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九章: 谢枫死了

姓易的2018-12-07 13:05:1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小周啊,哪儿有麻烦哪儿有你是不?”我无奈的看着周岩,见他开始挽袖子,我急忙拉住了他:“你妹在这儿呢,注意点形象。”

“好意思说我?你这当哥哥的不也没注意形象吗?”周岩更加无奈的看着我。

说句实在话,周岩从外观上看,真不属于能挽袖子跟人干架的类型,在我看来,他就是个铁公鸡跟学霸跟斯文人跟滥好人的结合体。

平常他都不跟人动气,但我要是跟人干架,这孙子绝对二话不说就挽袖子,从大学开始就是如此,我是真挺感动的。

“周哥,闹着玩呢,别在意。”谢枫干笑着看着周岩,对于周岩的到来他显得很意外,估计就没想到姓周的会在关键时刻杀出来。

周雨嘉拉了拉周岩跟我,示意别闹了,随即凑到我耳边低声说:“其实去探险我也挺害怕的,所以来之前我叫上我哥了。”

我点了点头,看向周岩:“那儿解决完了?”

“有张叔在,没我什么事了。”周岩笑着耸了耸肩:“我妹说是要去什么探险,结果我刚回家就被她的电话叫来了,现在我还犯困呢。”

“带你妹回去。”我摇摇头:“他们探险是去茅台大厦,听说是去看“鬼”,说好听点就是寻找传说中的妖魔鬼怪,为了人类传统文化的进步贡献自己微薄之力。”

不说鬼还好,一说到鬼这个字,周岩立马打起了哆嗦。

先前罗大海发威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这孙子还能不怕?

周岩缓缓回过神来,瞪了周雨嘉一眼:“回去睡觉去!咋这么不听话呢?!”

“我不!我就不!”周雨嘉气呼呼的看着周岩,压根就不怕这所谓的哥哥。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拍拍周雨嘉的肩:“回去睡觉去,别瞎出来玩,等有时间了,我跟你哥带你出去玩去。”

“明天就是星期天了,时间也不够,下星期六咱们去青岩古镇吧?”周雨嘉嘿嘿笑着,一把拽住了周岩的胳膊摇晃了起来:“哥~下星期我们一起去呀~易哥都说带我去玩了~”

“下星期去青岩古镇?”周岩用眼神问着我,我也用眼神回答了他一句:“不去你妹能念叨死你,当然,也能念叨死我,所以你懂的。”

等我跟周岩决定下来,周雨嘉已经给林佳他们解释完了,一脸坏笑的站在烧烤摊外面等着我们出去。

临走之际,我脚步顿了顿,还是忍不住提醒了林佳一句:“你们还是别去了吧。”

林佳笑了笑没说话,显然是没把我这话放心上。

“走吧。”周岩拍了拍我。

当时我跟周岩都没想到,烧烤摊这一别,竟然是我们最后一次看见谢枫。

回到花圈店,我脸都没洗就钻进了被子,毕竟今儿实在是累得不行。

跟罗大海玩了一次命我骨头架子都快散了,要是再不睡觉补充补充能量,估计过几天我就能找老爷子叙旧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睡醒,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

我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一看,是周岩打来的。

“大清早打电话叫我干蛋呢?”我不耐烦的说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

过了一会,周岩苦笑的声音缓缓传了过来。

“谢枫死了。”

我当时没反应过来,愣了半响,猛的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突兀。

谢枫的死只能用突兀这两个字来形容,我实在想象不出昨晚上还好好的人,今儿怎么就归西了。

在电话里,周岩粗略的给我说了说昨晚上的事。

谢枫,林佳,还有另外的两男两女,一行六人去了茅台大厦,进行所谓的探险。

大概半夜三点多的时候,这群找刺激的年轻人就从茅台大厦里走了出来,谁都没有半点不正常的地方,更别说在楼里遇鬼了。

据说谢枫的哥们还在一个劲的念叨,念叨谢枫是不是在骗他们,这地方什么都没,就是一个废弃的楼盘而已。

之后的事情谁都想不到。

谢枫回到家后也没露出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可第二天一早,谢枫的老妈进房间叫谢枫起床上班,她一进房间差点没被吓死。

“心肌梗死,挺吓人的。”周岩在电话里压低了声音:“他家老头子跟我爸有点关系,估计谢枫他爹也觉得这有点不正常,今儿一早就找上我爸了,说是报警,结果我就被叫去做尸检了,你是没看见,谢枫死的时候那表情太扭曲了,更见鬼了似的。”

“然后呢?”我皱紧了眉头,谢枫死了叫警察干嘛?他爹的思维我可真是猜不透。

按理来说,普通人遇见这情况,第一时间绝对是送医院,压根就不可能叫警察。

又不是凶杀,也不是自杀,心肌梗死关警察屁事?

“谢枫的卧室里有点不正常,我估计他是遇见那些东西了。”周岩语气轻颤的说着。

自从罗大海这事过后,周岩的无神论就被彻底推翻了,从一个热爱科学积极向上的少年,完完全全的转变成了一个有神论且坚挺迷信的人。

“就算他是被那些东西弄死的,关我屁事?”我语气有点不耐烦,大清早的叫我起来就为了这事?

“你要不去看看呗.....”周岩尴尬的说道:“好歹咱们都是大学同学啊。”

“蛋的同学,你家同学带着三十来个人提刀追着你砍啊?你家同学调戏你妹啊?你家同学打老爷子啊?”我没好气的反驳道,昨晚上我又不是没劝过他们,结果呢?

谁信了?谁听了?

怪不得老爷子常说,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我估摸着谢枫的死是命中注定,根本就不是什么所谓的意外。

既然都是命中注定了,我还去看什么?难道我要干预命运巨轮的转动?不可能!

呵呵,我是一个尊重老天爷的人,他怎么安排我怎么听,先说清楚,我可不是那种小心眼记仇的人,对吧?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家老头子有钱,如果你去帮了.......”周岩想拿钱诱惑我,但他显然想错了,别人跟我提钱,行,谢枫家跟我提钱,不行。

“说句难听的,谢枫活该早死,就这样,挂了。”我没等周岩回复,二话不说就挂断了电话,把手机塞到了枕头底下压着,打着哈欠又钻进了被子里。

谢枫家老头子不是个东西,谢枫更不是个东西,真要我帮他们也不是不行,等他们死完我就去给他们免费做场超度仪式。

跟他们家结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从大学他带人砍我那次事件之后,我一直都是恨不得这孙子出门被车撞。

各位别觉得我小心眼,因为我跟谢枫家的矛盾并不是那么简单。

那次的事是这样的。

我被谢枫他们从大学城追了出来,上了出租车后跑回了花圈店,想着这地方偏僻他们找不到,也能安生的躲一段时间,等下次有了机会,我再单独去堵谢枫一次。

谁知道谢枫的本事还真是不小,这孙子硬是带着一群小孙子找上了门。

当时老爷子在店里,而我则在里屋睡觉,并不知道他们找上门来了。

等我听到外面开始响警笛的时候,事情基本已经解决完了,周岩带着警察及时赶到现场,而老爷子则被送去了医院。

脸上挨了一巴掌,肚子上还被踹了两脚,这是谢枫干的。

事后要不是老爷子死拉着我,我真能弄死谢枫,这不是开玩笑,是真话。

那时候我不明白老爷子为什么会这样做,他平常教育我的信条就是人给你一拳,你就得还人一刀。

但那时他没让我这么做,我是真的想不明白。

直到很久后我才想通,老爷子是不想我去惹事,更不想我去惹麻烦。

他为什么平常要教育我别吃亏,因为他见不得我吃亏,我是他的心头肉。

至于谢枫那次事件,他则是宁愿自己吃亏,也不愿意我去惹麻烦,这就是老爷子。

“如果不是老爷子不想我惹麻烦,你个孙子早死了。”我嘀嘀咕咕的念叨着,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只能懒洋洋的坐了起来,靠着床头抽早烟。

花圈店的里屋一直都是我跟老爷子的卧室,两张单人床就挤放在最里面,供奉祖师爷的供桌则是靠外,外人一看里屋就跟看难民屋似的,这里面挤得那叫一个夸张。

原来我还觉得这地方挤着难受,老想住宽敞点的地儿,但现在我才发现那种挤着过的日子才是最好的。

老爷子是三个月前走的,但我三个月后依旧没有习惯孤身一人过的日子。

是依赖性还是不够独立?我说不清,因为一想着老爷子我心里就难受。

我默默的又点了支烟,闷头抽着,烟灰则抖落在老爷子用过的烟灰缸里,脑子又不由自主的开启了回忆模式,挺讨厌的一种模式,都在回忆着那些让我不想回忆的事。

“你个傻逼细伢子,真是傻逼得浑然天成,第一步你走马?”老爷子常常这么骂我,因为他比较爱下棋,平常找不着外人就只能找我陪他下,当然了,我是个臭棋篓子。

(湘西土话,细伢子就是小孩子的意思)

“死爷爷,我想你了。”我把烟头按进了烟灰缸里,双手抱着头坐在床上,细声喃喃。

死爷爷,这三个字是我经常用来骂老爷子的话,但我真的没想到三个月前老爷子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