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二章 水道的另外一头

姓易的2018-12-08 11:09: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走廊的尽头,往上一看,那水窟窿就跟天花板上被开个洞一样,看起来极其的不协调。

    身后就是走廊尽头,是块石壁,应该是经过人工打磨的,表面很光滑。

    对着我们身前的就是一条走廊,真的,毫不夸张的说这绝对是我见过最牛逼的地方了。

    往前三米开外的走廊,两侧墙壁上就刻画着无数彩绘,连天花板上也是如此,虽这地方常年被水淹没,可这些彩绘还真没一点褪色的迹象。

    走廊高约两米左右,因为其宽度才一米出头,我们正好能用双手扶住石壁,以保持身子的平衡,游起来的速度那可是蹭蹭的。

    这条走廊有多深,我说不准,估计很深,拿手电往前一照都看不见头。

    “这他妈不会是个迷宫吧”我心里打着鼓,憋着气的感觉那是真不好受,从我们下水到现在,时间不过十几秒,但我却已经有点不适的感觉了。

    娘的,我又不是潜水员,要是这走廊真是个迷宫,或者出口与我们的距离超出了我的想象,恐怕我真得活活淹死在水里。

    海东青领头在前面游着,动作很是迅速,水性看样子比我们好很多。

    此时此刻,最蛋疼的貌似就是胖叔了,本来腰就够圆的,这下子可好,游个泳就跟拉磨似的,他得一点一点的往前蹭。

    这走廊的宽度对于我跟海东青来说绝对是多的都有了,但对于胖叔来说

    嗯,施展不开手脚。

    事后他就对我们感慨过:“妈了个巴子咧,游这泳比马拉松还马拉松啊,要不四(是)饿施展不开手脚,饿就让你们看看,撒(啥)叫百米泳之王。”

    “好像黑沙子没跟来。”我转头望了一眼,胖叔也是,目光都放在了“天花板”的窟窿上,就怕那些黑沙子跟着我们来这窟窿里,到那时候可就乐子大了。

    洞口外没有光源,我们看过去也只能看见一个黑窟窿,外面的情况完全看不见。

    我想原路返回,我一点都不想在这水道待下去,但我怕一回去就被黑沙子弄得死无全尸。

    现实就是现实,总是不会让人如意,我想出去但又不能出去,这真的是很无奈的感觉。

    就如我大学时一样,我不想给老师送红包,但不送就得挂科,我不能不送。

    一个道理吧,身不由己,吗的。

    我转过头没再看窟窿,心里默算了一下时间,随即便一脸苦笑的往前游着。

    三十来秒了。

    “难道黑沙子怕水?不应该啊”我一边游着一边心里也在嘀咕,心说这仙殂局的记载很少,可还真没说地煞局会害怕水的啊。

    如果地煞局真的害怕水,那么当初布下这个阵局的高人,不可能想不到。

    “他会留一条水道给人逃命?”我哆嗦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一个不切实际但又让人害怕的事儿。

    在这水道的尽头,会不会有更棘手的东西等着我们?!

    我咬了咬牙,用双手蹭着墙壁往前游着,脑子里的思绪彻底乱成了一团。

    就算有棘手的东西,现在我们也回不了头了啊,要是回到窟窿那儿一露头,立马被黑沙子弄死了,咋整?

    想起那跟马蜂群一样的黑沙,我心里有点发毛。

    随着我们游动的速度渐渐加快,窟窿跟我们的距离也逐渐拉开了起来,但我们没觉得安全,反而觉得更危险了。

    这水的深度往下降个十来厘米也好啊,起码我们能往上游着换换气,可是这水直接就把走廊给灌满了,想换气基本上是做梦。

    海东青脸色如常,似乎是没觉得有什么不适,但我跟胖叔就有点受不住了。

    只见胖叔眼睛是越瞪越大,血丝也是渐渐了从眼底冒了出来,腮帮子高高鼓起,我看着都替他难受。

    与他相比起来,我还是比较好的,起码还没到我憋气的极限。

    “四十,四十一,四十二”我心里数着时间,侧着身子靠在了走廊石壁上,没再继续往前游,而是让胖叔走前面。

    一会到了出口,胖叔也能早点换气,要是他憋出毛病可就麻烦了。

    胖叔没往前游,瞪了我一眼,随即,眨了眨眼睛,意思是问我:“你啥意思?看不起叔?我能让你一个小辈断后?”

    “您不逞能会死吗?我比你能憋气好吗?姓易的是属鱼的你知道吗?”我也眨了眨眼睛,用眼神完完整整的说出了这句话,当然,他能不能看懂就不是我能考虑的事了。

    见我一意孤行的给他让位置,胖叔也是摇了摇头,知道时间不能耽搁,急匆匆的就往前扒着墙蹭出了两米远。

    我也没敢耽误,一看胖叔游到了我前面,我也开始蹭着墙壁往前游了起来,心里一个劲的念叨着:“出口爸爸您快出现啊,儿子想您了”

    时间流逝得很慢,反正我是这么觉得。

    在我数到八十七的时候,我就真有种度秒如年的感觉,时间过得太他吗慢了,走廊还是直直的一条,压根就没看见头!

    这时候我只感觉脑袋一阵发涨,连太阳穴也开始突突的跳了起来,有种想把肺里空气全吐出去的冲动。

    快憋不住了,看来我果然不是属鱼的。

    “九十一九十二”我跟胖叔的动作逐渐变慢了起来,海东青的速度也比开始慢了些许,但不算慢太多,体力明显超出了我们不止一个档次。

    “九十三”

    “九十四”

    心跳的速度变快了,这不是个好消息。

    头晕,耳鸣,心跳快,吗的,标准缺氧的反应。

    忽然,海东青在前面停了下来,对我们招了招手,示意让我们过去看看。

    可就在此时,胖叔冷不丁的身子一顿,双手软软的就从墙壁上滑了下来,彻底停下了往前游动的动作。

    我脑子轰了一声,脸色一变就往胖叔那儿游,但就在这时候,我竟然做出了一件傻逼到了极致的事儿。

    在没憋住气的情况下,我张了一下子嘴,还傻逼呼呼的把气给吐了出去

    “完了。”我满脑子就是这两个字,没等我缓过神来,水就直接从我鼻子跟嘴往身子里灌了进去,那种感觉真的让人死去活来。

    肺会不由自主的把水排出去,你会咳嗽,然后又喝进更多的水,水又顺着气管到了肺里,又被排出去

    这是一个该死的循环。

    我手脚不由自主的乱划着,眼泪也被呛出来了,那种临近死亡的感觉是我第一次感受到。

    挺讽刺的吧,一个面对了不少妖魔鬼怪的术士,却快在一个“下水道”里呛死了。

    正当我被水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海东青双脚一蹬就游到了我身边,胖叔也随着他游了过来,一点异状都没。

    不久后我才知道,胖叔先前停了下来,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他手酸了想换个姿势往前游,结果

    胖叔,这下水道咋不淹死你丫的呢?!

    海东青用左手死死的揽住了我,右手则不停在走廊石壁上蹭着,双脚连连后蹬,飞快的向着前方的台阶游了过去。

    台阶台阶?!!

    当时我是溺水了没错,但我脑子可一点都不迷糊,反而莫名其妙的清醒。

    在距离我们十米开外的地方,就是一层层往上建造的台阶,似乎是青石砖铺出来的,看起来不光是平整,还很光滑。

    海东青带着我直直往前方游了过去,不一会便到了台阶处,只见他连踩台阶带游泳的折腾了几下,我总算被他给拽出水了

    准确的说,是我的脑袋被他拽出水了。

    我当时的反应很正常,就跟普通溺水的人一样,能呼吸到空气后,我身子颤抖了几下,哇的一声就呕吐了起来。

    胃里是涨着疼,肺里是被我咳得干疼,鼻子跟嘴也不停的往外冒着水,眼泪不由自主的往外流着。

    “没事吧?”海东青帮我拍着背问道。

    我摇摇头,刚想回答他,却又往外吐了一口水。

    胖叔出了水后也是咳嗽了好一阵,等他稍微缓过来了些许,胖叔这才有气无力的爬了过来,担心的看着我:“抹四(没事)吧?”

    其实那时候我想骂脏话来着,要不是你我能这样吗?!

    但可惜我呛水被呛得有点严重,一直都在咳嗽跟呕水,还真没什么机会说出话来。

    “上去,别趴在这儿吐了,上去吐。”海东青强行把我扶了起来,缓缓往台阶上走着,将我带到了台阶上方的平台上。

    胖叔跟了上来,抬头一看,顿时就不解了:“这上面四(是)出口?”

    我擦了擦嘴,转脸往胖叔所看的地方望了一眼。

    这石砖铺垫的平台约莫有一个篮球场大小,胖叔所看的地方,是平台后方,另外几层往上的台阶,这几层台阶位于我们身后两米左右的地方,台阶最顶处是个石门,其内伸手不见五指,要是不上去看看,我们还真看不见那门后面是什么情况。

    胖叔小心翼翼的往台阶上走了几步,拿着手电往石门里照了照,眼神一变,脸色霎时就白了下去。

    “走顺着水道回气(去)快”胖叔颤颤巍巍的说道,额头上的水不停往下滴落着,一时间我也分不清这是他的冷汗还是没擦干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