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六十四章 孽冢

姓易的2018-12-08 11:40:0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古人就是不懂得动脑子,《鬼谷尸经》的材料是墨敛竹没错,这种特殊的竹木能够收魂敛魄也没错,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那些消失的魂魄就是魂飞魄散了啊。”

    左广思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满是不屑,但也隐隐有着自傲。

    “我曾经就得到过一尊墨敛竹镂空编织的竹鼎,里面困有三十多个魂魄,有古人的,也有现代的人。”

    “之所以我会发现这些那就是因为”

    我忍不住打断了左广思的话,虽然我知道这很没礼貌,但是我真控制不住了。

    “您的意思是我爷爷的魂魄还在竹子里?!!”

    “是这样。”左广思确定的说:“墨敛竹最初只是吸附魂魄,所以部分行里人能感觉到魂魄的存在,但随着时间变久,这些被吸附在竹木上的魂魄就会慢慢融入竹子里,最后跟墨敛竹合二为一,结成一种共生的关系。”

    “破坏了墨敛竹,自然就会破坏其中的魂魄,导致竹木中的魂魄魂飞魄散。”

    “能拯救这些魂魄的方法只有一个,这也是我自己慢慢摸索出来的。”

    还没等我问出声,胖叔那头就已经按耐不住激动的情绪了。

    “撒(啥)办法?!”

    “把墨敛竹带到殂孽冢去,魂魄会自己清醒过来,从竹木里出来。”左广思一脸认真的说:“其实那些被吸附在竹木上的魂魄,不是不受控制而被收进去的,而是他们自己选择走进去的,也就是竹木所导致的神志不清后果。”

    “谁都没有办法让他们出来,只有让这些魂魄清醒过来,自己走出竹木,那么才算是成功。”

    “殂孽冢,这名字是我自己起的。”左广思笑了笑:“殂孽冢通常出现在山野之中,大多就只有一个洗脸盆那么大,更大的我倒是没见过,我就只见过一次小的,也就是那次把这东西用来做实验了。”

    如左广思所说。

    殂孽冢,地如其名,皆是冤孽的葬“身”之地。

    从古至今都没有出现过关于这地方的记载,跟这殂孽冢特征相似的地方也没有,起码我和左广思、胖叔,三人都没有听过这东西。

    当然,左广思是后来知道的,也能算是一个开拓者,第一个给这种地方起了名字。

    殂孽冢不像是聚阴之地聚阳之地那般随意,它所出现的地方都是固定的。

    “殂孽冢都出现在一些深潭的潭底,阴不透阳不进。”左广思一丝不苟的跟我们描述着这殂孽冢的特点:“寸地成阴,一步成阳,这冢里的眼就是在最中心的位置,我叫它殂眼,殂眼之外皆是阳,殂眼之内皆是阴”

    “您不是只见过一个殂孽冢吗?”我皱着眉头,疑惑的问:“您就这么确定它只出现在这种地方?”

    “确定,因为潭底的阴阳路数很独特,地气的路线也奇怪得很。”左广思很肯定的回答了我的问题:“这点我研究过很久,绝对没错。”

    “按照您的说法,如果把《鬼谷尸经》带到您见过的殂孽冢去,是不是就能把我爷爷救出来了?!”

    “那地方没用了。”左广思无奈的说:“殂孽冢貌似只能用一次,上次的殂孽冢在配合我的阵局之后,刚把墨敛竹里的魂魄给吸引出来,没一炷香的功夫就废了,阴气外泄,完全成了个废地,如果想要救你爷爷的话那就得重新找一个殂孽冢。”

    “重新找一个?”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地方可遇不可求,听您这么一说,我估计想找这地方不太容易。”

    左广思倒是看得挺开,笑着安慰我:“总会找到的。”

    我抚摸着床边的竹简半晌没有说话,静静的想着左广思所说的这一切。

    关于死复重生的秘宝在那天全都被罗能觉带了出来,一件都没有剩下,据他的原话来看,似乎罗能觉这位老前辈是要物归原主了。

    这个主指的可不是我,而是千年之前的能人,古仙,鬼谷子。

    罗能觉说,有的东西还是物归原主比较好,这些东西最好就是归放回传说中鬼谷子羽化成仙的地方,留在外界也只是徒增祸端而已。

    这位大师不光说了这些,还说了一句我比较感兴趣的话。

    “他原来做错过这些事,所以这一次就由和尚我来解决后患”

    罗大师口中的“他,”自然就是左广思这老前辈。

    罗前辈说过,在我家老太爷,也就是老爷子他爹那个时代之前,左广思就曾经去过所有的密地,包括我们最终去的这个湘西密地。

    左广思得到过所有的秘宝,但不知为何,左广思在得到秘宝后的一个月内,便将秘宝尽数归还于原地,并且在密地里留下了一些救命诗。

    至于其中的原因,他们并没给我们解释,只是罗能觉老前辈提点了我一句,说是这其中的答案其实我们都知道,只是想不到而已。

    当然,这个答案到了现在我也没想到。

    罗前辈之所以会说左广思做错过一些事,我觉得,这句话可能指的就是他把秘宝归还密地的这个举动是错的。

    “老前辈,我有个问题想请教您。”小佛爷的语气难得一次的露出了尊敬,只听他好奇的问了句:“那个洞穴里的黑水究竟是什么东西?厉害得好像没边儿了啊,连浑身眼睛的怪物都栽在了它们手上”

    看样子小佛爷对于那些黑水是心有余悸了,想想也是,毕竟谁遇见那种情况估计都得被吓出后遗症来,小佛爷的症状还算是轻的。

    “那个是“孽”。”

    “孽?”

    “这冤孽我也不太熟悉,只是在一些古籍上零零散散的看见过相关的记载。”左广思说这话的时候也是充满了疑惑:“名字就叫孽,可我也没见过它的真身,记载里孽通常是以人的形状出现,但那天我见到的孽好像不一般啊,实力比起普通的孽强了太多”

    随后,左广思又给我们说起了那天他所见到的东西。

    也就是在洞穴崩塌之前,他冲进来的时候所见到的一切。

    洞壁上所有的棺材都开裂了,无数黑水开始顺着洞壁往下流淌,到了地面的时候又跟其他黑水慢慢汇聚,变成一个能够站起来的模糊人形。

    这个人形的怪物在左广思进洞的时候已经汇聚得差不多了,虽然模糊不清,但多少还能看出是个人的大概轮廓,手指跟五官暂时还不分明。

    在左广思三四秒后携带着我们出洞状那时,这怪物的形状已经越来越明确了,甚至已经在对着左广思张开巨大的嘴,无声的嘶吼着。

    “那个洞穴里的棺材就是阵局,具体是哪门哪派的我倒是不清楚,反正在民间杂记里,这阵局有个名字,叫做千棺葬孽”

    千棺葬孽,多用于镇压极其厉害的冤孽,可这阵局有个绝对的弊端。

    虽说这阵局镇压冤孽的能力极强,但是它的自身保护力却是完全没有,甚至普通的小孩子都能拿石头砸开阵局的边儿,只要有其中一个棺材产生了破损,那么这阵局中所镇压的祸世冤孽就会重返阳间,没有半点侥幸可言。

    也就是因为如此,很多了解这阵局的人都不敢乱用这阵局,生怕引来大祸,可有部分人则不在此列,他们看中的就是这阵局另外一方面的优势。

    如果将这阵局布展在皇家贵族的陵墓里,那么这所起到的作用可就太大了。

    只要有盗墓贼敢掀开棺材,那么他的下场绝对是死没商量。

    “您把那玩意儿收拾咧?”

    “废话,老道我出马能有什么摆不平的事?”左广思笑了起来。

    我叹了口气,心说人与人的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当初老爷子误认为千目孽会离开密地,一直追着怀揣秘宝的人到死,可在左广思的眼里,那些千目孽压根就不是事,随随便便都能摆平他们,更何况左广思也说了,那些千目孽都受到了某些东西的禁制,根本就不可能离开密地方圆一里的范围。

    可能这也是命吧,如果老爷子不产生错觉,我也就不会去贵阳,更不会认识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物。

    “老佛爷呢?”

    “我徒弟这些年做的错事不少,所以我觉得他该改改性子了。”左广思叹了口气:“罗和尚会好好照顾他的,希望他能”

    左广思的话并没有说完,最终还是化成了一声哀叹。

    老佛爷的事左广思没有跟我们多说,罗前辈也没跟我们多说什么,只是说,老佛爷也是个可怜人。

    并且,罗前辈还替老佛爷给小佛师爷道了个歉。

    “小白说这些年对不住你们了。”

    以上的就是原话,之所以说对不住小佛爷他们,则是因为老佛爷这些年是在利用小佛爷他们保命。

    这个命,是命数的意思。

    老佛爷用了某种手段活到了现在,天谴临头也是常有发生,可老佛爷却依旧坚挺,这其中的原因就跟小佛爷他们有关了。

    小佛爷跟师爷的八字,正巧能保住老佛爷的命。

    所谓天克命数人来挡,这句俗语就是由此而来。

    算命这个行当里有一门本事极其特殊,名叫算贵人。

    贵人这两个字其实是由玄学中传出来的,随后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个词儿,觉得叫起来还挺顺口,于是贵人这两个字自然也就越传越广。

    据胖叔说,每个人的一生中总会有些贵人的出现,如果贵人一直在你身边跟着你,或是跟你建立了一些极其深厚的交情,那么你这一生就会顺风顺水,甚至贵人帮你挡灾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老佛爷走的路子就有点太极端了,他选择的是直截了当的以力破巧,把所谓的贵人强留在自己身边,以便挡住即将临头的天谴。

    没错,老佛爷的贵人,就是师爷跟小佛爷。

    他这么做也是起了一定的作用,但他似乎失去了更多,就如他最终得到的结果。

    说实话我也挺佩服他的,小佛爷是个不愿意屈居于下的人,师爷又是个喜欢自由自在的人,他们可都不是能随随便便强留住的人物。

    能在师爷跟小佛爷的威胁下把他们强留在身边,并且说一不二的让他们听自己的话,不得不说老佛爷还是挺有胆气的。

    小佛爷跟师爷想杀了老佛爷,原因就是老佛爷阻挡了他们自由的路。

    因为他们过去的生活我很了解,所以我明白自由这两个字,对于他们有多么的重要。

    老佛爷想控制住小佛爷跟师爷,就是想用他们来保住自己的命,但现在貌似用不上了。

    他已经有了死志,更何况失踪已久的师父也回到了自己身边,老佛爷没理由会在继续强留小佛他们。

    说实在的,就算是老佛爷的天谴来了,我也坚信左广思能给他挡住,这是直觉。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怎么帮你去找一个殂孽冢。”左广思的语气很无奈。

    “这东西的特征是什么?除了外观,要具体的特征。”我也皱紧了眉头,心说这东西光是用听的就觉得难找,更别说让我们实际去找了,这得找到哪年去啊?

    “最大的特征就是能吸引冤孽。”左广思不抱希望的对我说道:“方圆百里的冤孽都会被殂孽冢吸引而去,日复一日的晚来朝去,就跟被迷住了似的,无论是什么冤孽都”

    “被吸引过去晚来朝去”

    我身子颤抖了起来,因为我想到了一个完全符合这条件的地方。

    雨嘉

    你还记得我带你去看的向阳花吗

    ********

    下一章就是大结局,大概十分钟左右出来,正在检查,稍等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