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二章 三十六青蚨阵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胖叔的本事究竟有多厉害,这个我真说不清,但我敢保证,他的道行绝对不比我低。

    这里所说的道行,并不是指胖叔所擅长的风水门道,而是驱鬼镇邪。

    “包(不要)乱动。”胖叔的动作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他飞奔到我身边的时候,我压根就没反应过来,几乎是我刚喊完那句断金线,胖叔就到了我身边。

    只见胖叔拿着一把铜钱极有规律的在我身边摆放着,一边摆着,一边看着罗盘,又抬头看着夜空,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方位。

    “三十六青蚨阵,老道士传哈(下)来滴东西。”胖叔飞快的摆放着铜钱,见我目光里有着好奇,他随嘴解释道:“天罡阵局不破,你就安全,阵局破了,你就死定咧,你现在可四(是)装着邪祟滴容器,包(不要)乱动。”

    虽然我没听懂,但还是被吓了一哆嗦,没好气的瞪着胖叔暗暗运气,准备一会儿有力气说话了就喷他一个狗血淋头。

    本来我就够胆儿小了,你他吗还吓唬我?!

    当时我压根就不知道这所谓的三十六青蚨阵有多厉害,只是觉得这阵貌似挺复杂,得用铜钱按照三十六天罡星的星局摆放,错一点都不行。

    很久后我才知道,这玩意儿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甚至是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天罡镇孽,青蚨置孽于地,阵不破可安,破则恶患返阳。”

    这是不久后胖叔给我解释三十六青蚨阵的原话,从字面意义上就能轻易的理解其中的意思。

    以天罡阵局镇压冤孽,铜钱会将冤孽镇压于土下或者地表,阵局如果不破,阵外的人就会很安全,如果阵破了,冤孽会霎时从阵中冲出,作恶于阳间,也就是所谓的恶患返阳。

    三十六青蚨阵是用来镇压冤孽的阵法,与艮沙阵有些异曲同工的地方,只不过这阵法经过了胖叔的改良,基本上就与传统的三十六青蚨阵不太一样了。

    真正的三十六青蚨阵,大多是用来镇压地下极其厉害的冤孽,所谓的青蚨也不是普通的铜钱,而是特制的直径足有三尺的铜钱。

    三尺就是一米,可想而知那特制的铜钱得有多大。

    据胖叔所说,从古至今用过真正的三十六青蚨阵的就只有三个道士,分别是宋朝龙虎山的一个道士,清朝茅山宗的一个道士,最后一个用过这阵法的人,是胖叔师父给胖叔说的,那人是民国时期的一位前辈。

    这三个大佬基本上都是受某些特殊人物邀请而布阵,镇压的冤孽也不是普通的东西,具体是什么,胖叔的师父也没说清,只是说那不是普通道士能斗过的活祖宗。

    “爽真舒坦”

    我见胖叔摆放好了最后一枚铜钱,心莫名其妙的一松,忽然就感觉双臂上的阴冷感消散了不少,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渐渐从脚下开始上涌。

    说句实话,现在我真感觉自己看见了“幸福”,这种舒服的感觉简直是老天爷给我的恩赐啊!

    还没等我舒服完,一阵刺骨的阴冷又猛的窜了出来,跟先前一样,双臂霎时就有种被冻僵的感觉,连呼吸都有些不畅了。

    “吗的冰火两重天”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本想给胖叔提提意见,让他再给我摆个舒服的阵,可他显然是没注意到我满脸的苦笑,转过身拿着罗盘就找起了金线所在的位置。

    大概过了十几秒的样子,阴冷感又开始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就是我梦寐以求的温暖感,但我现在一点都没高兴的意思,因为我知道,一会儿还得被那种刺骨的阴冷给折磨一顿。

    “拿我的身子当容器胖叔够厉害的连我都给镇压了”我咧着嘴坐在地上,见胖叔跟海东青正不停的在白沙地中寻觅金线所在,我摇了摇头:“怎么感觉他们有点不靠谱呢”

    本来戾孽跟殂慧是不会被普通道术所对付的,可胖叔貌似是动起了脑子,好像他用道术对付的不是冤孽,而是我的身子。

    这其中的原理我倒是不太明白,可一看胖叔满脸的自信,我也稍稍安心了些许。

    几年后胖叔跟我谈起过今天的事,那时我才发现,我此时此刻的安心真是太他吗没逻辑了

    那时候他可是喝醉了,俗话说得好,酒后吐真言,胖叔他那时一边喝着酒一边就给我念叨开了:“饿用三十六青蚨阵,其实就四(是)试试,用阵镇住你,拖住冤孽冲你滴九穴也只四(是)一个猜想,没想到真成咧,这就四(是)传说中咧隔山打牛!”

    酒后吐真言是好是坏,具体得看你吐出来的内容,如果你吐出来的内容是胖叔这种不该说的真相,或许那就不叫酒后吐真言了,应该叫作死。

    “嗖!!!”

    就在此时,只听嗖的一声,摆放在我身前的铜钱就莫名其妙的飞出去了一枚,就跟被炮仗给蹦飞的一般,只看见飞出去的影子了,落地的位置在哪儿我还真没看清。

    “阵要破了”我脑门上的冷汗持续不断的往外冒着,还没等我开口向胖叔反应这情况,又是嗖的一声,身边的一枚铜钱再度蹦飞,这下子我是真被吓愣住了。

    胖叔你是给我弄的山寨阵法吧咋这么不靠谱呢?!

    还没两分钟这阵法就有被破的迹象了你是在玩儿我呢

    “就在这哈(下)面,你拿探铲直接插哈(下)去,小海你使点劲,这金线都几百年了肯定不结实咧,你这铲子也够锋利,一哈(下)子就应该能弄断。”胖叔忽然开口喊道,蹲在白沙地上面用手指插出了一个小坑,示意让海东青拿探铲往这下面插。

    海东青手里拿着的探铲是组装好的,前端是普通洛阳铲的样子,半圆柱形的铁片状,估计这铲子被海东青拿磨刀石磨过,冷不丁的借着手电一看都能看见上面闪烁着的寒光。

    “拿炸药直接把这炸了不就行了?”海东青拿着探铲遥遥看着我,没动手往土下插。

    “炸你大爷!金线离地面少说两米,你才带了多少炸药?要是去墓里炸药不够用了那可就”我话还没说完,又是嗖的一声,铜钱又飞出去了一枚,这下可把胖叔他们给惊住了。

    胖叔皱紧了眉头大喊道:“挖哈气(下去)!”

    海东青此时没有一点犹豫,高举着探铲,双臂一使劲就把探铲的头部插进了白沙地,随即又将双手握着的位置往上调整了一下,双臂再次用力,又将探铲往下插进去了一部分。

    “牛逼啊这力气够大的”我一愣一愣的看着海东青拿探铲插地,见他拿探铲插地就跟插豆腐似的,我彻底震惊了。

    不说别的,就说海东青一铲子往下能插半米,这就不是普通人能有的劲儿。

    虽然这里的土地因为布了岐z阵而不会有太多岩石,可那白沙地下面估计全都是结结实实用来埋金线的黄土,那玩意儿真不是普通人能一下子拿探铲插半米深的东西。

    “怎么没反应。”海东青脸色难看的喃喃道,他手中的伸缩探铲已经差不多插下去两米深了,可貌似还没插到传说中的金线,更没半点岐z阵被破的迹象。

    “你四(是)竖着插咧,你横着四四(试试)。”胖叔提醒了海东青一句。

    探铲的头是个半圆柱形的铁片,要是埋在地下的金线是竖着埋的,那么海东青竖着插还真插不到,只能横着才能插断。

    “我试试。”海东青点点头,把探铲的杆子往上抽出了一米左右的长度,随即便双手紧握着杆子,皱着眉头缓慢的扭动着探铲杆,看来他应该是在调整土下铲头所对准的方向。

    “嗖!!!”

    我冷汗狂冒的看着身前的铜钱一个接一个的蹦飞,心都快碎了。

    现在蹦飞的这枚铜钱再加上先前蹦飞的铜钱一共有八枚铜钱被蹦飞了剩下的二十八枚铜钱估计也撑不了多长时间现在我只能祈祷胖叔他们的动作快点

    正当我祈祷个不停的时候,只听白沙地中猛的炸响了一声爆炸般的轰鸣,随之,我冻僵的双臂突兀一颤,阴冷感顿时就往下降了一个档次。

    “挖断咧?”胖叔惊疑不定的看着我,见我点了点头,他立马就哈哈大笑了起来,拿着罗盘又在白沙地中转悠了一阵,在靠近白沙地边缘的地方停下了脚步,蹲下身子用手指在沙地上戳出了一个小坑,转头便叫海东青过来下铲子。

    在我身前的铜钱又蹦飞四枚之后,又是一声轰鸣炸响,双臂的阴冷感再度往下降了一层。

    “祖师爷保佑啊”我感动得都快哭了,海东青的这铲子是横着下去的,也许是我们运气好的缘故,还真不偏不倚的就插断了金线,看来老天爷还是挺爱我这孙子的。

    不知道是老天爷爱抽我耳光,还是我运气真是差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我上一秒刚感叹完老天爷爱我这孙子,下一秒三十六青蚨阵就快破了

    “嗖!!!”

    “嗖!嗖!!嗖!!!”

    忽然,我身前的四枚铜钱几乎是同时就蹦飞了出去,还没等我发出求救声,面前的铜钱就一枚接着一枚的往外飞,不过半分钟的样子,三十六枚铜钱就只剩下了八枚,当即我脸色就白了。

    “你们快点啊!!!”我扯着嗓子大吼道,话音还没落下,更让我崩溃的一幕就发生了。

    只见面前的八枚铜钱齐齐一颤,伴随着一声声嗖嗖的声响,这些蹦飞的铜钱骤然就从我视线中消失而去。

    随即,我眼前一黑,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