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一章 初到奉天

姓易的2018-12-08 11:08:4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2007年,八月九号,午,一点三十分。

    贵阳,龙洞堡机场。

    “胖叔啊您咋比我还财迷呢太丢人了”

    “饿财迷?你四(是)在跟饿开玩笑么?”

    我拿着两个背包,带着胖叔过了安检,一路上嘴里也没闲着,我在数落他,他在反击我。

    到了候机厅找着位置坐下,我们可就开始辩了。

    这个矛盾的发生,是这样的。

    在两个小时前,我们在机场大厅里买票,当时胖叔是揽下了买票这艰巨的任务,让我去后边站着歇会儿。

    “饿四(我是)偷懒滴人?饿能撒(啥)也不干?你拿行李饿买票,多和谐!”这是胖叔当时臭不要脸的言论。

    当时南航售票处的柜台前是空的,胖叔大步迈过去买票,我在他后面拎行李。

    各位看看,买票这任务显得多么艰巨,真是困难并且他大爷的艰苦重重。

    就在我满脸不爽打算找胖叔交换任务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听见了以下的对话。

    胖叔:“到沈阳,两张成人票。”

    售票员:“好的先生,一张票加上燃油费跟机场建设费是两千二百元,两张票一共四千四百元”

    胖叔:“撒(啥)?!这么贵?!不能便宜吗?!”

    售票员此时的笑容我猜肯定很尴尬:“先生柜台没有打折机票”

    胖叔的语气充满了正义感,一点都没有为难售票员的意思:“抹油(没有)打折票也抹油关系,给饿们来两张站票,反正几个小时就到咧。”

    人总是一种矛盾的生物,聪明人也有傻逼的时候,脸皮厚的人也有觉得丢人的时候。

    胖叔属于前者,我属于后者。

    在这时候我貌似明白了一件事。

    胖叔压根就没坐过飞机,他在全国到处转悠坐的是火车

    “你想撒(啥)呢?咋笑得这么傻逼呢?”胖叔推了推我,我这才从回忆的状态醒转过来,用着一种在他看来极其傻逼的笑容,我看了看他说道:“胖叔,您坐飞机还带买站票的,这事我可得回去宣传宣传,到时候肯定的”

    没等我说完,胖叔一个充满杀气的眼神就给我甩了过来,意思很明显,回去要是我真敢把这事儿说出去,他能弄死我。

    正当我要开口继续调侃胖叔的时候,忽然,胖叔的手机响了起来,只见他接通一听,用手指对我比划了一下,示意我安静。

    “小海你到咧?”胖叔笑道,那头的鸟人好像是说了两句话,胖叔随即说:“飞机好像晚点咧,饿们还抹油(没有)登机咧!到沈阳都得傍晚咧。”

    “好,你等着饿们。”胖叔挂断了电话,转头对我说:“小海在沈阳太原街找了家酒店,等哈了(下了)飞机,他会来接饿们。”

    “行。”我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后,我跟胖叔上了飞机,踏上了前往奉天府的旅程。

    这一个星期来我们准备的东西可不少,上至朱砂黄纸毛笔,下至红绳鸡骨银针,基本上能想到的都带了,连带着胖叔的看家宝贝,一个宋朝年间的罗经也被他给带上了。

    罗经又称罗盘,这东西是看风水必备的物件,也是风水先生的看家宝贝。

    据胖叔说,这盘子是当初老爷子送给他的。

    市场上买的那些风水盘大多不够灵敏,想要仔细的观测阴阳二气的流向,普通的盘子可是完全看不出来的,只能靠这种老盘子。

    就因为如此,他当初可就是为了找个好盘子发了不少愁,在得到老爷子送他的这盘子后,他可是笑开了花。

    这宋朝罗经是用桃木所制,通体呈圆形,有普通的盘子大小,上面所刻画的天干地支都已经看不清了,但胖叔貌似能背下来,这技术含量还是挺高的。

    本来我们还打算带一些常用的符咒,但就怕画完后去那儿用不上,毕竟墓里有啥东西我们谁都说不准,常用的符咒只是能避避邪或者是起暂时镇尸的作用,要想对付那些要命的祖宗,恐怕就不是符咒能轻松摆平的事儿了。

    见招拆招,这是我们最后想出来的办法。

    一开始我还打算画一些神锁符这类的东西,但仔细一琢磨后,还是放弃了这种想法。

    镇法一类的符咒,与常用符咒不同,画好的镇法符咒必须要在一个时辰内用上,要不然就得重新画,因为“保质期”过了。

    老爷子给我解释过这种事,说是符咒里的灵性在你画完符的时候就聚在一起了,若是不立即使用,这股灵性自然会迅速消散,灵性又不是鬼怪,难道它能被你锁在符咒里?等你有时间了再用它?可能吗?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也挺纳闷,总感觉准备不够充足,但胖叔提醒了我一句,便让我彻底的放下了心。

    “饿摆个阵拖住冤孽包(不)就搞定咧么!饿搞阵法拖住它,之后你再收拾它,哎呀!美滴很!”胖叔当时的笑容很得瑟,有种欠揍的意味在里面,可我不得不承认,胖叔在阵法这门道里,确实是懂太多我不懂的东西。

    其实我对于胖叔的师父很好奇,不光会看风水还会摆阵,连山河脉术都传承了下来,这种老前辈全中国能有几个?

    “对了,上星期咱们把蚨匕这违禁品都给鸟人寄过去了,他收到没?”我忽然想起来了这事,急忙问道。

    蚨匕属于管制刀具,想要带上飞机是不可能的事儿,想托运也很麻烦,最终我还是听了海东青的话,先给蚨匕弄了个木盒子冒充古玩,之后再给他寄了过去,由他带到沈阳。

    当时我就留了个心眼,特好奇的想知道这孙子家住哪儿,可结果总是令人失望的。

    他在电话里给我的收件地址是个天津卫的古玩店,说是他一客户开的店,寄到那儿去就行。

    胖叔闭着眼睛养着神,听见我的问话,他摆了摆手:“收到咧,刚小海给饿社(我说)咧。”

    闻言,我松了口气,靠回了座椅上。

    “这云真白。”我侧着头看着窗外的云层,自言自语似的嘀咕着:“要是这窗子能开就好了,亲手摸摸云,这可是我自小就有的梦想”

    虽然我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坐在我旁边的胖叔明显是听见了,对于我这种傻逼呼呼的话,他的反应就是不屑的一笑:“抹油(没有)常识,你抹(没)看过美国大片?飞机滴窗子一开,人就被吸出气(去)咧!”

    我翻了个白眼没再搭理他,转头自个儿发着呆,静静的等待着飞机到达目的地。

    四个多小时的时间可不容易混,前两个小时我还能兴致勃勃的看着窗外风景,后面我可就受不住了,只能学胖叔闭着眼养神,美美的睡上一觉。

    等我睡醒后,飞机已经降落了。

    “走吧,出去联络鸟人去。”

    出了机场大厅,我第一眼就看见了正拿着手机望着我们的海东青,看样子他最近过得不错,穿着一身休闲服倒也人模狗样的,当然,比起我贵阳一虎之易林的帅气,他还是差了不少。

    “吃饭去。”海东青的话依旧简洁,自顾自的从我手中提过了行李包,转身向不远处的一辆出租车走去:“酒店定好了,今天先休息,明天出发。”

    夜,八点十二分,沈阳市太原街。

    前些日子胖叔给海东青打了一笔钱,刚好两万整,说是让他拿这些钱买点工具,毕竟炸药这些玩意儿不光是有关系就能买到,还需要钱。

    但此时此刻我发现了一件让我蛋疼心碎的事儿海东青貌似不穷啊!

    “盗墓的还住四星级酒店”我牙根子打着颤,从兜里把钱包掏了出来,仔细的数着,嘴里小声的念叨着:“我才带了一万五的现金啊这他妈不够吧”

    “钱我已经付了,三个单人间。”海东青领着我们往酒店大厅里走:“四天前去古玩市场淘到了一件冥器,三千的东西,被我转手卖了十万。”

    我没说话,默默的用手在腰间摸索着,看向海东青的目光里充满了杀气。

    “怎么了?”海东青好像是发现了我目光不对,转身看着我问:“有事吗?”

    “你有刀吗?我想捅死你。”我一脸天真的笑着,眼角接连不断的抽搐着:“你赚钱这么容易还跟着胖叔去看风水?!还让我们掏钱买工具?!”

    “这种好事又不是经常能遇见。”海东青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带着我们上了酒店二楼的饭厅,找了一个靠边上的位置坐下,叫来了服务员。

    没等他开口,我一把拉过了女服务员,在她即将要张口大喊流氓的时候,我如数家珍的说道:

    “红焖肘子,糖醋排骨,香辣里脊,锅包肉,对了,你们这儿有海鲜吗?”

    听见这话,服务员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鲍鱼你看着来,烤生蚝你们这儿应该有吧?”我没在意海东青发黑的脸色,自顾自的说:“再来一条烟,白沙和天下,一千六一条的那种,速度的吧。”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服务员很有素质的笑着,一一答应了我的要求。

    打土豪用得着手软吗?明显不用嘛!没见胖叔都是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半条饿滴。”胖叔对我笑了笑,我点点头:“半条我的。”

    爽快是一时的,接下来的就是痛苦,我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我明白这道理的时间段有点不对,因为

    “我在看瞄准线有没有误差,别动。”回到房间,海东青坐在床上拿着一把漆黑的手枪对着我,嘴里念念有词:“九二式国产手枪,二十一型,容弹量二十发,有效射程五十米,穿透力”

    “穿透力极强您先把枪放下咱们有话好好说”我脑门上已经开始狂冒冷汗了,见枪口不偏不倚的对着我脑门,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回贵阳了,你请吃饭。”海东青把枪收了起来,蹲下身从床底下拖出了一个黑色旅行箱,打开密码锁后,海东青掀开了箱子,开始把里面的物件一个个往外拿。

    “四根引爆用的雷管,头灯,防水手电,医用绷带,对讲机,纱布,止血剂,止疼药,酒精,考古探铲。”海东青每拿出一件就说给我们介绍一句:“还有十斤膨化硝铵炸药。”

    随着他念叨,我跟胖叔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难看,直到最后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吗的是要把人的墓给炸塌了!?十斤硝铵炸药?!你是要搞爆破工程啊?!”胖叔此时骂人的普通话格外标准:“炸个墓门或者洞口需要这么多吗?!带这么多炸药在身上你就不怕出现意外把咱们送上天?!”

    “哦,好像是带多了。”海东青点点头。

    夜,十一点。

    胖叔跟海东青已经回房了,我本也打算直接睡觉休息,可等我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个小时依旧睡不着后,我还是认命的爬了起来,站在阳台上抽着烟消磨时间。

    沈阳的夜景还是挺不错的,特别是太原街这一带,天黑之后依旧热闹,不远处的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吵闹个不停,这应该就是导致我失眠的罪魁祸首。

    就在这时,我意外发现了让我兴奋的“看点”。

    在距离阳台不过三十来米的地方,几个年轻男人正在吵架,声音挺大的,虽然我跟他们隔着一段距离,但还是能听清他们骂骂咧咧的“三字经”。

    按照目前形势来看,这群孙子距离肉体互博应该不远了。

    “四打一?”

    这时候我才发现双方实力的不均等,四个打一个,这有胜算么?

    “让警察叔叔来维护正义?”我左右打量着他们所在的巷子,那儿属于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后门,白天人还挺多,但到了晚上,这儿还真没什么路过的人,保安也只在停车场的前门转悠,后门那叫一个“安全”。

    我心里计算着警察到场所需的时间,三秒后有了答案。

    “吗的,要是等警察来了,那小年轻都得开始散发尸臭了。”我皱着眉头遥遥看着那正在拔刀的四个人,心说你们也够丢人了,以多打少还他妈动刀子,这是正常爷们能干的事儿吗?

    四个人,四把砍刀,我霎时就有了那叼着烟的小年轻会被砍死的预感。

    在这种紧要关头,报警显然是不切实际的想法,等警察来给年轻人料理后事,那还不如我在这儿吼一嗓子“老子已经报警了!”吓唬吓唬这群孙子。

    正当我要开口“声援”,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被四个人围着的小年轻一点没要跑的迹象,趁着其中一孙子正在左右扫视着周围情况,这小年轻抬手一拳头就砸在了那人的脑门上。

    闷响,倒地。

    “我草。”我一愣一愣的看着那小年轻用拳头“砸”人,心都是颤的。

    没错,是砸人。

    我不知道他力气有多大,但我能保证,这孙子的拳头堪比铁锤,一拳头过去砸出来的闷响我在阳台上都能听见。

    加上先前的那一声闷响,不到十秒,连着三声闷响,三个人倒了。

    “我草!”这是楼下某人的惊呼,当然,这惊呼里也有很多不敢相信的意思。

    毕竟自己这边是四个人,对面才一个,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身边的三个就倒了,能不惊呼吗?

    发出惊呼的第一时间,这孙子转身就跑,压根就没一点动手的意思。

    挺讽刺的吧。

    四个人,四把刀,对面就一个人,还是空手的,结果硬是被人给放倒了三个。

    就在那小年轻抬脚要追的时候,一辆黑色SUV从停车场的出口开了出来,停在了小年轻的身边。

    小年轻回头看了一眼,没说话,很自然的把车门拉开,上车,十几秒后又从车上走了下来,只不过与上车前的两手空空不同,他下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用来钉钉子的铁锤。

    “嘭。”

    我脸色发白的看着他一个接一个的往人脑门上砸铁锤,烟头早就被吓掉在了地上,手心里全是被吓出来的冷汗。

    “这是社会人士的相互仇杀?”我有种报警的冲动,但仔细一想,那四个孙子一开始不也要拔刀砍人吗?这是报应不爽啊。

    再说了,报警了惹上麻烦的肯定是我,我们一行人来沈阳是办事又不是旅游的,让警察叫去审问现场案发经过,那得多耽误时间?

    小年轻把烟头吐到了地上,嘴里嘀嘀咕咕的骂了几句什么,我没听清。

    等小年轻朝着最后一个人的脑门上来了一锤子,他伸了个懒腰,估计是解恨了,也没再这地方继续停留,很有职业素质的上了车,准备跑路。

    在他上车的同时,我清楚的看见他动作僵了一下,随即便转过头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睡觉睡觉。”我在他转头看过来的同时就回了房间,自言自语的钻进了被子里,心里一个劲的思索着是不是该叫海东青过来护驾。

    吗的,这孙子这么狠,他不会杀人灭口吧?

    还好老子这是四楼他爬不上来,还好四星级酒店的保安挺给力的,还好。

    “那孙子肯定不是普通人,要不然他能光明正大的当着停车场摄像头行凶?”我安慰了自己一句:“算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们打他们的,我睡我的,多和谐。”

    能让我安心睡觉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就是那年轻人拿锤子砸人之后,我看见那被砸的三个人动弹了几下,应该是没死,胸前起码还有起伏。

    没死就行,我也没心理负担,你们不是爱人多打人少吗?报应来了吧?

    “该。”我翻了个身,随即,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