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一章 跳水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煞气分为许多种,在此就先列举其中四种出来说说。

    “煞气”,阳煞,阴煞,尸煞。

    以上所说并且用双引号标出的煞气,各位也可把这个词当成多义词,它并不是所有煞气的统称,而是单指刀剑利器所带的煞。

    这种煞气大多对人无害,反而能威慑邪灵煞鬼,只不过物极必反,若是煞气太盛,恐怕对于普通人也能造成一定的伤害。

    阳煞,蚨匕上所带的气便是阳煞,也就是阳气跟煞气的结合体,在前文中就有关于阳煞的解释,此处暂且不提。

    阴煞,尸煞,这两种玩意儿都是“变异”出来的东西,它们的前身就是阴气跟尸气。

    这两种煞气可以经过人为制造而出,也可以自然而然的变化而成,怎么说它们都是进化出来的东西,阴煞尸煞的本事,可比阴气尸气强太多了。

    “阴气不盛则对人无大害,尸气不盛则只会让人头晕目眩,如果这两种气盛了,而又正巧有人碰见,要么是尸毒攻心,要么是阴毒攻心,总而言之就是个死的下场。”老爷子当初是这么给我讲解的:“阴煞,尸煞,这两种气就不一样了,无论煞气是盛或寡,只要碰到一点,便会毒起攻心,是很麻烦的东西。”

    阴煞我没见过,可尸煞却见得不少,特别是在龙山一带,在90年代的时候,不少乡村都还在时兴土葬。

    虽1956年毛爷爷跟众位“大神”倡导了火葬,但山高皇帝远,在湘西龙山附近的乡村那些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没什么人管,土葬依旧是大流。

    尸煞多见于土葬之地,当然,这玩意儿也不常见,要是常见了,估计土葬的那些地方就得出不少麻烦。

    “尸煞只会出现在埋得有尸首的地方,只要埋人的地方土壤漆黑,犹如墨汁侵染,而且三丈外还可以闻到一股类似于尸臭,但比尸臭还难闻的味道,那么就能断定土下有尸煞的存在。”

    老爷子给我解释尸煞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当时可真是现场教学。

    我们躲在一个土包后面特猥琐的看着不远处的坟头,老爷子指着坟头上的黑土,连连开着玩笑教育着我:“要是以后老子死了,你见着坟头土黑了,千万别来给老子上坟,如果你来了,估计晚上咱爷孙俩就能在下面唠嗑扯淡了。”

    就在先前,那些个金豆子变成黑沙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是我很熟悉的一种味道。

    尸煞。

    “地煞局以尸煞为眼”胖叔脸色难看得不行,嘴里连连嘀咕着:“那些到底四撒(是啥)啊?!”

    “很锋利的东西,刚被那黑沙刮了一下,立马见血了。”海东青手里拿着一根膨化硝铵炸药,头也不抬的一边跑一边往炸药管子里塞雷管:“有毒,手有点发麻。”

    听见这话,我急忙转头看了海东青一眼,只见他被划伤的地方正在渐渐发黑,往外渗出的血水也变了颜色。

    在手电的灯光下,他手背上流出来的血看起来已黑得发亮。

    海东青面不改色的摆弄着手里的导火线式雷管,使劲的扭动了一下雷管与炸药接触的地方,随即,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防风打火机,一言不发的点燃了导火索。

    与此同时,我们已经从摆放着铁棺材的石室里跑了出去,身处的地方就是大厅,不远处便是让我觉得危险重重的水窟窿。

    忽然,火光一闪,导火索带着一阵滋滋声,飞快的开始缩短,而海东青也有了言语。

    “这个爆炸速度很快的。”海东青说这话时脸色有点发白。

    他脸色发白的原因我能猜到,按照他平常要死不活的德行来看,这孙子肯定不是害怕被炸药误伤,也不是害怕被后面的黑沙追上,只是因为他手背上流血的速度变快了许多而已,脸色发白应该是他身体的自然反应

    话音一落,海东青转过了身子,抬手就将手里的炸药管子扔到了铁棺材石室的门前。

    在这瞬间。

    “你大爷的能不能给我们点心理准备?!!”

    “哦,下次注意。”

    “趴哈(下)!!!”

    “轰!!!!”

    还好我们逃跑的速度比黑沙速度快。

    还好我们躲闪及时没有被爆炸误伤。

    还好好个屁啊!

    在硝铵炸药爆炸之后,整个石室里霎时就弥漫起了一阵硝烟味,刺鼻之余,还让人有种喘不上来气的感觉,我还好,胖叔则被呛得连连咳嗽了起来。

    扑倒在地满身灰,这样子确实是挺狼狈的,但狼狈总比把小命丢了强。

    “海东青我草你你丫的就不怕把这个地下建筑炸塌了?!”我骂骂咧咧的用手拍了拍头,咳嗽了几下,捂着鼻子缓缓坐了起来,转头看向了被海东青用炸药炸毁的石门。

    这石门,啊不对,是这堆碎石已经将石室出口堵了个严实。

    原石门上方的天花板石砖已彻底被炸成了粉碎,甚至还有一些黄土都随着石砖掉落了下来,严严实实的堵住了大厅跟石室之间的路。

    “跳进去,快。”海东青把背包扔到了一边,面无表情的跑到了水窟窿旁,对我们催促道:“这些石头堵不住那些沙子。”

    “不是都堵死门了吗?它们还能过来?”我万分不解:“你炸了青石板咱们出去呗!”

    “堵门的石堆有空隙,按照先前的情况来看,沙子应该能钻过来。”海东青说道:“炸青石板不太现实,要是我们没把青石板炸开,或者是直接把出口炸塌了,黑沙追来了,怎么办?”

    “这下面是条水道,说不定从水道出去就能找到出口。”

    胖叔的动作不比海东青慢,只见他异常利索的爬了起来将背包放在一边,又从背包里摸索出了一个装满朱砂的玻璃瓶,这才跟上海东青,走到水边。

    我有点犹豫,没有动作。

    直觉告诉我下面那条水道真的不比上面安全。

    没等我多想,胖叔走了过来一把拉起我说:“快,拿上蚨匕跟手电,其他滴包(不要)拿咧,符纸被浸湿就抹油(没有)用咧!”

    我咬了咬牙,将蚨匕握在了手里,又将手机扔进背包,光拿上手电就跟着胖叔走到了水窟窿边,往下看了看,语气有点发颤:“真的要下去?”

    窟窿中的水很清澈,拿手电一晃,便能清清楚楚看见水底的情况。

    没有任何异物,没有任何让我心惊胆战的东西,但我就是心里没底。

    “拿去,捂着伤口下去。”我忽然想起了海东青受伤的这事,急忙转身跑到一旁,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小袋子糯米。

    我走到海东青身旁,将糯米递给了他:“拔尸毒,这东西靠谱。”

    尸煞跟尸气相同,其中都含有尸毒的成分,只不过尸煞中的尸毒要厉害许多,尸气则弱了些许。

    海东青被尸煞冲的程度不算严重,这也是他运气好。

    尸煞是从他手背冲进肉身的,如果他被划破的地方是在脖子或者是胸前,基本上现在就已经交代了。

    “脑袋有点晕,这毒挺厉害的。”海东青看着自己血流不止的手背,摇摇头,接过糯米后就直接将袋子打开,抓出一把糯米捂在了伤口上。

    见堵住走道的石堆处并没异样,我稍稍松了口气,先是叫胖叔拿来了医用绷带,又让海东青把捂住伤口的手松开。

    我抬起海东青的手臂仔细看了看,见他手臂上有一条隐隐约约的青色脉络,我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随之,心中庆幸不已。

    “拿糯米捂着你血就能止住,半个时辰,你这绷带就能取下来了。”我笑道:“尸毒没过肩很好处理,如果过了肩,这事就难了。”

    不得不说这尸煞很霸道。

    从海东青受伤到现在,时间不过才五分钟不到的样儿,这尸毒硬是从手背钻进了胳膊里,差上半寸就过了肩膀。

    要是尸毒过了肩膀,那就离攻心就不远了。

    或许有的人还是不太明白尸煞到底是哪儿厉害,我就这么说吧。

    尸气从手背冲入人身,要想冲到胳膊这位置,起码要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

    但尸煞就牛逼多了,五分钟不到就冲到胳膊处,甚至还有继续往前冲的趋势

    “那些黑沙怎么还没来?”我小心翼翼的扫了石堆一眼:“要不然咱们还是炸了青石板出去吧?”

    石堆还是很安静,没半点不对劲的地方,黑沙仿佛是被真的堵在了后面一般,硬是没一点露头的迹象。

    “阵局停咧?”胖叔疑惑的嘀咕着,看样子他也没看懂这情况。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把兜里的烟盒掏出,往嘴里放了支烟,点燃抽了一口。

    “谁知道呢,我说啊,咱们还是把石板炸了,然后再”

    说真的,人倒霉了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缝。

    我这话还没说出去三秒,只听一声刺耳的嘶鸣猛然就在石堆处炸响了,这邪龇之中,隐隐还有着几声沙沙的声响,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祖师爷在逗我玩?!难道我们就这么倒霉吗?!

    “手电是防水的,下去可以一直开着。”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海东青深吸了一口气,咚的一声就跳进了水窟窿里。

    “快哈气(下去)!!!”

    “咚!!”

    没错,我是被胖叔踹下水窟窿的,要不是我及时深吸了一口气,掉进这窟窿里估计真能呛死我。

    窟窿下面的水冷得不行,跟龙山那边三九天的河水一个样儿,凉得我脚底板好像都抽筋了。

    胖叔在我下来的同时,也跟着从洞口跳了下来,落水后,他不停的对我比划着手势,意思是让我赶紧走别在这儿愣着发呆。

    我憋着气,用手电往前一照,顿时就愣住了。

    “我草,水下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