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七章 师爷,小佛爷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我们身后的丛林小道上,一个二十五六的年轻男人正满脸不耐的看着我们,这孙子长得倒是挺帅,就是那眼神让人感觉有点害怕,就如李大雪所说的一般,这种眼神应该叫做凶神恶煞。

    简单点说,就是他的眼神让人一看就有种感觉:“这孙子想动手弄死我。”

    说来也有点怪,我看见他的第一感觉就是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他似的,但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你们往哪儿走呢?”眼前的这年轻男人不耐烦的看着我们,一点也不客气的说:“赶紧的,真JB磨叽。”

    海东青侧着头看了看他,皱着眉头把我跟胖叔挡在了身后,右手隐隐的放在了腰间枪柄上,极其平静的问:“小佛爷?”

    听见这话我才反应过来,海东青看样子也只是听说过他们,没见过小佛爷他们的真人,要不然他能问这种电影里常常出现的老台词?

    “废话咋这么多呢?要我请你们过去?”年轻男人的语气很不耐烦,像有躁狂症似的,整个人看起来就两字,暴躁。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我意外发现了他的右手也放在身后,似乎是在握着什么“东西”,再联系到现在的情况来看,这孙子握着的很可能是枪。

    “你们先走。”海东青给我跟胖叔使了个眼神,转头对李大雪说:“你们先回去,我跟这朋友聊聊。”

    忽然,小佛爷的手机似是响了起来,只见他满脸不耐的掏出手机看了看,脸色霎时一变。

    如果说先前他是处于暴躁模式,那么现在他是一百八十度的转换模式,变成了一个和和气气的阳光少年。

    “哥,咋了?”

    “刚遇见他们呢,这不,我正请他们往回走呢。”

    “必须啊,我是个有涵养的人,会跟他们动手吗?必须得客客气气的请人过去不是?”小佛爷在说这话的时候把右手从腰间放了下来,嘿嘿笑着看了看我们,对电话那头的人点头说道:“行,我现在就把电话给他。”

    说完,小佛爷缓缓向我们走了过来,没有在意满眼警惕的海东青,自顾自的就把手机递给了他:“我哥找你。”

    海东青沉默了一下,接过了电话放在耳边。

    也就十几秒的样子,电话那头的人也不知是说了些什么,海东青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走吧,回去看看。”

    大多认识师爷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观点。师爷这个人根本琢磨不透。

    经常这边对你慈善笑着的同时,那边套已经给你下好了。

    你认为他这边在和你洽谈如何结盟的同时,那边已经把你老窝捣了。

    但师爷有一个让人很意外也很钦佩的特点。

    他在盗墓行当里是出了名的说一不二,只要他是正正经经的说了今儿不会动你,那么就肯定不会动你。

    当然,这些都是我以后才知道的事儿。

    他在电话里给海东青说的就两句话。

    “谈点正事,过来坐坐呗?”

    “有海老爷子在,我们肯定不敢动你,有什么好怕的?今儿就谈谈而已。”

    小佛爷接过电话,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脸上的表情有种发困的意思。

    在接连不断的打了几个哈欠后,他直接把我们当成了空气,头也不回的开始往来的方向走,看也不看我们一眼。

    “装逼呢?”我皱着眉头看着这孙子吊儿郎当的背影,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小佛爷明显是听见了,只见脚步顿了顿,转过头看了看李大雪:“李老板,你先回去做宵夜吧,一会儿我们回来吃。”

    李大雪也是纳闷,估计是没想明白,为什么看起来这“朋友”跟我们的关系不太好,也不友善,言语之间也没什么客气的地方,就像第一次见面的仇人似的。

    “李哥,你先回去吧,我们一会儿就回来,跟他聊聊私事。”我对李大雪点了点头。

    见到我点头,李大雪也没再说什么,客客气气的答应了下来,转身就往祝家沟的方向走,不时还回头朝我们这边望一眼,我估摸着他也是好奇我们几个老爷们要在荒山野地里聊啥,有什么不能回去聊?

    “我哥就说了尽量别跟姓海的起冲突。”小佛爷一脸不耐烦的走了过来,很自然的把手枪从腰间掏出,打开保险,然后对准了我。

    “非得跟我找刺激是吧?”小佛爷的语气里没杀气,但他不耐烦的语气却比所谓的杀气恐怖得多。

    他现在就给了我一种感觉,我要是再跟他对着说一句难听的话,这孙子百分百就得开枪,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说句稍微天马行空的话。

    此时此刻的场景,瞬间就让我联想到了电影里的枪战镜头,第一反应并不是害怕,而是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发愣状态。

    “把枪放下。”海东青不动声色的把枪拿了出来,枪口已经对准了小佛爷,如果我没猜错,刚才耳边那一声脆响应该就是海东青打开保险的声儿。

    小佛爷咧着嘴笑了笑,一点都不在乎对准自己的枪口,用另外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甭拿枪吓唬我,这玩意儿不管用,我被人拿枪顶脑门的时候多了,什么时候怕过?”

    “算咧算咧,何必呢?”胖叔笑呵呵的出来打着圆场,我则是死死的盯着小佛爷,心里不停的盘算着应该咋弄他。

    海东青当初用来回答我的话真没错。

    “你还没来得及施法,他就能要你的命。”

    这话真心没有一点夸张,正是应了现在的情况。

    现实的术士并没有小说或者电影里那么牛逼,如果真是一个不爽摆摆手就能弄死个人,那么我还怂个蛋?我还犯得着窝在北京路开个花圈店过日子?

    想要用法术害人或者说弄死个人,基本上都要折寿。

    当然,赵松王雪的一事则不在此列中,那是见义勇为替天行道,老天爷夸我都来不及,又怎么能舍得给我来点天谴呢?

    “没他的八字想要弄他有点困难啊”我眼神渐渐沉寂了下来,装作不经意的把手放在了裤子口袋里,紧紧拽紧了一张崭新的阴契。

    “让鬼冲他身子?”

    上次送王雪走后我就重新写了封阴契,以便让罗大海暂时的藏在里面,反正他答应的是“一段时间保护我”,又没说清保护多久,这便宜不占白不占啊。

    反正帮他平冤昭雪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又不是忽悠它,说真的,这交易他不亏。

    正当我准备撕开阴契的时候,不经意间,我看见了小佛爷双臂上的纹身。

    “吗的。”我松开了阴契。

    那就是一个符咒模样的纹身,这符咒我很眼熟,当初王雪冲老佛爷身子的时候,老佛爷用的就是这符把王雪弄成了“重伤”。

    “今儿我心情好,不想见红,别跟我找刺激。”小佛爷毫无预兆的把枪收了回去,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转身便往回走,一点不害怕海东青会在背后放他的黑枪:“赶紧的,我哥等着呢!”

    “你们先回去,离开祝家沟。”

    在回祝家沟的路上,海东青压低嗓子给我们说道:“这事你们别随便掺合,他们不敢动我,但敢动你们。”

    “蛋,老子能扔下你?”我没好气的瞪着他:“怕个屁?”

    “咱们一气(起)走?”胖叔出了个主意。

    海东青没回答,半响后才叹了口气:“算了,跟着一起吧,要是一会打起来,木头你带胖叔站远点,别伤着,这事你们不能随便掺合。”

    我没答应,闷着头走着。

    也许是我们赶路速度略快的缘故,六点出头我们就到了李大雪的家,第一眼就看见了大门外正坐在轮椅上望着我们的年轻人。

    “你们好,叫我师爷就行。”这年轻男人身高应该跟我差不多,一米七四左右的样子,一双眼睛总是笑眯眯的,温和的笑容很能给人好感,除开略显病态发白的脸之外,他确实长的是帅,有一种特殊的书生气,小周郎那外号看来还真他妈不是空穴来风。

    “有什么事,说吧。”海东青平静的看着他。

    “进去说。”师爷笑道。

    小佛爷对着师爷喊了一声哥,乐呵呵的就走到了师爷背后,帮他推着轮椅往屋里走,脸上的暴躁和不耐烦已经不见了踪影,可以这么说,此时的小佛爷完全就是个普通的阳光小青年。

    进屋之前,我不经意间看见了停在院子里的黑色SUV,只感觉脑子轰了一声,一种熟悉感猛的就从心底窜了上来。

    “这他妈不是在酒店看见的那个”我仔细回忆着,恍然大悟般的嘀咕道:“我草,那小年轻就是小佛爷?!”

    在二楼客房,海东青跟我们坐在靠外的椅子上,而师爷则被小佛爷推着轮椅到了我们身前。

    做完这些,小佛爷很自然的帮师爷倒了杯开水,又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玻璃瓶,把瓶盖扭开,小心翼翼的将里面的液体倒在了开水里,拿一边的一次性筷子搅了一下,这才将水杯递给师爷。

    那玻璃瓶里的液体很香,我一闻就知道那玩意儿是啥。

    蜂蜜。

    师爷接过了杯子喝了一口,礼貌的对我们笑着:“见笑了,低血糖,得多喝点蜂蜜。”

    话音一落,师爷出乎意料的把目光转向了我,轻笑着问道:“请问您就是姓易的吧?”

    “我是姓易的。”我点点头,这师爷没对我们露出什么敌意,而且也没像小佛爷那样脾气臭,更何况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肯定得给他面子。

    师爷笑着点点头,稍微沉默了一下,忽然问道:“当初您跟老佛爷交手,用的那东西,应该叫阴契吧?”

    我手指下意识的颤了颤,没立即回答他这问题。

    “这也是老佛爷上星期跟我们说的,他说了,你用来冲尸首身子的魂魄是罗大海,罗大海帮了你,你也得帮罗大海报仇。”师爷微微低着头看着手中的水杯,语气温和的说道:“要是你帮不了罗大海,或许会遭报应。”

    这时候我的脸色肯定很难看,因为我压根就没想到老佛爷竟然能认出阴契这东西。

    “有海家人作保,老佛爷肯定不会明着为难你,但暗里”师爷对我笑了笑:“如果杀了罗大海的人被老佛爷保住了,让你一辈子都找不着那人,你会落个什么下场?”

    我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我们做个交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