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九章 货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院子里,我们几人站在车旁,谁都没开口。

    “走吧,去山里。”师爷笑呵呵的说:“这里外人太多,货不太好拿出来。”

    小佛爷很熟练的把副驾驶的车门拉开,一把将师爷抱进了怀里,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又把轮椅折叠好放在了后备箱,自己则一言不发的上了驾驶席,转头看着我们催促道:“吗的快点!”

    就在他放轮椅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听见了后备箱里有动静,刚想开口发问,海东青一把拉住了我:“上车。”

    我点点头,把心里的疑惑也暂时压住了,默默的上了车。

    车沿着山道向东北方向的树林里开了一段时间,也就不过十来分钟的样子,路面渐渐变得陡峭了起来,在师爷的指示下,小佛爷将车停在了路边的石坎子外面,拉开车门下了车。

    只见小佛爷自顾自的走到了车后面,打开后备箱,满脸不耐的从后备箱里拖出了一个被绑得结结实实的人,这时候我才明白,在后备箱里发出声音的是这“东西”。

    “在老佛爷“动手”之前这人还是挺好找的,财神爷手底下的人,被小佛给绑来了。”师爷并没有要下车的迹象,抬头看着后视镜,笑容温和的说道:“易先生,为了这事我跟小佛可是尽了力啊,要是让佛爷动手把那人藏起来,恐怕我们找他也得费一番功夫。”

    我脸色有点发白,从后车窗看了看被小佛爷抓着头发拖出来的人,心跳猛的就快了几个档。

    这人目测是四十来岁左右,身形略显壮硕,可因为双方之间隔着一块淡黑色的玻璃,长相还真没怎么看清楚,这人的脸上几乎全是血迹,看起来就跟唱大戏的一样,身子不停的抽搐着,应该是因为疼痛。

    “他嘴上的是什么”我语气不自主的颤抖着,看了看那穿过中年人嘴唇的钉子,脚底板都是凉的。

    那钉子从下巴钉进去的,由上嘴唇穿出,看着就疼。

    师爷没回答我,但回车里拿打火机的小佛爷是听见我这话了,叼着烟不耐烦的说:“我去找他的时候,这孙子骂我哥瘸子正好被我听见了,嘴贱总得付出点代价不是?”

    骂了一句瘸子,结果被人拿铁钉子把嘴给钉穿了,这是活该还是报应,真说不准。

    “这”我咬着牙看着那半死不活的中年人,没等我说完,师爷就笑着接过了话茬:“害死罗大海的人就是他,您去验验货吧。”

    其实不用他说我就已经明白了,因为在我上车后我就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兜里的阴契毫无预兆的就开始发凉,不一会儿温度就变得跟块冰似的冻人,要不是天气炎热的缘故,我还真有点受不住兜里的这块“冰”。

    “他干嘛呢”我手有点发颤。

    说真的,要是让罗大海自己去寻找凶手并且让凶手以命偿命,我没一点心理负担,哪怕是我做法引路也是一样,绝对不会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

    跟罗大海结阴契确实是冒险,但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原因也就两个。

    第一,单一个王雪我觉得没把握能撑过那时的危险,多一个阴契,多一分安全,我还年轻,可不想死那么早。

    第二,罗大海确实是挺无辜的,虽然我不是雷锋,但遇见这种事我是真的想帮他一把。

    虽然是冒险结了阴契,可我也不觉得这“险”有多麻烦,找到“凶手”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他再厉害还能从国家眼皮子底下躲过去?

    张立国那边就抓住了两个当铺的人,现在还一直都在帮我查着呢,就他那种办事的效率,只要是找到了线索,再结合那两个人的供词,从老佛爷领着来贵阳的那一行人里慢慢排查,总会找到那孙子的。

    我想过怎么利用张立国找到的线索去寻找“凶手”,也想过怎么用那“凶手”的生辰八字驱鬼去收拾他但我真的没想到过现在的情况

    那凶手都他妈被人打得半死不活了再让我现在去下手

    这是心软还是什么?我说不清。

    “易先生,您能快点吗?”师爷不平不淡的从后视镜里看着我:“处理完了这事我跟小佛还得去陕西一趟,时间很急。”

    “我他吗还没答应跟你交易呢你不是说还有一个要求吗是什么要求”我牙都快咬碎了,一脸矛盾的看着躺在山道上半死不活的中年男人,半天都拿不定主意,只能暂时把话题转开。

    “以后再说,不会为难您的。”师爷笑着耸了耸肩,没在意我的话,催促道:“快点吧,赶时间呢。”

    这孙子是杀人凶手,杀人偿命,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我要是把罗大海放了出去,那就是替天行道。

    但是那人已经没反抗力了脸上血肉模糊的也不知是遭了什么罪我估计他是被揍成这样的

    正当我这纠结得不行的时候,小佛爷开口催我了:“干嘛呢?能快点吗?”

    “你是心软了吧?”师爷问道。

    我没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却写满了“老子心软了”这五个字。

    “原来我也跟你一样”师爷把头转开,满脸平静的看着窗外的树林,话没说完,忽然一笑:“按照老佛爷的说法来看,只要是凶手死了,凶手的魂魄也让“被害者”见着了,阴契的持有者就不会遭报应了,对吧?”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猛然醒转,死死的盯着他:“你要干嘛?!别他吗乱来!”

    “小佛。”师爷冷不丁的喊了一声,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伴随着几声咯嘣的脆声,只听车后传来了两声闷响,我当即脸色一变就把头转了过去。

    在见到车后场景的时候,毫不夸张的说,我真的腿软了。

    “真JB麻烦,还得我帮你动手。”小佛爷一脸不耐烦的把右脚从中年人的胸前抽了回来,满眼厌恶的看了看皮鞋上沾着的血迹,骂骂咧咧的在地上蹭着脚,丝毫没有杀完人该有的紧张感,似乎对于他来说,杀人就跟吃饭睡觉一样的不足轻重。

    那躺在地上中年人彻底没了声息,胸前已经凹下去了一个明显的“坑”,血正不停的从那人嘴里涌出来,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看不清颜色的液体,不像是血,我估计是胃液。

    “吗的这孙子竟然”

    我看小佛爷的眼神已经渐渐变得恐惧了起来,此时此刻我才明白,所谓的心狠手辣到底是什么意思。

    “嘶!!!”

    猛然一声邪龇炸响,我兜里的阴契霎时就“炸”成了粉碎,用手一摸,口袋里的阴契已经没了踪影,剩下的全是一堆纸片的碎末。

    “哟,高科技啊。”小佛爷惊呼了一句,左右寻摸着邪龇声的来源,从兜里掏出烟放进了嘴里,点上后抽了两口,打着哈欠就对车里的师爷喊了一句:“哥,尸首埋了?”

    “带走,拿回去处理。”师爷回了一句。

    师爷说这话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他眼里闪过了一丝不忍,但这不忍的意味随即而逝,没等我看清他就恢复到了笑眯眯的样子,满脸的温和。

    小佛爷答应了一声,也没看我们,自顾自的叼着烟就把中年人的尸首拖到了后备箱里放着,他也好像也不害怕车后的血迹会让人发现,打着哈欠懒洋洋的便回到了驾驶位,见我跟胖叔都是一副脸色发白的怂样儿,他一边拿毛巾擦着手,一边笑了笑:“嘿,吓着你们了?”

    “你”我想说话,但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强装冷静的看着他,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跳。

    “没事,别怕。”海东青拍了拍我肩说道,他的脸色虽然也不太好看,可明显比我跟胖叔强得多。

    小佛爷咧了咧嘴,笑声很是刺耳:“咋了?都JB怂了啊?”

    一边笑着,小佛爷把烟头吐到了窗外,侧着头说道:“哥,这几个人不行啊,太JB怂了,他们真能办成这事儿?”

    师爷没说话,微微抬着头,在后视镜里很平静的看着我们。

    “下车。”海东青拉开车门走了下去,一开始我以为他的话是对我们说的,但一看他满脸的冰冷跟双眼所紧盯的对象,我明白了。

    小佛爷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显了,可这笑容却跟先前的笑容不太一样,如果我没看错,他笑容里充满的应该是暴戾。

    “甭跟我找刺激,要不然我让你一辈子忘不了刺激。”

    这是小佛爷下车后的第一句话,第二句话则是

    “我草。”

    小佛爷满脸惊讶的用手臂挡住了海东青横着踢来的一脚,还没等他出手,海东青一脸冰冷的就对着他猛冲了过去,抬手一拳头不偏不倚的就砸在了小佛爷的胸前。

    海东青的力气到底有多大,这可真是说不清,起码我觉得这孙子一直都留了一手,现在他所表现出的实力,绝对比当初面对被黄皮子冲身的张庆海牛逼多了。

    这一拳头砸过去,小佛爷直接被砸飞了三四米远,可他还是勉强稳住了身形,抬头对海东青笑了笑,没说话就冲了过去。

    “跟我找刺激?!!”小佛爷狞笑着,高高的抬起右手,用手肘横着就对海东青的太阳穴挥了过去,看样子是准备下狠手了。

    他们两个人的身高是差不多的,如果海东青真被这一肘砸中了太阳穴,按照小佛爷先前踩人的力度来看,海东青脑震荡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海东青并没出声,不动声色的往后猛退了几步,躲开了小佛爷的肘击,抬腿一个侧踹就踢向了小佛爷的脖子,一点没有给他留情。

    要是让海东青这一脚踢中了,小佛爷就得落个高位截瘫的下场,没跑。

    “身手不错啊。”

    小佛爷躲开这一记侧踹后笑了笑,再度飞身而上。

    “都开始玩命了。”师爷笑呵呵的看着车外正在玩命的两人,一点没紧张的样子,嘱咐了我们一句:“他们是单挑,咱们别插手,小佛会点到为止的,放心吧。”

    听见这话我愣了愣,随即就偷偷的把手里的蚨匕塞回了腰间别着,咬着牙看向了车外,没再做些小动作。

    看来我先前的动作被这“狐狸”给看见了,瘸子还真不是瞎子,眼睛够尖的啊。

    车外的两个人越打越狠,还没两分钟双方都见血了。

    “嘭!!!”

    随着一声闷响,海东青脸色难看的往后退了两步,用手捂了捂先前被小佛爷一脚踹中的腹部,眼神猛的变凌厉了起来。

    “你是在找死。”海东青很难得的说了一句狠话,虽然话狠,可语气还是非常的平淡。

    小佛爷笑着没说话,径直的对他冲了过去,抬腿一脚就踹向了海东青的腰间,这一脚的力度之大我都替海东青担心了起来,还没等我出声提醒,海东青反应快速的转过了身,双手一把就抓住了小佛爷的脚,重重的向着前方甩了过去。

    在小佛爷落地的同时,师爷开了口。

    “小佛,够了。”

    小佛爷似乎是感觉到了自己眉角破开的口子不小,只见他借着手背将额头上的血擦了擦,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吐了口带血吐沫的海东青,骂了一句。

    “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