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章: 十关

姓易的2018-12-07 12:25: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喜神慈悲赐还阳~~愿亲返乡望高堂~~三代皆在家中坐~~若不回乡泪沾裳啊~~”

“锵!!锵!!锵!!!”

连着三声震耳的锣响,我心也随之急速跳了三下,只觉得心中莫名的充满了一种兴奋感。

我都多少年没干过这些事儿了?

在那些所谓的科学份子面前扇他们一巴掌,这感觉甭提多爽了!

“起!!!”

随着我口中的咒声落下,罗大海也有了动作。

只见罗大海直直的站了起来,仿佛没有用上一点力气,就跟被一个无形的人提起来一般,直直的站稳后则没了动作。

此时罗大海的双手正紧贴着腿侧放着,腿也站得笔直,说句不靠谱的话,这位先生的姿势绝对比那些军人站的军姿还标准。

“锵!!!”

我又敲了敲喜神锣,打算试试这尸首被控制的程度。

如果不试试,要是一会我过去破它十关的时候出点意外的变动.....嗯.....还是试试吧......

罗大海似乎是听见了喜神锣的声音,双腿没有一点弯曲的幅度,很是违背常理的平地而起往前蹦了一步。

“咚!!!”

听见这沉重的落地声,我暗暗松了口气。

得了,这活儿搞定了。

现实的僵尸其实跟电影里有很大区别,它们不会蹦蹦跳跳,也不会四肢僵硬的用指头插人。

它们跟活人一样四肢都非常的灵活,压根就不是电影里的那种穿着清朝官服四处乱蹦的造型。

至于罗大海为什么会蹦,这可是有说法的。

据《湘密》记载,自古以来,只要是赶尸人所赶的尸首,那么基本上都是用蹦的。

经过赶尸匠的施法,尸首的四肢百骸就会自然僵硬,最终也就只能用蹦蹦跳跳的方式赶路。

当然了,为什么施法后尸首会僵硬,这一点我并不知道,老爷子似乎也不知道。

书里的记载也没说清楚,只说了一句模模糊糊的话:“匠欲赶而施术,尸必僵也,魄存于斯,百骸俱僵,唯气拔地以行。”

这话很模糊,压根就没提为什么尸首会僵硬,但说明了为什么尸首不用弯曲膝盖就能蹦跶的原因。

赶尸匠想要赶尸,对尸首施法后,尸体必然会僵硬,七魄存于尸首体内,四肢百骸僵如顽石,只有用尸气拔地行走。

虽然我不太明白最后一句话,但在我想象里,尸首的两只脚就跟小火箭似的,尸气就是燃料,往下一喷尸气,那尸首不就能蹦跶了嘛!

“十关.....”我嘴里嘟嚷着,从腰间抽出了先前准备好的匕首,一脸思索的围着尸体打起了圈。

死者尸气不散,存于十关,这就是导致外人抬不动尸首的原因。

按理来说,普通死人去世的时候尸气就散得差不多了,虽然也有部分尸气藏在体内,但那点尸气连个屁都算不上,更别说让人抬不动尸首了。

也许只有被恶鬼害死尸首的尸气才不会散出去,当然了,这是我的猜测,真实缘由我也懒得去想。

反正早解决早走,我总感觉这屋子里不安全,指不定那恶鬼就藏在这屋里呢!

“腰间左三寸尸狗关.....”我下意识的闭紧了气,虽然有喜神锣保护尸首不会沾我的人气而倒地,但我还是害怕这尸首忽然倒了。

我就站在他背后,他要是倒了,我估计也交代了。

尸气不除,尸重千斤,他要是倒下来压住我,我能受得了?

我眯起了眼,紧紧的盯着尸首的背部,拿起匕首没有半点犹豫,直直的插进了尸体腰间的左三寸处。

这地方就是十关之一的尸狗关,用煞器插入破开口子,其中藏着的尸气自然就会散出来。

拔出匕首的同时,我猛的向门外跑去,站在门边小心翼翼的看着场中的情景。

果不其然,被匕首破开口子的地方正在往外冒着黑色雾气,半分钟左右才渐渐停歇。

这些玩意儿就是尸气,如果不小心吸入了一点,那乐子可就大了。

等黑雾消散得差不多了,我又走了过去,照葫芦画瓢的向尸首的伏矢关来了一刀。

说到这里了,我也给大家解释一下所谓的十关说法。

正所谓人有死穴,鬼有死关,而这死关,正是我口中所说的十关。

腰间左三寸尸狗关,腰间右三寸伏矢关,左手肘向上半寸雀阴关,右手肘向上半寸吞贼关,左手掌心非毒关,右手掌心除秽关,喉结所处臭肺关,左太阳穴向后半寸胎光关,右太阳穴向后半寸爽灵关,头顶正中幽精关。

邪灵煞鬼之死关犹如人之死穴,破之即亡。

人被打中了死穴,轻则昏迷,重则丧命。

而鬼怪也是相同,被破了死关基本上就会丧失战斗力,甚至是魂飞魄散,身死体消。

无论是鬼,精怪,尸首,还是妖怪,这些玩意儿全都有死关,只有活人没有。

想当初老爷子收拾这些东西的时候,第一主攻的就是死关。

用老爷子的说法,破了它们的死关,收拾它们可就轻松多了。

“雀阴关....”我嘴里念念有词的拿起了匕首,照着罗大海的左手肘向上半寸处,狠狠的插了一刀,又如先前一般的跑到了一旁,静静的等着尸气消散。

就是这样按部就班的办事,二十分钟,十关全破。

这说明什么?说明我可以收拾东西走人了!

我对着站在客厅里的周岩他们挥了挥手,示意搞定,可以进来验货了。

做完这些,我拿起喜神锣看了看罗大海,重重敲响。

“锵!!!”

“长眠故土本是命~~静待来生再轮回~~~六道皆苦喜神知~~~望君来世再为人啊~~~”

“锵!!锵!!锵!!!”

这些咒词是用来让尸首恢复死尸状态的,也是让死人长眠土中,为他祈福的咒词。

普通来说,唱完这两句敲了锣尸首就得躺下了,但罗大海没有,这时候我真傻眼了。

唱错了?

没有啊,老爷子当初教的就是这些啊,我记得可清楚了!

我皱着眉头嘀咕着,见罗大海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我摇摇头,打算重新唱一遍,也许是我真唱错了。

就在我要张嘴开唱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件让我吓尿裤子的事。

罗大海那双干瘪的眼睛......竟然.....竟然动了........

“啊.....”

人害怕到极致是什么反应?

说真的,就是我现在的反应,动也动不了,直接被吓呆住了。

以前看恐怖片的时候,经常跟周岩一起骂电影里的人,这傻逼遇见危险了还不跑,等死呢?

现在我才发现,我变成自己口中的傻逼了。

少说过了十几秒我才反应过来,身子猛地一哆嗦,头也不回的就向着客厅冲去。

周岩跟张立国愣愣的看着我,压根就不明白我一脸的慌张是怎么回事。

“走!!快点!!!”我大吼道。

死尸的眼睛是不可能动的,哪怕是僵尸也一样,眼睛完全是死物,它们靠的不是眼睛观察外界,而是靠鼻子,眼睛纯属是装饰品。

罗大海的尸体眼睛竟然动了,这就告诉了我一个很不乐观的消息。

他的体内貌似有别的东西存在,很棘手的东西。

“拿命来!!!!”

没等周岩他们反应过来,只听我身后猛的炸响了一声怒吼,随之,我就看见张立国把枪给掏了出来。

我不敢回头,因为我感觉那东西已经炸庙了,一回头肯定是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就在这时候,我身子一僵,两只沾满鲜血的手已经掐住了我的脖子,隐隐约约我还能看见这双手的手背所布满的尸斑。

“拿命来啊!!!”又是一声嘶吼响起,只不过这一声大吼是在我耳朵边响起的。

闻着满鼻子的腐臭,我觉得这是种折磨。

但几秒钟后我就快喘不上来气了,这时我才发现,能呼吸那真是一种上天的恩赐。

我下意识的挣扎完全没用,哪怕是我拼了命的挣扎,这双手依旧如同铁钳一般掐紧了我,一丝一毫的放松迹象都没。

“砰!!!”这是枪响,虽然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了,但我能听出来,张立国开枪了。

“木头!!你挺住!!!”周岩大喊道,二话不说就跑了过来,估计是见我快被掐死了,这孙子连害怕的情绪都顾不上,一个劲的抱着罗大海的胳膊往外掰。

此时此刻,张立国已经彻底愣住了。

先前他是跑到我旁边对着罗大海背部开的枪,一开始他还想借着这一枪吸引罗大海的注意力,但事实告诉了他,枪这玩意儿对付死尸真的不管用。

张立国的枪是局里配的54国产手枪,虽然威力不是太过惊人,但按常理来说,朝着人体背部一枪过去,子弹没入体内几公分都是必然的。

可罗大海没有半分的异样,被子弹打中的地方,衣服已经烂了个窟窿,借着灯光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罗大海中枪处的白痕。

一枪打过去就打出个白痕?!连皮肤都没打穿?!这可能吗?!

“张叔快点过来帮忙!!!木头要不行了!!”

被这么一折腾我已经开始翻白眼了,迷迷糊糊的感觉真心不好受,只觉得自己随时都会睡过去,而且说不定就得长睡不起。

没有小说里的那种遗言,也没有电影里死前的回忆,我只有一个念头。

我他吗要死了?!!周岩你个畜生!给我的是什么活儿?!

忽然,我的右手似乎是碰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下意识的用指头轻轻摸了摸,这好像是我别在腰间的喜神锣.....

对了!喜神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