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六章 裹着金甲的手臂

姓易的2018-12-08 11:09: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草。”我惊呼道,见阴之孽已经被阳气激得起尸了,当即我就扭过了身子,撒丫子往海东青他们所在的地方狂奔着,心猛跳个不停。

    你吗的慢点!!别追我太急啊!!给我留条活路!

    走廊并不是太长,从我先前所站的位置到胖叔他们所在的位置,这个距离不会超过二十米。

    虽然我百米才十一秒四,但在这种紧要关头,那可真的是突破极限了。

    也就是普通人几个呼吸的功夫,我就已经跑出了走廊,脚也踩在了平台上,嘴里大喊着:“快快快!!来了!来了!!”

    此时此刻我发现了一件莫名其妙的事。

    胖叔跟在看傻逼一样看着我,海东青也用着一种看弱智的眼光打量着我,谁都没说话。

    “你们怎么了?!那孙子来了”说着,我把头往后转了一下,见阴之孽还在石室中坐着,我霎时就郁闷了:“这孙子怎么没过来”

    阴之孽绝对是起了尸的,它虽然双眼看不见,可还是把头抬了起来,用着死气沉沉且干瘪的双眼望着我们,口中吞吐的阴气速度渐渐便快了。

    “呼”

    与先前不同,它现在“呼吸”的声音很大,哪怕是我们在石台子上跟它相隔十几米,一样的能听见。

    胖叔皱着眉头看着我,低声问道:“你抹油(没有)捅炸它?”

    “捅炸了啊,绝对起尸了,邪龇都响了不是?”我也奇怪了,看了看那坐在石室中的阴之孽,我摇摇头:“这孙子不会是有毛病吧?天台局出问题了?”

    “不可能。”胖叔疑惑的说道:“天台局失效咧,冤孽又不会消失,你这样进去它一定会炸庙跑出来追你咧,可怎么抹油(没有)追来啊”

    “可能是嘲讽的力度不够,我再去试试。”我咬了咬牙,转头走上了台阶,再度壮着胆进了那条让我害怕的走廊。

    不一会,我又回到了走廊最深处的石门外,哆哆嗦嗦的拿手在阴之孽前方晃了晃,嘴里大喊道:“你不起尸吗?!”

    “呼”阴之孽只是看着我,头微微颤了颤,没有其他的动作。

    见此情景,我又往前走了几步,故意咳嗽了几声,把呼吸声也放大了些许,希望这呼出来的阳气能刺激刺激这冤孽。

    “喂?”我又喊了一声。

    我有点摸不清现在的状况了,真心的看不懂了。

    阴之孽与我的距离不过两米,这距离很短,它只要蹦起来就能掐死我,当然,前提是我没准备才会被它一下子掐死。

    “怎么不动弹难道真的是阵局失效了害得这冤孽也成了植物人?”我思维有点天马行空,但目前的情况不由得让我乱想了起来,恨不得上去对它吹口气再跟它亲近一下,以证明这阵局是否失效。

    来者不怕,怕者不来,既然都到了这份上,我还不如赌一赌

    就这么想着,我深呼吸了几下,轻手轻脚的向着阴之孽走了过去,脚刚抬起来,胖叔的怒吼声就在后面响了。

    “你上气(去)作死啊?!”

    “我去试试!看它是不是植物人!!”我回了一句,语气很是无奈。

    这种险谁愿意随便冒?要不是现在形势危急,我能上去冒这个险吗?

    阴之孽静静的抬头看着我,呼吸声很大,一呼一吸所带出的阴气异常冰冷,越靠近它我就越有种进了冷冻库的感觉。

    两米一米五一米

    忽然,就在我渐渐接近阴之孽的时候,一只手毫无预兆的从我身后伸了出来,紧紧的捏住了我的右手,将我往走廊处使劲拽着。

    “回来!!”胖叔狠狠的瞪着我:“离它这么近你四(是)想死啊?!”

    “胖叔,这尸首好像真出问题了。”我咬着牙把胖叔拽了回来,给他使了个眼神,示意让他看看这阴之孽。

    胖叔皱了皱眉头,一把将我拉到了身后,自己则上前一步,将手电照在了阴之孽的面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

    这阴之孽活着的时候是个老年道士,年纪应该是七十往上了,脸上的褶皱很多,双眼已彻底没了生气,干瘪的眼球看起来莫名诡异

    如果忽略了它不停吞吐阴气的场景,再忽略他毫无生气的眼神,看他白须颤颤的样儿也有种仙风道骨的意味。

    从他手掌来看,这尸首的皮肤似乎没什么变化,除了苍白些许之外,看起来就跟活人一般,完全没有普通尸首缩水干瘪或是水分增多略显发福的迹象。

    胖叔见尸首到现在都没动静,他也胆气足了起来,往前又走了两步,在离尸首半米的位置仔细打量着冤孽穿着的道袍。

    道袍很简洁,除开胸前的一个八卦图之外,就再无一点别的花纹了。

    这道袍两手的衣袖上都绣着一个太极图,黑色的线是什么材料我倒是看不出,但那太极图的白色部分一看就知道质地,银丝。

    “金线银丝道袍,这能值多少钱啊”胖叔咽了口唾沫,壮着胆伸手拍了拍阴之孽的肩膀,猛的缩回。

    还是没有反应,阴之孽还是在看着我们。

    胖叔哈哈大笑着,转头对海东青喊了一声:“进来进来!快!!拿宝贝了!!”

    海东青也是一脸的纳闷,但听见胖叔这么喊他,鸟人也没了言语,只能乖乖的从走廊进来,满脸警惕的走到了我们身边。

    “这做工只比去年苏富比拍卖行拍出去的龙袍差一档次。”海东青眼睛一亮,拿着手电不停在阴之孽的身上扫着,嘴里犹如背书一般说道:“金丝银线宝石扣,这道袍卖出去了,咱们一辈子不愁吃喝。”

    “能值多少?”我略显激动的问。

    “2006年的苏富比拍卖会就拍卖了一件御制十二章龙袍,其上的八条五爪龙是由十万颗细珍珠绣制的,可见那龙袍是制作得多细致,最终拍卖出了一千四百多万人民币的天价。”海东青自言自语似的念叨着:“这道袍的金丝绣制水平不比龙袍差,八卦图应该是用黑宝石碎粒绣的,太极图的黑鱼也是黑宝石绣的,白鱼是银丝绣的,虽然没有龙袍的含义深厚,但要是卖出去”

    “恐怕不低于这个数。”海东青伸出五根手指给我们比划了一下,意思是五百万左右,但又转了一下话:“或者是八百万,这得看是谁来买,要是买家对道袍有兴趣,价格自然更高,古玩这东西价格不是死的。”

    在这时候,我眼睛里都开始跳动人民币三个字了,貌似是有一道道金光蓄势待发的想从眼底往外射,跟探照灯似的,特耀眼。

    “那啥,要不然咱们”我想说把这道士的道袍给脱了,可转眼看了看那双目无神的阴之孽,后面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这道士白发苍苍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老爷子年纪大的时候也是这眼神吧”我静静的看着阴之孽的双眼,莫名其妙的想起老爷子看我时那浑浊的双眼。

    我小的时候,老爷子的目光很凌厉,还有一种特殊的流氓气质。

    我上大学之后,老爷子的目光就变得很浑浊了,有点像是痴痴呆呆的那样。

    “吗的”我眼睛有点莫名的酸涩,不由自主的揉了揉眼睛,脑海里也突兀的浮现出了老爷子年迈时磕磕巴巴说话的场景

    “怎么了?”海东青跟胖叔也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忽然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把目光从阴之孽的身上转开,低声试探着说:“要不然我们不拿这件道袍了吧这里应该还有别的宝贝我们可以”

    没等我说完,胖叔就咳嗽了一下,背着手走到了一边,拿手电四处照着,嘀嘀咕咕的说:“拿死人衣服确实不道德咧,饿们还是看看其他滴吧。”

    “死人衣服有臭味,拿起来很麻烦,不拿了。”海东青打了个哈欠,没多说,转身走向了一旁。

    我一愣一愣的看着他们,呆了半响,随即就傻逼呼呼的笑了。

    胖叔是看着我长大的,对于我他可是了解得不行,估计他也看出来我先前有点不对劲了。

    能让胖叔这种财迷说这种放弃宝贝的话,原因估计就两个,第一,他确实是不想在死人身上动手,第二,或许他也想起老爷子了吧也可能是想起他自己的师父了

    “鸟人,你咋不拿了呢?”我笑呵呵的走了过去,海东青是为什么不拿宝贝,这点我真没猜出来,只能好奇的去问问,以求得出答案满足我的好奇心。

    海东青看了我一眼:“你不想拿,胖叔也不想,所以我也不想。”

    “钱够用就好了,何必做些不开心的事。”海东青说着,拿着手电继续在石室里逛悠了起来。

    我笑着耸了耸肩,这孙子还是挺人性化的。

    现在我们也没了危机感,也没了该有的紧张感,就跟逛花园似的在石室里逛着。

    反正阴之孽不会害我们,怕个蛋啊?

    有了这种轻松的气氛,我们就分头在石室里转悠着,打算寻点宝贝出去。

    这石室是呈一个竖着的长方形,跟个加大版走廊一样,宽度在四米左右,长则不太清楚,天花板跟地面的高度约莫是在五米,上下之间的空隔还是挺大的。

    我们所处的位置是“走廊”出口,深处很黑,不往里走压根就不清楚里面的状况。

    四壁上都没有刻画雕纹,附近也没什么摆设,尽是空空如也,就如普通走廊一般,没一点特殊的地方。

    正当我抬脚往里走了几步的时候,只听脚下猛的炸响了一声邪龇。

    邪龇还没落下,身后骤然又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响,我只感觉身后异常突兀的出现了一个“东西”,一个巨大的“东西”。

    我刚要反应过来,那东西忽然就从背后抱住了我,随之,肋部猛然传来了一阵剧痛,我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不由得心凉了起来。

    一双裹着金甲的手已经死死的勒住了我,好像肋骨也被这一下弄断了

    这地方果然没这么简单

    “细伢子!!!”

    “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