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七章 岐z阵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等我们回了房,又将李大雪支开,胖叔这才把李大雪妹妹被冲身的原因说了出来。

    “岐z阵(岐qi第二声,zmo第四声),宋朝滴东西,早失传咧,要不四(是)李大雪社到了(说到了)白沙地这东西,恐怕我也记不起这阵法咧。”胖叔的脸上难得一次出现了慎重的表情,点着烟抽了几口,缓缓给我们说起了这阵法的来历。

    在胖叔家中,有一名为《墓阵解》的古籍,这本书的内容很是奇怪,看名字像是风水堪舆的典籍,可内容却是类似于野史的东西。

    古今墓地的部分阵局在这本书中都有记载,不光是记载了阵局,它还把这些阵局的来历粗略的记了下来,甚至是阵局所保护的陵墓墓主也在其中有着戏份。

    据本书记载,岐z阵这东西第一次出现就是在宋朝的开宝年间。

    它的出现跟某位皇帝的身死可是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说到开宝年间的皇帝身死,各位肯定就想到了,没错,身死的那皇帝就是曾“杯酒释兵权”的赵匡胤。

    按照书中记载,赵匡胤是于开宝九年的十月十九日夜去世,死因并没有写出来。

    (赵匡胤的死一直是个未解之谜,是被赵光义密谋杀害还是另有隐情,这谁都说不清。赵匡胤的确切死亡时间不好确定,历史上争论颇多,胖叔的书上写的是十九日夜去世。)

    三日之后,皇宫中忽然来了一位老道人,此人据说是被赵光义特意寻来,寻来老道的目的便是让他为哥哥赵匡胤的陵墓布局,以免陵墓中的宝物被后人盗取。

    宝物失窃是小,但墓里埋的可是大宋开国皇帝赵匡胤,要是连开国皇帝的陵墓都被人盗了,那么宋朝的后世皇帝基本上就没脸了。

    “这人不四撒(是啥)正道,布局滴手段都是些邪门歪道。”胖叔摇了摇头。

    埋葬赵匡胤的陵墓名为永昌陵,位于今河南省巩义市,虽不比后世皇帝的宋陵装修繁杂,可它却开创了宋朝帝陵的规范。

    永昌陵内由上宫,下宫,孝章宋皇后陵,章怀潘宋皇后陵,还有两个陪葬墓组成。

    后世皇帝的帝陵多是以永昌陵的构造仿建,虽“款式”差不多,但里面的东西可比赵匡胤的陵墓有油水多了。

    今时今日的永昌陵附近多为草地,可在几百年前,永昌陵的附近却是一片沙地。

    这就是当初那老道所布下的局,阵局名为岐z阵。

    在陵墓外的六尺土下埋藏金线,共埋藏六根,每一根金线的长短大概就是二十丈至二十五丈左右,线可打结互相连接以延长,但却不可断。

    这六条金线互不相交,以葬有赵匡胤的陵台为中心,整整的在外圈的土下绕着陵台埋了六圈,每一圈就是一条金线。

    这些金线可不是普通的金线,每根金线都约莫筷子粗细,埋入黄土之前还被那老道士“加过工”,几近是每隔一丈金线上就绣有咒词。

    以上这些只是初步的准备工作,更复杂的工序还在后面。

    “杀活人,在活人身死的一瞬间就把他魂魄拘禁住,再用分离魂魄的法术将三魂跟七魄彻底分开,用特殊的方法把这些被分开的魂魄封入金线,书里说,一共有三个人死在了这道工序上,也就是说,陵墓的阵局还在加工,那老道士就已经把三个殂慧跟三个戾孽给准备好了。”

    胖叔此时的普通话又标准了,看样子他是语言模式开始切换了,只见他满脸无奈的抽着烟,用手指了指地板:“那老道有点本事,殂慧跟戾孽本都是不会被道术所对付的冤孽,不知道那道士是用的啥办法,还真把冤孽封住了,直接就把阵局给做成了一个“永动机”,并且他还跟赵光义夸下过海口”

    说到这里,胖叔把烟头吐到了地上,摇摇头说道:“岐z无解,乃万安之阵。”

    这话的意思我跟海东青都听明白了,意思很明显,也很嚣张。

    ―z阵是没有解阵方法的阵局,它属于一个万全的阵法,压根就没地方能让外人钻空子,想解开这局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

    胖叔又点了支烟,笑呵呵的给我们解释起了这阵局的运作原理。

    在听这运作原理之前,我觉得那老道士有点自大,嘴里不是吹牛逼就是吹牛逼。

    但在听完这原理之后,我的表情从一脸的不屑已经变作了满脸的震惊,那老道士不是在吹牛逼,貌似是真有点牛逼。

    戾孽跟殂慧都有一个特性,就是不能分开太久,分开的时间越久,它们的怨气就越大,本事自然也就越大。

    六根金线就像是六条给鬼游荡的高速公路,每一条金线都封着一个冤孽,金线与金线之间的距离不算远,这就会给戾孽跟殂慧一种错觉,自己的三魂(七魄)就在旁边,只要是不停的在金线中游走寻找,应该就能找到自己缺少的一部分。

    这种错觉就直接导致了岐z阵的永动原理。

    普通的护墓阵法,大多都是被破了阵局就没用了,或者是时间一久墓局就会失效,失效过后,外人进墓取走宝物就犹如探囊取物。

    想要真正的保住一个墓地的安全,第一就得保证护墓的阵法不会被人给破了,第二就得保证阵法的“保质期”。

    ―z阵也不知是怎么研究出来的,那些金线貌似是经过了特殊的加工,纵然历史变迁岁月流逝,金线依旧不会被自然消解。

    在胖叔的猜测里,金线不会消解肯定与那老道有关系,既然玄学一行里有让尸体不腐的方法,那么说不准那老道士还真研究出来了一套让金线不消的办法。

    保证了金线阵局不会消解,则就算是保证了这阵局的保质期。

    可阵法不够复杂也难免会被人给破了,就算保质期久了有什么用?那不是一样的花架子中看不中用?

    老道士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弄出来的岐z阵,简直就是个游戏里的BUG。

    他利用了戾孽跟殂慧不断在金线中游走的原理,所布下的这阵就跟永动机一样,随时随地都在开启运动的状态。

    普通人想要破阵肯定得用“软”的方法,强破阵法的一般来说都是傻逼,没人会那么干。

    可这岐z阵的“脾气”不算好,你就算是软着来或者是动作很小的来,阵局一样会发现你,发现你了之后事情可就精彩了。

    “六孽冲身,就四(是)祖师爷下凡也受不住啊。”胖叔感叹道:“被一个孽冲身,不会马上丝(死),被殂慧冲身,也不会马上丝(死),但要四(是)同时被六个孽冲身,阴毒攻心就是瞬间滴四(事)。”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皱紧了眉头问道:“要按照你这么说,这阵法的保质期也不长啊,既然都一起冲人的身子了,那么这些冤孽自然就能跟缺少的部分会和啊,殂慧找戾孽,戾孽找殂慧,一切不都和谐了么?”

    “和谐个屁,你个瓜皮。”胖叔白了我一眼,用上一句陕西话下一句普通话的模式,没好气的跟我说道:“金线里的咒词有两个作用,一是封住冤孽,让它规规矩矩在金线里游走,二是起个开阵的作用,有人来了,这咒词就会短时间失效,冤孽怨气蒙心,第一时间就会弄死进阵的活人。”

    “被封在金线里几十年几百年,这些冤孽的怨气早就非同寻常了,压根就不能与当初的魂魄同日而语,它们会觉得自己的一部分还在金线里,弄死活人后它们就回金线咧,给你打个比喻吧。”胖叔指了指自己,挑着眉毛用陕西话问我:“饿以后瘦咧,有八块腹肌咧,长得跟梁朝伟一样咧,也开始社(说)英语咧,你会认得饿么?”

    海东青打了个寒颤,面无表情的转过了头,看样子是不忍直视胖叔了。

    “您继续说,我不插嘴。”我讪笑着说道。

    胖叔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喘着粗气往下说了起来。

    事事都有两面性,阵法威胁性高了是好事,因为这就保证了帝陵不会被外人盗取,可也有坏的一方面。

    如果后世皇帝要去祭奠先祖赵匡胤怎么办?他不是一踏进陵台附近就得死了吗?就算他明白这里有阵法护着不能靠近,但也说不准会误伤啊不是?

    老道士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在帝陵附近命人盖上一层白沙,又布下了第二个阵法,艮沙阵。

    这玩意儿就是他为皇家做的保险措施。

    有这阵法盖于地面,岐z阵就不会那么敏感,从一开始的踩着埋金线的土地上就会弄死你,改成了你破土就弄死你。

    “这阵法我听老爷子说过,好像是道家的东西。”我点头说道:“白沙覆地阴不透,一朝破土恶回头,这个阵法貌似是用来镇压地下恶鬼的。”

    胖叔笑着点了点头,问了我一句:“知道永昌陵为什么最后还是被盗了吗?”

    我跟海东青都摇了摇头。

    忽然,海东青开口插了一句:“永昌陵第一次被盗,好像是大齐皇帝刘豫干的吧?”

    “他就四(是)个瓜皮。”胖叔嘿嘿冷笑着:“要不四(是)当初天降大雨,他又命令咧上百官兵去盗墓,背后还有个人出谋划策,他能碰巧破了这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