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六章: 准备出发

姓易的2018-12-08 10:55:5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凡事都有好有坏,任何事都会有两面性。

像是我踹了海东青一脚,他也没怎么报复我,就是很客气的用手拍了拍我的伤口,一见到伤口崩开又开始往外渗血后,海东青装出了一副无辜的样子:“看见没?都叫你去医院了。”

上述的内容属于坏的一面,好的一面也有。

等把我送到医院缝针之后,打完破伤风的针,胖叔刚好赶到了医院,听见我一番泪眼朦胧的哭诉,胖叔怒了。

“怎么能欺负小易咧?!真四(是)抹油(没有)王法咧!”胖叔一边骂骂咧咧的喊过了海东青,一边朝着他屁股上踹了两脚:“小易!满意抹油(没有)?”

我咂了咂嘴,刚想说不满意,但一见海东青正满脸仇恨的看着我,我干笑着:“算了算了,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谢天河跟张庆海他们都在医院外等着我,说是要一起吃顿饭,还要好好感谢感谢我,但最终被我婉拒了。

我都累得不成人形了,还去跟他们吃饭?找乐呢?

现在时间是晚上五点整好吗?!再过一小时就是六点了好吗?!这算是熬夜加班吗?

“咱们下星期就去奉天府,总拖着不是个事儿。”我坐在后座上挠了挠头,见海东青一脸无所谓的望着窗外,我顿时就无奈了。

“咱们下星期就动身呗?”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你的手不要了?”海东青侧着脸看了看我,语气异常的平淡。

“老子又不跟人玩肉搏,怕个屁啊?”我没好气的反问道,见他还是一脸死人相,我脾气立马上来了:“到底去不去?不去八号当铺可就先动手了暴走歧途最新章节!到时候咱们去了也没用了!”

海东青点点头,闭上眼睛靠在了后座,低声说道:“明天我先回一趟天津卫,在家里准备点东西就直接去奉天府,咱们在那儿见面。”

我稍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咱们不是一起走吗?”

“进那种地方,没点准备就是找死。”海东青淡淡道。

司机也是好奇,估计是听不懂我们说话的内容,但又忍不住好奇,眼睛老往后视镜里瞟,似乎是在打量我跟海东青。

现在我可看出来了,他拥有着大叔的身子,但却怀着一颗八卦妇女的心。

“到时候抢先一步,别让八号当铺先进了副本,再说这游戏副本也挺难的,下星期咱们也得小心点别被boss灭团了。”我不动声色的说道。

闻言,这司机隐隐一笑,笑容里充满了满足感,这就是好奇心被满足的标准表现。

等到了花圈店后,胖叔直截了当的回房继续睡觉,而我这个伤员,则被海东青以非人的方式对待了。

“饿了。”海东青拉住了我,似乎是没看出我要钻被子睡觉,一把将我从被子里拉了出来,指了指自己:“今天你踹了我一脚,给我弄点吃的,不亏。”

“亏,我很他吗亏。”我脸都快黑了,万分没好气的从枕头底下把钱包掏了出来,抽出一张红彤彤的票子,递给了海东青,抬手摸了摸他的头:“乖,小青青最听话了,去,自己去外面买点吃的,别闹大哥哥睡觉。”

“外面商店关门了,也没夜宵的摊子。”海东青平静的看着我,没在乎我摸他的头,这时候我还以为他脾气变好了,但一听他接下来的话我才发现.....这孙子真够忍辱负重的.....

海东青拍了拍我的手:“可以了吗?我饿了。”

“我草,拿你没办法了....”我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话落,我穿着t恤从床上爬了起来,正准备进厨房帮他煮碗面吃,但不经意一想,忽然才想起来冰箱里好像还有点吃的。

“大鸟!咱们一起吃方便面小火锅成不?”我对着里屋喊了一声,海东青从里屋跟着我走了出来,向我点了点头。

方便面小火锅可是我跟周岩大学时最爱的东西。

一个小电锅,三包方便面,一瓶老干妈辣椒酱,再来点火腿肠跟泡椒凤爪.....那感觉.....想想都觉得舒坦。

虽然家里没老干妈也没火腿肠,但貌似还有点方便面跟泡椒凤爪,足够弄给我们吃了。

说句实在话,一开始我是不饿的,但被海东青这么一带,我还真有点饿了。

半小时后。

海东青一边啃着泡椒凤爪,一边往嘴里塞着方便面,脑袋压根就没抬起来过,注意力全放在面前的碗里了,冷不丁的问我:“黄鼠狼的魂魄被你解决了?”

“畜生的本事本来就比恶鬼差,真身死了,它魂魄有个屁的本事英雄无敌之英雄无双。”我头也不抬的回答道:“束孽镇就是用来对付畜生的镇法,虽然杀伤力不大,可拿来收拾畜生魂魄还是很轻松的事,只要畜生真身一死,魂魄立马就得被红绳勒散,绝对没一点翻身的余地。”

海东青点点头,没再说话。

“你是天津人?”我一边啃着鸡爪子一边问道。

海东青嗯了一声。

“你会说快板吗?”我面色如常的问道。

话落的瞬间,我清清楚楚的看见海东青的动作僵住了,等他抬起头来,我这才发现他脸都黑了。

“开玩笑而已.....别激动呀.....”我嘿嘿笑着,见他表情不善,我急忙转移开了话题:“那啥,你回了天津都要准备些啥玩意儿啊?”

“考古探铲,炸药,手电,头灯,对讲机,防身用的刀,还有枪。”海东青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仿佛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吃了一口方便面,他紧接着问:“还需要什么?你现在说,到时候我带上。”

我看着他的目光已经从调侃变作了惊讶,枪这玩意儿他都能弄来?就不怕国家把他和谐了?!

“还是别带枪了吧......”我咧了咧嘴:“那东西对于冤孽没作用,而且被警察抓住了得出大麻烦。”

“枪又不是拿来防鬼的。”海东青的目光放回了泡椒凤爪上,动作看起来挺有喜感的,毕竟一个冰山帅哥抱着泡椒鸡爪啃得不亦乐乎,这种场面还是很难见到的,但他下一句话可就让我打了个冷颤。

“那是拿来防人的。”

我愣了愣,随即便装出了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心微微提了起来:“防什么人?”

“黑吃黑这种勾当在盗墓这行里不少见,要是我们遇见了其他盗墓的人,或者说.....”海东青看了看我,言语里有点提醒的意思:“遇见八号当铺的人怎么办?”

听见这话我可犯难了。

八号当铺不是软柿子,要是我想去捏,下场恐怕难看得很,硌着自己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要论心狠手辣.....他们貌似比我强.....毕竟都是些标准的犯罪分子......

要论道行高深.....上次能勉强赶走老佛爷都已经是侥幸了.....如果真拼起来.....我能拼过他吗?

在我发愣的时候,海东青擦了擦嘴站起身,拍拍我肩膀说:“你睡觉去,我收拾。”

“好.....”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擦完嘴就往里屋走,前脚一进里屋,后脚我才反应过来个事儿。

这鸟人会帮我收拾碗筷?

不应该啊.......难道鸟人是被黄鼠狼冲身了?!

怀着疑问,我一脸严肃的钻进了被子里,闭上了眼,默默的思考着这个令人深思且生死攸关的问题圣域。

也许是今天累过了头的缘故,我刚钻进被子,还没两分钟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中午,胖叔叫醒了我。

嗯,如果下午三点也算是中午的话。

“包(不要)睡咧!瓜皮(傻货)!太阳晒腚咧!”

“别掀我被子!让我再睡会儿!!就一会儿!!”

在胖叔无情的掀被攻略下,我最终还是无奈的爬了起来,用着无比仇恨的眼神盯着他,心里一个劲的骂着街。

“饿们要准备些撒(啥)玩意儿?”胖叔坐在椅子上看着我,点了支烟抽着,老神在在的嘀咕着:“黄纸,罗盘,铜钱......”

“貌似也没啥好带的,就带些必需品行了。”我找胖叔要了支烟,打着哈欠抽了两口,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山河脉术收拾金胄裹尸也是个猜想,能不能搞定它都是另外一回事儿呢。”

忽然,我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儿,转头问道:“胖叔,你用山河脉术收拾金胄裹尸,需要啥材料?”

“一斤朱砂,再借你滴蚨匕用哈(下),饿抹油(没有)煞器。”胖叔此时也是有点苦恼,估计他也是心里没底,毕竟金胄裹尸咱们从来没见过,山河脉术到底能不能收拾金胄裹尸,这可真是一个要命的问题。

“到时候咱们见招拆招吧,谁知道那里面还有啥玩意儿呢?”我苦笑道。

胖叔点了点头,龇着牙花子说:“小海回去咧,今早滴飞机,看你在睡觉饿们就抹油(没有)喊你,他这次好像四(是)要准备很多违禁品,饿们不会被抓吧?”

我耸耸肩,没说话。

鸟人又不傻,既然他都敢带这些东西,能没点把握?

这次我们奉天府的一行,首要目标就是把老太爷尸骨弄回来,顺带再看看里面有啥宝贝,到时候抓住机会顺手牵他一头羊。

挖坟掘墓这种事我是绝对不会干的,但那里说明了都是假陵,也就是一个没埋人的空坟.。

好像我拿点宝贝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现在花圈店的生意难做,用驱鬼镇邪的本事赚钱也不容易,一个字,累。

不光是累,而且我还不能狮子大开口的坑钱,坑了钱就得遭报应,这种活儿我接来干啥?找乐子呢?

“这几天咱们好好休息休息,一会您打电话联系一下大鸟,让他下星期一到沈阳等我们。”我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嘴里对胖叔说了一句,随即便从床上爬起来走到了窗边。

打开窗子,我抽着烟靠在窗边站着,微微眯着眼看着窗外的阳光,心中喃喃。

老爷子。

你爹的骨头就交给我了,到时候我保准完完整整的把老太爷的尸骨送回湘西,埋在你长眠的龙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