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八章 六孽冲身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说来也是造化弄人,岐z阵这东西没被内行人破,反而被一个外行人叫一群官兵给破了,要是让当初布置这阵的老道士知道这事,恐怕他得被气得再死过去一次。

    前文就提到过,山河之力不是普通冤孽能敌过的,更不是普通的道术之力能与其相比的,虽然艮沙阵并没有借用山河之力,但这阵法确确实实是用山河之力在镇压地下的冤孽。

    (山河之力也就是山河之气的力量)

    或许这话有的朋友会听不懂,其实仔细一想,这很容易理解。

    想要用山河之力,那就必须要借用附近的山河地气,用这些气去镇压冤孽,可永昌陵那儿并不是山峦起伏之地,平原多过山川,想要借用那里的山河之力镇压冤孽,无异于天方夜谭。

    其实就算是借来了,那么一点地气有什么用?

    想要压住地下的殂慧跟戾孽?可能吗?

    无奈之下,老道士就选择了一个前人所创的阵法,给永昌陵的岐z阵上了一个保险。

    艮是八卦之一,代表山,这阵法的原理就是用八个“阵眼”假造出八个“山峰”,再借以这八个“假山”的山河之力,镇压地下的冤孽。

    这阵局的具体原理胖叔也摸不清,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东西,而我则还不如胖叔知道的多,只知道一些皮毛,毕竟这玩意儿不是我的强项。

    艮沙阵真的算起来其实不属于正统道术,而是属于风水一脉的特殊本事,用它来镇压地下的殂慧跟戾孽,虽不能完全压住,但也能让它们稍微的“迟钝”一点。

    “除开人为因素以外,艮沙阵几乎是不可能自然被破的,盖地的白沙少说都有三尺深,要不是有人故意去挖,这阵怎么可能会被破。”胖叔摇着头说道:“可这阵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就是下雨天这艮沙阵会暂时性的失效,要是下面镇压的有恶鬼,这些要命的东西可就跑出来了。”

    我点点头:“没错,老爷子也这么说过,说这阵法很鸡肋,除非是有东西帮这阵法遮挡风雨,要不然一下雨这阵法就得出漏子。”

    说完,我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猛的一拍手掌:“我知道这是咋回事了!”

    胖叔嘿嘿笑着没说话,对我点点头,示意让我接着往下说。

    “胖叔,你前面是不是说了,刘豫盗永昌陵那天是天降大雨?”我笑着问道,胖叔点头说是,我嘴角一咧,笑眯眯的点了支烟抽着,缓缓把这事全盘解释了起来。

    那老道士不是傻逼,他既然是敢布下艮沙阵,自然就想到过下雨天会失效。

    我估计他布完这阵后肯定嘱咐过了宫里的那些老大哥,嘱咐内容应该是这样的:下雨天千万不能去永昌陵,哪怕是去永昌陵的附近也不行,只要你敢去,基本上你就回不来了。

    虽然我猜的这话略显现代,但我感觉,基本上的意思肯定八九不离十。

    艮为山,属阳,天上落的雨是水,属阴。

    阴阳相冲,肯定得有一方落败,跟老天爷“撒的水”相比,艮沙阵的那点阳气简直是弱爆了。

    被带着阴气的大雨灌溉,艮沙阵暂时性的失效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老道士当初对皇家贵族的嘱咐,也是非常的靠谱。

    艮沙阵一失效下面的岐z阵可就敏感了,在下雨天靠近永昌陵纯属找死,可找死的人数一多,阎王爷也收不过来不是?

    刘豫就是个外行人,但他确确实实的是把岐z阵给破了,也许是因为背后有高人指点,但也有可能这是一个巧合。

    “他们去盗墓的时候正是大雨倾盆的时候,一百多个人靠近永昌陵,守墓的才六个冤孽,六个冤孽冲一个人的身子让他彻底断气估计就是眨眨眼的事儿,可是这靠近永昌陵的是上百人,冤孽本来就没脑子,它们铁定是找着离自己最近的人冲。”我抽着烟说道。

    见胖叔一脸满意的笑着,我耸了耸肩:“殂慧跟戾孽单独冲身,威力可比不上六孽同时冲身,它们单独的冲人身子,弄死一个人起码也得几分钟的样儿,当然,殂慧也很有可能不会害死宿主,毕竟它不是戾孽那种脾气差的冤孽,它爱安静,不爱动弹。”

    “岐z阵防盗的杀招就是六孽冲身,六孽冲身如果变成了一个个轮着冲身,那么可就给人创造破阵的机会了,在六孽冲身失效的时间内,只要有人把金线给挖断了,这岐z阵可就破了。”

    其实阵法就像是电路板一样,你只要找到了关键点,把其中一个重要的位置掐断,电路板也就报废了。

    地下埋着的金线就是岐z阵的脉络,脉络一断,整个阵法可就跟报废的电路板一样,光有个空壳却没半点作用。

    “金线断咧,六孽自然就回不气(去)咧,冲完身子滴殂慧跟戾孽,在发现自己回不气(去)滴第一时间,它们会干撒(啥)?”胖叔笑呵呵的问道。

    我摇摇头,这点我还真不知道,老爷子也没跟我说过。

    “在人滴身体里呆住,几十上百年滴习惯已经被彻底打破,回不到金线里游走,它们肯定就茫然咧,对于它们来社(说),金线是唯一寻找自己缺失魂魄滴路径,可现在咧?”胖叔叹了口气,无奈的笑着:“用现在滴话来社,就是它们都惊呆咧。”

    据胖叔所说,那些冲在人身子里的冤孽在发现金线断裂之后,第一时间就停止了所有的动作,跟普通的阴魂附身一般,只是静静的待在人的体内,并不做出一些伤害人的举动,仿佛是在发呆发愣一般。

    这种情况很容易理解,毕竟冤孽不是只会害人的工具,它们也有一定的思维。

    各位可以想想。

    你在一片充满希望的田野上奔跑着,不远处似乎就是自己的家,为了回家你都跑了几十上百年,“眼看就要到达目的地了”,却忽然发现自己脚下的路变了,连周围的场景都变了,完全不是那片田野。

    你想要回到那希望的田野上,却怎么都回不去,这种时候惊呆肯定是第一表现。

    “其实就算是没有下雨,这些人一样可以靠着人多破阵。”海东青插了句嘴,发表完自己的见解后立马就被胖叔一个爆栗敲到了头上。

    “你个瓜皮,饿咋这么烦你咧?”胖叔狠狠的瞪着他,重重的用手拍着床说:“饿前面就社(说)咧,要是不下雨,这艮沙阵就是保险,只有挖开了才会被冤孽冲身,一百多个人能保持一个进度一起挖?可能么?”

    我哈哈大笑着,用眼神鄙视着海东青的智商:“第一个挖到白沙下面的人立马就会被六孽冲身,接下来就是第二个,第三个,基本上是谁挖谁死,除非是一百多个人同时挖到一个界限,这才会让冤孽选择一个离自己最近的人冲身。”

    “懂了,下大雨的时候艮沙阵失效,冤孽可以四处流窜,谁进了阵谁就被冲身,一百多个人都靠近永昌陵进了阵,冤孽这才会毫无目标的选择冲身对象。”海东青面无表情的念叨着:“一个是挖地挖到界限被冲身,一个是靠近永昌陵就被冲身,那群盗墓贼肯定是心急火燎的想挖宝贝,或者是背后有人指使,让他们一起进去,结果还没等死几个人,基本上所有人都进了岐z阵。”

    “没错,就是这样,六孽冲身害死一个人就是眨眨眼的事儿,上一秒害死了一个挖地挖到界限的,下一秒就会害死下一个。”我从兜里拿出了烟盒,抽出一支烟放进了嘴里,烟盒则扔给了胖叔,嘴里说道。

    “它们又不是什么有纪律有组织的冤孽,之所以会六孽同时冲身,那就是因为时间的问题,只要两个人不是同时挖的,哪怕是上一个是一秒前挖到的界限,下一个是一秒后挖到的界限,这一样会死,除非是同一秒挖到了界限。”

    海东青皱了皱眉头:“这阵好像也不难破啊,只要人多就行了。”

    “屁,虽然岐z阵抹油(没有)太过保密,但其中滴原理其他人可不明白,就知道一个,挖断了金线才能破阵,但谁敢气(去)挖?”胖叔万分没好气的看着海东青:“宋朝国富民强,谁敢气(去)拉帮结伙滴挖老祖宗滴坟?那不四(是)找死么!就算国家不弄死他们,不懂原理滴人一挖肯定得被六孽冲身,日子一久,死滴(的)人多咧,谁还敢气(去)触这个霉头?”

    “现在仔细一想,这阵法确实不怎么厉害,知道原理就行,只要人多了控制好了界限,阵法自然就得被破。”我伸了个懒腰,见外面天已经渐渐泛黑,我笑了笑:“在刘豫去挖永昌陵之前,还有谁敢拉帮结伙带上一堆人去挖赵匡胤的墓?或许这真是一个巧合。”

    也许是在靠近永昌陵的时候那群官兵是排着队进去的,或者是方阵?这点我猜不到。

    但他们肯定是有一部分人在同一时间进的岐z阵,如果不是这样,他们肯定会“大败而归。”

    有可能是那行里人在背后出谋划策,但我觉得吧,更有可能的是巧合。

    这群盗墓的都是官兵,列个方阵靠近陵墓等待指令,这好像是可能性很大的事,当然,也有可能他们是排着队跑进去了,这说不准。

    假设他们是列阵进去的。

    要是按照古代的方阵来看,进去的第一排人肯定就是首先被冲身的人,但不是被六孽冲身,而是被分开的冤孽冲身。

    因为他们都是同时进去的,并不是轮着进去的,一个方阵每排一般都是五六个人吧?这就差不多能凑够六个冤孽冲身的数。

    见有人被冲身了,刘豫背后的行里人肯定能看出来,这不是六孽冲身,而是被轮着冲身。

    在他安排之下岐z阵还真就这么糊糊涂涂的被破了!

    闻言,海东青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刘豫背后有行里人帮他,虽不懂岐z阵的原理,但那行里人肯定看出来了,冤孽跟殂慧已经分开冲身而不是同时六孽冲身了。”我给海东青说道:“有他的指使,其他人肯定是拼着命的往土里挖,为的就是挖断金线破阵。”

    海东青摆摆手打断了我们:“说这么多也没用,按照你们的说法,再结合上李大雪说的白沙地,你的意思是那里是个岐z阵?”

    “估计是岐z阵。”我仔细的分析着:“水属阴,李大雪妹妹在那儿洗手,水落到了艮沙阵上,说不准殂慧就随着这水冲了她的身子,其实这就跟水会导电的原理差不多。”

    海东青有点不信的看着我:“要是你这么说,其他人在那儿洗手不一样也会被冲身?”

    “你他吗哪只眼睛看见有人在那儿洗手了?”我顿时为之气结:“说不准就只有李大雪的妹妹在那儿洗过手呢!”

    这句话似乎有点不讲理,好像水分也有点过多,但在很多年后,每当我想起今天的事儿,我都会反反复复的感慨一句话:“姓易的,你他吗太聪明了!这种天机难测的事都会被你蒙出来!”

    没错,不久后的事实告诉了我们,貌似在那儿洗过手的,还真有可能就只有李大雪的妹妹一个。

    “吃饭去,一会儿就动身。”海东青站了起来,对我们说道。

    胖叔跟我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是笑着没说话,眼里隐隐约约的有了兴奋的意味。

    终于要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