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六章 石碑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海东青话音落下的时候,我跟胖叔就已经拔腿跑了过去,拿着手电往坑洞里一照,心中顿时大喜不已。

    如果不借着手电的灯光仔细看恐怕我们也看不清,在洞底有着一块方方正正的石碑,也不算大,边长也就二三十厘米的样子,看质地应该是汉白玉所铸,石碑面上有不少凹进去的刻字,具体内容看不太清,只能把这石碑搬上来再研究。

    海东青也没跟我们废话,自顾自的就跳进了坑洞里,脸色如常的微微下蹲用手抓紧了石碑的一角,猛的一用力便把石碑给拽了起来,向着坑洞前方甩了过去。

    “这上面刻的都是些啥啊”我跟胖叔走了过去,蹲在石碑边上研究着,只见这石碑上的字体皆是楷书,字的大小不过指甲盖大,若不是凑近了看,还真看不清这里面的具体内容。

    等海东青从坑里爬出来走到我们身边时,这石碑上的内容就已经被我们给看完了,胖叔万分不解的抽着烟看着我,见我也是一脸迷茫,他只能叹了口气。

    “这石碑里的“我”到底是谁?”

    ********************

    顺治十七年,因誓观天数宿,觇(chan第一声)帝星黯,遂禀圣上,此乃殂(cu第二声)陨之象,圣上大惊,遂问曰:“不死可乎?”

    答曰:“次年殂陨乃圣上命数所致。”

    圣上复问曰:“命可改乎?”

    答曰:“天命十一年太祖患疽(ju第一声)而殂,乃天命也,天聪十七年太宗无疾而终,亦天命也,苍天之下,谁人不死,况圣上乎?”

    顺治十八年,圣上病殂,得其

    ********************

    这些话或许大多人不太懂,在此我给各位整篇翻译一下。

    顺治十七年(1660年),因为誓言(或者是承诺)我观天象数夜,忽然看见帝星变暗,我当即就禀告了皇上(这皇上便是顺治皇帝,全名爱新觉罗福临。)说起此事,说这是帝王陨落之象。

    皇上很是震惊,急忙问我:“我能不死吗?”

    我回答道:“第二年皇上驾崩是您的命数所导致。”

    皇上又追问我:“命数可以改吗?”

    我回答道:“天命十一年(1626年),太祖(清太祖努尔哈赤)患痈疽身死(痈疽是一种毒疮),是天命所定,天聪十七年(1643年),太宗(清太宗皇太极)无疾而终,也是天命所定,苍天之下,谁能不死?更何况是皇上呢?”

    顺治十八年,皇上因病而逝,得其(后面全是一些凿痕,完全看不清内容)

    石碑上的内容就是这些,海东青也是看得一头雾水,只能等着我们给他解释解释。

    “这石碑被人给毁了,后面的字压根就看不清。”我苦恼的抓着头发说道:“得其后面的字全被人用东西给凿了,到底是啥意思啊”

    “在石碑滴记载里,这个饿(我),好像很有本事。”胖叔弹了弹烟灰,疑惑的念叨着:“顺治皇帝信佛怎么会跟个道士社(说)这么多好像他还挺信这道士”

    “背面好像还有东西,刚我扔出来的时候看见的。”海东青提醒了我们一句,随即,他便伸手过去掀起了石碑,把石碑的背面展现了在我们眼前。

    见到石碑背面的时候我跟胖叔就愣住了。

    “这是啥玩意儿?”我疑惑的看着石碑上的三个圆形凹槽,又看了看最后一个圆形凹槽上的一枚凸出来的石珠,细声嘀咕着:“难道这玩意儿能扣下来?”

    一边嘀咕着,我一边就把手伸了过去,下意识的扣动了一下石珠,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听咚的一声闷响,石珠猛的就从石碑上脱落了下来,连我都给看愣了。

    我好像没用力吧?这玩意儿咋这么不牢实呢?!

    “四点五十了,天快要亮了。”海东青看着手机提醒道:“我们得抓紧时间把这里恢复了,要不然来了外人可就麻烦了。”

    我点点头,把石珠捡起来递给了胖叔,示意让他先揣兜里,回去再研究。

    这地方虽然离祝家沟有一段距离,可说不准还真有人闲得蛋疼逛到这边儿来,指不定人闲着没事干大晚上出来溜达溜达,正巧就看见我们干这些违法的事儿了

    “我草赶紧的吧”我忽然想到了自己被警察叔叔和谐的场景,冷不丁的哆嗦了一下,急忙跑到了小日本的身旁,把他往坑洞里拖,嘴里含着:“过来帮忙!赶紧把这畜生给埋了!”

    小日本的尸首完全看不出一点腐烂的迹象,要是有人说这尸首是穿上小日本军服的现代人,估计谁都能信。

    再这么一被误解再被警察给抓住我草!

    “赶紧,要不然咱们得被查水表了。”我咬着牙把小日本的尸首拖到坑边一脚踹了下去,随即便拿着工兵铲不停的往坑洞里填沙子,动作算是出奇的快。

    怪不得人都说压力等于动力,这话在理。

    有查水表的压力顶在头上,填坑埋尸首的动力可就来了,一铲子接一铲子的动作那叫一个娴熟,还没一会儿小日本的尸首就只在土下面露个头了。

    “他现在还“活”着的吧?”海东青问道,一脸无所谓的帮我往坑里填沙子。

    闻言,我先是一愣,随即就点点头:“是,还“活”着。”

    “咱们算是活埋了他?”

    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我填土的动作顿了顿,干涩的说道:“应该不算吧?”

    “别想了,他已经死了,不过就是魂魄还在身子里罢了。”海东青很难得的安慰了我一句,抬头平静的看了看我,低声说:“你去外面坐一会儿,接下来的交给我就行。”

    “没事。”我咬了咬牙,捡起铲子继续填着坑,脑海里忽然浮出了一个念头,但这念头立马就被我给压了下去。

    其实要想解开钉九穴的局很简单,只要把九枚铁钉一一拔除就好,没了铁钉的束缚,魂魄自然就能去投胎转世。

    只不过我可不想让这小日本去投胎转世

    老爷子是个好人,老太爷肯定也是个好人,虽然这话有点不讲理,但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从绝书里就能看出来,老太爷百分百的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爷们,能让他下狠心给这小日本弄个这种局,可想而知这日本畜生是得造了多大的孽。

    “撞见我也算你倒霉,要是让外人发现你个畜生,说不准你脑门上的钉子还真得被人拔下来研究。”我心里默默念叨着:“把老太爷惹成这样,你狗日的肯定不是好东西。”

    半小时后,沙地里基本上就被我们恢复了原样,这也幸亏我们先前搞的“工程”不大,断金线就是几个窟窿的事儿,拿沙子随意一填就好。

    等我跟海东青在沙地上蹦Q了几下踩平了填好的坑,这才叫上收拾完行李的胖叔打道回府。

    我们的计划很简单,先回去好好睡一觉,假陵的位置咱们再慢慢琢磨,反正这岐z阵和石碑铁定跟假陵脱不了干系,回去仔细研究研究石碑,说不准就能研究出一些线索。

    谁都没想到,我们在回去的路上正巧就碰见了前来找我们的李大雪。

    “哥几个没事儿吧?!”李大雪担心的看着我们,拿手电照着路走到了我们身边,又惊又喜的对我们说着:“刚在家里,我小妹儿忽然嚎了一声,立马就好了!您们真是活神仙啊!”

    “好了就行,好了就行。”我苦笑着点点头,心里也是一个劲的庆幸,还好我们动作快处理了现场,要不然真让这哥们撞见,说不准就麻烦了。

    胖叔笑着拍了拍李大雪的肩:“看在饿们(我们)治好你妹滴份上,农家乐四不四(是不是)该打点折啊?”

    李大雪连连点头:“甭说打折这么生分,这几天您们就在我家安安心心的住下,一分钱不收!”

    说完,李大雪就把钱包掏了出来,见到他这动作我急忙拉住了他,装作不乐意的说:“你这样我们可就生气了啊,该收就收,打个折就行,五五折怎么样?”

    见李大雪想摇头拒绝,我自顾自的就把他钱包拿到了手里,从里面抽出了两叠票子:“我那时候不是给你六千吗?我现在拿三千回来,你收我们三千,这样你也不亏,我们也舒坦,成不?”

    李大雪摆摆手:“这钱我可不能收对了!”

    忽然,李大雪像是猛的想起了什么,急匆匆的对我们问道:“您们谁是姓海的?”

    海东青稍微愣了愣,一言不发的指了指自己。

    “哥们,今儿晚上有人来我家找你,叫你赶紧回去,他们等你,估计这时候他们还在我家里坐着呢!”

    我眉头皱了皱,心里忽然就疑惑了起来。

    找海东青的?

    “他们几个人?”海东青问道。

    李大雪说:“两个。”

    我接过了话茬,抬头向李大雪问道:“他们长啥样?”

    “他们都跟你年纪差不多吧,一个是短头发的小年轻,看起来挺凶的,另外一个是坐着轮椅的瘸子,还别说他是瘸子,长得真跟大明星似的,老帅了。”李大雪没多想就回答了出来。

    海东青眼神霎时一变,凝重的意味渐渐充斥在了眼里,拉着我跟胖叔就要往祝家沟相反的方向走,见我们还是一脸的木楞,他压低了嗓子说道:“那是师爷跟小佛爷,今天可能”

    还没等他说完,伴随着一阵脚步声,一声充满不耐烦的骂声就在我们身后响了起来。

    “你们真他吗磨叽,就不能快点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