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四章 逃出生天

姓易的2018-12-08 11:09: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金胄裹尸镇地脉,铁锁众孽守天门,若是不通山河术,阳人恍如自掘坟。”

    “此乃险地非死地,知晓山河自然生,头出双尸若尽降,可保来者登天门。”

    “龙口含珠聚地气,阴阳莫冲气相平,天宝落地邪祟重,阴复生谁可宁”

    “后辈弟子见此句,千思万想不冲行,此地凡人莫要进,身死之时悔不停。”

    这四行句子是刻在那句“好汉子,老道拜服”之下,如那句话一般,一看就知道是同一个人留在这里的,笔力苍劲,虽也是以利器所刻,但却不是老太爷的笔迹,

    看见这几行字的时候,我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了,脑子里只觉得是搅成了一团,想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留下这几行句子的人肯定是后来的人,绝对不可能跟老太爷是同一时间来的

    “这人四(是)谁啊”胖叔龇着牙花子往后看了看,百般摸不着头脑:“第三句话就四(是)饿在青云哈(下)面看见的话,笔迹也一样,难道上面的也四(是)他刻的?!”

    听见这话我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觉得心里连连打起了鼓,干笑道:“咱们上去是因为有钥匙,那人没钥匙就上去,不是作死吗?”

    “对,而且上面没有打斗过的痕迹。”海东青点点头,很赞同我的意见。

    就在此时,邪龇声忽然大了起来,如果说前面的邪龇声只是连绵不断,那么现在的邪龇声就响得很有节奏了。

    “嘶!!!”

    隔个四五秒邪龇声就响一次,而且声音在向我们逼近

    “老太爷,现在形势危急,您可别怪我没礼貌了。”我急匆匆的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刚想伸手把老太爷的尸骨抱在怀里出去,可转念一想,要是抱着老太爷的尸骨跑,一边跑一边骨头就一路掉

    “您别生气,回去了小易子帮您拼好。”我咬了咬牙,没再继续耽误,忍着痛把衣服脱了下来放在地上,海东青老神在在的在一边打着哈欠,要死不活的问了句:“用我帮你把他骨头拆了吗?”

    “滚一边去,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没好气的骂道。

    话音一落,我伸手就把老太爷的脑袋恭恭敬敬的搬了下来,因为都过了近百来年的缘故,这白骨还真没那么结实,稍微用点力就能把骨头一块块的弄下来。

    紧接着,我又将其余的骨头一块块的往衣服上放,那时候真挺心酸的。

    虽然小时候我也帮老爷子整理过别人家的先祖骨头,收拾棺材啥的这种活儿我也干过不少次,可以说是信手掂来,但这次弄的可不是外人的骨头,是自己家老太爷的骨头

    “你衣服不够装,拿饿的。”胖叔利索的脱了衣服帮我装着老太爷的尸骨,一边“装货”一边扭头往走廊深处看,似乎是在怕阴之孽追上来。

    有时候不得不说胖叔的第六感还是挺灵的,特别是针对危险,那简直就是

    “嘶!!!”

    “我草!跑!!”

    我们刚把尸骨给收拾完,还没等我将老太爷的衣服折叠好放进去,只听一声刺耳的邪龇猛然炸响,发出声音的地方就在我们身后的拐角处,距离我们绝对不超过十五米,能听出来。

    海东青的动作是我们之中最快的,就在我大喊“我草!跑!”的时候,这鸟人从背后一伸手就把我抱了起来,随即拔腿就跑,惹得胖叔一个劲的骂着街,说这孙子不懂事,也不知道让长辈先走这条铁一样的定律。

    前方靠右的地方是另外一条走道,光线就是从那里透进来的,那走道透进来的阳光很刺眼,不用猜都知道那儿就是出口。

    “嘶!!!”

    “嘭!!嘭!!嘭!!!”

    刚过拐角,我不经意回头一看,眼珠子差点就瞪出来了。

    只见在距离我们不过十米的地方,那身着道袍的阴之孽就已经从拐角处露了头,虽双眼不能视,但它还是把头转向了我们,口中阴气吞吐不停。

    看着这一幕场景我头皮都是麻的,只能一个劲的催促海东青跑快点,千万不能让那活祖宗追上咱们

    “看见了,出口。”海东青的话让我回过了头。

    走道的出口就是这个地下重地的出口,是一个双开的石门,高两米左右宽则是两米五左右,门已经被人给大大的打开了,刺眼的阳光就是从石门中照射进来的。

    外面好像就是草地出口就在眼前了!

    “胖叔快走!”海东青低骂了一句,动作猛的一顿,将胖叔让到了身前,然后双腿毫无预兆的用力蹬了一下地面,就如弹弓探出的石头一般,急速往前窜出了五六米,而就在他先前蹬地面的时候,我清楚的感觉到有个东西带着劲风砸向了他的脑袋,幸亏这鸟人速度快,这一下子还真被他躲过了。

    侧着头一看,我顿时心底一阵发凉。

    那带着劲风的东西,就是阴之孽的爪子,要是让它给挠中了吗的危险

    “完咧完咧,这祖宗追上来咧”胖叔苦着脸跑着,动作不慢,也许是海东青故意放慢速度的缘故,他跟我们的距离一直都保持着平行,甚至还比我们靠前一点。

    正当我心里发紧,忽然眼神往地上一扫,模模糊糊的就看见了一些让我发愣的东西。

    已经白骨化的残肢,有胳膊,有人头

    “这些是”我冷不丁的看见了掉落在一旁的日本军帽,只觉得脑子轰的一下乱了起来,但仔细的看了看地上散落的一些符纸,却又瞬间想出了所以然。

    如果我没猜错,那么这些人的尸首肯定就是小日本的,为什么他们会进来?

    很简单,是被老太爷赶尸赶进来的。

    这些小日本很有可能就是当初陈老爷子他父亲看见的那些人,不对,是那些畜生。

    用尸首对付金胄裹尸,拿数量敌过质量,这或许是老太爷当初想出来的办法,虽然失败了,但老太爷可还是有真本事的!

    一口气赶二十多个尸首跟人玩命,这种本事我只能表示崇拜了,要是真要让我玩这种东西,我估计半路就得有一半的尸首失控,然后

    “老太爷您可真牛逼。”我真心诚意的感叹道。

    天马行空一下。

    现在我们的队伍可是标准的霸(wei)气(suo)侧(luo)漏(ben)专业队,如果有外人看见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半裸狂奔的场景

    我好像看见精神病院在向我们招手了。

    “快了”我双眼紧盯着大门,见门外的草地与我们的距离渐渐变近,我心中就缓缓松了口气,哪怕是有阴之孽在后面追着我们,我还是轻松了起来。

    人这种动物很复杂吧,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总是会觉得危险跟压抑,在阳光下,则是会觉得安全无比。

    “嘶!!!”

    “快!!!”

    胖叔一边跑一边喊的样子很是喜感,身子微微后倾着,一脸的惊恐,胸前抱着一个用衣服弄的包裹,两条粗腿就跟小马达似的动个不停,我看他这副模样差点没笑出来。

    走廊并不算长,也就眨几下眼的功夫,我们就从那石门跑了出去,随之,身后传来的怒吼差点没把我们给吓趴下。

    “吼!!!!”

    阴之孽的怒吼声跟别的尸首的怒吼声不太一样。

    要是说别的尸首吼起来是声音大,能唬住人,阴之孽可就牛逼多了,它吼一嗓子真能把你吓趴下,不是说它的吼声大,而是

    “白甲尸首跟金胄裹尸的吼声,是能吼进人耳朵里的,刚才阴之孽的吼声就像是吼到了人心里一样,很害怕吧。”海东青事后这么给我们感慨着,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反而一脸的理所当然:“听见那声音我真的腿软了。”

    石门外就是草地,我们身处的地方应该是半山腰的位置,甚至更低,山下的不远处便是丛林,这里我估摸着应该是北边荒山的更深处了。

    冲出石门之后海东青跟胖叔还在跑,但等我转脸一看,立马就叫住了他们。

    “它好像出不来!”

    闻言,海东青脚步顿时就停下了,胖叔也是如此,齐齐就把头转了过去,见阴之孽只是低吼着站在石门处一动不动的望着我们,他们可算是放下了心。

    “阵局,这重地可能就四(是)一个巨大的阵局。”胖叔说话的声音有点发颤,应该是还没从惊恐中缓过神来:“它得守护重地,好像真的出不来”

    “呼”

    在此时,阴之孽冷不丁的吐了一口阴气出来,仿佛是在看着我们一般,目光久久没有移开,半响后它才做出了一个让我们彻底安心的动作。

    转身,抬脚,走着。

    “你先放我下来。”我挣扎了一下,海东青点点头,从善如流的把我放在了地上。

    “前辈!”

    我没等胖叔他们阻止,就开口大喊了一句。

    阴之孽没有反应,还是动作僵硬的往走廊深处走着

    “谢谢您手下留情了,您走好。”我咬着牙给阴之孽鞠了一躬。

    阴之孽是尸首,是听不见声音的。

    阴之孽是尸首,是没有感情跟记忆的。

    但是

    它好歹没弄死我们不是?

    干掉上面的金胄裹尸还是它帮的忙,虽说那是巧合。

    “您走好,这里以后不会再有人来扰您清净了。”我看着阴之孽枯瘦的背影,莫名其妙的想起了老爷子。

    话音一落,阴之孽也从我们视线中彻底消失了。

    “去把装备拿回来,回家!”我笑着,手里紧紧的捏着两枚石珠,那是先前从老太爷兜里摸出来的,是前面两个局的钥匙。

    “鸟人,你有办法帮我把太爷的尸骨运去湘西吗?”我转头问道。

    海东青点点头,看了看我手里的钥匙:“小问题,我找人帮忙,三天就能运过去,我现在回去把装备拿回来?”

    “有钥匙,能回去拿装备了,这里应该是荒山的后面,不远。”我笑着耸耸肩:“把东西收拾一下全放进背包里,没用的直接扔了,留着太爷尸骨跟宝贝就行,然后咱们直接回李大雪家一趟,让他送咱们去医院休息,吗的累死了。”

    海东青嗯了一声,接过钥匙,转身就进了山。

    “大鸟,记住把炸药准备好,咱们一会儿就把这儿给炸塌了,免得以后有人进去扰人清梦。”我笑着说道。

    “行。”

    等海东青走后,我便舒舒服服的躺在了草地上,享受的望着天空,心里一阵悠然自得。

    逃出生天了,得宝贝了,老太爷尸骨也到手了,这次我们玩命还是玩赚了,不亏。

    “云真白。”我笑着感叹了一句。

    “你真傻逼。”胖叔也笑着感叹了一句:“大晴天的,云不白还能是黑的?”

    话落的时候,胖叔坐在地上,不经意的往后方看了一眼,表情顿时僵住了,只听他嘀嘀咕咕的念叨着:“怪不得都社(说)这里四(是)努尔哈赤假陵啊原来四(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