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章 地煞局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一直都以为这石珠的质地很硬实,也认为它的质量应该很过关。

    毕竟石珠是大清国用来进重地的钥匙,质量怎么说也应该是有保障的,但是

    “这不会是山寨的吧?!”我欲哭无泪的看着石珠上的几条裂缝,心说这玩意儿到底是怎么碎的?我记得没“虐待”过它啊!

    拿来拿去的研究都是小心翼翼的,压根就没重拿重放过

    “这石珠质量不好,磕磕碰碰的难免会坏。”海东青看了石珠一眼,摇摇头说道:“算我们倒霉。”

    胖叔叹了口气,对我使了个眼神,示意让我把石珠收起来。

    “也许这四(是)备用钥匙。”胖叔一脸苦恼的猜着:“正版钥匙质量好,备用钥匙质量差,说不准真四(是)这样。”

    话虽这么说,可胖叔的这猜想,连他自己貌似也不信。

    备用钥匙这东西我们还真没听说过,难道玄学一行里,“钥匙”也能有备用的?

    “咱们去那边看看。”我扶着铁棺材站了起来,往石壁上的出口看了看,低声说:“这条走道说不准就是出口。”

    “炸了青石板回气(去)吧?”胖叔皱着眉头说道,在他看来,寻找老太爷尸骨跟我们的性命比起来,还是后者比较重要。

    我咬了咬牙:“好不容易走到这儿了,要是现在转头回去”

    从岐z阵到人棺局,这过程中我受的伤可不少,如果现在真扭头回去了,恐怕我得蛋疼得死去活来。

    我白受伤了啊?!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回去了得多丢人?!

    “服你咧。”胖叔无奈的说道。

    海东青没插话,自顾自的拿着手电走到了石壁旁,警惕的站在石门外,用手电往里照了照,看了两眼,转头对我们说道:“这里有个拐角,拐角后面我看不见,走道很普通,没什么机关,可以过去看看。”

    “胖叔,人棺局已经被破了,接下来的应该是地煞跟天台了吧?”我一边把石珠放进了口袋里,一边对胖叔问道:“一个人棺局就这么霸道,要是再来个更厉害的,我估计咱们就得栽了,虽然咱们”

    胖叔叼着烟抽着,听见我这话,他立马就变了脸色,没好气的骂道:“别说不吉利的,给饿乐观点!”

    乐观是个好习惯,但我现在怎么也乐观不起来。

    镇守人棺局的就是一只用铁棺材封住的圭孽,这玩意儿异常棘手,道家术法对它有作用但肯定不大,易家五门的术法对付它还行,只不过也是挺险的,没见它最后都要举行大反攻了?

    仙殂局共有三个局眼,威力大小各不相同。

    最厉害的应该就是天台局,排行第二的就是地煞局,被我们收拾掉的人棺局,估计是排行最后的局眼,也是危险程度最小的局眼。

    可就是这排行第三的局,一样将我们弄得狼狈不已,甚至是差点就在阴沟里翻船了。

    人就是这么复杂矛盾的动物,现在的情况就跟小孩子看鬼片一样一样的。

    小孩子看鬼片是又害怕又想看,而我们是又害怕又想往后继续走。

    是因为我们不甘心就此作罢,还是因为我们对于这大清重地的秘密太过于好奇,导致了好奇压过了惧意,这点我真说不准。

    “天台,地煞,这两个局到底是什么东西”我默默思索着,缓缓跟上了海东青,心里暗暗嘀咕个不停:“地煞这名字听起来就觉得危险啊”

    走道内不算宽敞也不算窄,宽度刚够两个人并肩走,四壁都是清一色石砖,没有半点雕纹刻画,看起来很简洁。

    在胖叔的安排之下,由他自己拿着假符打头阵,而我则被安排在了中间的位置,海东青拿着枪断后。

    不得不说海东青的脑子转得挺快,假符这玩意儿还是他提醒胖叔用的,要是他没说出来,恐怕我跟胖叔都还没想到用这玩意儿来当“雷达”。

    假符还是胖叔第二次在我们面前用出来,上一次用则就是在白沙地破岐z阵的时候,他就拿了两张假符扔进阵里以便观察阵中情况。

    胖叔往走道里走了两步,将假符扔到了拐角之后,随即便退了出来,与我们一样的站在石门处,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走道中纸人的反应。

    我们站的地方是看不见纸人的,但若是有冤孽冲了纸人的身子,只要火光一闪,我们肯定就能发现。

    时间缓缓流逝着,走道里还是很安静,拐角后也没火光亮起,邪龇声更是没出来,一切都显得很平静。

    虽然目前的情况貌似是没危险,可我们却不敢大意。

    仙殂局就是这重地里的杀招,我们要是大意了,指不定下一秒就得去找祖师爷团聚。

    又过了两分钟,胖叔这才走了过去,探头一看,对我们招了招手:“抹油(没有)情况。”

    说真的,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走路走得这么警惕。

    也许是仙殂局威慑力略大的缘故,我心里一直都在打着鼓,没半点底气。

    过了拐角,走道的右边就出现了一个石门,门高约莫两米左右,跟我们进来时遇见的石门差不多大小。

    除去石门外,走道正中则是一条死路,左边也是,貌似只有右边能让我们继续往目的地前进。

    胖叔拿着手电往石门里扫了一下,眼珠子霎时就瞪得老大,嘴微微张着,半响说不出话来。

    “咋了?”我凑了过去,站在门外往里看了看,表情一僵,随即就结结巴巴的发表了自己的感慨:“我我草”

    石门内部是一个密室,面积足足有半个篮球场的大小,密室里地面铺的石砖并不像外面那般简陋,而是尽数用汉白玉铺垫,每一块玉砖上就刻有一条五爪真龙,雕刻得很是精美。

    我目不转睛看着的东西,也是胖叔目不转睛看着的东西。

    在密室之中,没有其他的玩意儿,只有这引人注目的一座金山

    一座由一粒粒金豆子堆成的金山。

    “日啊这他吗是草根崛起的节奏?!!”我语无伦次的说道,抬手指着那座两米左右高的金山,激动的说:“赶紧的,咱们装两背包金沙回去,够咱们吃一辈子了!”

    “饿看看。”胖叔激动之余并没失去冷静,反而是拿出罗盘,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密室中的阴阳走向,点点头:“很安全。”

    听见这话,我立马就将背包解下来扔到了地上,撒丫子就准备往金山上跑,可脚还没迈出去,海东青一把就死死的拽住了我。

    “有危险。”海东青冷冷的盯着那座金山,左右看了看,低声说:“这里是大清重地,没理由会藏一座金山在这里,金子可比不上大清朝的那些传国宝物,有必要放在这里?”

    “饿四四(试试)。”胖叔说着,随手就把纸人扔进了密室里。

    就在这时,让我心惊胆颤的一幕出现了。

    纸人没有被火光笼罩,密室中也没有邪龇炸响,可是

    “轰!!!”

    在纸人落地的同时,一声爆炸般的巨响轰然响起,纸人霎时就变作了一地飞灰,可以说是连一点渣都没剩下

    “我草。”

    我下意识的往后连连退了几步,哆哆嗦嗦的说道:“那啥,咱们还是炸了青石板出去吧,这里没出口。”

    太他吗险了

    如果不是鸟人及时拉住了我现在被炸成粉末的估计就不是纸人而是我了

    这局也太狠了吧?!

    “吗的要是知道这儿没出口我就算炸了青石板跑出去也不会过来啊”我苦涩的咧了咧嘴,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心里也是毛了起来,拉了拉胖叔:“走吧,赶紧的。”

    说来也怪,虽四处都是密封的石壁,但无论是走道还是密室,我们都能清楚的感觉到有空气在流动,这也是让我们以为石门拐角后有出口的原因。

    胖叔没搭理我,只是静静的看着金山,眼神里满是思索的意味。

    “这好像是个局”胖叔不敢确定的说道:“外面是人棺,这里或许就是”

    在胖叔说着话的时候,“金山”冷不丁的似乎是颤动了一下,幅度不大,但我跟海东青都看见了,而且看得很清楚。

    “走。”胖叔拉着我跟海东青扭头就往回走,脸上的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只听胖叔咬着牙说了一句:“那他吗不四(是)金子。”

    “快走!!”胖叔的声音很大,但与此同时,却有两个声音比他的声儿更大。

    一声嘶鸣,一声轰鸣。

    “嘶!!!”

    “轰!!!”

    在先前我转身的瞬间,我清楚的看见那座金山仿佛是被炸药炸开了一般,从内部彻底炸裂成了漫天金粉,不对,应该是黑粉!

    那些金色的类似于黄豆粒的东西,在金山炸裂的同时,它们不光变成了粉末,更是连颜色都变了,彻底转变成了煤炭一般的颜色。

    犹如一窝发狂的马蜂一般,似被狂风卷起,直直的就对我们冲了过来。

    “人棺局被破,地煞局开了!!”胖叔拽着我们往外跑着,嘴里不停大吼道:“别碰到那些黑沙!!那里面全是煞气!!!”

    海东青的步伐并不快,应该是他自己放慢了速度想要断后,并没有与我们一般全力奔跑。

    “快点,沙子追来了。”海东青语气很是焦急。

    闻言,我侧着头往后看了看,拿手电一晃,心都凉了。

    黑沙就跟洪水一般从密室里涌了出来,走道里并没有风,但这些黑沙却莫名其妙的漂浮在了半空,如黑烟般的对我们紧追不舍。

    “你们跑快点,我断后。”海东青咬着牙说道,拿着手枪的右手背上出现了几条划痕,很像是被利器划出来的伤口,血正在往外渗。

    走道并不长,也就十来秒的样子,我们便出了石门,回到了铁棺材所在的石室。

    “快!!!”胖叔拉着我往石室外狂奔着,海东青紧随其后。

    随着一阵刺耳的嘶鸣,那些黑沙似乎离我们更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