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六章: 动手

姓易的2018-12-07 12:26:0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俗话说得好,狗急跳墙,兔急咬人,人急了,那可就真是发挥潜能的时候了。

虽然脑子一片混沌,但仅存的理智告诉了我,如果我现在不敲喜神锣,一分钟后我肯定就得去跟老爷子汇合。

天无绝人之路,或者是该感谢罗大海手下留情?

他的双手都掐住了我的脖子,而我的双手则是很自由,足以让我敲腰间别着的喜神锣。

在客厅里乱成一团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了摇晃的喜神锣,拿着木槌狠狠的敲了起来。

“锵!!锵!!锵!!!”

也许是包含了我被偷袭的愤怒,喜神锣的声音比起往常更加震耳,连周岩他们都被这声音给吓了一愣。

没等周岩他们反应过来,只听我背后的罗大海突兀惨叫了起来,紧掐住我的双手也松开了,一个劲的往后退。

罗大海松手的同时,我也瘫坐到了地上,捂着嘴一个劲的咳嗽着,脸部已经因为缺氧而变得一片青紫,这时我才明白空气对人是多重要。

一边咳嗽着,我一边抬头看了一眼,心都凉了。

罗大海只是往后退了几步而已,现在又恢复正常了,一个劲的怒吼着向我冲过来,脸上的表情也变了,充满的不是怒意,而是一种怨恨。

他现在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像死人,反而像活人。

当然,这得除开他拖在地上的肠子,跟隐隐约约从腹腔露出的内脏。

看来我先前的猜想没错,他体内的东西就是恶鬼!

“锵!!锵!!锵!!!”我拼着命敲着喜神锣,一点都不敢有停歇的意思,生怕这罗大海跑过来跟我玩命。

喜神锣不光有赶尸的作用,更有镇邪的功效,虽然这玩意儿镇邪的功效不算太厉害,但勉勉强强也能惊住罗大海这种刚死不久的魂魄,让他不敢随意的过来跟我玩命。

罗大海似乎很害怕喜神锣的声音,只要我敲锣,那么他必然是站在书房的门口不再抬脚。

别以为这喜神锣能收拾罗大海,想搞定这要命的祖宗,那就得跟他一样玩命!

“张叔!姓周的!赶紧过来!”我大喊道,周岩跟张立国也不敢耽误,两步并作一步的跑到了我身后站着,看来他们也是被吓怕了。

“死尸还能说话啊.....这是不是诈尸了......”周岩还在卖弄他的知识,真以为现实跟电影一样啊?

我敲着锣骂着:“诈尸你祖宗!这他吗是被恶鬼冲身子了!”

还是张立国比较冷静,后怕的看了看站着远处狠瞪着我们的罗大海,低声问我:“怎么解决他?”

“把我腰上的匕首拿下来,快点。”我说道,张立国点了点头,一伸手就把我腰间的匕首抽了出来。

我咬着牙看了罗大海一眼,心里的火气也是一个劲冒。

鬼这东西真是够不讲理的,拿命来?!我欠你啊?一出手就想掐死我?!

“你来敲锣,记住别停了,剩下的交给我。”我也发狠了,对着张立国说了一句:“你拿匕首把食指割开沾点血,记住,匕首的两面都要抹上,然后把匕首扔地上,咱们交接。”

张立国没多想就照做了,他也不傻,只是轻轻的把指头割开了一个小口,拿血来来回回的抹在了匕首的刃面。

交接工作异常顺利,张立国在帮我解开了腰间拴着喜神锣的绳子后,以快到极致的速度接过了喜神锣,拼着老命敲了起来。

“木头,你为啥叫张叔割手啊?”周岩的好奇心似乎何时何地都能发作,这也是我经常想揍他的原因之一。

“没啥,一种特殊的仪式。”我敷衍了一句,把心里那句“我怕疼所以让他替我割”给压了下去。

我一言不发的捡起了地上的匕首,默默的走到一旁,把背包打开,拿出了一张约莫一平方米大小,正正方方的黄纸。

对付恶鬼冲身的尸首可不能乱来,得先把鬼困在他的身上,然后再用其他的方法把鬼给解决了。

我可没阴阳眼,要是让这鬼跑出来了,那可就真抓瞎了,我上哪儿找它去?

“跟我玩儿?!”我狠笑着看了罗大海一眼,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支普通的签字笔,埋头在黄纸上歪歪扭扭的画了起来。

老爷子所教授的五大门似乎跟别的湘西五大门不同。

湘西一脉,所用的符咒大多是辰州符,而老爷子所教我画的符咒......怎么说呢......

这样说吧,常见的道家符咒,打底的纸张不过一尺半,电影里林正英用的那些符咒就属于道家的范畴。

而辰州符也与道家符咒的大小相同,但老爷子教我的符咒可不一样,最大的符咒都有了三尺三的大小。

三尺就是一米,各位可以想想那符咒是有多大。

除开老爷子教我的符咒,在整个中国,貌似符咒大小能比道家符咒大的,就只有西南这边罕有的祝由术了。

“上古神医,以菅为席,以刍为狗。人有疾求医,但北面而咒,十言即愈。古祝由科,此其由也。”

这段话就是古籍中对祝由术的记载,祝由术又称祝由科,以治病的方术为主体,所用的符咒有大有小,我所听过的祝由符最大的不过二尺二,比起老爷子教我的符咒还小了一尺一。

由此可见,老爷子教我的符咒还真不一定是湘西五大门里的,我估摸着这还真是他家传的东西。

“拿命来!!!”罗大海依旧在怒吼,满脸凶相颇为渗人,要不是张立国还在敲锣,估计他已经冲过来找我玩命了。

周岩小心翼翼的看着罗大海,嘴里问道:“木头,他咋老说这一句话啊?”

“气的呗。”我简单的回答道:“它的心里有怨恨,有愤怒,它需要发泄,这一发泄不就现在这样了吗?”

“这鬼是罗大海吧?”周岩问道。

我头也不抬的画着符:“估计是,但也不一定,指不定是害死他的恶鬼窜了他的身子。”

闻言,周岩眉头皱了起来,显然是开始思索罗大海体内的恶鬼是谁了。

“你问他一句不就知道了吗?”我好笑的说道,眼珠子一转,没敢让周岩看见我脸上的坏笑:“你喊一声罗大海是孙子,看他有反应没。”

周岩这人吧,说好听点是天然呆,说不好听点,那就是脑子缺根筋的货色。

一听我这么说,他想都没带想的,张口就大吼道:“罗大海是孙子!!!”

听见这声音,罗大海身子一颤,猛的将头转向了周岩跟张立国,死死的盯着他们嘶吼道:“拿命来!!!”

“谢谢了,借你的嘴确认了。”我把签字笔放到了一旁,小心翼翼把画着符咒的地方撕了下来,一张三尺的长方形符咒就这样完成了。

让周岩说这话的原因有二,第一,我摸不准这恶鬼是罗大海还是害死他的那个鬼,第二....嗯.....为了转移恶鬼的仇恨目标.....

要是恶鬼一心放在我身上,我也不好施展不是?

我将符纸放在了地上,拿出了一大把贡香点燃,恭恭敬敬的跪在符纸前念叨着。

“天清清,地灵灵,一指束符,再指破心,三指鬼门上神锁,四指邪灵困此厅,吾奉祖师爷急急如律令......”

周岩他们此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我念叨咒词的时候,罗大海就跟嗑药了似的在原地颤抖个不停,嘴里也没再大喊拿命来,只是一个劲的哆嗦。

没等他们回过神来,我已经站起身拿着符纸跟贡香走到了罗大海身前不远处。

张立国跟周岩刚想阻止我,却被我摇了摇头叫住。

“别过来,这里有我就行。”

话落,我抬起头几近是面对面的看向了罗大海。

此时此刻的罗大海可没有先前的威风,满脸的怨恨已经化作了痛苦,跟我相隔不过三步,但他死活就是动不了手,只是死死的抱着头站在原地哆嗦着。

“我知道错了!!您饶了我吧!!!”罗大海嘶哑的大喊着,语气里满是祈求。

这时候我可不能心软,一心软估计就得前功尽弃。

果不其然,见我没动作,罗大海的表情又变得阴狠了起来:“死!!我要你死!!!”

我摇了摇头,强忍着心中的惧怕,蹲在地上,拿贡香一根一根的往地上放。

一个要命的祖宗就在你面前哆嗦,你能不怕?

哪怕是这活祖宗被困住了暂时不能动弹,但你敢说跟他面对面的纠缠,心里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

将香头朝着罗大海,香尾则是对着外面,我就这样围着罗大海摆了一圈的贡香。

如果有人仔细一数肯定就能发现,贡香的数量一共是四十九支,每一支香隔的距离都完全相同,正好把罗大海给围了一圈。

在我放下最后一支贡香的时候,罗大海冷不丁的就大嚎了一声,吓得我也是一哆嗦,小腿一软差点没坐在地上。

这种时候了你还吓唬我?!看样子真得给你上点正菜尝尝!

“日月耀彩,直通阴冥,祖师赐法,诛除恶心,阳间祟者,无所遁形,邪灵煞鬼,消身灭行。”

我一边念着,一边把符纸放在了地上,自己则微微蹲着,双手紧握着暗铜色的匕首。

“吾奉祖师爷急急如律令!!”

吼声落下的同时,我手中的匕首也狠狠的插进了符纸的顶端处,霎时就把符纸给穿了个透,刀尖已经没入了地面半指深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