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章: 七阳震

姓易的2018-12-08 10:51:4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邪龇的声音让人很不舒服,因为这声音就跟用指甲划过黑板差不多,隔着老远一听都能起鸡皮疙瘩,更别说近距离的听这声音了。

在张庆海嘴里发出邪龇声的同时,我跟海东青立马就有了动作。

“先礼后兵?”海东青问道,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我,摇摇头:“他好像要发兵了。”

我摆摆手,示意别激动,毕竟那畜生被皮带子绑在了椅子上,想动弹也不是轻松的事,在他炸庙的时候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反应。

“敢问您是哪路的仙家?”我客气的问了一句,打算兵不血刃的解决这事,在我的想象里,跟这些畜生说话就得顺着,再给上一些贡品让它滚蛋,一切就都解决了。

如果情况坏点,最多在家里立个牌位供奉它,这它总没闹腾的理由了吧?

可事实告诉我,这不是一般的畜生。

“咱家是黄家大仙,吃的是人间供奉,饮的是山间......”张庆海开口了,声音无比尖细,仿佛是从嗓子眼挤出来的话一般,听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讲,部分仙家就跟神经病一样,嘴里说的话基本上都是在吹牛逼我是秦二世。

老爷子就曾给我说过一个故事,挺可笑的一个故事。

那是老爷子年轻时候的事,当时他跟着几个朋友去了一趟东三省,也不是为了别的,就是趁着年轻想到处玩玩,见见世面。

说来也巧,老爷子刚到了沈阳,饭都还没吃上就被一朋友拉去了沈阳郊外的一个村落,说是让老爷子帮忙看看,那里有人撞邪了。

当时老爷子也没拒绝,毕竟这朋友跟自己挺熟的,而且都是一起在湘西长大的朋友,能帮就帮,对于这种事老爷子一般不会推辞。

等到了那撞邪的人家一看,老爷子也乐了,差点就当着外人笑出来了。

“那人一个劲说自己是玉皇大帝啊,哈哈哈!!!”老爷子给我说着故事的时候笑得不行,使劲的拍着大腿:“后来被收拾了,我找着它真身一看,就他吗是一只黄鼠狼。”

当然,我所说的这部分仙家,是野仙,并不是普通的保家仙。

野仙也分为两种,一是在野外修炼不吃香火的仙家,二是野性难驯,常冲人身以求贡品的仙家。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冲张庆海身子的仙家就属于后者。

“您到底想要些什么?”我装作恭敬的问了一句,打断了张庆海牛逼哄哄的话,海东青看了张庆海一眼,捏了捏拳头没说话。

张庆海没回答我的话,因为他看见了海东青眼里的不耐烦。

“小辈!!你放肆!!!”张庆海的声音越发尖锐了起来,直震得我耳膜嗡嗡作响,感觉脑袋都猛的沉了一下,跟被人拿棍子敲了一下后脑勺似的,那种感觉真挺难受的。

“跟他啰嗦什么?”海东青的话让我脸色尴尬了,也让那仙家尴尬了,但海东青似乎是没注意到这一点,很自然的看着我:“你赶紧把他收拾了,咱们好回家睡觉。”

我想岔开话题缓解一下气氛,但有一个人的动作比我刚到嘴边的话更快。

“放肆!!竟敢跟咱家这样说话!!!”张庆海的动作出乎了我们的意料。

捆着他的皮带子可不细,就跟普通精神病里用来绑暴躁狂病人的那种带子一样,比拴裤子的皮带粗一圈多,看着就给人一种结实感。

可就是这么结实的东西,张庆海只是身子剧烈的抖动了一下,绑住他手脚、腰间的带子齐齐崩断,就跟纸做的一样,我真的不敢相信这孙子的力气竟然有这么大。

说句实在话,我小瞧这畜生了。

也许是没有跟畜生交过手的缘故,我低估它了,它的能力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

“小心。”在我愣神的时候,海东青一把将我拉到了身后,面色如常的迎上了对我们冲来的张庆海。

此时此刻的张庆海可跟先前的不一样,他已经炸庙了。

张庆海的动作跟个猴儿似的,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已经冲到了我们身前,脸上的五官已经扭到了一起,笑容依旧挂在脸上,只不过寡毒的意味越发浓厚爷很嚣张:王牌爱妃最新章节。

海东青目光平静的盯着张庆海,见他到了自己身前,海东青便毫不花哨的抬起手,一拳头砸在了张庆海的胸口上。

胖叔给我说过很多次海东青能打,但我都觉得他是在吹牛,毕竟胖叔的德行我很明白,一是爱拆人台,二就是吹牛逼。

但现在我才发现......海东青不是一般的能打......

“嘭!”

伴随着一声闷响,张庆海的身子直接就向后飞了两三米的样儿,没给他反击的机会,海东青一脸平静的就冲了上去,丝毫没有半点惧怕的意思。

当时都给我看愣了。

海东青的动作很快,但比起张庆海还是差了一截,毕竟张庆海的身子里是个畜生,被冲身的人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姓海的这鸟人挺聪明,他没有傻到跟张庆海对打的地步,而是一边躲避着张庆海的攻击,一边给我使着眼神。

他是在帮我拖时间,我看出来了。

这畜生的真身我不知道在哪儿,但这畜生的魂魄就在张庆海的身子里,解决了这魂魄,张庆海自然就没事了。

想要直接解决这畜生的魂魄也不是不行,可它现在就躲在张庆海的身子里,一不小心误伤了张庆海怎么办?

我皱紧了眉头细细想着,见张庆海的动作越来越快,大鸟正渐渐落入下风,我心里也开始急了。

如果直接打散畜生的魂魄,那么张庆海的魂魄必然会受到损伤,毕竟他的魂魄也在体内,并没有被挤出身子。

但若是不打散畜生的魂魄......大鸟要撑不住了啊......

打散.....必须让张庆海停下来.....如果打不散.....

对了!!!不一定非得打散!!还有办法治它!!

我嘴角一咧,没有发出声音。

看了看不远处正在拖延时间的海东青,我蹲下身子,不声不响的把背包放到了地上,默默的从背包中拿出了七枚铜钱,又把蚨匕从腰间抽了出来,皱着眉头打量了张庆海一眼,低下了头。

《湘密》一书中镇法共有上百个,这些镇法大多都是以强硬的方式制服邪灵煞鬼,虽然有用,但明显现在用那些镇法不太适合,如果用了,说不准就得误伤张庆海。

俗话说得好,天无绝人之路。

思来想去之下,我还真想出了一个办法弄它。

七阳震。

这玩意儿不属于湘西五大门的东西,但却是老爷子教给我的,说这是从他一个朋友那儿学来的本事。

以七枚普通的铜钱作为“阳眼”,在地上摆放成北斗七星状,以阳煞之物破天枢一关,可让阵前五丈内的魂魄齐齐震出体外。

至于是怎么震出体外那我可真不知道,因为这法术我还没实践过.....只是学过......

就目前来说这是最实用的法术,先把那畜生的魂魄震出去,之后再慢慢收拾它天后之妖瞳,为谁一世猖狂。

按照七星北斗的形状,我一枚接着一枚的往地上摆放着铜钱,等摆放完毕后,我用蚨匕轻轻划开了手指,紧接着,在每一枚铜钱上都滴了一滴血。

做完这些,我往战圈里看了看,暗暗松了口气。

大鸟可真是够能打的,都三四分钟的样儿了,竟然还在跟张庆海不紧不慢的周旋,虽落入了下风,但也没受一点伤。

这局面已经很不错了。

“大鸟!赶紧过来!站我身后!”我大喊道,双手紧握住了蚨匕,死死的盯着转头看向我的张庆海。

听见我的声音,海东青动作一顿,先是往下猛蹲了一下,躲过了张庆海横着挥过去的爪子,随即海东青便没再继续跟张庆海纠缠,微微弯着腰,对我猛冲了过来。

见此情景,张庆海猛的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嘶鸣,跟在海东青身后就向我狂奔了过来,眼里的寡毒不言而喻,如果我落到它手里,估计碎尸万段都是轻的。

还好海东青的动作比他快上一步,等大鸟在我身后站稳的时候,张庆海还离我有个两米左右的距离,不算远也不算近,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距离。

“北斗七星,耀生**,天罡地煞,佑我降魔。”我拿着蚨匕在七枚铜钱的上方比划了起来,嘴里念念有词,见张庆海已经到了我身前,我手都开始颤了。

我咬紧了牙,双手握紧了蚨匕的刀把,用刀尖对准了摆放在天枢位的铜钱,使尽全力狠狠的插了下去,嘴里大吼道。

“开!!!”

“轰!!!”

让我惊疑不定的一幕发生了,随着我话音落下,蚨匕插下。

一声犹如爆炸般的巨响骤然就在屋中响起,这声音大得出奇,连我跟海东青都被震出了一脑门的青筋!

而接下来的一幕则就让我松了口气。

爆炸声落下之后,只见张庆海表情一僵,身子软软的就仰天倒在了地上,嘴里不停往外吐着白沫,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还以为失手了....这爆炸声够吓唬人的啊......”我脑袋被震得有点发晕,如果不是海东青及时扶住了我,恐怕我现在已经瘫坐在地上了。

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走到了张庆海身边,扒开他眼皮看了看,见张庆海的瞳孔没有涣散的迹象,我转头对海东青笑了笑:“我牛逼吧?”

“嗯。”海东青敷衍的回了我一句,但他接下来的表现我可是真没想到。

“很厉害。”海东青微微笑着,我愣住了。

哎哟我草!

今天的太阳打大西北出来了?!海东青这孙子不是外号“笑容瘫痪儿”吗?!咋能笑了?!不科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