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八章: 茅台大厦

姓易的2018-12-07 12:27:4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不用了,你们吃吧。”我看了看那几个熟悉的人,摇摇头没多说,转身就走出了烧烤摊。

谢枫是我们大学出名的花花公子,家里有那么几个钱,成天就爱在学校里勾引各种妹子。

这孙子跟我的关系不太好,跟周岩的关系更不好。

原因很简单,大学的时候这孙子想泡周岩的妹妹,有一次这孙子对周岩他妹动手动脚被我撞见了,二话没说就被我揍了一顿,牙掉了两颗。

当然,事后这孙子叫人堵我,害我拼着老命跑了三条街那是后话了。

这事最终是被周岩他爹解决的,他爹就是市公安局的局长,知道这消息二话不说就把谢枫给拘留了,原因则是聚众斗殴,我是受害人。

从那次之后,谢枫跟我的关系一直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如果不是杀人犯法,估计他早就把我跟周岩给剁成肉馅包饺子了。

“易林,一起吃点呗?咱们都几年没见面了!”坐在谢枫身旁的女生站起身子走了过来,自来熟的拉着我笑道。

这女的从大学毕业貌似就跟谢枫在一块了,好像叫林佳吧?

“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我都不计较,你还计较什么?”谢枫笑着对我说道,我耸了耸肩,没再拒绝。

看这孙子说的话多么体面,我都想给他鼓掌了。

要不是因为周岩他老头子的缘故,你会不计较?恐怕你早就跟我玩命了吧?

我背着包走过去跟他们坐了一桌,找老板要了一瓶冰啤酒,客套的跟这几个不太熟悉的人聊了起来。

他们都跟我是一个学校的,但平常不怎么往来,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样,最多见面打个招呼客套一下,至于交情就更谈不上了。

“哟,你这包挺艺术啊。”谢枫往我破破烂烂的背包上瞟了一眼,见上面沾了一些红色的印记,这孙子立马开嘲讽了。

“还行,我也没想到咱们大公子会来吃烤羊肉啊。”我不动声色的回了一句,要是给他们说,这些印记是死人的血迹,他们会不会说我在吹牛逼?

这些印记都是先前无意中被罗大海的尸首沾上的,虽然没多大的臭味,可看着还是挺恶心人的。

我把背包放在了一旁的凳子上,一边应付着跟众人聊天,一边则叫老板上了五十串羊肉。

见我没多大聊天的兴致,谢枫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跟众人说了起来。

“谢枫,一会儿咱们去那里探险有危险吗?”林佳温柔的笑着问道,谢枫瞟了我一眼:“肯定没危险,要是有危险我能叫上你们去?”

说完,谢枫把目光转向了我:“神棍,你一会儿要跟我们去找刺激不?”

“找什么刺激?”我敷衍道。

“去茅台大厦探险。”林佳接过了话茬,估计是见我跟谢枫的关系有点紧张,打着圆场说:“正好是周末,所以大家就想一起出去玩玩。”

随着林佳的解释,我也大概听懂了他们想找什么刺激。

茅台大厦于九十年代建立,位于贵阳市次南门附近,建楼的地段很不错,属于贵阳市的繁华地带,可这栋楼却十年来没有人居住,原因未知。

这楼常常被人说是鬼楼,甚至网上报纸上都有过相关的消息。

曾有过民间传言,附近的街坊邻居都说这栋楼里闹鬼,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这栋楼里常常就会响起一声声女人的哭闹,还有一声声小孩子的嬉闹声。

“这栋楼里也不是没人住过,而是住了一段时间就都搬走了,谁都不知道原因。”谢枫拿起杯子往嘴里灌了一口酒:“我老爸曾经给我说过这大厦的事儿,听我爸说,在那里住过的人都遇见过几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情况。”

“第一,晚上电视机会自己打开,哪怕是把电源拔了,这电视机也一样的会打开。”谢枫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但其他人都觉得他是在吹牛逼,除了我。

神神鬼鬼可不是虚构出来的东西,难不成那大厦里真有古怪?

我暗暗想着,不动声色的继续往下听。

“第二,座机电话会经常响,接通了,那头就是一个女的在哭哭啼啼。”

“第三.....”谢枫一脸神秘的说着:“在茅台大厦的一楼电梯口,那上面刻了一首诗,就刻在电梯口的上面,只要是见过这首诗的人,都会做恶梦。”

林佳被吓得不轻,小脸煞白的问:“什么诗啊?”

“天上打雷打得恶,一雷打到她胸壳,奇怪王雪来打你,哪个叫你扁话多。”谢枫一字一句的念叨着,我没说话,静静的听着。

这首诗是贵阳话,估计各位有的地方不太懂,在这里我先跟大家粗略的解释一下。

天上打雷打得恶,这个恶字就是厉害的意思,第二句诗的胸壳我也不太明白,应该是胸部的意思吧?或者是胸腔?

第四句的扁话,应该是指废话或是难听的话,虽然我是贵阳的,但扁话这词儿我平常还真没听人说过,只能用猜的。

我擦了擦嘴,找来老板结了自己的账,拿上背包:“你们慢玩,我先撤了。”

谢枫张嘴就要叫住我,但话到嘴边却停住了,目光则放在了烧烤摊外面的身影上。

这道身影我也看见了,而且很熟悉。

她是个女的,更是个极为可爱的美女,但我在看见她的同时脸都快黑了。

周雨嘉?!

“易哥,你怎么在这里?”周雨嘉背着一个白色皮包走了进来,笑嘻嘻的走到了我身前说道:“你可不许跑了,过段时间我们就放假了,你说好带我跟我哥去湘西玩的。”

“小丫头,大晚上的你跑出来干啥?”我皱紧了眉头:“回家睡觉去,你也不怕你爸抽你。”

周岩跟我是铁哥们,大学的时候我也没少去他家玩,他爹跟我也挺熟悉的。

就因为如此,连带着他妹都跟我关系不错,而且这丫头特爱听那种神神鬼鬼的故事,属于我的忠实粉丝。

当然了,大家请无视我的粉丝只有周雨嘉这残酷的现实。

也许是因为知音难求的缘故,对于周雨嘉,我就跟看待自己妹妹一样看待她,挺可爱的一个小姑娘。

为什么当初谢枫会被我揍一顿,这就是原因。

“嘿嘿,易哥,不要跟我家里人说好不好。”周雨嘉熟悉的跑到了我身边,扯着我衣袖可怜兮兮的说着:“每天我在家都是看电视,好无聊的。”

“你来这儿干嘛?”我皱着眉头问,难道这丫头跟谢枫又有纠缠了?这可不是好现象。

“林佳学姐叫我出来玩的啊,说是能一起去探险!”周雨嘉说到这儿就不由自主的兴奋了起来,完全看不出平常乖乖女的样子:“说不定我们今天还能见到鬼呢。”

一听这话我差点没哭出来,小祖宗,你哥周岩今儿都快被吓死了,你还为了见鬼去探险?!

现在年轻人的好奇心就这么重?探险?说白了就是去作死!

运气好就没事,运气差点也没多大事,顶多生个病或者丢个魂,但运气要是真背到了一种地步,估计罗大海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下场。

茅台大厦这地方我不太熟悉,也没听老爷子说过,但我一直都是对未知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

如果周雨嘉去茅台大厦出了事,我估计周岩能活吞了我。

“回家睡觉去,屁大的孩子咋就这么闲呢!”我没好气的用手指敲了敲她的头:“都大三的人了,还不好好学习?”

周雨嘉用手捂着头瞪了我一眼,扁着嘴说:“我平常都有学习的,就是最近压力比较大,所以想出来玩玩......”

林佳尴尬的笑着,急忙走过来打圆场:“易林,对学妹别这么严厉嘛,如果你不放心,跟着我们去不就行了?”

听见这话我比林佳还尴尬,说真的,心里有点虚了。

今天差点没被罗大海掐死,如果这一去茅台大厦又遇见点要命的东西,估计明天我就能找老爷子叙旧了。

“易哥最好了对不对~”周雨嘉见林佳使了个眼色,立马就有了主意,笑嘻嘻的扯着我袖子说道:“我们一起去呀,有危险了易哥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对个屁。”我不轻不重的骂道,本想打电话让周岩叫她回去,但谢枫的话成功的嘲讽住了我。

“神棍,你怎么比人爸妈还来劲呢?”谢枫笑呵呵的看着我:“你不去就回家睡觉,别拉着小学妹回去,雨嘉想跟着我们去玩就跟着,关你啥事?”

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脾气好,绝对属于温文尔雅的类型。

人骂我我岂能骂人?闻名大西南的斯文术士岂是浪得虚名?

见谢枫这么说,我没有生气,斯文的笑了笑:“你再啰嗦我就抽你,信不?”

“你试试?”谢枫也笑了,只不过他的笑容里多了一分紧张,这孙子是真信我敢抽他。

当初的大学食堂有多少人?到了饭点少说也有小一千吧?我不是照样抽他了?

“行,这儿人多,别砸了人摊子,咱们出去说。”我点点头把背包拿给了周雨嘉,礼貌的给老板打了个招呼,让他过来结账。

老爷子对我的教育一部分是属于流氓教育,他的观点我是真心的赞同。

谁生下来是专门受气的?人活这一辈子才多少年,凭什么自己受气让人欺负?

人给你一巴掌,你就得给人一刀。

“木头,跟人干架不叫上我?”

就在这时候,摊子外面走进来了一个让谢枫脸色发黑的人,周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