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一章 北荒山的往事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老爷子,您父亲是怎么见着那高人的?”我恭恭敬敬的给陈爷爷倒了杯酒,笑呵呵的问道:“是啥时候见着的高人啊?”

    陈爷爷打着酒嗝看了看我,咧了咧嘴,露出了参差不齐的牙:“小先生,你虽然有点本事,可我觉得你本事还是没那高人厉害,那人是真厉害!”

    说完,这老头子拿手搭在了我肩膀上,一副酒精上头的样子,缓缓给我们说起了当初他父亲所说的事。

    民国五年,也就是一九一六年。

    当时的东三省还是比较太平的,虽然有个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在这儿待着,可还是比青岛济南那些地方好多了,起码还不算是战火纷飞。

    (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是日本在中国东北进行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侵略活动的指挥中心,于1906年在东京成立,1907年迁至大连。)

    老头子的父亲名叫陈大山,是祝家沟里的一个农户,时不时的他也经常上山寻一些草药赚赚外快,或者是打上一些野味拿回去买,这样一来,他家的日子也好过许多。

    在那段岁月里,平静安稳就是莫大的幸福。

    陈大山虽然是个农户,可他也明白这一点,日子过得不温不火但却也有一番宁静的滋味儿,他很满足于现在的生活,常说平淡是福。

    在1916年的五月份,陈大山起了个早,拿着平常采药的工具就上了北边儿的荒山,打算采点草药拿到附近的药铺里去卖,赚了外快就去买点好吃的,最近自个儿媳妇刚给自己生了个大胖小子,必须得买点好吃的补补身子。

    他这一上山可就傻眼了。

    在进丛林的时候,不经意的一看就见着了一队穿着军装的小日本在林子里四处寻摸着,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一般。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得有人猛拽了他一下,这下子可把他给吓坏了。

    就在陈大山要大喊出声的时候,嘴立马就被人给捂住了,那人的力气很大,轻轻松松的就把他拽到了一边。

    “那是一个穿着长衫的中年人,黑色长衫很好记,而且吧,他好像是受伤了,两只手的手掌上都是血。”陈老爷子说到这里的时候仔细想了很久,回忆了半响,他才接着说了起来。

    那中年人面容清秀,很像教书的先生,背上的行李袋子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些啥。

    一开始那中年人也没说话,等他将陈大山拽到一旁的树丛子里后,中年人这才开了口。

    “那些小日本是追着我来的,你别出声,要不然咱们都得玩完。”

    陈大山也是吓愣住了,连连点头:“好好好!”

    “你在这里别动,小心点,别让小日本发现了,等我回来。”中年人给他说完这句话后便偷偷摸摸的钻了出去。

    “好!”

    当时陈大山也是很听话的在树丛里躲着,可时间一久,见左等右等都等不到那中年人回来,他渐渐就着急了起来。

    苦苦的琢磨了好一会儿,最终陈大山打定了主意,决定偷偷摸摸的出去看看情况。

    待他小心翼翼的在树丛外露了头,顿时就愣住了,只见那群小日本正在不远处的丛林里做些苟且之事,两个"chi luo"裸的女人正被他们团团围住,具体在做些什么这里就不过多描述了。

    陈大山也是好奇,支起耳朵仔细一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狗草的畜生啊”陈老爷子叹了口气,目光里有着愤恨,语气也渐渐变得愤怒了起来:“那俩姑娘都是咱中国的姑娘,听见一姑娘叫救命,我爹立马就冲过去了,但是”

    如陈老爷子所说。

    当初的陈大山可是个脾气两面的东北汉子,别看他平常挺憨厚的,吃点亏也不说什么,可你要是真把他给逼急了,说不准他真能弄死你。

    见到自己的同胞被群畜生奸污,陈大山也是急了眼,丝毫没有多想就把手里的篮子扔到了一边,一声不吭的拿着镰刀就想过去救人,可他还没走出几步,接下来的一幕让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一个瘦瘦高高的日本人刚做完了苟且之事,站在一边正穿着裤子,躺在地上的女人冷不丁的猛踢了他一下,这一脚的力度不大,那日本人也只是转头看了那女人一眼,便又继续穿起了裤子,将腰带紧了紧。

    就在这时候,被那女人踹了一脚的日本人,毫无预兆的就把腰间别着的武士刀拔了出来

    陈大山正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在见到那中国姑娘被小日本砍下脑袋的时候,陈大山眼睛霎时就红了。

    忽然,那穿着黑色长衫的中年男人从一旁的树丛里钻了出来,见陈大山提着镰刀就要过去,中年男人死死的就拽住了他:“别过去,等我动手。”

    说到这里,陈老爷子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双手比划着:“那位先生可是厉害得不行,你们可知道?那先生就拿着一把铜钱往地上一摆,念了两句咒,林子里就跟打雷似的凭空冒出了轰的一声,在树林里的那群畜生忽然就叫了起来,都跟见鬼了似的。”

    “那群畜生全都在原地转着圈,他们好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个个的拿着枪四处比划着,还有一些直接被吓得摔在了地上,谁都是一副吓得不轻的样儿。”

    我皱了皱眉头,心里也暗暗嘀咕了起来。

    按照陈老爷子的话来看,这事是发生在民国五年,时间上倒是能对上号,可是老太爷用的这法术我咋没听过?难不成是他自创的?

    就陈老爷子说的这现象那些小日本看见的可能是老太爷给他们制造出的幻觉吧

    这本事倒是挺牛逼的,起码我都没听过,老爷子也不会。

    “接下来的说了你们都不信!”陈老爷子哈哈大笑着:“那先生给了我父亲一张符,让他揣在兜里,然后跟他过去杀小日本,当时我爹也没多想,见到这先生有真本事,我爹心里立马就有底了,二话不说就跟着走了过去。”

    陈老爷子乐呵呵的点了支烟抽着,缓缓的吸了一口,哑着嗓子说道:“等我爹一过去才发现,那群小日本压根就看不见他跟那先生,嘿嘿”

    笑声一落,陈老爷子很自豪的伸出手指头给我们比划了一下:“二十三个小日本,那先生拿刀宰了十五个,我爹杀了八个,厉害吧?”

    “那群日本畜生也是奇怪,他们好像互相都看不见对方了,有人死了他们也不知道。”陈老爷子摇了摇头:“就是可惜那俩姑娘了,一个被小日本砍了脑袋,另外一个”

    话没说完,陈老爷子唉声叹气的揉了揉眼睛,摇摇头:“那姑娘其实早就死了,被那群日本畜生活活弄死的,真他吗操的。”

    “他吗的。”胖叔也是听得火冒三丈,狠狠的骂着:“这群狗日滴东西真是畜生啊。”

    我叹了口气没说话。

    “在小日本死光之后,那先生就叫我爹立刻下山,让他把这事保密,免得引来杀身之祸。”陈老爷子用手弹了弹烟灰,一脸笑容的说:“然后我爹就问了,这么多尸首该怎么处理,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处理的?埋了?”李大雪问道。

    “那先生没有说怎么处理尸首,只是让我爹尽快下山,那里交给他就行,当时我爹很听话的就下了山,回去了也没给外人说起这事,就这么闷着。”陈老爷子不敢相信的说道:“你们是不知道啊,第二天一早我爹就偷偷摸摸上了山,就是怕那先生处理得不干净,我爹才上去看看情况,结果一上山就愣了,那些尸首全不见了!”

    我冷不丁的问了一句:“陈爷爷,那先生叫啥名字,他说了吗?”

    陈老爷子点点头:“下山的时候我爹问过他,那先生说自己姓易,叫易青山。”

    “果然啊”

    我笑着点了支烟,默默思索着:“那群小日本到底是怎么回事咋会这么巧来这儿呢”

    看到这里有的朋友肯定就会有疑问了。

    干嘛不把老太爷的魂魄招来?招过来一问不就成了么!甚至连我们所寻古墓的位置都能直接问出来!何乐不为?

    我就这么说吧,易家招魂的术法跟道家与其他术士的方法不太一样,虽然比其他的方法简洁许多,但若是想要招来魂魄,那就必须满足两个条件。

    一,魂魄是未投胎的。

    二,魂魄与你的距离不算太远,否则就得用生辰八字来招魂。

    其实这距离我也说不准,当初给李天招魂我也只是试试而已,毕竟他的生辰八字我也不太清楚,想要知道就必须得找张立国,怪麻烦的。

    幸好我一次性就搞定了,要不然还真得去麻烦张叔帮我查李天的生辰八字。

    王雪,谢枫,罗大海,他们魂魄离我很近,喊名字绝对能喊来,此处便暂且不提。

    老爷子的魂魄我招过,就在他头七之后,可没招来,他应该是坐上地府快班车去投胎了,毕竟他是个好人,投胎插个队这种待遇肯定能轮得上他。

    招老太爷魂魄的主意胖叔也给我出过,就在出发前一天,但我没招来,可能是我没老太爷生辰八字的缘故,也可能是老太爷已经去投胎了。

    “这故事我给别人说过很多次,可就JB没人信!”陈老爷子气呼呼的骂道:“还他妈说老子扯犊子,到后来我都懒得说了!”

    “您怎么想到跟我们说呢?”我笑了笑。

    陈老爷子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老头子我今年九十五了,上过战场,杀过鬼子,长征我也去走了一遭,什么事我没见过?”

    “我没看错过人,当初我看那姓杨的就知道他是个神棍,可就是没人信我,结果昨天他不就露陷了吗?”陈老爷子跟个孩子一样笑着:“我一看你就知道你不是扯犊子的那种人,而且你也没收钱,小梦儿的病也好了,还把神棍揭穿了,这说明你确实是有点本事,如果我说错了,那只能怪我眼瞎。”

    陈老爷子一脸期待的问我:“你信我给你说的这故事吗?”

    “信。”我笑了。

    老人有时候确实跟个孩子差不多,这姓陈的老头跟老爷子有一拼,如果他们给别人说真事可谁都不信,那么他们必然就得一直找到个人信自己说的故事,以求满足感。

    “老子说的可是真事,你他吗竟然不信?!”

    这种不甘的心里活动肯定在陈老爷子心里出现过很多次,我猜都能猜出来。

    想到这,我大笑着说:“我真信,孙子骗你!”

    “你本来就是孙子辈儿的。”陈老爷子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