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章 一指头惹出来的祸

姓易的2018-12-08 11:09: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摸骨神算?

    听见这四个字从杨大师嘴里蹦出来的同时,我笑了,胖叔也笑了。

    摸骨这门本事有多高深?

    我举个例子吧。

    这本事胖叔不会,老爷子也不会,我也没见别人会过。

    曾经我就听老爷子说过,在西南这片,会摸骨算命的人不超过两个,而且这两个前辈都是天生的瞎子。

    据说想要学摸骨这门本事,第一条件,就是学这门本事的人必须是个瞎子,要不然老天爷不会赏他这口饭吃。

    眼盲心明,想要学会并且精通摸骨这本事,眼睛不瞎可不成。

    姓杨的这先生说自己会摸骨算命,他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吗?真有幽默感!

    “摸骨这门本事可是高深的很啊,不知杨大师师承哪门哪派?”我又厚着脸皮把手伸了过去跟他握了握,脸上满是憧憬:“先生,您帮我摸摸骨呗,看看我是啥命。”

    “缘分不到,缘分不到。”杨大师似乎是看出我有点想拆他的台,很自然的摆了摆手,淡淡笑着:“本人师承道家,自幼被师父传功,学的不止功之一字,还有缘。”

    李大雪一脸焦急的将我拉到了一边,不停的给我使着眼色,示意我别乱说话,嘴里则对杨大师说道:“先生您楼上请,我小妹儿就在上面呢,您去看看吧。”

    杨大师瞟了我一眼,没再跟我继续纠缠,转身上了二楼,陈婶儿也跟着走了上去,见气氛有点不和谐,李大雪苦笑着说:“别以为这先生好说话,其实他脾气不好,跟他说多了惹他生气可不好解决。”

    “脾气这么大啊?”我好笑的问道:“惹他生气了会怎么样?”

    “我可提醒诸位一句,这位先生真的是有本事的那种人,不是骗子。”李大雪声音格外的低,压着嗓子看了看楼道,见没人注意到我们,他急忙说:“我曾经亲眼见过这先生的本事,不信的话,哥几个可以跟着我上去看看。”

    我笑着点了点头,胖叔也是饶有兴致的看了我一眼,凑到我耳边低声问:“揭穿么?”

    “废话,连真撞邪的病人都敢蒙,不揭穿他难道还让他得手?”我点头说道,见李大雪已经先我们一步上了楼,我也没再磨蹭,带着海东青和胖叔就跟了上去。

    在二楼的尽头就是李大雪他妹妹所居住的卧室,等我们到了的时候,只见杨大师正背着手在卧室里转悠,两只眼睛不停在四周扫视着,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胖叔给我使了个眼神,我点头示意明白。

    趁这杨大师装逼装得正爽,我拍了拍李大雪的胳膊,眨了眨眼睛细声道:“看好了。”

    说完,我装出了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打着哈欠走到了阳台的边上,见杨大师没注意到我,我偷偷摸摸的把微微开着的窗户关上,又将一旁的书柜抽屉给拉出了一条缝。

    做完这些,我哼着小曲走回了胖叔身边,对李大雪笑了笑:“你看着。”

    没等他发问,胖叔忽然张口大喊道:“哎哟!这窗户怎么关咧!刚还开着咧!”

    这一嗓子彻底把杨大师的目光吸引了过来,见胖叔指着窗户惊呼个不停,杨大师眼睛一亮:“看来这畜生是想跟本人较量一番了。”

    闻言,李大雪眉头皱了皱,语气不变的问:“大师,您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它是想关上窗户跟本人较量较量,不给自己留退路,好一个畜生!”杨大师冷冷的指着窗户说道,不经意往旁边一看,目光瞬时又放到了微微开着的抽屉上:“小畜生还敢从抽屉里跑出来,真是不知死活!”

    李大雪虽然实诚,但不代表他是傻逼。

    听见杨大师的这一番解释,李大雪嘴角抽了两下,还没来得及说话,我一把拉住了他:“杨大师,您不是说黄皮子在这小妹儿身上吗?”

    说着,我指了指站在窗边遥望荒山的姑娘。

    这姑娘长得倒是不错,年龄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儿,与我们在这附近看见的姑娘不同,这姑娘皮肤白白嫩嫩的没有一点晒黑的迹象,此时她的眼神虽然略显呆愣,但一样能看出来往常她的眼睛就属于水汪汪特有神的那种。

    “黄皮子施了邪法,入夜则在这丫头体内寄宿,而日出东方,则会脱离人体,寻觅阴暗之处歇息。”杨大师的话很神棍,但陈婶儿似乎是信了,连连问他该怎么办。

    “摸骨算命,此乃做法之前提,若要诛除妖邪,必然得摸清楚对方的路数。”杨大师微微笑着说道。

    一听杨大师这话我跟胖叔立马就被逗乐了,他现在是摸不清自己的状况啊?还想揩小姑娘的油?真够臭不要脸的。

    “大师,这姑娘为什么一直望着荒山?”海东青忽然插了一句,我稍微愣了一下,随之便转头看向了他。

    感情这鸟人也会发表意见?他不是属于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吗?难道他是好奇了?

    “北方之山乃是黄皮子的住所,附于令妹之身的黄皮子,正是被族群赶出的黄皮子,它之所以会遥望荒山,是因为”杨大师继续高深莫测的解释着,没等话落,我接过了话茬,帮他说完了接下来的内容:“因为黄皮子想家了,对吧?”

    李大雪现在也觉得这神棍有点不靠谱了,皱了皱眉头:“杨大师,您到底能不能帮我妹解决了这妖精?非得摸骨算命?”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李大雪的眼睛里带上了些许的怒火,杨大师眼睛一转,摇摇头:“罢了罢了,既然大家都对摸骨有着抵触,那么此事便作罢,只不过话先说在前面,若是因为缺了摸骨这一环而导致了除妖失败,你们可别怪我。”

    “知己知彼,方能百胜,我都没摸清对方的路数,你们还唉”杨大师重重的叹了口气,眼睛不停的往我们这边瞟着,见没人搭腔,他只能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折叠好的符纸,用中指跟食指夹着符纸念叨着,不停在李大雪妹妹的头上绕着圈。

    气氛很和谐,李大雪的妹妹依旧望着荒山,没有半点反应,而杨大师则是不停的念叨着“咒语”,表情越来越“凝重”。

    “拿火机来。”杨大师把手缩了回来,对李大雪说道。

    听见他喊自己,李大雪也没磨蹭,从兜里掏出火机就递了过去,双眼紧盯着杨大师,估计是在琢磨杨大师到底是大师还是神棍。

    杨大师拿着打火机在符纸下打燃,用符纸中心的部分在火上晃了一下,嘴里大喝道:“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就在这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符纸上猛的出现了一个被火烧穿的窟窿,而且这窟窿正闪着火光逐渐的向着四周蔓延,是有规律的那种蔓延,弯弯曲曲蔓延的路线很是神奇,也就是十秒左右的样子,符纸上就被烧出了一个动物形状的窟窿。

    四肢,身体,这两个部位很明显,而头部则就更明显了,跟个老鼠头似的,尖尖的嘴很突出。

    见到如此奇妙的情景,李大雪顿时就愣住了,眼里的神色从怀疑变作了不确定,相信的意味又渐渐的多了点。

    杨大师拿着符咒摇着头,张嘴就要说话,却被我摆手打断了。

    “大师,你买硝酸钾花了不少钱吧?”我一脸笑容的问。

    硝酸钾是化学里的一种强氧化剂,也是一种助燃力很强的化学品,这种玩意儿比较容易溶于清水,拿融入了硝酸钾的清水画符,等符纸晾干后,用火轻烧,或者用香头点燃其中以硝酸钾溶液画的部分,几乎是很容易就能燃烧起这些部位。

    这燃烧的部位则由一些大师来定,他要是拿硝酸钾溶液画个蛇,那就能烧出一个蛇形,要是他用硝酸钾溶液画个黄鼠狼,那也一样能烧出来。

    一听我这话杨大师的脸色就僵硬了一下,随即一笑:“小友,什么硝酸钾?莫名其妙!”

    说完,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只见这大师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玻璃瓶子,扭开瓶盖后,用食指在瓶中沾了些红色粉末,抽出手指就向着李大雪妹妹的额头点了过去。

    这瓶子里的粉末我很眼熟,胖叔也是。

    朱砂?这人做戏做得不错啊!全套真专业!

    还没等我笑完,接下来的一幕可就让我傻眼了。

    就在杨大师的手指戳上李大雪妹妹脑门的时候,只听李大雪妹妹猛的尖叫了一声,表情一变,满脸怒意的转过了头。

    随之,李大雪妹妹忽然伸出了手,毫无预兆的一把掐住了杨大师的脖子,就在我们要冲上前阻止她的时候,伴随着一声打碎玻璃的巨响,杨大师就被李大雪的妹妹从窗子里扔了出去,这过程所用的时间简直是眨个眼的功夫,谁都没反应过来。

    先是一声重重的落地闷响在楼下响起,随之,楼下接连不断的传来了杨大师的哀嚎。

    在我们一群人愣住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李大雪的妹妹表情又变了回去,又是一脸呆楞的望着窗外,双眼紧盯着远处的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