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五章: 除真身

姓易的2018-12-08 10:55: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我咒词念完的同时,那一个由红绳构成的“球”猛的膨胀了一下。

随着喜哨声响起,这个“球”突兀的开始了慢慢缩小,绳子也越收越紧,不到半分钟这“球”就小了一圈。

“嘶!!!”

一声邪龇猛的在大厅中炸响,但我可没被它吓住,这是那孙子在玩命,只不过现在它玩命玩得过我吗?

不光被我拿蚨匕捅伤了魂魄,现在还被我的束孽镇给困住了,它还想跑?!

虽我没有破了它的十关,可那一刀一样的对它造成了伤害,一个两次受伤的魂魄,想要冲开束孽镇,无异于天方夜谭。

这种方术可是专门用来对付畜生魂魄的镇法,在《湘密》一书中,关于束孽镇的记载可是不少。

“红绳青蚨,点阳孽哭,天罡地煞,邪祟自服。”

整句话翻译过来的意思大概是这样的。

以两丈红绳穿过铜钱(铜钱古称青蚨),再以人血点阳,冤孽遇见这种镇法估计就得哭。

一百零八枚铜钱正暗含了天罡地煞之数,以阳制阴,再以天罡地煞镇之,邪祟自然无不顺服无良医圣寻美记最新章节。

钱经万人手,虽铜钱所带的阳气不是太盛,但依旧能够震慑冤孽,更别说是经过点阳的了。

在红绳一头以人血覆之,这就叫做“点阳”。

我觉得原理跟人用烛火点炮仗一般,在点之前或许“炮仗”不会炸开,但在点了之后,炮仗的威力可就出来了,肯定得炸得畜生“满手血”。

“跟我玩儿......”我狠笑着瘫坐在了地上,歪着头看着正在收缩的“红绳球”,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人拍了我一下肩膀,这下子可差点没吓死我!

我下意识的大叫了一声往前爬了几步,心想着这应该能躲过危险,谁知道我回头一看,立马就有了种杀人的冲动。

“鸟人!你他吗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我欲哭无泪的看着海东青,见他满脸平静,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鼻子骂道:“下次喊我能不能先吱个声?!别神出鬼没的跑我背后拍我肩成吗?!”

“好。”海东青从善如流的答应了我。

“你下来干嘛?!我不是说了让你们别下来吗?!”我见他一脸的满不在乎,一时间心里更气了。

我欠你钱还是咋的?顶着副死人脸出来你就不怕吓死人?!被批评了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我现在咋这么想揍他呢.....

“听见你惨叫,我怕你有什么意外,就下来了。”海东青平静的回答道,目光一凝,低下头看了看我受伤的左手臂,他难得的变了个表情,皱着眉头说:“去医院。”

“去个蛋,这儿还没处理完呢!”我虽然是这么回答他,可心里还是有点高兴的,看来这孙子也不坏啊,起码还会关心人不是?

闻言,海东青抬起了头,淡淡的看了看不远处的“红绳球”,沉默了半响,海东青伸手把沙发上垫着的布扯了下来,拧成一股,紧紧的帮我绑住了上臂,又把桌上的餐巾纸递给我,示意让我先捂住伤口,这才问我:“现在还需要做什么?”

“找到它真身,把它真身给剁了。”我耸耸肩,脸上的笑容也颇为无奈。

海东青默默的点了点头,左右扫视了一下大厅,问道:“它真身在哪儿?”

“就在附近,但我也不知道确切的位置。”我挠了挠头,下意识的挠头这动作直接导致了我伤口又疼了起来,我咬了咬牙:“把我背包拿过来。”

海东青答应了一声,走到了大厅口弯腰拿起了我背包,没多说什么,走过来直接递给了我。

“去厨房找一个碗,再打一碗自来水。”我坐在地上在背包里翻找着东西,嘴里说了一句,等我抬头时才发现,海东青已经失踪了。

就在我左右寻找海东青身影时,他面色淡然的从大厅走廊里端着碗水走了出来:“这个碗行吗?”

“行。”我点点头,咬着牙就想站起来,可任凭我再怎么使劲儿,双腿还是有种软瘫瘫的感觉,看来这是被畜生冲身的后遗症。

见此情景,海东青走过来扶起了我,皱着眉头问道:“你站起来干嘛?”

“帮你做指南针风流和尚猎艳记。”我咧了咧嘴,吃力的揽着他肩膀往“红绳球”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等到了“球”的旁边,我松开了海东青,咬着牙弯下了身子,拿出刚从背部里找到的银针插进了“红绳球”的内部。

这根针有食指长短,质地纯银,据说是清朝时期一个易家前辈的东西,貌似是专门用来做“指南针”的。

等了半响,我把银针抽出,放进了盛满水的碗里。

只见这根银针先是沉底,随即又莫名其妙的浮了起来,仿佛是被定住了一般,在碗中心连连打着转,一圈一圈的旋转个不停。

“你出了屋子去找,这里有“信号干扰”,寻畜针不太好用。”我笑着指了指碗里不停旋转的银针:“针尖指着哪儿,你就去哪儿。”

寻畜针,这是湘西不少术士都会的招数,常用来寻找畜生的真身。

畜生的真身与恶鬼真身不同。

恶鬼分真身、幻身,而畜生则是分为真身、魂魄。

畜生的真身就是它的动物本体,一般而言,只要趁其不备把这畜生给剁了,那么它就算是交代了。

可想法虽好,但要是实际操作起来还是有点难度的,毕竟畜生不傻,它的本体指不定就在隐秘的地方藏着呢。

就因如此,湘西的不少术士就研究出了寻畜针这玩意儿,以银针沾染畜生的气息,置放于水中,针尖所指便是畜生所在。

这其中的原理我也想过,但想了很久依旧没想出个所以然,由此可见古人的智慧还真不是咱们这些后人能猜透的。

“它魂魄在这儿困着了,本体就跟冬眠了一样,直接弄死就行。”我拿出烟盒,从中抽出了一支烟放进嘴里,点燃后深深的吸了一口,笑道:“束孽镇只是起个束缚的作用,想要解决它,还是弄死它真身比较好,毕竟想要打散它的魂魄就得把绳子解开,到时候要是出了什么篓子,我可受不住。”

“等我。”海东青似乎是害怕水会洒出来,端碗的动作异常小心翼翼,看得我都想笑了。

见他出了大门,我便坐回了沙发上,嘴里叼着烟抽着,歪着头不停打量着海东青帮我绑住的上臂,嘴里好笑的嘀咕着:“这孙子还挺有常识的,知道手臂出血了得绑住上臂,我原来还以为他一直都是个木头脑袋死人脸的货色......看来还是有点脑子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心也慢慢提了起来。

抬头看了看壁钟,见时间都过去了二十多分钟,我好不容易放松点的心情,现在貌似又有点紧张了。

那鸟人不会出啥事儿了吧?咋现在都还没回来呢?

我没再继续休息,站起身走到了大门边,往外一看,只见外面异常的安静,那几盏红灯笼早就没了踪影,院外的黑暗是属于往常的黑暗。

虽然没什么异状,但我心里的不安却渐渐加深了。

“大鸟!你死哪儿去了?!”我张口大喊道,语气略微焦急了起来。

连着喊了三四遍,依旧没人回应我,这下子我心是彻底悬了起来尸村最新章节。

“不行....这得去找他......”我摇摇晃晃的从大门走了出去,左右看了看,抬脚就要往别墅的院子外走去。

可还没等我有动作,只见左前方的黑暗中出现了一缕亮光,仔细一看,这不是海东青在拿着手机照路吗?

“你答应老子一声会死啊?!”我这时候都快抓狂了,咬牙切齿的看着满脸无所谓的海东青,重重的喘了几口气:“黄鼠狼呢?!弄死了没?!”

“被我一脚踩死扔垃圾桶里了,前面我正在往回走,刚好听见你喊我,我懒得答应,毕竟马上就到了。”海东青耸耸肩走了过来,把碗递给了我。

这时碗中的银针已经沉到底了,没再像先前一般漂浮在水面,而是静静的躺在水底,没有丝毫的动静。

见到这情况我才算是彻彻底底的放了心。

“鸟人,你过来点。”我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对海东青勾了勾手指。

海东青愣了愣,听话的走了过来。

“转过身去。”我不动声色的说。

“怎么了?”海东青转过身问我。

没给他一点反应的机会,我抬腿就朝着他屁股上踹了一脚,力度肯定很足,这孙子被我一脚踹了个趔趄差点就扑街了。

我还没等他发出声音,扭过头拔腿就跑,速度之快犹如祖师附体。

老子一个伤员好吗?!非得让老子焦心的出来找你是吧?!还懒得答应我是吧?!

活该被我踹!

要不是我手里没菜刀,说不准真得给你两刀子!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易家愤怒的菜刀!什么叫做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我心里狂骂着海东青,脸上的笑容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

说实话,人有时候总会意气用事,事前爽快无比,事后,后悔莫及,不是有句俗话吗?

踹人一时爽,转眼火葬场,说的就是我现在的情况。

我这边正撒丫子往大厅里狂奔着,只听身后幽幽的冒出了一句。

“你跑什么?”

转眼一看,我动作顿时僵住了。

海东青满脸冰冷的跟在我身后跑着,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为什么我感觉他想揍我呢?

我是一个极有眼色也是非常识时务的人,对于现在的情况,我能做的就只有......

“哥,我错了,规矩我懂。”我满脸虔诚的抱着头原地蹲下:“别打脸,别打身子,除了这两点以外,你可以用言语随意“殴打”我,但千万别动手,咱们都是素质人,要体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