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七章 阴之孽的本事

姓易的2018-12-08 11:09: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想挣扎,但我的力气对于后面那位来说,无异于是蚂蚁在它怀里动弹,想蹦出去完全是做梦。

    更何况肋骨断裂的剧痛感正折磨着我,想使劲也使不上来。

    “三根,还是四根,真疼。”我感受到了后面那位正在加大力度,不由心凉了起来,有了种认命的感觉。

    金胄裹尸果然不是普通的东西,这种偷袭的伎俩竟然都被它用上了,真他吗操蛋。

    “滚!!!”

    忽然,海东青的怒吼声在我身后响了起来,随之传来的就是一声闷响,应该是海东青出手了。

    身后抱着我的那位好像是在原地晃了晃,并没大碍,依旧死死的用双臂勒着我,力度渐渐加大了起来。

    “没用的,金胄裹尸刀枪不入,它能怕你的拳头?你真傻逼。”我笑着想说这话,以便给海东青一种智商上的压制,可是肋部的疼痛感实在是剧烈得不行,刚一开口就把这话咽了回去,不自主的呼吸急迫了起来。

    肋骨断了是什么感觉,或许没经历过的人真的不知道。

    先是肋部会有一种刺痛感,随之,你会清晰的感觉到肋骨断裂处在互相摩擦,呼吸变得急迫,肺里也会有种生疼的感觉。

    现在我能感觉到肋部有不下于三个地方存在着摩擦感,这说明我肋骨少说都断了三根,真他吗疼。

    “给饿放开!!!”胖叔来了,怒吼声里的关心我隔着半米远都能感受到,他比海东青聪明,并没采取物理攻势对付金胄裹尸,而是

    “滋”

    伴随着一声吐口水的声响,身后那位的身上忽然发出了接连不断的滋滋声,很像是音响接触不良时发出的电流声。

    与此同时,它的身上还传出了一阵刺鼻焦臭味,犹如烧尸体的那种味道一样,不光刺鼻,还让人闻了发晕。

    “阳尖血对付这东西没用啊它连阴阳术数都不怕”我略微挣扎了一下,见金胄裹尸还是一动不动的抱着我,我脸上的苦涩更明显了。

    胖叔估计也没法子了,只能喊了一声:“小海先拖住它!饿去拿蚨匕!!”

    就在这时,金胄裹尸忽然嘶吼了一声,毫无预兆的便把双臂松开,将我扔到了地上。

    随之,金胄裹尸猛转过了头,死死的盯着胖叔嘶吼了几声,抬脚就追了过去。

    现在我才算是有机会好好的打量这尸首。

    这尸首从头到脚都裹着一身金甲,没错,是裹着不是穿着。

    一片片拇指大小的金片似乎是连接成了一块“长布条”,也不知是从什么地方开始裹的,反正这尸首上上下下都被缠绕着裹了一层,乍一看就跟穿了紧身衣的木乃伊似的。

    那些金片应该是纯金,反正看起来特晃眼睛,在手电灯光的照射下,我隐隐约约的还看见这些金片上好像是刻着一些咒词,具体内容倒是看不太清。

    金片不厚也不大,裹在这尸首身上貌似也不影响它发挥,算是挺人性化的设计。

    “它好像感觉到疼了,但没多大用。”我落地的同时就有了种捡回条命的感觉,惊喜之余连肋部的疼痛感都不是那么在意了,指着金胄裹尸说道:“你们快引它进山河脉术的阵局!这孙子被胖叔嘲讽住了!”

    尸首,畜生,恶鬼,都属于冤孽。

    只要是冤孽,那么它们必然都会有一定的思维跟本能,趋吉避凶,记仇记恨,这基本上都是冤孽特有的本性。

    被胖叔的阳尖血喷了一脸,这孙子估计也是有点发火的意思了,见我半死不活的没在它怀里挣扎,金胄裹尸也就没多折磨我,很是直截了当的把我丢到一边,将注意力全放在了胖叔身上。

    我觉得它当时是这么想的:“等解决了那拿口水吐自己一脸的死胖子,再来解决这半死不活的小孙子。”

    话糙理不糙,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这种想法却是很多冤孽都有的本能。

    先把没抵抗力的扔到一边,干掉一直对自己进攻的,再回过头来收拾那半死不活的。

    “好!!等着我收拾它!!”胖叔大声回答道,话落的时候,他就已经抬脚往石室外跑了过去,速度之快堪比我的百米十一秒四。

    金胄裹尸仰头大吼着便追了过去,完全无视了站在它不远处的海东青。

    说真的,我一直觉得尸首的脑子里都安装了个雷达,这些孙子虽然看不见东西,可凭着鼻子便能嗅到阳气所在,追人就跟开了自动导航似的,绝对不可能出现偏差。

    有的朋友或许就会好奇了,电影里的那些主角憋着气僵尸就找不到他了,这说法是真是假。

    这么说吧,这些东西有一定的真实性,但前提是那尸首不厉害。

    要是遇见了金胄裹尸啊不对,甭说金胄裹尸了,就是过了头七的尸首诈了尸,憋气都不可能有用。

    人有三把火,分别位于头顶跟两肩,这三把火其实就是三个阳气在体外聚集的地方,作用则是给人避邪避灾。

    虽说这三把火对付不了那些厉害的东西,但对于一些孤魂野鬼还是能有点作用的。

    你可以想象一下,每一个聚集的地方就是一个油灯,你体内的阳气就是油。

    活人有阳气,这灯便不会灭,死人没阳气,这灯自然就灭了。

    只要你不死这灯就燃着,而且是在体外燃着。

    头七未过而诈尸的普通尸首是感觉不到这三把火的,它们“雷达的型号太落后”,所以活人憋气才会有用,才能让尸首发现不了自己,但若是厉害的尸首

    你憋气就等于自杀,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吗的地道?!”我往金胄裹尸的脚下看了一眼,心里立马就开始骂娘了。

    我也是够倒霉的,先前站的地方不是别的,正是一个地道入口的石板上方,下面就是一层层台阶,估计那金胄裹尸就一直藏在下面、

    等我一走过来,一呼吸,这孙子就诈了,这运气真他吗跟喝水塞牙缝一样。

    不得不说这金胄裹尸确实是厉害,二十来厘米厚的大青石板,硬是被这孙子冲出来了一个窟窿,要不是石板面积略大,恐怕这青石板都得被尸首给顶飞了。

    “嘶!!!”

    “要命咧!!!”

    正当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只听胖叔猛的惨叫了一声,邪龇也是几乎同时炸响。

    发出邪龇声的地方,正是石室的入口,也就是那阴之孽坐着的位置

    “完了这篓子捅大了”我愣愣的看着缓缓站起身子的阴之孽,说话都哆嗦了起来,一时间连脊梁骨都是凉的,只觉得今儿是出不了这墓了。

    阴之孽起尸了,谁能压得住?

    金胄裹尸发飙了,谁能压得住?

    在这种前狼后虎的情况下,别说是我们了,就是大罗神仙来这儿也得认栽,吗的神仙也有闹不住的妖精啊,更何况还是两妖精!

    胖叔此时的动作异常灵活,我觉得他是被危险逼出潜能了,只见他脚步一顿,一个急转弯就贴着墙想绕开金胄裹尸跑回来。

    如果这是放在正常情况下,金胄裹尸是不可能追不到胖叔的,它的动作比海东青都快,更何况是胖叔?

    但是现在

    “吼”

    金胄裹尸一动不动的看着阴之孽,脚步停了下来,嘴里不停低吼着,也没再继续追逐胖叔,而是以极慢的动作往后退着,仿佛是在害怕一般。

    准确的说,它确实是害怕了。

    趋吉避凶是冤孽的本能,要是它感觉到一个祖宗辈的冤孽在面前,没吓得跑路就算是好的了。

    就在此时,让人不敢相信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金胄裹尸猛然大吼了一声,便转身向着我们跑了过来,一开始我是以为他想继续收拾我们,但是

    “嘶!!!!”

    “我草,这孙子被超声波吓跑了啊?!”我捂紧了耳朵,胖叔跟海东青也做出了相同的动作,脸色都与我一般的难看,脑门上的青筋都被这一阵邪龇给震了出来。

    没给我们反应过来的机会,只听见咚咚咚的几声闷响,阴之孽几个闪身就暴冲到了金胄裹尸的身后,抬手一爪便向金胄裹尸抓了过去。

    带着劲风,这一爪子不偏不倚的就抓住了金胄裹尸的右臂,阴之孽仿佛是没用力一般,轻飘飘的抬起手就将金胄裹尸拽了过来,往右轻轻一甩,随着一声轰然巨响,金胄裹尸便被甩得撞在了石壁上。

    虽看起来这阴之孽没怎么用力,但就是这么一甩,右侧的石壁上已被它甩出的金胄裹尸撞出了一个大坑,深约半米左右,金胄裹尸正一动不动的躺在里面,不停的嘶吼着。

    “饿滴神啊这简直就不四(是)凡人能斗过滴祖宗啊”胖叔此时也揉着耳朵跑到了我身边,他运气不错,没被那俩祖宗的战斗波及到,连头发丝都没掉一根。

    我们三个人现在的表情除了后怕还是后怕,连海东青也是如此。

    “前面我们还不知死活的想脱人道袍”海东青摇了摇头,自嘲的说:“我们找死还真的找到一种份上了。”

    “胖叔,为啥它刚才没起尸啊?!咋现在才起呢?”我万分不解的看着正向金胄裹尸走去的阴之孽,满脑子雾水。

    “谁知道呢,也许四(是)反应慢了吧。”胖叔不确定的嘀咕着。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问:“按理来说,冤孽是不会自相残杀的,用消阳法都能躲过尸首的追踪,为啥金胄裹尸会被阴之孽揍呢?!不对劲啊。”

    胖叔愣了愣,正要开口回答我,可不远处的情形却让我们都住了嘴。

    阴之孽迅速的窜到了金胄裹尸身前,先是对着金胄裹尸发出了几声低吼,随之则用鼻子猛吸了几下,似乎是在闻什么味道一般,抽鼻子的声音很大。

    在这时候,金胄裹尸似乎也是急眼了,猛站起身一拳头就向阴之孽的脑袋砸了过去,但就是这么一拳头,却给了它深刻的教训。

    阴之孽漫不经心的抬起了微微弯曲的手掌,跟动物用爪子挠人一样,侧着就向金胄裹尸的小臂处抓了过去。

    只听唰的一声,金胄裹尸挥出去的那只手臂立即就掉在了地上,从肘处彻底断裂而开,跟被人拿利器砍断了似的,截口处无比光滑。

    阴之孽对着金胄裹尸又低吼了两声,似是在警告,在它吼声落下的时候,金胄裹尸已经乖乖的站在了原地,不敢再有动作,应该是被吓的。

    我们警惕万分的看着阴之孽抽鼻子,连呼吸声都压低了下去,更是不敢说话,就怕这活祖宗过来收拾我们。

    这活祖宗抽鼻子的动作持续了半分钟左右的时间,之后它便没再继续收拾金胄裹尸,而是转过了身,默默的回到了先前它盘坐的地方站了十几秒,最终缓缓坐了下去。

    几秒后,阴之孽又渐渐吞吐起了阴气,如化作了石雕般,纹丝不动。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