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九章 梦醒

姓易的2018-12-08 11:39:5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小佛爷奇怪的看着我,似乎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反应会这么大,大到歇斯底里的地步。

    或许只有我知道,在左慈所记载的这卷经文之中,除开《鬼谷秘术》那一卷以外,其他基本上都是跟死复重生有关的内容,而《鬼谷秘术》显然已经念完了。

    海东青此时的表现让我不得不心慌起来,难道是

    妈的!!!不会!!!绝对不会那样!!!!

    雨嘉的复活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意外!!

    “木头”海东青僵硬的笑了笑,他的笑容显得非常不自然,让我看起来异常的刺眼,或许在这个笑容里,就隐藏着一些我无法接受的事实。

    我只感觉嗓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已经出不了声音了。

    心脏也像是被人掐住了似的,每跳动一下,都艰苦万分。

    半晌后,我哆嗦的蹲在了地上,试探着问:“是关于雨嘉的吗?”

    我想得到的答案是,不是。

    可海东青给我的答案

    “木头你要坚强点”

    在那一刻,我还是期望海东青说的和雨嘉没有半点关系,或者只是无关痛痒的话,那种侥幸心理犹如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使我勉强点点头,对海东青挤出了一丝笑容:“你说赶紧说啊!!!”

    海东青把头低了下去,缓缓念道。

    “长生者,必受至苦也。”

    “还阳日,天谴临头焉。”

    说完,海东青偷偷把头抬了起来,见我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他也稍微松了口气,继续往下说着,但他的表情也渐渐变得难看了起来。

    “红尘景美,长生者,眼不能视也。”

    闻言,我眼前一黑,只感觉腿霎时间就软了,没有半点力气,顺势就瘫坐在了地上。

    见此情景,海东青当即就要将我扶起来,但被我推开了。

    小佛爷一言不发的把抽了一半的烟递给我,拍了拍我的肩膀。

    他很明白我现在是什么感受。

    对吧,一个为了不切实际的梦想而放弃了一切的人,在这时候能有什么想法?

    绝望这两个字恐怕已经不能形容我当时的万分之一了。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在空白之余,还隐约透露着往日的话语,往日的情景,往日的

    悲痛欲绝,或是痛不欲生,好像都没有。

    只感觉为什么我心里

    空了

    “继续说”我微微埋着头,机械的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着烟,突然感觉就算后面的话有多么的残忍,我都可以接受,我对海东青说道:“我知道你后面还有话能感觉出来你继续说”

    海东青哆嗦了一下,咬着牙,缓缓说道。

    “琴弦颤颤,长生者,耳不能听也。”

    “亲朋相聚,长生者,口不能言也。”

    “花开幽兰,长生者,鼻不能闻也。”

    话音一落,海东青长长的叹了口气。

    “受四苦得大道”

    “幸哉悲哉”

    山体洞穴之中已陷入了一片死寂,小佛爷似乎是想安慰安慰我,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我那段时间所做的事他还是知道的。看着小佛爷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突然有种释然的感觉。

    有的事情是安慰也安慰不来的。

    “木头”

    “我没事我没事”我摇了摇头,长吐了一口气,笑着仰头躺在了地上。

    哀大莫过于心死。

    原来心死了以后,往往是最能让人冷静下来。

    在不久前我之所以陷入了疯狂的状态,是因为执念于我可以复活雨嘉,所以偏执于一件事情的时候,精神自然就出现状况了。

    而现在的我之所以可以冷静下来,大概就是因为我放下了执念吧,好像从未这么冷静过。

    感觉脑子里每点思维都清晰了起来,我可以想到很多事,但那时候我并没有选择去想。

    可能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轻松过,只觉得什么都不用再去做了,什么都不用再去想了。

    只需要静静的躺着,那么一切都好。

    那一刻仿佛我又回到了当初,回到了当初那个完全正常的我,没有变化的我。

    真想就这么闭上眼,结束这一切,好好休息一下。

    周雨嘉啊周雨嘉,你还是高估我了。

    到了头我也没让你活过来,看样子我确实不是无所不能的,我他妈就是一个废物啊

    “为了这么一个结果我我他妈就是个傻逼啊!!!!”我自嘲的大笑了起来。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我欠人的东西今天都该还了,该还债了

    雨嘉,你别害怕

    易哥马上就会来陪你了,很快就来了

    你不要急啊,你再等我一小会儿,就一小会儿,等易哥闭上眼,马上就可以

    “原来左慈是因为这个才自杀的原来人是可以复活的只是会失去更多的东西”我表情呆滞的看着洞顶,眨了眨干涩的眼睛。

    想起左慈在登仙池台留下的那些句子,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慈修道百载,只留六恨于心。”

    “苍天无眼,大道无情,其恨一也。”

    “仙道难寻,不见长生,其恨二也。”

    “人心莫测,人情反复,其恨三也。”

    “不量自力,徒增笑耳,其恨四也。”

    “求长生,天地不容,其恨五也。”

    “光阴不返,悔之晚矣,其恨六也。”

    之所以左慈会明知故犯,看见那些内容还选择长生,恐怕就跟他自己的自信有关了。

    从《道记》中看来,左慈这个人的高傲得不露声色,看似风淡云轻,但却能从他的字里行间看出,他对于这世间的许多东西都太不屑一顾了。

    可能他是想到了什么办法,能够改变长生不死的后遗症,也可能是

    这些都不重要。

    都不重要了。

    罗和尚,左广思,这两个人都没有骗过我,人是可以复活。

    但复活过来的人,却不一定跟正常人一样。

    怪他们当初没有跟我明说吗?

    真的,我不怪他们,哪怕他们当初说了结果,我也一样会选择这条错误的路。

    不撞南墙不回头,可惜我现在貌似回不了头了。

    谁都不怪。

    谁都不怪

    “嘶!!!!”

    “嘭!!!嘭!!!嘭!!!”

    “木头!!!!”海东青眼神散乱的冲了过来。

    “小畜生!!!我今天要宰了你!!!!”

    洞穴外沙地的方向传来了一声邪龇,随之而来的则是一声声震耳欲聋的闷响,这些闷响每响起一声,我的身子便会不由自主的抽痛一下。

    本来已经彻底止住了的血,此时又从鼻子等等地方冒了出来,但血液的多少却比不上最开始的时候了。

    老佛爷的怒吼声跟现在的状况代表了一件事。

    是的,阵局彻底的破了。

    “原来左慈公的阵局也有镇不住的东西诶”我一动不动的眨着眼睛,笑道:“鸟人老佛爷如果进来了你就拿竹简给他看看”

    “快止血!!!”海东青手忙脚乱的冲我吼着:“你他妈别说话了!!!我操你妈!!!你知不知道这样下去你会死?!!”

    “你终于会说点脏话了”

    我顿时就笑得咳嗽了起来,直将一些血块从喉咙里咳出,我才舒服了一些。

    太阳穴突突的跳动着,浑身上下几乎就没有一个地方不疼,骨头关节就像是被人用锤子接连不断的在狠砸一般,每过几秒,这种剧痛就会伴随着肌肉痉挛开始向我袭来。

    感受到这种剧痛,我本想着惨叫几声发泄一下,就在我准备开口的时候,忽然间眼前的景象就开始模糊了。

    海东青小佛爷还有他们手电发出的白光都开始模糊了

    突然,我眼前又黑了一下,跟贫血的症状很相似。

    我能感觉到眼睛是睁开的,可是这一黑,却再也没有恢复过来

    当然,在那时候,我的这种情况没有给任何人说。

    听着一阵类似工地锤砸地板的闷响,我忽然又来了力气,大笑道:“老佛爷!!!咱们都输了!!!都输了啊!!!”

    在下一秒,我感觉我是被人掐着脖子提起来的。

    而海东青他们则是随着两声闷响,彻底消失了声息。

    “你杀了老二老五现在生死不明”老佛爷怒吼着:“你还我的兄弟!!!你还给我啊!!!”

    “我我还以为你会找我要你的灯盏呢”我的脸应该因为喘不来气的缘故憋红了,说着话就跟从嗓子眼里往外挤一样,难受得不行。

    “你的眼睛怎么了?”

    老佛爷忽然问我。

    “你你去看看竹简里的字吧我们我们都输了”

    “竹简?!”老佛爷的声音很惊讶,似乎是现在才发现放在地上的东西:“这是鬼谷子写的《鬼谷尸经》?!!”

    我在下一秒就被老佛爷甩在了地上,疼得我差点没背过气去。

    “这是长生仙油!!!”

    “还阳青灯终于齐了!!!”

    “这是”

    老佛爷的话音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而海东青跟小佛爷的声音,却在此时响了起来。

    “妈的,这一脚真疼。”这是小佛爷。

    “你找死!!!”这是海东青。

    奇怪的是,他们好像是在原地停了下来,怒吼声跟骂街声也没在响起。

    “哈哈哈哈哈!!!!”老佛爷的大笑声在此时异常刺耳,但我却没想到,在下一刻这个神鬼莫测的老佛爷,却忽然间哭了出来。

    这不是普普通通的哭声,而是一种悲痛欲绝的哭声。

    我虽然眼睛只能看见一片黑暗,但是我依旧能感觉到老佛爷的悲痛。

    其实我不知道他寻找长生的目的是什么。

    是为了长生不死,还是为了别的,与我一般复活自己想要复活的人,我不知道。

    我只是感觉是同病相怜吧

    听着老佛爷的痛哭,我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退而去,看着眼前的黑暗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姓易的,好像什么都没了。

    起码过了四五分钟,海东青,小佛爷,依旧没有后续的动作。

    但老佛爷的痛哭声却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老佛爷接连不断的嘶吼。

    翻来翻去就是四个字而已。

    “苍天无眼!!!!苍天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