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章 殂慧戾孽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俗话说得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俗话还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姓杨的这位大师就属于装逼不成反被那啥的情况,绝对算是夜路走多遇鬼了。

    “快送医院啊!”陈婶儿这下可被吓得不轻,大喊了一声便飞快的跑下了楼,而李大雪也是被吓愣住了,半响都没缓过神来。

    胖叔嘿嘿笑着没说话,海东青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打着哈欠,似乎对这事儿毫不关心,而我拥有西南一龙这个外号的人,岂是那种幸灾乐祸的人?

    “大师!赶紧上来嘿!”我趴在窗边向着楼下的杨大师笑喊着:“快点上来啊!黄皮子要炸毛了!”

    “这可咋办啊”李大雪脸色难看得不行,转身就想往下走,但被我拉住了。

    我笑了笑:“你干啥去?”

    “送杨大师去医院啊!”李大雪说完这话脸色更难看了:“这下倒好,我小妹儿的病没治好,反而还得给大师搭医药费,真他吗操的。”

    “医药费个屁啊,让他自己付,要是敢向你们伸手要钱,咱们就告他去,说这狗日的宣传封建迷信。”我义正言辞的说道,指了指窗户:“而且刚才他是自己站在窗户上跳大神跳下去的,管我们屁事?”

    李大雪愣了愣:“他没站窗户上啊”

    “我的意思是,咱们吹个牛逼给警察叔叔听,杨大师就找不着我们的麻烦了。”我无奈的看着李大雪,心想,这人咋比猪还笨呢?

    听见我得如此通俗易懂,李大雪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可矛盾的表情随即又露了出来:“得罪了杨大师不好吧他要是记恨我们到时候他弄个法术什么的整咱们我们也受不住啊”

    这就是标准被神棍毒害的表现,看来杨大师有本事这六个字,已经在这群普通人的心里扎根了。

    要想打破他们的这种根深蒂固的观点,就必须下狠招。

    我站在窗户边看着在楼下打滚的杨大师,大喊道:“孙子!装逼被雷劈了吧?!”

    楼下的杨大师毫不犹豫的反驳着我:“黄口小儿!!休要胡说!!!”

    “孙子!以后还装逼吗?!”这是嘲讽神技,现在已被我使用两次,我敢说绝不超过三次,楼下的孙子就得露馅。

    “再造口业,当心日后死无葬身之地!!!”杨大师估计眼睛已经快红了,其实我也挺理解他的,毕竟在人前装了这么多年神棍,忽然被揭穿了,那感觉绝对很尴尬。

    “老子就造业了,咬我啊?”我放出了第三次嘲讽技能,这技能在放出去的瞬间就进化了,从嘲讽进化成了一个名为“打倒神棍人人有责之语”的技能。

    我这辈子讨厌的东西很多,神棍可是在我讨厌名单中名列前茅的物种,几乎到了我看见他们就想动手抽人的地步。

    要不是这群孙子老爱忽悠人,我们干这行的至于偷偷摸摸的做事吗?至于每次说话都怕别人叫自己神棍吗?

    “你个黄口小儿!当心以后你落入畜生道!!死无葬身之地不得超生!!”

    果不其然,楼下的神棍炸庙了,言辞之犀利,语言之污秽,连我都快听不下去了。

    没有给我一丝反骂的机会,楼下的杨大师就如同年轻人在玩说唱一般,极其有节奏的骂着我,顺带着问候我的家人。

    “看到了吧,这种神棍就嘴上厉害,除了嘴上诅咒人,他还有个屁的本事?”我对李大雪耸了耸肩,眨了眨眼睛笑道:“要不是有我们拆穿他,估计你妹妹还得被这大师揩油呢!他可是被师父传功的摸骨神算!”

    我不说这话还好,一说李大雪的眼珠子都要绿了,伸手把一旁的折叠凳拿到了手里,转身骂骂咧咧的就往楼下走,看样子他是去给大师进行东北折叠凳式的制裁了。

    “细伢子,这丫头四(是)撞着撒(啥)咧”胖叔皱着眉头走了过来,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这姑娘的表情,摇摇头说道:“像丢魂,却又像四(是)冲身,奇怪咧。”

    “丢魂不是这造型,我估计她是被啥东西给冲着了。”我在楼下怒骂声跟殴打声的伴奏下说出了自己的结论,龇着牙花子思索了好一会儿。

    半响后,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即便试探着问了胖叔一句:“我记得小时候老爷子跟咱们说过这种现象,但具体内容我忘了,你还记得不?”

    “老爷子说滴撒(啥)?”胖叔疑惑的看着我。

    我眉头皱得更紧了,苦恼的挠着头坐在了床上回忆着,模模糊糊的说:“好像是我十三岁那年,老爷子刚从苗寨回来,那时候你也在,他给咱们就说过这种现象,苗寨里有人也闹了这种“病”。”

    胖叔也随着我坐在了床上,点着烟默默回忆着,半响都没说话。

    就在楼下杨大师的惨叫声渐渐变得微弱的时候,胖叔猛的一拍手掌,大笑道:“有咧!老爷子跟咱儿说过这事!就四(是)戾孽跟殂慧么!”

    (殂,cu第二声,死亡的意思,戾,li第四声,凶暴残暴的意思。)

    被胖叔这一提醒我可算是想了起来。

    李大雪妹妹此时的状况,正是被殂慧冲身的症状!

    在湘西一脉中,戾孽跟殂慧分别是两种特殊冤孽的名字,均由人的魂魄形成,当然,这可不是自然形成的冤孽,而是被一些特殊的术法所制造而出。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主心主智,七魄主身主骨肉。

    一般而言,魂魄是不会分开的,哪怕是身死之后下了地府,魂魄一样不会分开。

    以上的这些都是一般而言,也有一些特殊的情况会让魂魄分离。

    如人死前有怨有恨,怨气不散而导致七魄留身,三魂则进入地府等候七魄归来,这种情况最终就会导致诈尸。

    魂属善,魄属恶,没有了魂的牵制,魄存在尸首的体内,诈尸之后,尸首为恶那就是理所当然的事。

    除去这种情况,还有一些人为的情况,也会导致魂魄分离。

    茅山的分魂术,龙虎山一脉的辟魂阵,还有湘西一脉的喜神冲魂,这些都能导致魂魄分离。

    魂魄不分还好,一分开,那可就造出了极为难缠的两种冤孽。

    说得通俗一点,魂魄就是一对鸳鸯,你要是强制的把它们分开,双方自然都会心生怨气,要是你一直都在阻拦魂魄重合,这股怨气就会越来越重,日子一久,自然就形成了戾孽跟殂慧这两种冤孽。

    戾孽由七魄形成,冲人身之后会让活人力大无穷,犹如尸首暴起,不惧刀枪,怒气冲天,完全不可超度。

    由三魂形成的殂慧则就文雅了许多,被殂慧冲体的活人,最多只会目光呆滞的发呆,但若是以普通解决冤孽的办法去解决殂慧,那可就捅娄子了。

    似乎殂慧有一种模式切换的功能,也能说是“人格分裂”,你惹着了它,它下一秒就会变成戾孽的状态,要么你被它弄死,要么就像杨大师一样,以飞快的速度在它眼前消失。

    总的来说,戾孽比殂慧棘手,要是此时冲李大雪妹妹身子的是戾孽,楼下的杨大师估计尸首都凉了。

    “发呆是发呆,可它为啥老望荒山看啊”我的思维又陷入了僵局,苦着脸抽着烟,一个劲的打量着被殂慧冲身的这姑娘。

    先前杨大师做法纯属装逼,压根就没半点用处,之所以会惹怒殂慧,那就是杨大师的“一阳指”惹出来的祸。

    你没事拿朱砂点人脑门?你不知道朱砂是阳气重的玩意儿?你戳它一下子跟拿巴掌抽活人有什么区别?!这不是打人的脸么!

    “别想咧,救人要紧。”胖叔拍了拍处于沉思中的我,指着李大雪妹妹说道:“你气(去)解决咧。”

    我愣了一下,顿时为之气结。

    老爷子当初是说这事儿了!但他也没说他是咋解决殂慧的啊!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魂魄分开是超度不了的要是用强硬点的手段”想到这里,我看了看李大雪的妹妹,自言自语似的摇着头:“她身子骨经不起折腾出点意外可就乐子大了而且普通的方术好像对它没用啊”

    就在我苦恼的时候,海东青忽然插了一句:“她是在北边荒山惹上这东西的吧?”

    我点点头没说话。

    李大雪在前面就给我们说过,他妹妹就是去北边荒山跟同学吃烧烤,结果一回来就这样了,我估计北边那山跟她身上的殂慧有着一定的关系,但这关系到底是啥关系,我是真想不明白。

    “北边那荒山属于棋盘山的范围,你说这个会不会”海东青的话没说完,留给了我们一个想象的空间。

    胖叔跟我都愣了愣,随即脸上就浮现出了一抹狂喜。

    难不成这殂慧跟我们寻找的努尔哈赤假陵有关系?!没这么巧吧?!

    如果真有这么巧,那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棋盘山风景区我们今天才去过,胖叔说了,在那儿没有假陵这东西。”海东青淡淡的说道:“前面的只是我的猜想,北边的荒山到底是不是棋盘山,这个得问李大雪,你们口中的殂慧到底跟那墓有没有关系,这就得看我们的运气了。”

    听见这话,我急忙跑到了窗边,对着楼下正在毒打杨大师的李大雪喊道:“李大哥!北边的荒山是不是棋盘山?!”

    李大雪没抬头看我,埋着头一个劲的用脚踹着杨大师,嘴里回答道:“不是啊,那山就叫北荒山。”

    在他说出这话的同时,我心里一沉,苦笑着叹了口气,转过身没再继续询问,可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刚转回来的身子彻底僵住了。

    “老一辈的人才把那山叫做棋盘山,都说那山是跟棋盘山连在一起的,属于棋盘山的东部,你问这个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