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八章 山河镇孽

姓易的2018-12-08 11:09: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阴之孽的本事我们可算是见着了。

    一爪子挠过去金胄裹尸的一只手就没了,就是这么轻松随意,跟切豆腐似的。

    收拾完金胄裹尸,那阴之孽的举动更是出人意料,压根就没把我们当盘菜,转头就走到原先的地方坐了回去,似乎它就没想要跟我们动手。

    金胄裹尸的反应也是不堪,也许是被阴之孽吓怕的缘故,就算那活祖宗回去坐着了,它还是没敢有动作,只是一个劲的站在墙边颤抖着,嘴里不停的发出嘶吼。

    “我我们赶紧找机会跑吧”我哆哆嗦嗦的说道,因为肋骨断裂疼痛感明显的缘故,我侧躺在地上还真不敢使劲,一使劲肋部就疼,连肺里也是疼的。

    胖叔点点头,继续紧盯着站在不远处颤抖个不停的金胄裹尸,生怕那孙子偷袭我们。

    海东青没说话便走了过来,蹲在我身边,把手掌放在我肋部摸了几下,皱着眉头:“四根肋骨断了,很麻烦。”

    “那阴之孽怎么会突然起尸了?”胖叔脸上的表情满是疑惑,眯着眼打量了一下不远处的阴之孽,胖叔倒抽了一口气:“难道四(是)饿们运气好,那冤孽是帮饿们滴?”

    “说不准。”我摇摇头。

    话音一落,我勉强抬着头往金胄裹尸出现的地道口看了看,催促道:“咱们从地道下去吧,赶紧走人,要是继续在这里耽误时间,恐怕咱们的命都得丢在这儿。”

    “行,趁金胄裹尸跟那祖宗还没发难,饿们现在就走!”胖叔当机立断,见不远处的金胄裹尸还在哆嗦,他也没再继续墨迹,小心翼翼的就朝着几米外的地道口走了过去,手电不停的在金胄裹尸身上晃着,警惕性异常的高。

    我苦笑着叹了口气:“还想看这两位祖宗狗咬狗的,谁知道现在停手了,真是白高兴了。”

    “躺好了别动,我抱你。”海东青把右手伸到了我脖子后,左手则伸到了我的腰间,作势便要把我抱起来,可还没等他实施行动,我的脏话就出来了。

    “去你大爷的,老子又不是娘们,用背的。”我骂道。

    海东青瞟了我一眼,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转过了身:“别后悔就好。”

    后悔?易哥哥的字典里有后悔两个字?真是没见识。

    要是我后悔了,我就是个傻我草!

    “哥,抱吧,别背了。”我刚趴在海东青背上就感觉不对劲了,肋部受到了挤压之后,疼痛感少说比先前强烈了一两倍,没两秒我就疼得乱冒冷汗了,说话都是磕磕巴巴的。

    “别啊,背着多爷们。”海东青用手死死的揽住了我腰,毫不费力的就将我背了起来,嘴里淡淡的说:“不是想爷们点吗,现在不好?”

    我眼泪都快下来了,见他这样,我也只能讪笑着陪好话:“您有先见之明,我就纯属没见识的货,您甭跟我计较,抱吧,我求您了。”

    就在海东青刚把我放下的时候,胖叔那边就发了话。

    “下面四(是)条地道!快!有风!从这儿走!能出气(去)!”胖叔对我们大喊着,所站的位置正是地道口的旁边,可还没等我们回他的话,只听不远处乍然响起了一声嘶嚎,胖叔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小腿肚子立马就软了。

    只见不远处的金胄裹尸正死死的看着胖叔,嘴里的暴吼声极其震耳,胖叔刚拔腿往我们这边跑了一段距离,那金胄裹尸顿时就有了动作。

    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也就眨眨眼的功夫,金胄裹尸就已冲到了胖叔身后一米处。

    “要命咧”胖叔倒抽了一口冷气,见我跟海东青还在发愣,他本能的顿了一下脚步,扭转方向,咬着牙就转头向阴之孽那边冲了过去。

    “胖叔!!!你干嘛呢!!?”我忍着痛张口大喊道,见胖叔与阴之孽的距离越来越近,我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快回来!!!”

    “饿四四(试试)这阴之孽会不会帮饿们!!”胖叔的喊声颤个不停,我们都能看出来他心里没底,但就算如此,他的脚步还是没停下。

    海东青见金胄裹尸正在追逐胖叔,便给我说了一声等着,随即,转身就对胖叔那边急冲了过去,速度之快犹如吃了兴奋剂的豹子。

    也许是形势危急的缘故,这鸟人跑步的速度明显是比起先前更快了。

    谁都没有想到,在胖叔跑到阴之孽身旁的时候,竟然

    “嘶!!!”

    “嘭!!!”

    “胖叔!!!”

    就在胖叔刚跑到阴之孽身前的时候,那刺耳无比的邪龇再度炸响了开来,胖叔还没做出反应,那阴之孽毫无预兆的就蹦了起来往前猛冲一步,一把拽住了胖叔的右胳膊,横着就将胖叔甩飞了出去。

    “吗的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满脸焦急的看着被阴之孽一把甩飞的胖叔,心都揪紧了起来,随之,我咬了咬牙,吃力的用手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缓缓站起身

    “得去支援他们”我忍着痛对着胖叔他们就走了过去。

    老太爷啊老太爷,您可真够坑人的。

    绝书里的金胄裹尸是有了,但你也没说有阴之孽这种活祖宗啊,这已经不是麻子了,完全是坑人啊。

    “抹四(没事)!你包(不要)过来!!!”胖叔大喊着回了我一句,胖叔在被阴之孽甩飞后,很聪明的侧着身子在地上滚了几圈减少冲击力,估计是脂肪多抗摔的原因,更可能是阴之孽没怎么用力,等胖叔稳住身形之后,还真没受多大的伤。

    我原以为这一拽少说把胖叔的胳膊拽下来,但显然是那阴之孽刚起尸还没使上全力,如若不然胖叔就得成杨过了。

    落地后胖叔迅速的就爬了起来向着走廊跑去,嘴里大吼:“小海!保护细伢子!!饿去开阵!!!”

    “吼!!!”

    “嘶!!!!”

    阴之孽跟先前完全不同,它根本就没在意金胄裹尸,全把注意力放离它最近的胖叔身上了,感觉到胖叔正往外逃跑,阴之孽双脚一蹬,跟猴儿似的就窜了出去,看这势头它是铁了心想要弄死胖叔

    金胄裹尸在阴之孽起尸的同时就僵了一下动作,仿佛是害怕又像先前一般那大哥会揍自己,踌躇不前的停在了原地,低吼连连。

    几秒后,它似乎是感觉阴之孽没想弄自己,仰头便是一声暴吼,带着沉重的脚步声就继续向胖叔追逐而去,虽它没继续停在原地,可明显追逐的速度是变慢了,现在它是居于阴之孽身后四五米的地方,能看出来它压根就没尽全力,或者说是没敢尽全力

    趋吉避凶,这本能可不光活物有,这些“死物”一样也有。

    忽然,我见海东青身子一转就要回来,急忙开口叫住他:“去帮胖叔,这里没危险,快去!!别JB在这儿墨迹!!!”

    “你小心点。”海东青看了看我,没多说便继续往走廊处狂奔而去。

    现在的我真跟个半残废差不多了,裸装没带任何装备,因为肋部剧痛明显,战斗力连五都不到,真的,来个普通冤孽说不准都能弄死我。

    想了想我也没再继续往外走,现在的我出去了,那就不是支援,是累赘。

    正当我在犹豫要不要出去看看的时候,只听走廊外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尖鸣,与此同时,两声大小不一的邪龇声也同时响了起来,声音之大,直欲将那声尖鸣压过去。

    “给我定住!!!”

    胖叔的怒吼声让我心猛地跳了几下,背水一战之下,我们好像都没了退路。

    在怒吼落下之时,一阵刺耳的哀嚎猛地就随之响起,但这只是个开始。

    “咚!!咚!!咚!!咚!!咚!!咚!!!!”

    这瞬间仿佛是地震了一般,我都能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微微开始震动个不停。

    走廊外石台处的咚咚声肯定与这地震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每响一声,地面便震动一下,虽幅度不大,但我还是感觉到了。

    那时候我所在的位置是看不见外面情况的,距离很远,看着压根就不清楚,而且石台子上好像是平地刮起了一阵风,卷带着尘土,将石台中心处彻底包裹了起来

    “天地无极!!山河有方!!”

    “刀插地脉!!冤孽莫猖!!”

    随着胖叔大吼咒词,那卷带着尘土的风渐渐就平息了下去,我也模模糊糊的能看见其中情况了。

    发出咚咚巨响的不是别的,正是蹲在地面哀嚎个不停的金胄裹尸,它现在正用唯一的一只手臂猛锤着地面,哀嚎声越发变大了。

    阴之孽静静的站在金胄裹尸身旁,一动不动。

    我感觉胖叔所在的位置很危险,他蹲坐的地方正是阵局中心处,阴之孽距离他不过半步之遥,金胄裹尸则是距离胖叔一米左右

    说真的,它们现在一伸手便能抓住胖叔,可偏偏在这关头上谁都没动作,金胄裹尸在捶地,阴之孽则在发呆。

    在胖叔的招呼下,海东青冲到了阵中,与胖叔一同握紧了蚨匕,死死的按着。

    “冲局者死!!破局者亡!!”

    “诛灭妖邪!!还我青苍!!!”

    “开!!!”

    “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