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七章: 谢枫

姓易的2018-12-07 12:26:5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这可不是真功夫,刀尖能插进地板这么深,必须得感谢罗大海家的客厅是木地板。

张立国他们也是看得一愣一愣的,估计他们绝对想不通,这把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匕首能有这么锋利。

忽然,客厅里猛的炸响了一声尖锐的嘶鸣,一听这声音我就算是放心了。

这声类似冲天猴儿的声音,不是喜哨还能是什么?

施法过后,如果施法的地界响起了这声音,那么必然是施法成功了。

果不其然,就在这一声嘶鸣响起的瞬间,罗大海身子一颤,软软的就倒在了地上,完完全全的恢复了死尸该有的样子。

而被我插在地面的符纸,则已经变得乌黑一片,犹如被墨水染了一遍似的,怎么看怎么诡异。

我笑了笑,浑身乏力的坐在了地上,默默看着罗大海的尸首,心中百感交集。

第一次接活儿就接了这么个赔本的买卖,老爷子估计在下面都快骂死我了,不过还好,起码没给他丢人。

怪不得这尸首两天了都没点腐烂的痕迹.......我一开始咋就没想明白呢......

罗大海的魂魄一直都在他体内,要是刚开始我眼睛尖一点,这次的麻烦少说可以避免百分之八十,趁那鬼没反应过来我就直接就弄它下去呆着。

“解....解决了?”张立国试探的问了我一句,手里还是拼着命的敲着锣。

“解决了,这孙子被我收了。”我笑着点了点头,拿起那张已经变得漆黑的符纸晃了晃。

张立国满头大汗的坐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烟,自己点上一支,剩下的则分发给了我们。

“没想到还真有那些东西。”张立国苦笑着摇了摇头,狠狠的抽了一口烟,转头看着我:“小伙子,你行啊!”

我故作镇定的点了点头,看向了周岩:“姓周的,给钱。”

别看我现在的表情很淡定,其实心里都快乐上天了。

当着科学份子的面抽他们耳光,这感觉就是一个字,爽!

不是说封建迷信吗?不是叫我神棍吗?这下子开眼了吧?

听见我开始要账,周岩立马翻了个白眼,万分没好气的瞪着我,掏出钱包数出了十张红票子:“姓易的,你真是属钱的。”

“钱钱钱,命相连。”我笑了笑,接过红票子,心里一个劲的舒坦。

明天必须得改善改善伙食,犒劳一下自己也是好的。

小一千起码够我吃一个月了不是?

如果再加上我在花圈店赚的钱,估摸着这月收入能过两千。

“我先撤退了啊,剩下的交给你们了。”我吃力的站起了身子,默默的收拾起了在地上摆着的家伙,嘴里对张立国他们说道:“这里隔音不错,但隔壁的人估计也能听见,你们最好想想怎么解决事后的麻烦。”

话落,我把背包拿起,好笑的看了看他们:“解决不了麻烦就看看走近科学,学学那主持人说的话,绝对能糊弄过这群小老百姓。”

我这话纯属调侃,但张立国跟周岩竟然信了,而且深以为然。

见我走到了大门前,张立国忽然叫住了我:“小伙子,问你个问题。”

“啥问题?”我疑惑的转过身子。

“那恶鬼为什么杀罗大海?”张立国皱了皱眉头:“啥事都有个因果不是?”

“谁知道呢。”我耸了耸肩,自己的本事自己最清楚,让我赶赶尸首捉捉鬼还行,要我去琢磨恶鬼为什么杀罗大海?我又不是侦探!可能吗?

五大门里的本事我只学了前三门,相术那一门我压根没学,如果学了的话,说不准还真能查出罗大海的死因。

相术中可不止有看相这一门学问,还有占卜,推命,风水,相宅等等。

可惜老爷子没教我这门本事,准确的说是老爷子他也没怎么学这门本事,要不然我早就发财了。

给一些达官贵人看看相,赚赚钱,给一些美女看看手相,再摸摸骨,这他妈才是生活。

“对了,罗大海这案子是谁报的警?”我好奇的问道。

“隔壁邻居,说是听见罗大海家里有惨叫声,然后敲门没人应,就报警了。”张立国叹了口气,显然也是头疼不已:“这案子的报告叫我咋写?”

“简单啊,学学走近科学栏目。”我摊了摊手:“随便说个间歇性精神病导致自残死亡,要么就他不小心磕着碰着把肚子给碰开了呗。”

周岩瞪了我一眼:“少说点风凉话会死是不是?”

“我提供点线索,你们给我五百,成不成?”我眨了眨眼睛,一脸的真诚。

“拿去。”张立国二话不说就从兜里拿出了五百块钱,无奈的看着我:“你这死要钱的性子是谁惯出来的?”

我没回答他的话,接过钱数了数,笑着说:“害死罗大海的恶鬼,是从外面来的,你们应该去查查这段时间罗大海都干了什么事,或者是遇见了什么。”

“你怎么知道鬼是从外面来的?说不定这是个鬼屋呢!”周岩反驳道。

“第一,这里的阴气不重,完全没有鬼屋该有的样子。”我摇了摇头:“第二,如果这里是鬼屋,那么害死罗大海的恶鬼肯定还在这里,但我没感觉到,第三......”

“鬼怕债主,罗大海意外身死变成了恶鬼,那么他必然会去找害死他的阴魂算账。”我指了指客厅中罗大海的尸首:“可他刚才的表现你们也看到了,百分百的怨气未消,这说明害死他的鬼已经不在这里了,估计是怕罗大海找他报仇,直截了当的跑路了。”

“如果那鬼被罗大海找到了,那么罗大海就不会跟我们玩命了。”我把五百块钱放进了兜里,拉开了大门:“两种结局,第一,罗大海把那恶鬼弄得魂飞魄散了,要是这样罗大海的怨气肯定会消,但根据他先前的表现,显然没有半点怨气消除的现象。”

“第二,罗大海被那鬼弄得魂飞魄散了。”我回头看了看满脸思索的张立国跟周岩:“罗大海没有魂飞魄散,没有怨气消除,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他没有在这屋子里找到害死自己的恶鬼,只能守着自己的尸首过头七,然后再四处去寻找自己的仇人。”

张立国把烟头吐到了地上,对我说道:“这事我们会继续调查,到时候如果有了点眉目,你能来帮忙吗?”

“给钱我就来,顺便问一句。”我笑着:“害死罗大海的是鬼,难道你们最后想把鬼给抓住?送进监狱里蹲着?”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是当警察的,必须给死者讨个公道。”张立国的话让我肃然起敬,也有了种莫名的感动:“无论凶手是人是鬼,他必须得到严惩!”

我点了点头,嘱咐了他们有线索就叫我,记住备好钞票。

“木头!你直接问问罗大海的魂魄不就成了吗?!”周岩的话很没营养,要是能问我还用叫你们去调查?脑抽啊?

“恶鬼无心,罗大海满心都是报复的**,跟个神经病一样,你叫我怎么问?”我头也不回的骂道,小心翼翼的扫视了走道一眼,见走道里没人,我急忙跑到了电梯门前站着,按下了按钮。

半分钟后,电梯到了,我二话不说就钻了进去,按下了一楼的按钮。

多在这栋楼里呆一分钟,我惹上麻烦的几率就大一分。

在先前,罗大海隔壁的邻居肯定是听见了一些声音,也许是胆儿小不敢出来看,要不然我刚一出门就得撞见他们。

撞见他们是小,要是他们把我在现场这事捅了出去,那可就麻烦大了。

也许是祖师爷保佑的缘故,我从罗大海家出来直到走出小区大门,这中间一点麻烦事都没找上我,看来回去得给祖师爷上上香了。

小区外的出租车挺多,我刚一伸手,立马就来了一辆。

司机是个中年大叔,笑呵呵的问我:“小伙子到哪儿?”

“麻烦您载我到北京路靠里的烧烤摊。”我说道,打着哈欠上了出租车。

烧烤摊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用来消遣的地方。

两瓶冻啤酒,二十串羊肉,再来一盘子烤韭菜,那感觉别提多舒坦了。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十二点三十六,正是烧烤摊生意火爆的时候,等我下了车一看,脑门上立马就见汗了。

人咋这么多呢?这得挤到啥时候才能有位置?

“老板,你这儿还有空的位置没?”我走到了一家比较熟悉的烧烤摊中,左右看了看,无奈的叫来老板问道。

“你等一会儿就有位置了!”男老板笑呵呵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这话的水分太大了。

这大叔每次都这么说,结果就是上次我在这里等了半小时才有位置,上上次是一个半小时,上上上.......

得了,我还是去别的地方看看,人挪活树挪死,指不定别的烧烤摊就有空的位置。

就在我刚转过身去准备走的时候,似乎有人在身后喊了我一声,听这声音好像挺熟悉的,貌似在什么地方听过。

我好奇的转头看了过去,见到喊我的人,我脸色立马就难看了。

谢枫?

“神棍,过来一起吃点?”谢枫一脸笑容的看着我,跟几个年轻差不多的男男女女坐在一桌,手里拿着烟抽着,满脸的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