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四章 大清重地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青石板被掀起来的第一时间我们就看见了藏在它下面的地道入口,也看见了那一列灰色石砖建造的台阶。

    入口呈长方形,宽度与台阶相同,大概四十厘米左右,这宽度对于我们来说还是挺窄的,想要往下走,那就必须侧着身子下去。

    站在入口旁,我们拿手电往下一照看不见底,这台阶下面有多深谁都说不准,只有下去看看才能摸清。

    台阶是向下向前延伸的,人为建造的痕迹非常明显,入口梯道两边的石壁上还有一些雕刻,大多是龙跟一些异兽。

    此时此刻,我们的注意力可不在入口上,而在这块立着的青石板上。

    青石板底部被人为的打了四个洞,没有将石板打通,应该只是打到了一半的位置,否则先前我们坐在上面不可能发现不了。

    从地面下穿出了四个圆环,这几个圆环很自然的从洞中穿过,剩下的部分则依旧埋在地下不露头,圆环的具体材质我看不出来,但目测应该是石质的,青石板能立住不动,恐怕就跟这几个环脱不了干系。

    古代的高科技,现代人还真理解不了。

    在青石板的内侧有一副极其显眼的彩绘,虽然现在的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可在月光之下,这副彩绘依旧是异常的夺人眼目,我们就算是不用手电也能看清图中的内容。

    石板正中,一条冲入长空的五爪金龙正在仰天长啸,龙鳞刻画得极为细致,每一只龙爪更是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锋利感,巨龙“看向”我们的目光中满含着怒意,或者说这是一种威严。

    龙下便是山川河岳,日月星辰更是用一些颜料在石板上方点缀而出。

    星河浩瀚,日月璀璨,这八个字被这幅图完美的表现了出来。

    “大清诸帝,皆受命于天,长生不死。”海东青紧紧的盯着石板右方的刻字,细声念叨着这句话,又指了指石板最上方的四个大字,低声对我们说:“这不是假陵。”

    他所指的四个大字,便是石板上唯一以隶书雕刻的四个大字。

    “大清重地。”

    其实那天我们得到石碑后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这可是“努尔哈赤的假陵”,你一个顺治帝来凑什么热闹?

    而且那石碑上的内容跟努尔哈赤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石碑里的主角就是顺治帝跟那个“我”,努尔哈赤出场的戏份太少,说他是酱油党都不为过,不得不说当时我就有了种怀疑。

    老太爷所说的假陵,会不会不在这儿?

    可等那陈老爷子说完故事,我的思维就彻底混乱了。

    从故事里就能知道老太爷确确实实是来过这里,绝书里所说的假陵十有八九也在这里,可是

    “长生不丝(死)?”胖叔不屑的笑了笑:“清朝皇帝全丝(死)光咧,谁能不丝(死)?”

    我咳嗽了几下,差点没笑出来。

    青石板上刻的是很有档次的句子。

    可为啥我一听胖叔用陕西话说出来,就有种想笑的冲动呢

    “这里有几根石柱子。”海东青忽然喊了我们一声。

    循声一看,海东青正蹲在地上扒拉着草地。

    在他目光看着的地方,四根食指粗细的石柱子在地面上露了头,如果不是他眼睛好顺带着把杂草给扒开,恐怕我们也发现不了这些玩意儿。

    “这是符?”我凑了过去,仔细看了看这几根石柱,心中猛的一跳。

    石柱上的符咒是正统的道家符咒,符头有三点,意为三清,下面的刻画很是复杂,刻画的内容几乎都是挤在一起的,完全看不清,只能隐隐约约看出来几个毫不相干的字。

    “艮,藏,隐(其他的字是挤在一起的,跟鬼画符一样,完全看不出是什么内容。)”我皱着眉头嘀咕道:“这符是起什么作用的”

    胖叔也是好奇,兴致勃勃的打量了一番石柱,摇头说道:“这符咒四(是)道家滴,具体作用,恐怕就跟这青石板有不小滴关系咧。”

    说着,胖叔用手拍了拍青石板:“饿也看不出太多,只能猜,这应该四(是)个鬼打墙滴符咒,这几根石柱上滴符咒略有不同,可内容却四(是)差不多咧”

    “你是说”我稍稍愣了愣,看了看这青石板,猛的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些符咒是用来做出鬼打墙的?”

    胖叔点点头:“抹油(没有)错,准确滴社(的说),这四(是)个阵,只不过四(是)个失效滴阵,要不四(是)饿们运气好这阵失效咧,恐怕饿们也看不见这青石板。”

    在胖叔看来,这四根石柱正是一个不知名法阵的阵眼,其中的内容虽看不出太多,可也能零零落落的看出一些。

    第一根石柱上他看出的是:“艮,藏,隐,孽,丑。”

    第二根石柱则是:“艮,藏,隐,孽,亥。”

    其余石柱上的符咒前部分皆与这前两根石柱相同,只不过最后一个字有些许不同,剩下两根石柱的最后一个字分别是巳跟酉。

    “我师父曾经教给我过一种局,名叫孽藏局,局里也是得用符咒刻在石柱上作“眼”,只不过跟这个有些不同。”胖叔的语言切换模式又开了,普通话的水平瞬间比我都还高,笑呵呵的跟我们说道:“孽藏局跟这阵局的作用应该都是差不多的,利用局眼将四周游荡的孤魂野鬼引过来,以它们的阴气再结合阵局,做出一个半人为的鬼打墙,只要阵局不破,阵中就没人能进去。”

    “跟鬼打墙一样?走着走着就走歪了?”我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胖叔笑了笑:“没错,但别看这阵局厉害,施展这阵可得折不少寿数,毕竟引鬼做局那是属于渎神戏鬼的把戏,得遭天谴。”

    话落,胖叔把烟头扔到了一边,笑道:“想要破局很简单,只要石柱子露头就破了,但这阵局普通人是破不了的,想要破局,那就得进局,一进局就被鬼打墙给绕出去了,谁能找到阵眼?”

    “那么这里的局是怎么破的?”我万分不解的问道。

    还没等胖叔回答我,海东青便接过了话茬:“风吹雨打,石柱子自己露头了。”

    听见这话,胖叔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

    “怪了,我怎么觉得越来越想不明白了?”我苦笑道:“先是有块藏着钥匙的石碑,又是这摸不清底细的“墓””

    “没必要想,反正我们也找到墓了,拿物件才是我们的主要目标,想那么多有什么用?”海东青摇了摇头:“我们不是考古学家,也不是侦探,没必要管那么多。”

    “哈气(下去)看看?”胖叔眼里有着难掩的好奇:“大清重地,里面宝贝应该很多吧?”

    “我怎么觉得这下面有要命的东西呢”我看着黑漆漆的梯道心底一阵发毛,挠了挠头道:“那啥,要不然咱们先做做准备?”

    “准备个屁,哈气(下气)见招拆招。”胖叔自信满满。

    海东青拍了拍我,问道:“钥匙带了吗?那不是能让墓里的阵局失效吗?”

    我一边点头,一边从上衣口袋里将石珠拿了出来,说的话还是没一点底气:“这里可是大清重地,下面说不准就有要咱们命的活祖宗等着咱们,真得下去?”

    “下。”海东青站在入口旁往下看着,点了点头:“这入口有风往外吹,下面应该是有地方与外界相通,空气还算是流畅,我们在下面呼吸应该没什么问题。”

    虽说我现在心里也是渗得慌,可还是强装出了一副冷静的样儿:“行,咱们下去吧。”

    怎么说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墓,要是真犯怂了不敢下,我估计老爷子都得在地府里把大肠头笑出来。

    我小心翼翼的用脚踩了踩入口里的第一级台阶,感觉到落脚处十分结实,我暗暗松了口气。

    “我拿钥匙开路,胖叔随机应变,大鸟断后。”

    话音一落,我拿着手电背着包就往梯道下面走了几步,胖叔跟海东青也紧随其后的跟着,谁都没在这时候吱声,大家都异常的安静。

    其实现在的情况跟我想象中的情况有点不一样。

    在我的想象里,这下面绝对是刀坑箭阵危险得不行,不光有邪门的阵局,还有一些古代墓葬里常有的人造陷阱,甚至连电影里的毒气盐酸“喷射器”我都想象到过。

    可是现实好像没那么危险啊!

    看样子老天爷还是挺关爱我们这几个孙子的,起码没一直把我们往绝路上逼,要是现实的情况真跟我想象的一样

    嗯,估计我享年二十五。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也缓缓向下方走了一段距离。

    灰色的台阶,平整的石壁,精美的石刻,还有一条直直向前向下的通道,一切都显得那么单调,但这些单调的东西却是让我们安心的因素。

    半分钟后,我们过了第一个拐角,随之,台阶就到了尽头。

    距离我们所在位置的两米处就是一个出口,这出口应该也是人为建造出来的,样子就跟我们家里的大门出口差不多,只不过没那扇门而已。

    “那是啥玩意儿?”我拿着手电往外照了照,没敢继续往前走,毕竟前方的情况摸不清,要是踩着陷阱那可就完了。

    忽然,只见出口外我拿手电照的地方冷不丁的反了一下光,当时我就被吓了一跳,随即便壮着胆子往反光处看了过去,不看还好,一看

    “我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