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八章 交易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师爷这个人很难看透,只要是认识他的人都不会否认一点,这人的脑子实在是有些好用得过分了。

    据他所说,上星期他们一群掌柜的就回了北京聚会,老佛爷一点不觉得丢脸的把跟我交手的事儿说了出来,果不其然激起了“千层浪”。

    虽然这些掌柜的都知道是老佛爷大意了,几乎是没什么准备就去找我的麻烦,可他们还是觉得这事儿有点丢人,打算自个儿帮老佛爷把我给办了。

    “难得啊,跟老佛爷动过手的基本上都死了,没想到你还活得好好的。”师爷貌似是在夸我,但这种夸奖却让我有种抽他的冲动。

    一边说着,师爷一边慢吞吞的喝着蜂蜜水,笑容满面:“如果不是有海家保你,你现在早死了。”

    海家。

    说实话,我一直都对海东青的家庭背景很好奇,能让老佛爷给面子放我一马,他家里人肯定不简单。

    具体的我也问过鸟人,可他却一直避而不谈,甚至是有时候被我问烦了,他还会皱着眉头说我几句“问这么多干嘛?”

    “到底是什么交易?”我开口问道。

    师爷笑呵呵的看着我,摆摆手从兜里拿出了一盒烟,递给了我一支烟,又把烟盒递给了小佛爷,自己没点。

    “你需要的人我带来了,任你处置。”师爷的笑容很温和,眼睛里也没军师该有的狡诈圆滑,只有如同湖水般的平静:“自然,我们帮你了,你也得帮我们。”

    “你想让我干嘛?”我心里越来越没底了,左思右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姓易的,你有什么地方能让人利用吗?我不断这样自问着。

    “先一步找到绝书里的古墓,把墓里的东西拿走,别给老佛爷留下,然后再答应我一个要求。”师爷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很平静,没有一点别的表情,但我清楚的看见他捏紧了手里的水杯:“本来是想把这事放在你们回来后再说的,但是老佛爷快要动手了,我不得不来找你们”

    我这时候是彻底傻眼了。

    这都他吗是什么情况?!

    “我跟小佛都不是术士,怎么算也是个普通人而已。”师爷叹了口气,把目光转向了海东青,笑了笑:“海家插这一脚,正是我所需要的。”

    “是我插一脚,不是海家插一脚。”海东青平平淡淡的看着师爷,缓缓说道:“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直说。”

    师爷没说话,静静的看了海东青半响,忽然一笑:“如果我说我想要老佛爷死,你们信吗?”

    “你跟他有仇?道上不是说你们情同父子吗?”海东青问道,这话出乎了我的意料,难道这俩不懂法术的小年轻能坐在掌柜的这位置上,就是因为他们跟老佛爷的关系好?

    闻言,师爷笑了笑,没说话。

    “父子?”小佛爷也笑了。

    “你们不会是想接手我们拿出来的东西吧?”我怀疑的看着面前两人,心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可是老招数了,你们就这么嚣张的事先跳出来,就不怕我们提高警惕?

    “我跟小佛几乎都不怎么插手古玩的东西,平常拿当铺里的份子钱也够我们大鱼大肉了,跟你们抢东西?”师爷摇摇头,将杯子放下,平淡的说:“我跟小佛在当铺里是干什么买卖的,海公子应该是知道的。”

    海东青嗯了一声,随即说:“你负责给其他掌柜出谋划策,他则是负责打点下人,确实是没插手古玩的行当。”

    “钱我不缺,我缺的,是一条命。”

    在师爷说完这话之后,我们就沉默了下来,小佛爷见我们没搭腔,他立马就有点不耐烦的意思了:“你们咋JB这么娘们呢?干就干,不干就不干,就一句话的事!”

    师爷笑着耸了耸肩:“我知道你们想要解释,但就算我解释了也是浪费口水,等到了该知道的时候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你就不怕我们把这话转告给老佛爷?”我强装无所谓的笑着,手心里渐渐出现了一些冷汗,脑子里已乱成一团。

    师爷不置可否的摊了摊手:“我跟各位说这么多,那是为表诚意,如果你非得去跟佛爷说,那么我保证易先生想找的“凶手”一辈子都找不到,而且除了你这海公子之外,这两位先生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其实你说了也没事,老佛爷不可能为了一些风言风语就收拾我跟小佛。”师爷仿佛是在说一件不足轻重的事情一般,语气极其的平淡:“我们对于他还有利用价值。”

    胖叔一直都没说话,但到了此时,他嘿嘿笑着:“威胁?真要跟饿们玩儿命咧?”

    我转头看了看胖叔,心猛地一跳。

    “你觉得要真玩儿命,你们能玩儿赢饿们吗?”胖叔的笑容还是那么的憨厚,只不过眼里的怒气已经掩盖不住了。

    师爷不好意思的给胖叔道了一声歉,客气的点点头:“玩不过,但能两败俱伤。”

    “是不是只要先一步找到墓里的东西,这事就算了结了?”我咬牙问道。

    “对,之后的事就与你们无关了。”师爷笑道:“老佛爷他找了这东西很多年了,见到这绝书的时候他差点没激动得晕过去,要是这玩意儿被你们拿了,恐怕老佛爷也就活不久了。”

    就在这时候,我冷不丁的想起了张立国给我说的话。

    当初他在贵阳抓到的那八号当铺头子就交代了,在车上,那头子就听见老佛爷跟财神爷的对话里有“找东西”那一段。

    “难不成他们找了七八年的东西,就是努尔哈赤假陵里的玩意儿?!”我心里顿时掀起了一阵巨浪。

    海东青冷冷的盯着师爷:“找不到那东西老佛爷就会死?你是在说笑?”

    “就你们这么厉害的人,还搞不死老佛爷?”我不客气的笑着。

    听见这话,师爷的目光霎时就变得无奈了起来,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人能干掉老佛爷,只能等他自己死,你们也知道,小佛脾气不好,当初我们刚进当铺的时候,他跟佛爷闹了个矛盾,二话不说就拿五连发照着佛爷的面门连开了三枪。”

    “然后我断了四根肋骨,手筋差点被老不死的给挑了,那老东西啥事没有,真他吗操的。”小佛爷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笑,漫不经心的样子仿佛是在说别人一样。

    (注释:五连发,猎枪的一种,射出来的是散弹,一次可装填五枚子弹连续射击,故而名为五连发。)

    “对了,你们知道老佛爷的年纪多大了吗?”师爷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我跟胖叔面面相觑了一会,摇摇头。

    “张学良出生的时候,老佛爷刚好三十岁,他正在东三省云游,张大帅还接见过老佛爷。”师爷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张学良脖子上的长寿玉就是老佛爷给他的,直到现在,老佛爷已经一百三十六了。”

    师爷的这话可把我们全惊住了,除了一脸无所谓的海东青以外,连胖叔都被震得说不出话来,一个劲的瞪着眼睛念叨着“怎么可能?!”

    张学良是2001年去世的,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报纸还报道了张学良是活了一百岁才去的世,按照他去世的日子往前推算,那么他应该就是1901年出生的人物。

    吗的一百多年前老佛爷就在东三省云游了?!

    海东青估计是早就知道这消息,打了个哈欠,没说话。

    “差点啊我他吗真是运气好”我满脸后怕的抽了口烟,忽然想起了前段日子我跟老佛爷交手的场景。

    老佛爷这人物有点神话了吧?!活了这么久身手还这么牛逼?!

    虽然道家里长寿的人不少可当我们真遇见了一个现实版的赛亚人老寿星这可是有点震撼啊!

    老爷子也活了九十多岁,但在老爷子年龄上了九十之后,他的身手可就随着身子骨不断的变差了,起码绝对是比不上老佛爷的身手。

    “那天真的是你运气好,听老佛爷说,他那天是没什么准备,几乎是空着手就去了,要是让他有点准备,恐怕第一个照面你就得死他手里。”师爷笑着对我说了一句,看样子是想安慰我,但他这么一说我更后怕了。

    话落,师爷看了看海东青:“老佛爷的事你家老爷子很清楚,难道海老爷子没给你说过?”

    海东青没回答他的话,反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跟上我们的?”

    “老佛爷心高气傲,瞧不起很多人,除了你家那海老爷子,就因为如此,他才没把眼线插你们这些小辈身边,他说了,就算你们下这墓,也绝对是个送死的下场。”师爷忽然咳嗽了一下,书生般秀气的脸庞上再度苍白了几分:“我可不一样,我没他那么小瞧人,天津卫海家在盗墓这行当里谁不知道,这事里竟然有你海公子在掺合,我觉得应该多关注关注,然后就偷偷把眼线放你们身边了。”

    “海老爷子早就金盆洗手了,这么些年来一个墓都没下,老佛爷就是因为这点才会放心他,准确的说是因为你家老爷子不会插手,他这才放心了。”师爷的说话声很轻,笑声里满是不屑的意思:“金盆洗手就不能出手了?”

    “我爷爷不可能插手,他不会下墓了。”海东青的语气很冷。

    师爷笑了笑不作回答。

    “那绝书的内容老佛爷给我们说过,墓地的位置就在沈阳,我还真没想到你们竟然来了,看来你们也是为了那墓来的。”师爷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是笑容:“沈阳是我跟小佛的根据地,三天前老佛爷去外地的时候就把找墓的任务交给了我们,幸亏这儿是我们的地头,如若不然,恐怕你们现在已经被其他人盯上了,海公子出没,这目标得多明显。”

    等说完这话,师爷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对我们眨了眨眼睛:“放心,消息很保密,老佛爷跟其他掌柜的不可能知道你们来了沈阳。”

    “其实我就算不找你们,你们也会把墓地里的东西拿走。”师爷苦恼的用手指敲了敲脑门,无奈的笑着:“可是这墓好像很危险,佛爷都说了,这不是普通人能破的墓,没点本事就想拿里面的东西,跟找死没区别,我算了一下,你们或许会因为墓里的危险而取消进墓的打算,虽然这几率很小,但我还是挺担心的,要是你们半路从墓里退出来了”

    “无论是危险还是不危险,墓里的东西你们必须拿走,要是失败了反而让老不死的把东西拿了”小佛爷话没说完,但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师爷摆摆手,笑着接过了话茬:“我相信各位的能力,为表诚意,易先生所要找的“凶手”我已经带来了。”

    “跟你们说这么多,诚意也有了,人也带来了,你们可别让我跟我哥失望。”小佛爷不耐烦的说道:“话就先放这儿了,要是你们不把墓里的东西提前拿走,我就慢慢跟你们算,我是什么样的人,姓海的,你应该知道。”

    海东青瞟了他一眼,反问了一句:“这是威胁?”

    小佛爷见鸟人一副要死不活的反应,当即就急眼了。

    只见他把手往身后一放,眼看就要掏枪站起来,但及时被师爷给拉住了。

    “这不是威胁,但也能算是威胁。”师爷笑着:“海公子,你应该知道,从小佛进了当铺到现在,他想干掉的人,有谁活下来的?”

    话落,师爷不好意思的补充了一句:“除了当铺里的掌柜跟佛爷。”

    当时我觉得这孙子是在吹牛逼吓唬我们。

    但在几年后,我跟小佛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时,回忆起这事,我才觉得师爷这孙子没吓唬我们,他说的这话,是真的。

    小佛是个什么样的人,这问题有许多种答案,在我眼里,答案就一种。

    这孙子是个亡命徒,脾气上来了什么事都敢干,这不是在开玩笑。

    胖叔的脸色还是很难看,皱着眉问道:“为撒(啥)找饿们?盗墓贼不四(是)挺多么?就非得饿们去拿?”

    “有能耐的盗墓贼十分之八九都在当铺里找活儿,外面的那些废物不提也罢,我跟小佛不是专业搞盗墓的,也不是术士,手下人里可能就有老佛爷的眼线,信不过,所以只能找你们。”师爷淡淡的说:“你们比大多数人都有本事,而且还有海家独苗助阵,那墓你们应该能挖出来,虽然有点危险”

    师爷的话没有说完,只见他转脸对小佛爷点了点头,客气的对我们笑道:“易先生,人我早就已经带来了,下去验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