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三章 青石板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夜,十一点二十三分,祝家沟北方白沙地。

    “应该就在那山上了。”我蹲在白沙地的边上抽着烟,拿着手电往北边的荒山上照了照,心里一个劲的打着鼓。

    那座可能藏着目的地的山,就在我们正前方的不远处,打眼一看就能看个清楚。

    山不算高,高度估计也就一百来米的样子,跟贵阳的那些山一比,这就跟个矮土包似的,一个黔灵山就能把它给比下去。

    矮虽矮,这山上的树可不少,断断续续的还似乎连着另外的几座山,层峦叠翠的景儿挺诗情画意的,可我们现在还真没心思去欣赏。

    “你们跟在我后面。”海东青把枪拿了出来,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将子弹上膛后便转过了头,对我们嘱咐道:“别乱走动,小点声,山上说不准有动物。”

    说到这里,他见我一脸的不屑,便又平静的补充了一句:“大型动物,比如野猪什么的。”

    “大鸟,先说清楚,我不是怕什么野兽,你明白的。”我义正言辞的站到了海东青的身后,脸上丝毫没有惧色,区区一只野猪也能吓住我?要不是怕跟野猪单挑会弄脏衣服,我用得着躲海东青后面?

    “不装逼还是好孩子。”胖叔拍了拍我。

    我没说话,依旧一脸的义正言辞。

    几年后我意外在网上看见了一个词,好像是叫人艰不拆,嗯,这词就能用来形容当时我的心理活动。

    别看这儿白天太阳不小温度挺高,到了晚上,这山里还真有点阴风嗖嗖的意思,我跟胖叔都被这股子阴风吹得打了好几个喷嚏。

    沿着山道往里走了一段时间,路面渐渐变得陡峭了起来,杂草丛生的泥路也逐渐变窄,能让人走的地方可以说是越来越少,到了最后直接就得让海东青拿工兵铲开路,他一路推着杂草灌木开着路我们才能继续往山上走。

    “别被树枝刮着,小心点。”海东青头也不回的提醒着我们:“拿手电照着脚下走,别踩着蛇。”

    “这里四(是)山腰了吧?”胖叔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四周的地形,见周围已经变成了林地灌木丛也少了许多,胖叔便叫停了我们:“等一哈(下),饿四四(试试)能不能找到墓,山腰建墓四(是)不少道士都爱干滴事儿。”

    山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它属阳,却又纳阴,地气颇盛能威慑冤孽,却又能供那些邪祟生存。

    就老爷子的说法来看,山腰与山腰之下都属阳,无冤无孽,而山腰之上跟山间沟壑则属阴,是冤孽丛生的地界。

    属阳之地阴散,属阴之地阳弱,如果真是要在山中建墓,那么肯定都是得在“藏风纳水的阳地”建造,怎么说阴气也不是啥好东西,要是阴气太盛导致了风水福地变成了养尸地,恐怕墓主连哭都来不及。

    (注释:阳地不是指聚阳之地,而是指阳气活泛,阳压于阴的地界。)

    阴气大盛阳气不存,为聚阴,阳气大盛而阴气无存,为聚阳。

    养尸地可不光是聚阴之地,聚阳之地也一样能够养尸。

    说到这里就得给各位说说所谓的养尸地。

    魂魄离身之后,肉身自会腐烂,只不过这自会可不是绝对会。

    阳气跟阴气是天地所生,其中蕴含的能量恐怕没人能摸清楚,对于尸首来说,这两种气就跟冷冻剂差不多,气越浓则尸首保存得越完整,尸首越完整,诈尸的可能性就越大。

    就因为如此,大多墓地就不会选择在聚阴或聚阳之地,毕竟大多墓主都不愿意自己死了有一天还诈尸变成妖孽害人。

    当然,历史上也有一些奇葩的墓主,他们就是把墓地建造在了聚阳跟聚阴的地界上,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尸首有保护墓穴的能力,有人进来了直接掐死。

    所谓的养尸地并不像电影里那般难找,只需要满足一点即可,那就是聚阴,或者聚阳。

    聚阳之地难找,可聚阴之地就没那么难寻了,在大山之中皆有聚阴的地界,只是看你有没有本事找到了。

    按照常理来说,聚阴之地多是位于山间沟壑之中,或是山顶之上,地气越弱则阳气越弱,阳气弱则阴盛,这道理不少行里人都知道。

    “等饿找找!”

    话音一落,胖叔自顾自的就拿着罗盘在原地看了起来,海东青听见胖叔的话便停下了脚,懒洋洋的拿着手电四处扫照着,右手依旧握着手枪,没有半点放松的迹象。

    “有这鸟人在确实安全多了。”我装作不经意的看了看海东青,见他这警惕万分的造型,我也暗暗松了口气。

    话说回来,驱鬼镇邪我拿手,但在这种荒山野地里冒险可就不是我的强项了。

    这附近都是山,林子也深,说不准还真有海东青说的野猪在这儿活动。

    我弄得过鬼可我肯定弄不过野猪,那玩意儿可是要人命的东西,甭说被那野猪咬一下,就是被它拿脑袋撞一下都受不住啊,到时候筋断骨折都是轻的。

    有大鸟在则就安全了许多,起码他身手好,野猪来了这孙子能当肉盾给我们顶住,说不准他还能把野猪弄死,明儿我们就能吃上烤野猪。

    “墓好像在这。”胖叔忽然嘀咕了一声。

    听见这话我立马就凑了过去,海东青也是,尽是一脸期待的看着胖叔,就等着他把具体位置说出来,然后我们就能一举攻入目的地,拿着宝贝跟老太爷的尸骨就撤退。

    早点办完这活儿我们就能早点回去,在这儿喂蚊子真的是一种折磨。

    “确实四(是)有阵局把墓给藏起来咧。”胖叔的脸色很难看,压根就没看我们一眼,一门心思的研究着手里的罗盘,左右看了看,低声说:“有破滴迹象,但不明显,要不四(不是)饿盘子灵敏,恐怕还真看不出来,怪不得在山哈(下)盘子抹(没)反应,这里滴破迹象太弱咧。”

    有了这话,海东青脸色就好看多了,点点头问:“这破的位置在哪儿?”

    “就在附近,离饿们距离不超过十丈。”胖叔不确定的说。

    海东青没说话,转头走到了一旁的松树下,将背上的行李包给放了下来,从里面拿出考古探铲一言不发的组装着,嘴里说道:“你们坐着歇会,我找找。”

    闻言,我跟胖叔也没多说什么,点点头就走到了松树下面坐着,嘴里抽着烟,百无聊赖的看着海东青搞发掘工作。

    现实就是现实,比起电影里万事顺利的主角,我们可算是倒霉到了极点。

    整整两个小时过去了,海东青也没找着墓地所在,一开始他还能满脸平静的挖着土寻着墓,完全是一副很有耐心的样儿,可到了后来,他脸色比我们都还难看。

    “都找遍了,没有。”海东青擦着汗走了过来,探铲已经被他扔到了一旁的地上。

    此时的林子地面已满是他用探铲插出来的坑洞,冷不丁一看还真有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要是有密集恐惧症患者看见这情形,绝对得抓狂。

    “不应该啊”胖叔皱着眉头看着罗盘,疑惑的念叨着:“应该在这儿啊”

    我叹了口气,安慰道:“别急,咱们慢慢找,有的是时间。”

    话落,我招呼着海东青过来坐下歇会儿。

    这林子的地上我不敢坐,胖叔也不敢,怕的就是有蛇虫鼠蚁偷袭我们,如果不是这儿有块青石板摆在地上,我们还真不会

    “我草。”

    我一愣一愣的看着屁股下面坐着的石板,猛的一拍脑门:“吗的!目的地就在咱们屁股下面呢!”

    听见我的惊呼,胖叔也反应了过来,先是跟我一般的愣了愣,随即就哈哈大笑着站了起来,指着我们先前当板凳坐的青石板说道:“掀开看看!快!”

    “你们让开。”海东青走了过来,仔细的看了看这块长方形的青石板:“我掀开看看,你们过去点。”

    “你小心点,别闪着腰了。”我嘱咐了一句,带着胖叔往后退了几步。

    这块青石板的重量估计不下五百斤,通体呈长方形,有一米二左右的长短,宽则是半米左右,厚度大约跟四五个烟盒叠起来差不多。

    海东青点点头,蹲下身子后伸手就扣紧了石板的侧面两角,皱着眉头使了使劲儿,青石板依旧纹丝不动。

    “大概六百来斤,甚至更重,不像是普通的青石板。”海东青说道,没等我们问他要不要搭把手,只见海东青猛的一咬牙,双臂青筋毕露的扣紧了石板两角,一言不发的就把这块石板缓缓掀了起来。

    我看愣了。

    海东青估计真不属鸟人,属起重机,还是强力型的那种。

    六百来斤的青石板说掀就掀这他妈还是人的力气吗?!

    忽然,海东青脸色一变,只听咔的一声,海东青掀青石板的动作猛然就僵住了,我们还没反应过来,海东青毫无预兆的就松开了手,猛的往右边闪了过去,满脸疑惑的看着立在原地的青石板。

    “怎么回事?青石板咋立着了?”我跟胖叔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是疑惑万分。

    当时我们也没再多想,抬脚就准备往海东青那儿走,打算过去看看情况。

    就在此时,只听海东青忽然说了一句。

    “这不是努尔哈赤的假陵”

    海东青一扫往常的平静,眼里只有着难掩的震惊,一动不动的紧盯着立在原地的青石板:“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