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六章 八罡镇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邪龇炸响的同时,海东青就已经开了枪。

    “砰!砰!砰!!”

    一时间,枪口开始吞吐起了火舌,每一发子弹都打在了尸首的面部,但就是没起一点作用。

    尸首依旧站着,犹如石雕般安静无比。

    海东青看着一动不动的尸首,略显无奈的叹了口气。

    “还是拳头好用。”海东青这么说着,然后把手枪收了回去,插回了腰间。

    就在这时,身着白甲的尸首猛的抬起了右臂,带着劲风,横着向海东青的脑袋挥了过去。

    应该是因为海东青的动作很快。

    应该是因为这里的空间很窄不利于尸首发挥。

    应该是

    “嘭!!!”

    海东青勉强躲过了尸首的攻击,转过身狼狈的拉着我们往梯道上跑,我跟胖叔一愣一愣的跟着,有种脚软的感觉。

    转头一看,只见那身着白甲的尸首缓缓把手臂收了回去,在梯道的石壁上,先前被它一拳头砸出来的凹坑看着极其让人心寒。

    我相信只要是活人挨了这一拳头,绝对是个脑浆迸裂的下场。

    “我草。”

    我哆嗦了一下,从腰间把别着的喜神锣拿了下来,在往入口狂奔的途中,我一边猛敲着喜神锣,一边大喊着。

    “锵!锵!锵!!”

    “一声铜锣响叮当,喜神怒目镇四方,弟子自有神明护,邪灵煞鬼莫要猖。”

    “锵!锵!锵!!”

    紧随在我们身后不远处的脚步声异常沉重,如同是拿着铁锤一下下往地上砸一般,声音不光是大,更是有种震撼莫名的感觉。

    我拼命的敲着喜神锣,心跳逐渐加快,特别是感觉到了那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心差点就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吗的我们运气咋就这么霉呢?

    刚进墓就遇见个要命的祖宗,这是逗呢?

    “咚!!!”

    忽然,梯道中猛然回荡起了一声巨响,我们都听得很清楚,这不是那尸首的脚步声,是从地面入口处传来的。

    在听见这声音的时候,我们脸色霎时都白了下去,头皮骤然一炸,心里满是不敢相信的意味。

    我们谁都没有说话,都在闷着头往入口处冲。

    梯道不长,也就十多二十几秒的样子,我们一行人就跑到了入口处,或者说是梯道的尽头。

    “青石板怎么倒下来了”我语气有点发颤,看着头顶上盖得死死的青石板,我咬了咬牙:“这他妈是机关?那头起了尸这头就关了门,逗我们呢?!”不得不说我现在心里怕的要死,难道我们这是要被活埋的节奏?

    海东青一言不发的走到了梯道最上方,双手高举了起来,往上推着青石板,可任由他怎么用力,石板还是不动分毫。

    “锁死了。”海东青摇摇头,见我脸色异常难看,他笑着拍了拍我肩:“别怕,没事的。”

    “滚一边去,你大爷的。”我叹了口气,没好气的骂道:“我他吗欠你钱啊,天天拿着个死人脸看我,死到临头了你才笑一下,你就说你是不是贱。”

    胖叔发表了一个很中肯的看法:“他不四(是)贱,四(是)逗逼,你也四(是)。”

    说起来也挺可乐的。

    一个不靠谱的中年大叔,一个温文尔雅的阳光青年,一个鸟人。

    在危险万分的时候,在前路不通后有追兵的时候,竟然还能说说笑笑的调侃着对方,这是属于临危不乱?还是属于缺心眼?

    事后我琢磨了很久,虽我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但我一直都不愿意去承认,总觉得能找出第二个答案。

    想来想去,我们好像是有点缺心眼。

    “咚咚咚”

    那尸首距离我们好像更近了,就声音来看,估计它与我们的距离不会超出十米。

    “大鸟,你掩护我。”我从兜里掏出了一张裁剪好的黄纸,从腰间抽出蚨匕,轻轻划破了食指尖,借着血,我歪歪扭扭的在黄纸上画了起来。

    先前在敲打喜神锣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一件让我难以接受的事。

    喜神锣的声响跟咒词貌似对这尸首没多大用,甚至连让它的动作停顿一下都做不到。

    对于那尸首来说,好像我的唱词就跟美国黑人的RAP差不多,最多就是让它听个乐呵,别的作用就别想了。

    “胖叔靠后,大鸟掩护,我上。”

    此时我也算是冷静了下来,也许是因为先前互相调侃了几句,导致我心态放松了不少,现在我还真没前面的那种紧张感了。

    “甭跟它拼力气,它一拳头砸过来就能弄死你。”我嘱咐着海东青,话里话外都有种关心的意味,更有警告的意思:“别逞能,知道吗?”

    海东青嗯了一声。

    “你要用撒(啥)招数?”胖叔问道。

    我头也不抬的说:“八罡镇。”

    八罡镇,隶属五大门中镇字一门,是宋朝的一位易家先祖所创,以八罡镇符为局眼,专用于镇压尸首。

    「,是北斗七星的第七星,又名摇光。

    天枢为天,天璇为地,天玑为人,天权为时,天衡为音,开阳为律,摇光为星。

    八罡镇符上所画的内容就有北斗七星的星局,摇光则是整个局开始的地方,以摇光承接剩下六星,再以整个星局的力量开启符咒,从而引动整个镇局。

    八罡镇中的八字,并不是数字的代名词,而是八荒的意思,也就是古时八个方位的简称。

    尸首并不能上天入地,若想逃脱镇局,那么必然就会从八个方位逃脱,这八个方位分别是东,南,西,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

    符咒的名字里之所以会有八荒的意思,则是指镇局启动之后,尸首就不可能从这八个方位逃脱。

    这八罡镇在镇字一门中,是排的上号的阵法。当然,越厉害的东西就越麻烦,就拿八罡镇来举个例子,光是上面的星局和咒词,我就背了两天。

    这也怪我上了大学后玩心大,以前学的不少法术都给忘了个干净。

    话说回来,大学考试可以出错,但画这个符可不能出错,无论是星局还是咒词,只要错上一点,那么整个符咒就会失效,这也是令我最蛋疼的地方。

    在出发之前,我就窝在花圈店里复习了好几天老爷子所教授的“知识”,大多数复习的知识就与尸首有关,毕竟绝书里所说的BOSS就是金胄裹尸,虽我没什么把握能用五大门对付它,可多做一些准备总是没错的。

    就在我刚动手画符的时候,白甲尸首带着沉重的脚步声就从拐角处急速走了出来,动作看起来很慢也很僵硬,但仔细一看便会发现,这尸首的步伐很快,只比我们全速奔跑要慢上一些。

    “让开!!!”胖叔的怒吼声在梯道里格外震耳,听见他的话,海东青立即往右侧歪了歪身子,堪堪躲过了胖叔扔出去的玻璃瓶。

    随着一声玻璃打碎的脆响,刚从拐角处走出的尸首猛然就停住了动作,只见它被玻璃瓶砸中的面部渐渐起了一缕缕白烟,尸首霎时就嘶吼了起来。

    “朱砂?”我一边咬着手电,一边抬头看了看那尸首脚下散落的红色粉末,口齿不清的问道:“胖叔,你带了多少朱砂?!省着点用!你”

    没等我说完,胖叔就把手里的第二个玻璃瓶扔了出去,嘴里回答道:“饿带了三斤朱砂。”

    尸首在某些方面与冤孽相同,惧怕含有阳气的东西,例如鸡血,朱砂。

    但这也是不全面的说法,因为有些冤孽与尸首太过厉害,鸡血朱砂等等不能起太大的作用,就如此时。

    “吼!!!”

    白甲尸首的脸部连续遭到了两次胖叔轰炸式的袭击,枯瘦的身形停立在了原地,嘴里发出了让人心颤的怒吼,声音之大,连我们都被震得耳膜嗡嗡作响,心也是凉了半截,腿肚子都有点朝前的迹象。

    在此时,海东青猛然飞身而出,直直冲向了白甲尸首,速度异常的快,还没等我跟胖叔反应过来,海东青就已经到了白甲尸首的身旁,双脚一蹬,凌空一脚踢向了白甲尸首的腹部,瞬时令白甲尸首连连向后退了几步,可见海东青这一脚的力度有多大。

    “胖叔,你随时准备支援。”我转头对胖叔说道,随即便攥着先前画好的符咒,壮着胆向正在与白甲尸首交手的海东青跑了过去。

    就在我快要跑到他们身旁的时候,白甲尸首忽然发难,只见它突兀的嘶吼了一声,右臂猛地高举,毫无预兆的向着海东青的脑袋挥了过去,这一拳头所带着的力道连我都被惊到了,要是被这一拳头砸中,估计海东青就得比我们提前一步下去报道了。

    “大鸟小心!”

    我的话刚喊出口,海东青那边便已经有了动作。

    面对这种人为不可能抗拒的物理攻击,海东青能做的也只有暂避锋芒。

    只见海东青微微侧过了身子,身形突然扭转了一下,微微弯着腰往前猛冲了几步,在堪堪避过白甲尸首拳头的同时,海东青的一记侧踹也命中了白甲尸首的腰间。

    在白甲尸首拳头砸中走道石壁上的时候,整个人就被海东青踹的直接飞了出去,而在此时,我也到了海东青的身旁。

    “大鸟你先站一边去,接下来的就交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