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章 冒险的举动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海东青在我脑海的最深处,一直都是一个鸟人的形象,现在他的形象一瞬间就在我脑子里改变了,变成了一个长着狗鼻子的鸟人。

    “你真能闻出来?”我一脸不信的指着十米左右开外的白沙地。

    海东青微眯着眼打量着前方,不停的皱着鼻子:“不是近代的尸首,这里有股古墓棺材里的那种味道,但没那味道重。”

    “你够牛逼的啊,能闻出尸首的位置在哪儿不?”我紧接着问道。

    只见海东青点了点头,闭上眼睛皱了皱鼻子,抬手指向了不远处的白沙地:“在白沙地的中间,离地面大概有一米左右的样子。”

    闻言,胖叔拿着罗盘就在原地转悠了起来,嘴里连续不断的念叨着,似乎是在算什么东西一般,隐隐约约还听见了一些数字从他嘴里蹦出来。

    “这你都能闻出来?”我现在可算是彻底服了,海东青真是属警犬的?!埋在地下一米的东西都能闻出来?!

    “嗯。”海东青点点头,从包里拿出了考古探铲组装了起来,还没等他把铲子装上节,我急忙拉住了他:“你不会是想用这个去戳白沙地吧?”

    海东青先是愣了愣,随即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默默的把铲子拆开,又给放回了包里。

    白沙地下面说不准就是岐z阵,要是他真一铲子铲了下去,估计要不了半分钟这鸟人就得跟我们说拜拜了。

    “胖叔,咱们咋解决这东西?”我蹲在一块石头旁打量着白沙地,虽然这时候地上没水,我还是不敢踩过去,就怕一脚踩出几个要命的祖宗。

    胖叔现在的脸色也是难看得很,听见我问他,胖叔摇了摇头:“先琢磨琢磨。”

    刘豫他们破岐z阵就是靠人多,在破阵的过程中肯定有人死在冤孽手上,可以说他们靠的是人命去破阵,而我们满打满算可以牺牲的就只有海东青一个貌似人数不够啊

    “饿们先摸摸白沙地滴底儿,看看这里面有些撒(啥)东西。”胖叔掏出烟点了一支放进嘴里,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叠折得正正方方的黄纸,一边用手撕着,一边招呼着海东青:“拿瓶矿泉水给饿。”

    海东青没说话,一言不发的从背包里拿出水递给了胖叔。

    胖叔接过矿泉水,二话不说就扭开了瓶盖,用瓶口对准了手中刚撕出来的黄纸人,嘴里念念有词的嘀咕着,轻轻歪了歪瓶子,水霎时就从瓶口涌了出来,浸湿了黄纸人。

    “让它气(去)试试。”胖叔龇着牙看了看手中的纸人,抬脚往白沙地旁走了过去,等到了白沙地外的一米处,胖叔大喊了一句有着陕西风味儿的急急如律令,一使劲就把纸人给扔到了白沙地里。

    “嘶!!!!”

    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只听一声刺耳的嘶鸣猛然凭空炸响,这声音在吓得我们一哆嗦的同时,还给我们刺激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人在你面前拿指甲划黑板一样,那种声音真是太刺激人了

    “冲身咧。”胖叔一动不动的盯着在白沙地中燃烧的纸人,轻轻的喊了我们一声,用手指了指纸人,示意让我们仔细看。

    我皱了皱眉头,转头把目光放在了燃烧的纸人身上,看着看着我忽然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黄纸人是一种符咒,名为假符,可以说是胖叔的特有技能,是当初他师父传给他的。

    据说这种符是专门用来试探四周冤孽的符咒。

    在胖叔的解释中,如果有什么地方自己摸不清是否有冤孽的存在,那么便可以把这假符扔到自己觉得危险的地方。

    若是那里有冤孽的存在,假符第一时间就会被冤孽冲身,纸人燃烧,邪龇炸响,这都是冤孽存在的迹象。

    但是现在这纸人怎么燃烧得这么慢?!

    此时此刻的黄纸人已经被一团火光笼罩了个严实,就像是被浇上汽油的柴火一般,还烧出了接连不断的劈啪声。

    按照这种燃烧的势头,普通的小纸人估计不过几秒就应该会化作灰烬,但现在却与我想象中的场景完全不同。

    纸人还在持续不断的燃烧,这火光足足闪烁了两三分钟的样子,最终才渐渐熄灭。

    “殂慧。”胖叔咧了咧嘴:“斯文滴冤孽,再看看哈(下)一个。”

    话音一落,胖叔又埋头重复着先前的工序,拿黄纸撕出了一个纸人,又用矿泉水浸湿,念着咒词扔进了白沙地。

    “嘶!!!!”

    这次纸人的反应与先前完全不同,虽一样都有邪龇炸响,可纸人的燃烧速度却异常的快,几近是眨眨眼的功夫,火光就猛的熄灭了下去。

    “这戾孽够粗鲁咧。”胖叔没再继续折纸人,皱着眉头嘀嘀咕咕的琢磨了一会,转过头看向了我跟海东青,低声说道:“这阵有问题,不像岐z阵。”

    ―z阵最厉害的地方莫过于六孽冲身,同时被六个冤孽冲入身子,估计祖师爷也得含恨大吼一声闹不住。

    刚开始我们都觉得这是个岐z阵,但现在经过胖叔这么一说

    我跟海东青脑子有点迷糊了

    “轮着冲身不像四(是)岐z阵啊”胖叔的脸色异常难看,双眼满含疑惑的看着白沙地,不停的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脑门,我估摸着他是在祈祷祖师爷显灵,给他一个灵光闪现的机会。

    “没事,咱们再观察观察。”我说道。

    话落,我拿着手电筒在白沙地上晃了晃,见沙地的表面一如往常的平静,我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先前隐隐提起来的心也稍微落下去了些许。

    其实在海东青说沙地里埋着尸首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不得劲了。

    殂慧,戾孽,这两玩意儿已经够难缠了,要是一会儿埋在地下的哥们诈尸了,我今儿还真得泪奔。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胖叔!我问你个事儿!”我把胖叔叫到了身边,压低了嗓子问:“这阵里有几个冤孽?”

    “说不准。”胖叔似牙疼般的龇着牙说着:“最少都有两个,一个四(是)殂慧,一个四(是)戾孽。”

    “我有个猜想,但不知道准不准确。”我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这阵确实是岐z阵,只不过它可能已经失效了”

    听见这话,胖叔表情立马就僵了一下,急忙追问:“社(说)清楚!”

    “胖叔,如果假符被六孽冲身,那么该会是什么反应?”我问道。

    胖叔抽了口烟想了想,肯定的说:“瞬间化作飞灰,六孽冲身不是假符能受得住的,别说是六孽了,就是三个冤孽冲身,假符都得瞬间变作灰烬。”

    “那就对了!如果这里真的是努尔哈赤假陵所在,那么民国的那些前辈肯定也遇见了这阵法,说不准他们已经把这阵法给破了!”我越说越兴奋,掰着手指头说道:“岐z阵里有六个冤孽,现在李大雪妹妹的身上就有一个,前面咱们又看见了两个,剩下的三个说不准已经被那些前辈给办了。”

    “依据呢?”海东青冷冰冰的问我。

    我的话被噎了一下,想要反驳,可仔细一想还真没什么可以反驳的地方。

    这些猜想确实是没什么依据而且是往最好最理想的情况猜出来的但是岐z阵确确实实是不正常了啊

    冤孽虽在,可真不是一起冲身的啊!

    “胖叔,岐z阵是不是只能有六个冤孽在里面封着?”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蹲坐在地上整理着背包,不停在包里鼓捣着,随着话音落下,我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把贡香,又将蚨匕给拿了出来。

    “最多只能六个,哪怕四(是)再多一个,岐z阵都镇不住。”胖叔没注意我的动作,一门心思都放在了白沙地上:“六条金线都已经够多咧,再多一条,阴气大盛,冤孽破土而出就是轻轻松松滴丝(事)。”

    “那就行。”我拿火机点燃了手里的贡香,四处看了看,低声说道:“现在岐z阵确实是失常了,冤孽都是轮着冲身,并不是一起冲身,我想进去赌一赌。”

    胖叔身子一颤,急忙转头拉住了我:“你赌撒(啥)?”

    “咱们在这儿傻愣着也不是个办法,李大雪的妹妹貌似也快闹不住了,都几天没吃没喝了?”我笑着摇了摇头,把话题岔开:“这里算是荒山野地了,咱们一会儿动静大点估计也没人知道。”

    海东青默默的走到了我身前站着,语气平静的问:“你想干什么?”

    “引鬼上身。”我吹了一下手里的贡香,头也不抬的说着:“现在那里面最多就是五个冤孽,你们动作快点,只要你们挖断了金线,什么事都没了。”

    “你个瓜皮!进气(去)找死啊?”胖叔脸都黑了,指着我鼻子骂道:“你要四(是)出点事,饿咋跟老爷子交代?”

    “现在咱们也没办法了,只能这样。”我笑道:“难不成咱们还要在这儿继续观察?等有了把握再破阵,黄花菜都凉了。”

    没等胖叔他们再说话,我咬了咬牙,将那一把贡香紧握在了右手里,忍住了香头上传来的灼热感,我使劲的用贡香拍打着自己的前胸后背,强忍住了从皮肤上传来的剧痛,我嘴里来来回回的念叨着六个字。

    “喜神祖师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