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四章 日本人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这世上很多事都会出乎人的意料,就如现在我们所遇见的情况一般,不仅仅是出乎了意料,甚至是让我们都他大爷的惊呆了。

    “什么意思?”我不敢相信的看着胖叔,见他正拿着罗盘满脸焦急的在白沙地里转悠,我也没再继续追问,只能安安静静的等着,等胖叔一会儿给我们一个准确点的答案。

    随着时间流逝,胖叔的表情也越来越难看,直到最后他似乎都有了种要杀人的感觉,咬着牙走到了我们身边,满脸苦涩的坐在了石坎子上:“饿们找错咧。”

    海东青眉头皱了皱,低声问:“这里不是墓地所在?”

    “下面四(是)实心包四(不是)空心,抹油(没有)空堂。”胖叔脸上的表情很难看,可眼里却隐隐约约有着疑惑,低头看了看被包扎得严严实实的手指头,胖叔细声嘀咕着:“嘴儿(这儿)有破,地气被破咧,但又不四(是)墓,饿看不懂咧。”

    破,这一词在前文中就有过解释,意思就是人为“破开”大地所造成的地气破口,例开山造墓,修建人工湖,或者是战争时期的万人坑。

    如果这白沙地下面不是墓,那么破是怎么来的?!

    “挖开看看。”海东青一脸平静的站了起来,将工兵铲拿到了手里,海东青侧着脸对我说了一声:“那下面埋的有尸体,我给你说过。”

    “你说的那地方是在沙地的中间吧?”我问了一句。

    海东青点点头:“先前我挖断的金线都跟那里有一定的距离,那下面应该没有金线的交叉点,也没有金线经过那里,就跟单独空出来的一样,这会不会是另外的阵法?”

    闻言,我看了看胖叔,见他看着摇了摇头,我稍微松了口气,一言不发的就把另外一柄工兵铲拿到了手里,抬脚便向尸体所埋的位置走去:“应该不是阵法,如果真有什么护墓的阵法在这儿,胖叔应该能看出来。”

    “内伤好了?”

    “废话,我内力深厚,内伤这种小毛病分分钟就能好。”

    我拿工兵铲往白沙地里下了一铲子,将白沙铲到了一旁,又重复着先前的动作,头也不抬的问道:“你确定那尸首离地面大概有一米左右是吧?”

    “按照我们这速度挖,五六分钟差不多就能看见。”海东青挖土的动作很是专业,一起一落的挥动着铲子,那可真是轻松随意外加效率高,跟他一比我简直弱爆了。

    我闷着头没再说话,默默的一铲子接一铲子的铲着白沙,心基本上都是提着没放下过,就怕在这时候出些篓子。

    虽然有了胖叔的保证说是下面没什么阵法,但这地下可是确确实实的有尸首埋着,要是那玩意儿被我们几铲子给捅炸了,我真得哭。

    就在我挖得快不耐烦的时候,只感觉这一铲子下去貌似是铲到了什么有弹性的东西,往下一戳,一股熟悉的味道渐渐就从地上的坑里传了出来,在闻到这味儿的时候,我脸色霎时就白了。

    “闪开!!”

    在我大喊出这话的同时,随手一把就拉过了海东青,拽着他往胖叔所在的位置跑了几步后,我这才敢小心翼翼的回过了头。

    那味道我很熟,几乎是怎么都忘不了。

    在我小时候,老爷子每次干完活儿回来身上就有这股味道。

    这是尸臭,但没有腐烂尸体的那种尸臭刺鼻,味道轻了许多。

    够散发这种尸臭的尸首,大多保存完好,例如头七未过未下土的尸首、或者是用一些特殊阵法所保存尸身不烂的尸首。

    “这里怎么会有这东西”我牙根子打着颤,心里一个劲的打着鼓。

    “怎么了?”海东青不解的看着我。

    我给胖叔使了个眼神,示意让他过来。

    等胖叔走到了我们身边,我苦笑着点了支烟抽了口,一脸难看的给他们说起了刚才我戳到的“东西”。

    “这玩意儿不能乱碰,既然这尸首没烂,那么就肯定不能靠近它,只要它被活人的阳气窜了七窍,就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会诈尸。”我皱着眉头说道。

    “诈尸了你能控住不?”胖叔问道,我愣了愣,没立即做出回答。

    稍微想了一会儿,我点点头:“等我做好准备你们就去挖,只要它不是太厉害的尸首,我应该能及时控住它。”

    “行。”海东青一本正经的答应了下来。

    见他们都做足了心理准备,我也没再继续耽误时间,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白沙地外将背包里的贡香取出,点燃一炷贡香后,我又回到了白沙地里,在离坑洞两米外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弯下腰把贡香插进了沙子里。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拿起手中的喜神锣敲了敲,一听锣响如常,我对胖叔他们点了点头:“你们可以挖了,我准备好了。”

    在话落的瞬间,海东青是第一个有动作的,只见他飞快的拿着工兵铲往沙坑里挖着,脸上没一点惧怕,铲土的动作很娴熟,把胖叔都给看愣了。

    还没等胖叔走过去开挖,海东青的动作忽然就停了下来。

    “这里怎么会有”海东青疑惑的看着坑底,见我们都在望着他,海东青便对我们招了招手,意思是让我们过去看看。

    我本来是不想过去的,但仔细一琢磨,现在的情况貌似很稳定,没多大的危险因素,走过去看看满足一下好奇心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怀着不看白不看的心态,我拿着喜神锣警惕万分的走了过去,站在坑洞旁小心翼翼的往下瞟了一眼,这不看还好,一看我就彻底傻眼了。

    “日本人?!”

    坑底下埋着的人是躺着被埋的,我们挖开的位置正是他的脸部,借着手电筒的灯光往下看,这尸首的样子我们能看得非常清楚。

    似乎这尸首没有半点腐烂的迹象,皮肤呈蜡黄色,就跟许多人家里挂着的腊肉颜色一样,在现在的情况下,看见这尸首的皮肤颜色后我不光觉得恶心,更感觉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诡异感。

    当时我也没看出他是日本人,只是觉得这人的五官跟普通的中国人一样,可等我见到他人中上留的小胡子之后,再一看他戴的标准小日本军帽,我真的被惊住了。

    这地方怎么会埋着日本人?!不对劲啊!

    “他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海东青忽然开口说道。

    只见海东青拿着手电筒用灯光在这尸首的脸上晃了晃,随即我们就发现这尸首的面部貌似是有几处在反光,好像是什么金属制的东西反射的光。

    “这畜生怎么会埋在这儿?”胖叔很客气的把嘴里的烟头吐到了坑里,站在白沙坑旁渡了几步,对海东青招呼道:“挖上来,咱们看看这里面有撒(啥)玄机。”

    我没反对也没吱声,笑呵呵的坐在一旁的沙地上看着戏,抬手从兜里拿出烟盒点了一支烟,又把烟盒扔给了胖叔,自己则美美的抽着。

    不得不说海东青的装备都很专业。

    一听胖叔让他挖尸体上来,海东青点点头就把工兵铲扔到了地上,转身小跑出了白沙地,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捆尼龙绳,又拿出了一个特制的钢爪,这才慢吞吞的走了回来。

    在这时,海东青已经把钢爪拴在了尼龙绳的一头,右手拿着尼龙绳甩了几下像是在试手感,正当他要动手的时候,不经意的就看见了我跟胖叔正在往后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又不会误伤你们,怕什么?”

    “赶紧的吧。”我尴尬的笑道。

    这也不怪我们胆儿小,本来我们也不想退的,可一看海东青手里的钢爪寒光闪闪的样子颇有威慑力,我还真怕他一手滑就把我们给误伤了。

    要是让那玩意儿在我们身上刮一下,估计掉二两肉都是轻的。

    听见我的回答,海东青无奈的看了我一眼,也没再跟我嗦,右手猛的一甩,钢爪直直的就往坑洞里飞了下去。

    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海东青突兀的一抬右手,本是略显弯曲的尼龙绳霎时就绷直了起来,看样子是勾牢了。

    “你们拿工兵铲继续往下挖,按照尸首的轮廓挖就行,等土松点,我直接把它拽出来。”海东青说完这话的时候我就有了种抽他的冲动。

    看你表现得这么牛逼还以为你能直接弄尸首上来呢!搞半天还不是得我们帮忙?!你装个蛋啊?!

    “这就跟在沼泽里拉人一样,你觉得能轻轻松松把人给拉上来吗?”海东青白了我一眼,显然是在鄙视我的智商。

    “包(不要)浪费时间咧,动手!”

    也就五分钟不到的样子,尸首就被我们几个给“请”了上来,在先前尸首被海东青直接拉飞出来的时候,我承认我被海东青的力气给吓住了。

    尸首不是干尸,属于湿尸,身高一米七左右,他的体重肯定比我重,有点发福的迹象,估计也有个一百六的样子。

    就是这么一个体重一百六十来斤的小日本,硬是被海东青一只手给拉飞了出来,看海东青那表情好像是没使劲一般,要多轻松有多轻松。

    “走,咱看看这畜生去。”我咧嘴笑了笑,胖叔也是兴致勃勃的点点头跟上了我。

    当时我们的心情还很放松,可等我走到尸首旁定睛一看,脑门子立马见汗了。

    “铁钉子钉人?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