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九章 仙殂局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半小时后。

    石室地面上的水窟窿还是那么让人害怕,虽然我们研究了好半天也没研究出这水窟窿是干啥的,但只要是往窟窿一看,心里就会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

    不对,应该是第六感在告诉我们,这下面不安全。

    “傻鸟,再笑个给爷看看。”我不停的倒抽着冷气,咬着牙忍着手腕上传来的阵阵剧痛,嘿嘿笑了笑:“你还真厉害,来来来,给爷笑个。”

    “我揍你,你信吗?”海东青靠在墙边看了看我,不平不淡的说道。

    闻言,我先是竖起了眉头做出了挽袖子的姿势,随即,在不经意间,我看见了包扎在手腕上的绷带

    经过一阵思索,我不服气的把烟头扔到了地上踩了一脚:“我告诉你,要不是老子受伤了,你丫的今儿肯定得被我收拾,敢威胁我?翻了天了?”

    “闭嘴!”胖叔冷冷的骂道。

    要是放在今天之前,胖叔的骂街声绝对吓不住我。

    可是吧,想起刚才他想给我两巴掌的样儿,我有点腿软

    胖叔狠狠的抽了口烟,站起身,朝我走了过来。

    “叔,要打回去打,这儿有外人在呢,留点面子。”我识趣的抱着头蹲在地上,讪笑着解释道:“刚才那情况容不得我多想,要是我不借阳,说不准咱们已经”

    没等我说完,胖叔接过了话茬,并且蹲在了我面前,做出了一个出乎我意料的动作。

    “很爷们,有老爷子的样儿。”胖叔拍了拍我的头,苦笑着:“以后别JB瞎放大招,有叔在呢,你急着上去送死啊?”

    在看见胖叔眼神里的关心后,我笑着揉了揉鼻子,没再说话。

    老爷子走了,胖叔还在,我也不算是没亲人了吧?

    “嘿,胖叔,您啥时候变成东北口了?”我笑嘻嘻的调侃着胖叔,也许是灯光昏暗的缘故,我并没注意到他越来越黑的脸色,反而不知死活的继续说着:“咱们又不是玩街机拳皇97的,放啥大招啊,您可真有意思。”

    人嘛,总是会在不经意间作死,这是我在事后总结出来的真理。

    受了七个爆栗跟三个深爱着后脑勺的巴掌后,我悟道了。

    “叔,您说得对,我就是不懂事,简直是他大爷的不懂事。”我一脸的痛改前非,眼珠子一转,赶紧转移话题。

    “那啥,叔,咱们还有正事要干呢,可不能在这儿耽误!”

    我义正言辞的说完,正经的咳嗽了几下,满脸凝重的看着身后的梯道:“咱们来的地方被封住了,要是想出去,那就必须得找别的路,这里的空气是流通的,肯定还有其他的出路。”

    海东青打了个哈欠,无所谓的说道:“把青石板炸了,咱们就能出去了。”

    “这是古迹,能不炸还是别炸。”我皱了皱眉头,心说这孙子咋就这么暴力呢?

    虽然这儿不是我家的,也跟我没多大关系,但要是真让我炸了这儿,恐怕还真狠不下这心。

    人花了几十年修好的地下古迹,被我们用炸药几秒钟就给炸了,这得多不是个东西?

    一点都不尊重前人的劳动成果!

    当然,我那时候并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也跟擅闯“民宅”差不多,就如那名言一般,乌鸦落猪身上,光见别人黑了。

    “休息得差不多了,我们进去看看吧。”我往嘴里放了支烟,拿火机点上,指了指放着铁棺材的墓室:“那里面右边墙上有个石门,出口估计就在那儿。”

    海东青点点头站了起来,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双黑色的皮手套戴上,自顾自的对着铁棺材走了过去:“我看看它棺材里有什么。”

    “我也去!”我大喊道,随即便跟上了海东青。

    说真的,近代的棺材我见过,但我还真没见过古代的棺材。

    现在可是长见识的好机会,而且不光能长见识,更能满足我的好奇心让我看看棺材里到底有什么

    “这可不是对古人的不敬。”我心里念叨着:“诈尸总得付出点代价不是”

    等我们一行人走到了铁棺前,胖叔二话不说就拿着手电凑了上去,没跟我们多说,自个儿仔细的打量着这用来封印圭孽的棺材。

    “八尺长,三尺宽,这里面刻滴咒好像四(是)道家镇孽咒,但又好像不四(是)”胖叔眯着眼观察着铁棺,猛的眼神一变,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没等我们发问他就自言自语似的念叨了起来:“孽藏人棺”

    我当时所站的位置是在胖叔的身旁,所以他在念叨这话的时候,我看他的表情看得很清楚。

    他那时的表情应该是害怕,毫不夸张的说,他看见圭孽的时候也没这么夸张。

    “饿们还四(是)炸了青石板出气(去)吧”胖叔说话都磕磕巴巴了起来,满脑门都是冷汗,接连不断的摇着头,用手指着铁棺材里刻的“孽藏人棺”四个大字说道:“这不四(是)饿们能随便破滴局,一个不小心,饿们都得栽在这儿。”

    海东青往铁棺材里扫了一眼,见其内空空如也,他也没说什么,转头看向胖叔问道:“怎么了?”

    “这是仙殂(cu第二声)局”胖叔的表情跟要哭出来了似的,走到一边的铁棺盖子旁坐下,拍着大腿叹道:“要真知道有这种局,我他吗死也不会让你们进来啊”

    “怪不得要用铁棺材封住圭孽,虽然铁质容器会消减冤孽的力量,但这铁棺材可不四(是)用来消减圭孽力量的,它是人棺局的一部分”胖叔自言自语的说道:“借阵局之力加强圭孽的厉害程度,时间越久,这冤孽就越厉害”

    见胖叔这样,我跟海东青互相对视了一眼,满是不解。

    还没等我发问,胖叔指了指我:“你好好回忆一哈(下),在《云孽记》最后一卷里面,就有这局的记载。”

    我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问:“胖叔,你说的是听闻卷?”

    胖叔点点头。

    “这可得好好回忆一下那一卷我看倒是看了但没用心记啊”我脸色有点发苦,抽着烟仔细的回忆着。

    听闻卷是《云孽记》的最后一卷,其中的内容大多都是云游子听来的传闻,或者是从前辈高人口中听来的故事,真实性不敢断定,但我觉得有水分,这也是我没用心记的原因之一。

    “仙殂局,这名字有点熟,但还真想不起来。”我叹了口气。

    胖叔恨铁不成钢的瞪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人棺,地煞,天台。”

    在听见六个字的时候,我冷不丁的哆嗦了一下,脑中灵光一闪,猛然想起了在《云孽记》听闻卷中的某个阵局记载。

    “这玩意儿不是吹牛逼的吗还真有啊”我手抖了一下,指上夹着的烟头顿时就掉在了地上。

    “孽藏人棺,这是仙殂三局中的人棺局。”我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身旁的铁棺材,直感觉有股冷气在脖子里窜:“地煞生孽,是仙殂三局中的地煞局。”

    胖叔苦笑着接过了话茬:“非人可敌之物,坐守天台。”

    仙殂局,这是一个极少人才知晓的阵局。

    极少人知晓原因,并不是因为它不厉害而导致不出名,而是这玩意儿从没出现过,只有一些从玄门前辈口中听来的故事里才有它的戏份。

    阵局运作原理,阵局如何布置,这两点在《云孽记》中都没写出来,完全是一笔带过,云游子给的解释则是“无人知晓”。

    别看这局不出名,它的威力可不容小觑,在《云孽记》中就曾写过这阵局的威力。

    “仙人入阵仙人殂,地煞人棺天台都(都,du,第一声)。”

    这话里就写得很明白了。

    前一句是说这阵哪怕是仙人进来了一样会死,后一句则就是介绍了一下阵局中的三个局眼。

    “都”在这句子里则是表示将内容全部囊括在内的意思,也就是说仙殂局是将这三个眼囊括在了里面。

    人棺,地煞,天台,这是三个局眼。

    “那些所谓的前辈,连创造这阵局的人是谁都不知道,运作原理跟出现的记载也说得模模糊糊,我还一直都以为这是传说,还是个水分太大的传说,可是”我抬手揉了揉脸,勉强给自己提了提神,缓缓说道:“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仙殂局好像是真的。”

    胖叔指了指铁棺材:“这四(是)人棺,如果仙殂局真滴存在,那么后面肯定还有地煞天台等着饿们。”

    说到天台这两个字的时候,胖叔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天台是先殂局里威力最大的局眼,也是最具有传说性质的局眼。

    “非人可敌之物,坐守天台。”

    镇守天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是我跟胖叔现在最关心的一点。

    非人可敌之物,难不成是金胄裹尸?!

    “胖叔,那镇守天台的东西,会不会是金胄裹尸?”我皱着眉问道。

    “说不准。”胖叔摇摇头,忽然,他猛的扭过头看向了我:“钥匙还在吗?!”

    “在我草!”我从兜里拿出了石珠子,瞬时想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惊呼了一句:“有钥匙在!人棺里的尸首怎么还会起来?!”

    胖叔脸色一变,从我手里一把拿过了石珠,凑到眼前,他仔细看了看,脸色渐渐白了下去。

    “老天爷注定饿们要走霉运啊”胖叔苦笑着把石珠递给了我,示意让我自己看。

    接过石珠,我拿手电照着看了一眼,不看还好,一看眼泪都快出来了。

    “咱们要倒霉了”

    【磨铁读者群建好了,欢迎大家进来:327384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