次了。

    还阳重生?长生不死?

    历史上有谁能这样?秦始皇还不是一样的千古了?

    自知之明很重要,姓易的是聪明人,他也有自知之明,但现在已经回不了头了,或者说他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你还什么都没得到,付出那么多,值吗?”我靠在轮椅上问他,这问题我问了他很多次,但每次他都没回答我。

    姓易的接过木盒子没打开,放在了地上,一言不发的走到墙角坐了下去,蜷缩在墙角埋着头沉默了很久。

    “很多事不是能用值不值来衡量的。”姓易的开口说道。

    我没插嘴,因为我知道他还有话要说。

    “从开始到现在,我已经付出很多了,我觉得很快就能有回报了。”姓易的把手放进了衣服里,掏出了一直戴在他脖子上的玉佩。

    那块玉佩很普通,几十块钱的那种货色,但对于他来说,这是无价之宝。

    “有人给我算过,我这辈子能活九十五岁,就算我已经折寿了二十五年,也能活到七十岁,够本了。”姓易的说道。

    闻言,我也沉默了下来,摇摇头没再说话,掉转轮椅,缓缓出了房间。

    “姓易的。”

    “嗯?”

    “希望你能成功,我跟小佛会尽量帮你,双赢。”

    “谢了。”

    伴随着门响,里面空荡的房间再度与世隔绝,我回头看了看关得死死的房门,苦笑着叹了口气。

    “会成功的一定会”

    听着房间中隐隐约约传来的念叨声,我摇摇头,慢慢推着轮椅出了走廊。

    傍晚,小佛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满手都是血,我正坐在房间里看电视,见他这副模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仔细看了几眼,心里才松了口气。

    “哥,我先洗个手。”小佛笑嘻嘻的走进了浴室,没等我发问,他就说道:“在外面见着几个不长眼的孙子,吗的大晚上的抢劫,真JB没素质。”

    “然后?”我问道。

    “打了他们一顿,带到仓库去玩了一会,没出人命,你放心吧。”小佛笑道。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里的新闻联播,一边憧憬着电视里的和谐生活,一边随口问了句:“然后呢?”

    “送医院了。”小佛打着哈欠走了过来,帮我推着轮椅往外走,笑道:“哥,咱们出去逛逛吧,今儿天气不错嘿,雨过天晴。”

    我笑着点点头。

    海滨城市的冬天还是挺冷的,毕竟这里属于东三省的地界,要是不冷那就扯淡了。

    虽然如此,但今天的天气意外的好,到了傍晚,气温都比昨天中午的气温高,也许是我衣服穿得不少的原因,出了古玩店上了大街,吹着风还真有种暖洋洋的感觉。

    “你觉得姓易的人怎么样?”

    “人不错,就是脾气操蛋了点,有时候真想一枪崩了他。”

    小佛有时候也挺不要脸的,比如现在,他脾气就跟姓易的差不多,一样的臭,真是乌鸦落猪身上光见别人黑了。

    “咱们能帮他就帮他一把,这辈子我们干了不少缺德的事,咱们也算是给自己积积阴德了。”

    “成。”

    就在这时候,小佛点了支烟抽着,似乎并没注意到迎面走来的两个小孩儿。

    随着砰地一声。

    “我草。”小佛脸都黑了,看着面前这俩吓得一愣一愣的小孩,又低头看了看气球被烟头戳破后留下的碎片,无奈的说:“出门没看黄历,操的。”

    一见这俩小孩儿快哭了,小佛立马就有点不耐烦了:“吗的别哭,边上玩去。”

    在小佛说这话之前,小孩只是准备要哭。

    在小佛说这话之后,小孩哇的一声就哭开了。

    “我草。”小佛重复道,皱着眉头看了看这俩小孩,估计是在强忍一巴掌抽过去的冲动,左右扫视了街道一眼,见没人注意到这儿

    “哥,等我。”

    说完这话,小佛一溜烟的就窜过了马路,跑到了对面的玩具摊前,骂骂咧咧的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只见他从兜里掏出了两张红彤彤的票子递给了老板,然后一把拽过拴在摊子边上的气球就走了过来,脸色很是尴尬。

    我见他这副造型,差点就没笑出来。

    一个目露凶光的活阎王,拿着二十几个动物造型的氢气球过马路,这样子真是

    “还好没熟人看见,吗的。”小佛没好气的骂道,蹲下身把这些气球分成了两份,随手就递给了那俩哭哭啼啼的小孩:“以后晚上别随便出来玩,出来玩也不许带气球,听见了没?”

    小孩总是那么好哄,接过气球眼泪立马就停住了,也没回小佛的话,注意力全放气球上了。

    顿时,我笑得死去活来。

    “哥,你笑什么”小佛回过头尴尬的问我。

    “笑你呀。”我笑道。

    小佛脸有点红,闷着头推着我往前走,故作凶狠的骂道:“也就是你敢笑我,要是别人,我非得”

    “敢跟哥这么说话了,真不怕我一脚踹死你啊。”我大笑道。

    小佛推轮椅的动作忽然停住了,手似乎是有点颤抖,我也是觉得自己失言了,刚想说点什么来补救

    “要是哥能踹我一脚。”

    他说话的声音很低,再度推动起了轮椅,打断了我的话。

    “那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