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说几句心里话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不知不觉写了十几万字了,挺快的,哈哈,得感慨一下,一开始我也没想到能写这么多,看样子龟速易还是创造奇迹了。

    我是一个文笔不行而且书面语又写不来的骚人(文人骚客,我属后者的退化体),竟然能写个这么长的故事,挺有成就感的。

    话说回来,在写这故事之前,我就找过一个中文系毕业的老朋友来帮我琢磨,希望他能帮我想想怎么写出一个可以让人一直看下去的故事,嗯。

    可是啊,我他吗千不该万不该找到了这孙子,你大爷的我(省略一万字脏话)

    他当时就以高人的姿态给我做了个示范,整个故事的开头,也就是花圈店的部分,他帮我写过一个例子。

    看见他写的内容,我泪流满面啊,总有种红楼梦的即视感,太上档次了。

    然后吧,我意外发现,一个花圈店的描写他写了大概五百多字。

    然后吧,我意外发现,他对于人物的外貌描写大概有两百多字。

    然后吧

    “按照你的写,我能被喷死,你水得旷古烁今了。”我当时的话很中肯,但忽略了一个自古以来就有的词儿,文人相轻。

    经过我们的一番讨论,气氛渐渐热烈了起来。

    一开始我们的开口语是“我觉得吧。”

    半小时后我们的开口语是“我草你丫的”

    在一个小时后我取得了辩论的胜利,当然,请忽略我把厨房里菜刀拿出来的场景,再忽略我高举折叠凳大吼“翻滚吧牛宝宝”的场景,哎呀,胜利还是挺轻松的嘛!

    由此可见,在据理力争之中,文人总是斗不过骚人的。

    好像跑题了,拽回来。

    说真的,让我写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故事,要求书面语,要求脏话少,要求词句优美文笔高,我写不来,没那技术含量。

    最后我还是觉得我那朋友说的挺有道理。

    写顺畅了,写得能让人看懂,那就差不多了。

    我应该就差不多了吧?毕竟我没那写高档次文的天分。

    文笔什么的,让文人骚客的前者去琢磨,我这骚人,还是慢慢琢磨别的吧,哈哈。

    扯了这么多闲话,我得说点正经的,咱们来说一下整个故事的走向。

    走向吧,说多了就是剧透得过分,说少了还不如不说,嗯我说大结局吧!

    大结局,没人能猜到,具体内容,请期待。

    好像这剧透有点操蛋了,看来我得说一些实际的东西。

    易林这个角色,不是各位所看见的那么简单,在二十万字或者三十万字或者四十万字(说不准)之后,他会有很大的转变。

    在他转变之后,各位肯定会觉得,在他身上,很难看见现在易林的半点影子,是一个可怜人吧,嗯,具体内容保密。

    这个转变,就跟原来我听过的一句话一样,恶人心存猛犬,善人心藏蛟龙。

    好了,剧透完毕。

    结束语:各位请记住我,我是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成熟稳重霸气外露(省略三千字褒义词描写)的人,我也是一个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再次省略三千字)的文人骚客,没错,我就是姓易的,我为自己代言!

    **************************************

    我是一个脾气好的人,看我书的,跟我帖子的,都应该知道。

    但是脾气好就不一定不发脾气不是?有的人就看我脾气好,好欺负了?

    在前面我就说过了,我不是什么文人雅士,更不是文人骚客,没什么作者该有的职业道德,没什么高大上的品质,想骂就骂,这是我德行,虽然我脾气好不怎么骂人。

    某些人就看我脾气好了是不是?

    这么说吧,某些人别拿对付普通作者那套来对付我,明着说,不管用,别让我脾气上来,好好跟你说个话,你非得跟我来对付普通作者那套,行,今儿心情好,我不想骂人,现在给你脸,希望你自己兜着,谢谢了啊。

    为什么不在跟你聊天的时候骂你,很简单,我不想给你留话柄,更不想让人觉得我只敢背着人骂,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我现在当着所有人说了,你要是想跟我较真,那就来,我这人就好较真,真以为我个写故事的没脾气啊?草的。

    我说的是谁,自个儿清楚,给你在这儿留点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