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终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姓易的2018-12-08 11:40:0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半年后。

    湘西,龙山县城,春口路旅店。

    “黑子,你看我这西装怎么样?”

    “必须牛逼啊,看着老帅了。”

    “我操,你可别骗我。”

    “你可是我老板,我能骗你吗?”

    站在镜子前,我整理着自己身上穿的西装,脸上满是笑容。

    虽然我已经看不见镜子里的自己是什么模样了,可我还是能熟练的给自己打上领带,如雨嘉当初第一次教我那般,打得很是熟练。

    也许是我适应力太快的缘故,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我就已经习惯了看不见光的日子。

    一开始也有点不太习惯,总觉得很不方便,在医院上厕所的时候还差点进了女厕,但久而久之也就摸清楚身为一个瞎子该怎么生活了。

    “收拾一下吧,咱们一会儿就得上山了。”

    “好嘞,小安那兔崽子跑楼下买零食去了,我去看看,免得他走丢了。”

    我点点头,笑道:“晚上哥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成啊。”

    黑子走后我便沉默了下来,笑容满面的重复着整理衣领的动作,久久没有说话。

    这半年的时间里发生了许多事。

    五个多月前,由左广思这老前辈带队,胖叔,海东青,他们几人直接就去了我当初看见的那个水潭处,顺便受我的嘱托,给那老人带去了很多吃的跟生活用品。

    曾经答应过那个老人,说是有时间就去看看他,看样子我是自己把这时间延后了,只能以后找个机会去陪那老人几天。

    他们带着《鬼谷尸经》去了那里,三天后就回来了,说是一切都办妥了。

    也就是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

    梦里老爷子笑得很开心,跟我说了很多很多,还说在竹简里的日子不好过,多亏那老道士把他救出来了,如果有机会他肯定要跟那老道士拜个把子,因为他们俩人的德行太像了。

    随后,在天亮的同时,老爷子也在梦中跟我道别,他说他不急着投胎,等下面的人催了他再下去。

    他说,他想多看看我。

    当然了,老爷子最后也没告诉我他在哪里。

    可能他是在天上看着我,也可能是在花圈店里,每天都拿着个旱烟杆子,笑呵呵的抽着,看着继续在过着傻逼生活的我。

    无论如何,我已经很满足了,老爷子没事,这对于我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

    在他们回来的一个星期后,左广思又在我的请求下帮了我最后一个忙。

    因为雨嘉的尸身还在天赐铜棺里,正处于阳之孽的状态,我觉得只有左广思能帮我办成这件事,将雨嘉给解救出来。

    毕竟阴之孽跟阳之孽的厉害程度差不多,压根就不是普通术士能搞定的,要是开棺的时候诈了尸,那么谁开棺谁就死定了,胖叔也不例外,所以只能去请左广思帮我这么一个忙。

    在他帮我办完这件事后,直接给我打个电话就消失了,与罗能觉前辈一般音信全无。

    雨嘉的尸身是被周岩找人运回来的,没有半点腐坏的迹象,如活人一般,只是没有一丝血色而已。

    见到她的时候,周岩哭得很厉害。

    没过多久,我去了一趟周岩家,亲自给周岩的父母,也就是周雨嘉的父母,磕头道歉。

    周雨嘉的母亲是个很开明的中年女人,在看见我跪下的时候,她走过来就要扶起我,但被周岩默默的叫开了。

    有的责任我应该肩负起来,雨嘉走了,那么她的爹妈自然该我来帮忙照顾。

    至于周雨嘉的父亲反应就冷淡了许多。

    只跟我见了一面,随后就再也不愿意见我。

    但据周岩所说,在跟我见面的那天晚上,他父亲一个人坐在了周雨嘉的房间里,一言不发的抽了很久的烟,然后红着眼睛出来了。

    “有的事我跟我爸说了,他虽然不信,但是他说你算是个爷们,本来他还以为你跑路了,根本就没想到你会来见他们。”这是周岩事后给我的原话。

    海东青回了天津,说是被海老爷子叫回去了,准备接手家族产业,估摸着以后忙的时间就多了。

    听见这消息的时候我还挺欢乐,心说这孙子也算是懂事了,知道回去帮自家老爷子做点“家务活”了。

    胖叔则留在了贵阳陪我,搬进了离花圈店不远的新家后,他就在花圈店对面开了家算命馆。

    在张庆海这些富商的帮衬下,胖叔的生意很是不错,基本上每天都是赚得盆满钵满。

    他每天做的事就是三件。

    吃饭,睡觉,找我唠嗑。

    哦对了,他极其宠爱小安这孩子,上次小安说想去看看熊猫,第二天胖叔就准备订机票带着我们跑四川潇洒,这办事效率真是让我眼红诶,我当初怎么就没被胖叔这么照顾呢?

    至于黑子,他就在我们店的楼上租了个二手房,平常他就负责看店卖东西,时不时的客串一下神棍去跟胖叔合伙捞钱。

    一个是口才好的胖子,一个是少只手的黑子,俩人一唱一和还真忽悠了不少傻逼。

    小安是最让我省心的一个。

    学习自觉,异常懂事,平常还会照顾我,帮我下厨煮个面炒个饭啥的。

    有这种孩子当家,我真省了不少的心。

    小佛爷跟师爷在罗能觉他们带着老佛爷离开贵阳后,也随之坐上了远去北京的飞机,似乎是要去找熟人办签证护照啥的。

    反正他们第二次联系我的时候,打的是国际长途。

    “过年的时候给我们留双筷子,到时候喝死你。”小佛爷在电话里这么说道,笑声很开朗,完全看不出他往日的样子。

    我不知道我这辈子是不是这样就过去了,可能这样的日子,也是我所希望的。

    哪怕是很多人都已经从我身边消逝而去。

    我依然觉得,他们都在我身边,谁都不曾离开,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心态,我才会每天都笑得那么开心。

    对了,今天的天气不错,所以我决定带着雨嘉老爷子一起上山,看看风景。

    “爸爸!!黑子叔叔欺负我!!!”

    “喵!!!”

    就当我站在镜子前发呆的时候,只听小安带着哭腔跑了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某猫,如果猫也有哭腔的话,我发誓它是泪奔着冲进来的。

    我笑呵呵的蹲了下去,熟悉的用手抚摸着小安的头:“怎么了?他又怎么欺负你了?”

    “喵喵喵喵喵!!!”

    “你丫闭嘴,我听不懂你说啥。”我无奈的说道。

    “我刚带着小猫去买零食,还给它买了好多街边的炸小鱼。”小安委屈的说:“刚到楼下就被黑子叔叔全抢走了,他说小孩子吃那么多零食对身体不好,叫我别吃,然后他就当着我的面全吃光了”

    嚯!黑子胆儿肥了啊!

    我说这话各位可别以为我要打击报复,只是觉得吧,黑子是忘了猫的天赋技能了。

    上次他把猫给惹着的时候,身上少说都被挠了十多道印子,这孙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爷们,真心的爷们,看样子他是打心底里下了决定,要跟喵星人抗战到底了。

    “走吧,爸爸带你上山玩去,回来了咱就去吃好吃的,不带黑子叔叔去。”

    “好!”小安大笑着:“就不让黑子叔叔吃!叫他抢我的零食!”

    我哈哈大笑着,连声说好,随即,便由着小安牵着我的手,带着我慢慢往外走去。

    小安很懂事,猫也是。

    似乎他们都知道我没了眼睛不方便,一个充当的是我拐杖的角色,一个充当的是导盲猫的角色。

    仔细想想,平常让一只猫在前面张牙舞爪的带着路,过马路的时候还懂的看见红灯喵喵喵的乱叫,这种智商的猫真是绝了。

    在当天下午,大概是四点左右的时候,我们一行人便到了老爷子经常带我去的那座山。

    正值秋末,山中应该尽是落叶了吧。

    一路往上走着,听着脚下传来的树叶碎裂声,我感到了无比的熟悉。

    当初是老爷子牵着我往山上走,生怕我一不小心摔一跤。

    现在是小安牵着我往山上走,也怕我一不小心摔一跤。

    命运这东西真说不明白,真挺有意思的。

    “黑子,咱们到哪儿了?”

    “我也不知道啊,这里是个三岔口,咱们往哪儿走?”

    “走有棵大松树的那个口子,一直沿着那儿走就行,要是看见路边有块大石头就停下,那里就是咱们的目的地。”

    “成,您走路可慢点,小安牵好你爸,自己也注意点,别摔了。”

    “知道了黑子叔~”

    没一会儿,黑子便招呼我们停了下来,说是目的地到了。

    在小安的引导下,我慢慢走到了路边,小心翼翼的用手摸了摸身前的巨石,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你们去山里玩玩吧,从这里一直往上走,有片野果子地。”我笑道,熟悉的靠在巨石的边上坐了下去,拿出烟点燃了一支,慢慢抽着:“这季节就是结果子的时候,跟小橘子似的,可以剥开吃,你们去尝尝,味儿不错。”

    “好嘞,一会儿我就带小安回来接您。”

    “行,我在这儿等着你们。”

    等黑子带着小安走后,猫便回到了我身边,并没有跟着他们去山里玩。

    只听猫轻轻的叫了一声,然后爬到了我腿上,安安静静的陪我发着呆。

    烟抽得很快,没一会就燃烧到了烟嘴的位置,烫了我一下。

    “老爷子,这山里的风景还是老样子,几十年了都没变过。”我自言自语道。

    我看不见周围的场景,但是在我的心里,这里依旧是我小时候见到的模样。

    漫山遍野的枯树,红霞满天的夕阳,还有

    当一阵暖风缓缓从我脸上拂过的时候,我将口袋里的照片拿了出来,轻轻的捏着一角,仰起头一言不发的笑着,像是在看我并不能看见的天空。

    照片有两张,都是我让胖叔帮我找出来的。

    一张是很老的照片了,上面只有我和老爷子,那时候我才五岁吧。

    而另外一张,是大学毕业的时候跟雨嘉出去照的。

    在照片里,穿着学生气的我们,都笑得都很灿烂,似乎是在跟我现在做着对比,照片里那怎么都老不了的青春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如果现在还是大学的时候,大家都在,那该多好。

    我眨了眨眼睛,慢慢闭上,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记住了左广思给我的话,就是那句,苍天有眼,命数天定,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其实我一直都以为这是个引人向善的话,所以我经常对此嗤之以鼻。

    但左广思跟我说过,他的话不是这意思,得让我自己想。

    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就懂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直到我坐回这原本属于老爷子的位置时,满脸笑容的享受着微风轻抚,我才明白。

    原来那个好字不该读好人的好。

    应该读好,也就是爱好的好。

    换了这个字的读音,整句话的意思也就变了,我自然就明白了左广思的意思。

    他是想让我在最后的这几十年里,过上属于自己的日子,或许自己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也是一种幸福吧,这样应该才是

    “雨嘉”

    我把照片抱进了怀里,仿佛是在拥抱早已逝去的那人一样。

    “下辈子易哥养你啊”

    风缓缓吹过,我保持着紧抱照片的姿势一动不动,无声的笑着。

    此时此刻,往日的情景一幕幕的从眼前闪过。

    十几年前和老爷子进山玩耍

    大学时刚刚认识周雨嘉

    第一次出手掺和进了罗大海的事

    在沈阳第一次跟小佛爷他们的会面

    好像什么都回不去了,在经历过后,只能承担着好或者不好的结局。

    如果时间能够倒转到最开始的时候那该多

    差点忘了。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如果的。

    此时,我脑海中总是回响着雨嘉在大学时经常念叨的一句诗。

    就是纳兰性德的《木兰花》开头那一句。

    虽然意思跟我想说的有点不同,但此时此刻我却觉得,用那句话真是无比的恰当。

    嗯。

    人生若只如初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