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章:请符起尸

姓易的2018-12-07 12:24:3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听完我的解释,周岩半信半疑,而张立国则是完全不信。

“这人是被恶鬼害死的?”张立国满脸的不信,显然觉得我是在吹牛逼。

“是不是一会就知道了,你们站在大门边别乱动,如果情况不对了,打开门咱们就跑。”我嘱咐了一句,低头看了看自己撕好的黄色纸人,自言自语似的咧着嘴笑了笑。

“老爷子,今儿可是我第一次自己出手办事,你可得保佑我。”

按老爷子的说法,阴殠这东西对人是无害的,但若是恶鬼还在被害者的旁边候着,那些闻到阴殠的人就会产生幻觉,轻则昏迷不醒,重则恶鬼冲身。

我不知道害死罗大海的恶鬼还在不在这里,我不敢冒险。

“周岩这孙子给的活儿还真是麻烦。”我心中暗骂不已,第一次接活儿就接到了这么棘手的事儿,本以为就是尸气沾地不起的小麻烦,谁能想到在这里还有阴殠的存在?

张立国见我脸色不太好看,他也没再继续打趣我,安安静静的站在了一边。

“木头,接下来你要怎么解决那尸首?”周岩好奇的问道:“那尸体要怎么才能搬起来?”

“搬个jb搬。”我气不打一处来的瞪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当好奇宝宝?没见我脸色这么难看啊?

被我把话堵了回去,周岩耸了耸肩,不再说话。

我皱紧了眉头思索了好一会,点燃了一支烟,默默抽着给自己壮胆,站起身子往那尸体所在的书房走了过去。

张立国跟周岩想拦住我,估计也是被我先前说的恶鬼给吓着了。

“没事,我是老中医了,一个偏方就能药死它。”我勉强笑了笑,这话纯属是在给自己壮胆,吹牛逼的成分居多。

恶鬼这东西我听过,但还真没看过,更别说是收拾它了。

书房没开灯,打眼一看就心里渗得慌,只觉得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藏着无尽的危险,无论是我还是外人,恐怕第六感都会告诉自己,别进去。

“喜神在上,弟子今日请符起尸,望祖师爷成全。”我从兜里拿出了一炷没有点燃的贡香,一言不发的将香头从黄色纸人的额头处穿过,没有抽出,而是直接把贡香卡在了纸人的头上。

我恭恭敬敬的站在书房门前拿着纸人拜了三拜,点燃贡香,随之,也打开了书房的灯。

也许是从湘西来到贵阳后就再也没见过死人的缘故,借着灯光我往书房里只看了一眼,心都快碎了,嘴里一个劲的干呕着,腿肚子也有点朝前发软的迹象。

“祖师爷保佑,祖师爷保佑.....”我不停的低声念叨着,转头对周岩跟张立国挤出了一丝笑容,声音不知不觉压低了些许:“你们别过来,要不然这尸首我请不起来。”

罗大海的死状果然够恶心,怪不得连周岩这种法医都吐了。

在橙黄色的灯光下,罗大海正仰面躺在地板上,双手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肠子,肚子里的内脏完全暴露了出来,我不经意的瞟一眼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不知是什么原因,罗大海的眼睛正圆睁着,仿佛是在怒视天花板,眼球已经瘪了不少,那种死气沉沉的怒视有多恐怖,或许只有在现场看见才能感受到。

我扶着墙干呕了几下,仔细的看了看罗大海满脸的怒意,我心里忽然打起了退堂鼓。

“要不然直接说尸体请不起来?”我心里嘀咕了一句:“张立国不会抽我吧?现在回去未免也太丢人了......”

年轻人的热血劲儿就是这么的莫名其妙,不该热血的时候瞎热血,该热血的时候反而热血不起来了,我就是这情况。

来之前气势冲天,来之后....咋感觉有点怂了呢......

“木头!你能搞定吗!”见我半响没动作,周岩喊了一句:“不行就回来!咱们再想办法!”

张立国笑了笑,语气里的不屑隔着八百里我都能感受到:“装神弄鬼。”

“闹个屁!我他吗正准备着呢!”我故作镇定的大吼道。

被我这冷不丁的一吼,张立国也没言语了,只能饶有兴致的看着我“装神弄鬼”。

先前张立国的那句装神弄鬼我可是听了真切,心底的火气压不住的往上窜,没再多思索,大踏步的就走进了书房,在尸体旁蹲了下来。

“啪!”

我把贡香从纸人头上抽出,猛的将黄色纸人重重的贴在了死者的面门上,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往后蹦了两步,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情况。

书房里还是很安静,尸首也没异象,看样子貌似是挺安全的。

不敢再继续耽误,我把腰间别着的铜锣拿了出来,抬手用木槌敲了一下,一声刺耳的锣响猛的就在书房中回荡了起来。

“锵!!!”

这暗黄色的铜锣就是老爷子的看家宝贝,跟湘西普通的赶尸阴锣样式相同,就是小了点,跟一般的家用饭碗一样大。

别看这铜锣小,它的来历可一点都不小。

据说这铜锣是老爷子家中从唐朝传下来的宝物,名为喜神锣,而在锣上用红绳拴住的木槌则就是喜神槌。

虽喜神锣是唐朝的宝物,但上面可没有一点古物该有的铜锈,反而是一副新崭崭的样子,让人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件老古董,要是不知道的人,估计第一眼就觉得这是近代的东西。

老爷子曾说过,这玩意儿用来赶尸是如虎添翼,因为喜神锣比普通阴锣更容易控住尸首,而且效果也比阴锣好了太多。

“湘西赶尸~~生人回避~~~”我声音不大不小的喊了一句,脸上除了尴尬就是尴尬。

老爷子的规矩还真是够害人的....做法赶尸之前要先喊这么一嗓子......不是逗乐么!

果不其然,周岩跟张立国听见我喊这么一嗓子,差点就没笑出来。

反正已经够丢人的了,我也不在意继续丢几个人,无所谓了。

这样想着,我重重的敲了敲手中的喜神锣,嘴里唱着老爷子所教的咒词,眼神忽然恍惚了起来。

这些词儿有多久没唱了?

“一声铜锣响叮当~~喜神探头望万家~~~千家户户长安稳~~~只有一家泪奔丧~~~”

“锵!!”

又是一声喜神锣响,我眼中的回忆越来越浓,嘴里不停的唱着老爷子教给自己的曲调,心中的害怕早就没了影子,取而代之的则是难掩的怀念。

“人间自有人间苦~~生老病死候轮回~~~亲人死于万里地~~~跪求喜神送亲归~~~”

“锵!!锵!!!”

“喜神自有大慈悲~~命下尸匠送亲回~~~万里地界不算远~~~天涯海角必然归啊~~~~”

唱完这最后一句,我重重的敲响了手中的喜神锣,双脚则隐隐往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的看着罗大海的尸首。

我停下了嘴,也停下了敲锣的动作,可书房中却依旧有着锣响回荡的声音。

“咻!!!”

一声类似于冲天猴儿的声音忽然在房中炸响,我也是随着这声音响起头皮开始渐渐发麻。

周岩跟张立国被这尖锐的声音吓了一哆嗦,随即就走了过来,站在门外往里细细的看着,估计是在想这声音是咋发出来的。

这一声尖锐的嘶鸣名为是喜哨,老爷子说过,在施法成功之后,施法的地界就会有这种声音响起,所以常常被赶尸人认为是吉兆。

“你们退后点。”我微微眯上了眼,紧紧的盯着罗大海的尸首。

没等我话音落下,罗大海的尸体猛的一抖,竟然毫无预兆的就直直坐了起来,黄纸人也从他脸上掉到了一旁,露出了他充满怒意的脸。

罗大海.....正在怒视着我们.....

“活....活了.....”周岩哆哆嗦嗦的往后退了几步,连张立国也不例外,在见到罗大海坐起来的同时,这两人差点没吓得坐在地上。

张立国都当了多少年的刑警大队队长了?什么样的尸体没见过?什么样的惨状没看过?

可在见到这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发生时,他一样的被吓住了。

开膛破肚的尸体竟然坐了起来!还在怒视着自己!这种情景谁会不怕?!

“你们往后退,别进来,尸体要是沾了活人的气......”

没等我嘱咐完,周岩立马接过了话茬:“要诈尸是不是?”

“诈你祖宗!我拿喜神锣控着它呢!你电影看多了是不是?!”我没好气的骂道,对他们摆了摆手。

在我学的门道里,驱尸其实有两种方法。

第一种,也是最常见的一种,招魂引魄,让死者的魂魄回到尸体里,之后再赶。

第二种则就是现在我用来应急的方法,向喜神请符,用黄纸人做出一个人造的假魄。

当然了,应急的毕竟是应急的,这种方法撑不过一时三刻,顶破天半个小时尸首就得恢复原状。

魂属心智,魄属骨肉,若要驱动尸首,那么必然要让尸体里有魄的存在。

没有魄的尸首是赶不动的,哪怕是祖师爷亲临估计也没招。

之所以我要让周岩他们后退,也是因为这人造魄实在是有些脆弱,一不小心沾了活人的气恐怕就离散魄不远了,到时候先前的一切都是白用功,我又得从头来驱尸,老麻烦了。

我看了看罗大海满脸的怒意,心里也是一个劲的渗得慌,这满脸的怒意是他死前才有的,可不是死后才出现的。

要真是半路变了个表情,我估摸着自己也得被吓个半死。

摇了摇头,我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敲响了手中的喜神锣。

“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