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章 狗咬狗

姓易的2018-12-08 11:09: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冤孽之所以不会残杀同类,那或许就是它们的本性吧,除去几种极为特殊的冤孽之外,哪怕是阴之孽也绝不会跟同类动手。

    它们用来分辨同类的方法很简单,你要是体内有阳气,那它们就会动手弄死你。

    你体内要是没阳气,或者是用某些方术将阳气掩盖了起来,它们则就会认为你是它们的同类。

    先前阴之孽确确实实是跟金胄裹尸动手了,一爪子过去金胄裹尸的一只手就没了,这可不是我在说笑。

    “它动手的原因很简单”我躺在石台上遥遥看着金胄裹尸,扫了一眼它先前被胖叔用舌尖血喷中的面部,咧了咧嘴:“这孙子身上沾着活人的血了,阴之孽感觉到它身上有阳气,这才动的手,怪不得后面那阴之孽会抽鼻子闻味道,搞半天它也摸不清这是同类还是敌人”

    为什么我从走廊里出来,刚走到石台子这儿,那阴之孽就回去坐着了?

    答案很简单,因为钥匙在我身上,胖叔,海东青,他们都在我两丈之内,直接就被我用钥匙保住了,如若不然,恐怕现在阴之孽还得跟他们动手。

    此时此刻的阴之孽应该是不会再跟金胄裹尸玩命了,那东西身上的阳气还不够重,它先前就曾用鼻子嗅过。

    “狗咬狗”我咬了咬牙,扯着嗓子大喊道:“胖叔!!你们想办法给金胄裹尸增加阳气!!把它引到石室里!!让阴之孽收拾它!!!”

    听见这话胖叔可算是明白了,他也不是榆木脑袋,仔细一想便能想通我话里的意思。

    当即他就有了主意,狠狠的一咬舌头,噗的一声便向金胄裹尸吐了一口阳尖血,随之就连连往后退去,生怕金胄裹尸一胳膊挥过来砸烂他的脑袋。

    “只要是人血是不是就能给它增阳气?!”海东青大声问道,脚步不停左右晃悠着,动作异常的快,虽力气比不上金胄裹尸,可他硬是利用了自己反应灵活外加金胄裹尸少了一条胳膊的因素,一直都在跟那尸首纠缠着。

    金胄裹尸因为少了一条胳膊,身形动作好像就变得不稳定了起来,时不时还会一个踉跄猛晃一下。

    虽看起来它好像是战斗力下降了,可仔细一观察就会发现,这孙子手上的力度好像更大了。

    或许有的读者就会好奇了,这金胄裹尸看起来好像不难对付啊,为啥古代的那些人都说这玩意儿闹不住呢?

    原因有三。

    一是这尸首不惧阴阳术数,不懂山河脉术的道士遇见它就死定了。

    二是这尸首刀枪不入,刀劈斧砍都不会对它起效,当然,前面那阴之孽的一爪子可比刀劈斧砍厉害多了。

    三则是这尸首力大无穷,别看它先前掐我脖子勒我肋骨都没出大事,只要是给它点时间,我绝对是挺尸没商量。

    遇见现在的情况其实都得看运气,要是我遇见的冤孽是个不爱墨迹直接下死手的,在前面被它勒住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从某种角度来说,老天爷还是挺爱我这个孙子的。

    “是不是人血都能给它增加阳气?!!”海东青又问了一遍,喘息声变大了不少,与金胄裹尸交手之间,他的体力消耗得可不少,不过才短短一两分钟的样儿,海东青已是满头大汗,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人血都能给它增添阳气!你咬舌头吐这孙子一脸就行!!”我回答道。

    话落的同时,一件让我想象不到的事情就发生了。

    我原以为海东青会学我们一般,用咬舌头吐血的方式对付金胄裹尸,但我万万没想到,这孙子竟然下狠招了。

    只见海东青猛的举起了蚨匕,照着自己右手的小臂一刀就捅了进去,这一下子绝对捅得很深,刀尖刚进去血立马就涌了出来。

    “你干嘛呢?!!”我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瞪了出来,这孙子是不要命了?!捅这么深捅出后遗症咋整?!

    “给它弄点添加剂。”海东青平静的说。

    闻言,我气得眼皮子一翻,脏话差点就从嘴里蹦了出来。

    你丫的平常要死不活现在来哪门子幽默感?!

    海东青没再搭理我,右手往里一侧,满脸平静的对着金胄裹尸就冲了过去,眼神里也没了先前的凝重,充斥的尽是冷静。

    “澎!!”

    “嘭!!”

    “嘭!!!”

    在贴近金胄裹尸的时候,海东青就用手臂伤口处狠狠的在其身上敲击了三下,连着三声闷响,海东青的伤口似乎是崩裂得更大了,血流不止的样子让我都感觉一阵心凉。

    吗的这是玩命呢?!按照这流血的速度他一会失血过多死了咋办?!

    体内的血可不比阳尖血有用,金胄裹尸在被血液沾染的时候压根就没点不舒服的迹象,震耳的嘶吼声从未停歇,转过身子一拳便向海东青的脑袋砸了过去。

    “拼了,应该能成功。”海东青转头看了看我跟胖叔,沉声说道,随即,双脚猛的一蹬地面,弯着身子就冲进了走廊,丝毫没有迟疑的便向着石室中的阴之孽冲了过去。

    金胄裹尸仰头暴吼了一声,抬腿就向海东青追了上去。

    我一咬牙就想从地上爬起来,可却怎么都使不上劲儿。

    先前能忍着痛从石室里走出来那好像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在两分钟前,我被金胄裹尸甩到一边的时候,肋骨断裂处的疼痛感再度加剧了起来。

    动不了吗的!!!

    胖叔脸色一变,骂了一句“这狗日滴咋这么玩命呢?!”便跑到了走廊口,似乎是想跟上海东青他们的步伐,可他的速度显然跟金胄裹尸海东青不是一个档次的,等他跑到了石门处,那里面的邪龇就已经响了。

    “嘶!!!!”

    “咚!!!”

    邪龇声炸响的下一秒,便是一声沉重的落地声,好像是有极其沉重的东西冷不丁的砸在了地面一般,不光响声大,连我这儿都能感觉到地面抖了一下。

    胖叔愣愣的站在石门处往里看着,拿手电扫了扫,抬手揉了揉眼睛,仿佛是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场景一般,等他又往不远处的石室中看了一眼,脸上顿时就浮现出了难掩的兴奋。

    “成咧!!!成咧!!”胖叔大笑着说道:“打起来咧!!饿们有救咧!!”

    “鸟人没事吧?!”我急忙问道,心说那一刀可捅得不轻,更别提后面用伤口砸金胄裹尸的那几下了

    胖叔点点头,笑个不停:“小海跑里面去咧!抹四(没事)!”

    我正准备松口气,但却猛的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急匆匆的对胖叔喊:“快把钥匙带进去!要不然等阴之孽收拾了金胄裹尸,鸟人可就死定了!”

    一听这话胖叔立马打了个哆嗦,抬脚就跑到了我身边,弯腰捡起我身旁的石珠,稍微犹豫了半响,蹲下身便作势将我扶起:“你留在这儿饿不放心,咱们一起气(去)!”

    “行,咱们一起,免得那活祖宗转头跑出来弄我。”我苦笑道。

    在被胖叔扶起来的过程中我一直都在抽着冷气,脑门上除了冷汗就是冷汗,肋部传来的疼痛感还是其次,一呼吸肺里就疼得我差点没晕过去。

    肺部挫伤,没跑。

    “胖叔咱们在这里面待了多久了”我手脚渐渐凉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往走廊的方向走着,说话的声音很轻,这也是为了降低肺里跟胸口的疼痛感,只能放缓了呼吸的速度,说话声也不敢大,一大就疼。

    “说不准,几个小时?”胖叔没带表,手机也进水打不开机了,只能用猜的。

    我摇摇头没再继续问。

    在石门外,胖叔拿手电往里一照,石室内的场景立马就映入了我的眼里。

    距离走廊出口两米左右的位置,阴之孽正把金胄裹尸按在地上,一拳头接一拳头的往金胄裹尸脑袋上砸,但貌似没什么用,地板倒是被砸烂了,可金胄裹尸的脑袋还是好好的。

    几分钟前还牛逼哄哄的金胄裹尸,现在就只剩下哼唧的劲儿了,一边挣扎着,一边痛苦的哀嚎个不停。

    它肯定是想从阴之孽的手下脱身而出,但却没那么大的力气能挣脱阴之孽按住自己的左手。

    “快去,趁现在它们狗咬狗正欢,咱们过去也不会被误伤。”我催促了一句,胖叔点点头没说话,扶着我就往走廊里走。

    “咚!!咚!!咚!!!”

    “嘶!!!!”

    金胄裹尸好像是能感觉到疼的,连续的被阴之孽砸了几拳头,它的哀嚎声渐渐就落低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连绵不断的邪龇。

    在经过阴之孽身旁的时候,胖叔跟我的心都是提着的,只敢往边上不停的移步,生怕这孙子一个误伤把我跟胖叔给秒杀了。

    此时金胄裹尸也没了力气折腾,只能一抽一抽的在地上嘶嚎着,我跟胖叔从它身边走过的时候,这孙子还想伸手挠我们,可显然是距离不够。

    任由它怎么用力伸手,它的手掌跟我们还是有个半米左右的距离,走过去的时候我们还在怕,但现在

    我他吗求你弄死我啊。

    在这时,石室深处忽然响起了海东青的大喊。

    “胖叔,木头,你们快过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