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三章 老太爷

姓易的2018-12-08 11:09: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地道下就是一条直直的走廊,宽度高度与我们在地面上看见的长方形石室差不多,只不过这地道显然更长,而且是通风的。

    “出口在前面,快跑。”我被海东青抱着有点不得劲,总感觉这姿势略娘们了,但转念一想,老子不用腿跑还有人抱着跑,这确实挺轻松的,起码肋骨断裂的地方没那么疼了。

    入口上方就是石室,其中缓缓回荡的邪龇声,接连不断的从入口传了进来,我们都听得很清楚。

    声音好像更大了。

    因为我不用动腿跟着跑,在胖叔跟海东青跑路的时候,我还是能腾出功夫左右打量着走廊,这不打量还好,一打量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跑快点吧这里不是咱们能待的地方”我哆哆嗦嗦的说道。

    胖叔也没来得及问我,随意往走廊两边的石壁一看,腿肚子一软差点扑到了地上。

    “怎么会有这么多金胄裹尸”胖叔想要哭,我能看出来。

    估计他这话是准备惊呼出来的,但一看现在形势严峻,让他喊出来,他真没这个胆儿。

    走廊两侧的石壁是青石砖铸造,样式很普通,但每隔五六米左右石壁上就会出现一个个站着“人”的凹槽。

    这些凹槽大小相同,高两米宽一米左右,里面凹进去的部分不算多,刚好够一个人贴着凹槽底部站在里面。

    手电一晃,便能清楚的看见站在里面的“人”。

    全是金胄裹尸!

    “要命啊这起码都有三十来个了吧”我一边数着一边念叨,脸上的苦涩多过于震惊,心说这大清国还真有点国富民强的意思,金胄裹尸身上的金甲那可是纯金的,普通人想弄一套金胄裹尸身上的“装备”,估计卖肾都不够。

    这么多的金胄裹尸要是全起来了,恐怕大罗神仙都出不了这条地道,祖师爷来了也得认栽。

    俗话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阴之孽倘若是追了下来,这些金胄裹尸也起了尸,那打起来谁输谁赢还真说不清

    当然,金胄裹尸这群“爷们”就算是赢了也是惨胜,起码得赔百分之九十的“兄弟”进去。

    “吗的我想啥呢。”我不自主的低声骂了一句。

    话说回来,那阴之孽搞出来的邪龇响是响,但阴之孽貌似还没动弹过,发出声音的地方依旧是一开始的位置,能听出来。

    声音只是在渐渐变大,而发出声音的位置并没有移动,这现象可让我们松了口气。

    难道这也是钥匙的作用?

    “这些金胄裹尸好像都被铁链子拴住了。”海东青奔跑的速度一点没有变慢的迹象,虽没有他自己单人跑的速度快,但却也慢不了太多,而且很稳。

    听见他这么说,我急忙转头仔细的看了看凹槽中站着的金胄裹尸。

    虽只能在海东青奔跑时恍惚看上一眼,但我还是看清楚了,那些金胄裹尸的身上确实是被一条条锁链给捆住了,这些锁链应该是铁打的,有大人的小臂粗,看着就觉得结实。

    “结实归结实,它们也捆不住金胄裹尸啊”我心悸的看着一个个安静异常的金胄裹尸,心跳快的不行,生怕这些看似安静的活祖宗忽然发难。

    胖叔胆儿也肥了起来,奔跑的时候身子不停往石壁上靠着,甚至还放慢了一下速度以求看清楚凹槽里的情况,只见他猛然笑道:“铁链上好像刻有符咒,是锁住金胄裹尸咧,别怕咧。”

    我刚想追问“你看清楚了没”,接下来的一幕就彻底让我傻眼了。

    不对,也让胖叔跟海东青傻眼了。

    走廊虽长,但在海东青跟胖叔的全力奔跑下,也就一分多种的样儿便跑到了头,左手边是一条死路,只能往右边拐角走。

    出了拐角,我们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两侧空空荡荡的凹槽,几条破碎的铁链已经散落在了走廊正中,看着这一幕,我们心底都是凉的。

    我拿手电往走廊前方照了照,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前面没凹槽了,这好像是最后两个。”

    “它们能跑出来。”海东青凝重的看着地上破破烂烂的铁链子,抱着我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凹槽边上往里看了看,摇摇头:“我们赶紧出去,这里不是咱们能待着的地方。”

    胖叔此时的表情是心悸外加摸不着头脑,可在他跟着海东青往里一看的时候,猛的一拍手掌就惊呼了起来:“这四(是)聚集地气的通道!!这里面的符咒跟金龙青云下面刻着的一模一样!”

    “啥意思?”我没听懂。

    “就四(是)输送管道,这里面的符咒会聚集地气,然后输送到金龙那里。”胖叔摸着下巴说道,仿佛是忘记了身处险境一般,嘿嘿笑着:“古代人就四(是)厉害,这阵局我能看出个一二,但还真不知道原理。”

    “走吧,此地不宜久留。”胖叔甩了甩手,似乎是在做热身活动,粗腿一迈就想往前继续跑,但石壁上的几个坑坑洼洼的地方,却把他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动作顿时就僵住了。

    “这四(是)”胖叔凑上前看了看,脸色一变:“这好像四(是)打斗的迹象!”

    海东青眉头一皱,仔细的扫视了走廊地面一眼,又转头看了看两侧的石壁,低声说:“这确实是打斗形成的,你看那儿。”

    说着,海东青用手指了一下凹槽前方的石壁,那里有一道利器划出来的痕迹,非常明显,很像是用武器劈砍出来的。

    我眼神变了变,随即就不停的左右用目光扫视了起来。

    难不成这里是不对

    如果这里真是民国前辈跟金胄裹尸交手的地方肯定不会这么空荡尸体呢?!

    “先走,别耽误时间。”胖叔拍了拍我,他应该是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当时我们还以为这一切都是巧合,也以为这并不是民国前辈跟金胄裹尸交手的地方,可还没出两分钟,我们的这猜想就被打破了。

    在第二个拐角,也就是空气流动更加明显的那个拐角,我们总算是看见民国前辈来这儿的“证据”了。

    “这些就是民国前辈的尸骸吧”我呆呆的看着走廊里的遍地尸骸,心里顿时翻起了滔天大浪,没等海东青反应过来,我就已经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一瘸一拐的下了地。

    白骨累累,残肢断臂,这两个词儿就是此时的最佳写照。

    走廊中的地面上全是白骨,有手臂,有人头,还有

    “老太爷不会在这里面吧”我莫名其妙的感觉有点心酸,这些白骨都穿着衣服,断落的手臂上还裹着衣袖,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强行扯下来的一般,看着就让人心里发毛。

    “长衫道袍”海东青看着这些白骨的穿着,细声念叨着:“这好像确实是民国的那些前辈”

    就在此时,我的脚忽然碰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我叹了口气。

    “八卦铜镜铜钱符纸”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没再继续看地面上那些散落的东西,咬了咬牙,忍着痛自己往前慢慢走着。

    前方是死路,拐角向左,那里有着明显的光亮,应该就是出口了。

    海东青跟胖叔急匆匆的跟了上来,下脚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踩到了前辈的遗骸,脸上除了敬重之外,他们还真没有其他的表情。

    也许是长时间没有见到阳光的缘故,走过拐角,我闭了闭眼睛,只觉得有点不太适应阳光入眼的感觉,好一会才适应过来。

    睁开眼一看

    “老太爷安好,小易子今儿来请您回龙山了。”我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额头贴地,高声唱着老爷子教我用来请祖宗的词儿:“易家子孙易林,今日恭请老太爷回归家乡,家乡不远,不过千里地,家乡不近,需得阳间行。”

    唱完,我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每一下子都磕出了一声闷响。

    虽我跟老太爷从未见过面,也说不上有什么感情,但此时此刻的场景,却让我发自内心的对老太爷有了崇敬之情。

    距离我三米开外的地方,一个身着金甲的尸首正静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保持着伸手掐人的姿势。

    一把金色的匕首正死死的插在尸首的脑门上,在它脚下,则就是一圈圈用利器刻出来的符,

    这符咒呈圈状,歪歪扭扭的看起来很怪异,应该不是五门术法里的符咒。

    我看不出这符咒的作用,但我感觉,这或许就是金胄裹尸动弹不了的原因。

    老太爷就靠坐在金胄裹尸对面的墙角,姿势很自然,左手放在胸口处,右手则紧握着一把我所熟悉的匕首,静放在地面上的一排刻字旁。

    这是易家的另外一把蚨匕。

    我站起身走了过去,一言不发的蹲在了老太爷的白骨旁,低头一看那些刻字,不禁揉了揉眼睛。

    “此生寿数应为六十四,易某共计折寿二十四年,四十不惑之年而归入地府,心中无憾。”

    “民国四年,易某以五门术法,灭杀十一倭寇,折寿八年。”

    “民国五年,入墓前三日,以九钉,钉死川村次郎九穴,折寿五年,此人非人,辱我同胞,行径与畜生无二,易某折寿无憾。”

    “民国五年,易某以五门术法相助,灭杀二十三倭寇,折寿十一年”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很是复杂,用五味杂陈来形容我此时的心情也不为过。

    外人入侵国土,侮辱我国同胞,老太爷用术法杀贼,却反而招致天谴折寿

    虽然无论是道家还是湘西易家,用术法杀人都是必遭天谴的举动,但是老天爷为什么就不能网开一面

    我叹了口气,接着往下看去,这一看就把我彻底看愣住了。

    “好汉子,老道拜服。”

    【投票结果出来了,百分之九十或者九十三以上的读者支持胖叔口音,那么我就不改了,如果有的读者不喜欢胖叔口音,我只能诚心诚意的给您道歉,望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