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八章 竹简

姓易的2018-12-08 11:39:5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听见海东青的叫喊声,我并没有当即回过头看去,只是把头埋着揉了揉眼睛,使劲的睁了睁才缓过劲儿来。

    转头一看,我只觉得满脑袋都是雾水。

    千目孽呢?!怎么看不见它了?!难道它是跑出去了?!

    “鸟人你刚才说什么棺材呢”

    “刚刚才那怪物撞在第一层的棺材上了”

    回答我话的人是小佛爷,只听他略显哆嗦的说:“撞在上面然后就消失了你看地上那堆东西!”

    说着,小佛爷似乎又发现了什么,用手指着不远处的地砖,示意让我仔细看看。

    “什么玩意儿”我甩了甩头,勉强把眩晕的感觉压了下去,眯着眼看了过去。

    只见在墙边的地砖上,有着一个黑色的印记,似乎是什么东西被烧毁了留下的印一样,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在这种昏暗的地方它压根就不显眼。

    难道这就是千目孽留下的印?!

    不对啊,它怎么会忽然消失?!这个真没理由啊

    我满头雾水的看着那块地砖,又看了一眼墙壁上的凹槽,与凹槽中的棺材,忍不住心底里有点发寒。

    这个意思是那棺材里有更要命的东西?否则千目孽这种祖宗级别的BOSS没理由会消失得这么彻底

    此时海东青他们已经跑到了我身边蹲下,小佛爷负责警惕的注意四周状况,而海东青则把包里带着的医用纱布和绷带拿了出来,打算给我处理伤口。

    “刚才你好像是把它弄疼了。”海东青见我一脸的疑惑,低声给我解释着:“那怪物捂着脸不停的跑,一不小心就撞在棺材上了,然后它叫了一声就消失了。”

    “不对啊我们肯定是没注意到重要的东西”我摇了摇头,指着那完好无损的棺材问他:“千目孽的力量有多大你不会不知道,既然刚才撞出了这么大的声音,那么为什么那棺材没坏?”

    海东青一愣,顿时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们先出去,此地不宜久留。”海东青皱着眉头说道。

    “我想坐着歇会儿,不急着走,而且我还有事要做。”我笑道,仿佛没有在意肩膀上那十个血窟窿,自然而然的把兜里的烟拿了出来,自己点上一支后,将烟盒递给了小佛。

    我浑身忽然开始了毫无预兆的剧烈颤抖,随之,在洞穴外的沙地方向,猛然传来了一声千目孽的嘶吼声。

    没有再多想什么,我拿着烟深吸了一口,缓缓将烟雾吐出,在尼古丁暂时给我带来麻痹的快感时,我也开口对海东青说话了。

    “把所有的宝贝都拿出来。”我笑呵呵的说:“我得检查一遍,不然我不放心啊。”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再浪费时间了。

    就是刚才,千目孽的魂魄已经从我体内自己退了出去,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容不下那尊大神了。

    虽说如此我却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连带着肩膀上的剧痛似乎都在霎时间消失了。

    回光返照啊,原来老爷子说的回光返照是真的。

    “出去再看吧。”小佛爷死死的盯着我说道。

    “不了,就在这儿吧,我累了,现在不想动了。”我摇了摇头,笑道。

    小佛爷沉默了下去,语气略微有些发颤:“你你真的累了吗”

    “是啊,累得都不想动了,快要睡着了。”我笑着点点头,双腿盘着坐在地上,给海东青招了招手,示意让他把东西给我拿过来。

    半分钟后,我面前就摆满了一件件曾经让我出生入死的宝贝。

    打不开的竹简。

    装着长生仙油的玉棺材。

    残破的灯盏。

    青铜残片。

    还阳青灯的灯座。

    “残片能对得上,形状完全一样诶”我满脸笑容的拿着铜片看着,眼里有着激动,随即又将地上的灯盏拿起,缓缓把铜片凑了上去。

    曾经我想过,如果找齐了还阳青灯所有的部件,那么得用什么办法才能将它恢复原状?

    事实很简单。

    也不知道还阳青灯是由什么材质做的,铜片距离越近,互相的吸力就越强,如同用吸铁石去吸铁钉一般。

    只不过灯盏与铜片的吸力平常是看不出来的,哪怕是你将它们凑到了十厘米的地方,也不会发现有任何吸力。

    得凑得很近,几乎都快贴上的时候

    “啪。”

    “好了。”我惊喜的说道:“没想到这玩意儿这么容易弄啊,等我把灯座也接上看看。”

    “啪。”

    过了一会儿,又是一声脆响,还阳青灯便在我手中恢复了最初的样子。

    上承莲花浮云灯盏,下接麻衣老人灯座,光是用看的就能感觉到,这盏古灯的档次往上窜了可不止一层。

    就在这时候,我意外发现这古朴古香的灯盏中间有一个黑点。

    凑到灯盏上方一看,只见位于灯盏最中心的部位,有一条类似于金属的粗线,通体呈黑色,很短且直指向天。

    如果不是用手碰了一下,并发现这东西跟弹簧一样有弹性,恐怕我都猜不到这就是左慈所说过的灯芯。

    “鸟人,你把棺材打开。”

    “什么?”

    “打开白玉棺材。”我说道,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灯盏。

    海东青见我没多说,他自然也就没多问,蹲下身子将棺材盖抽出,这才将白玉棺材端过来放在了我面前。

    白玉棺材里的长生仙油还是老样子,异香四溢,似乎它总是在引诱人将自己给吃下去。

    “雨嘉已经喝了这东西了。”我低着头,定定的看着这副白玉棺材:“现在我就试试,看看灯油燃烧的烟雾能不能打开《鬼谷尸经》。”

    话音一落,我只感觉嗓子眼一阵发痒,忍不住捂住了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这一咳嗽就真是差点把肺都给咳出来了,这时候连胸腔都是疼的。

    松开手后,我便将手掌向下放在了背后,装作揉了揉腰,偷偷将掌心的血迹尽数擦干净。

    “还阳青灯,每次点燃它,只需要一点仙油就好。”我一字一句的对海东青说道。

    海东青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点点头。

    “你拿匕首给我,我给你做个示范。”

    “什么示范?你给我示范这个干嘛?”海东青皱紧了眉头,一脸不解的把匕首递给了我。

    我没回答他的话,默默的将匕首尖放进了白玉棺材里,轻轻蘸了些仙油在上面,随后又抽回匕首,把匕首尖上的仙油小心翼翼的涂抹在灯芯上。

    别看我涂抹的份量很小,小到了几乎看不出涂抹痕迹的地步,但《道记》里却是说了明白。

    这玩意儿不用太多,一点就够。

    等我将仙油都涂抹得差不多了,便拿出打火机,按了一下,将火打燃。

    “看好了。”

    一边说着,我一边将火苗凑近了灯芯,然后只听砰地一声闷响,灯芯处霎时就窜出了一缕幽绿色的火焰。

    这缕火焰通体幽绿,从上到下都散发着诡异的光芒,微微闪烁之间,总会将人的目光不知不觉的吸引上去,仿佛这缕火焰就是这世上最美的东西一般,无论是谁都会盯住不放。

    当然了,这感觉也没持续太久,直到火焰中开始往外散发香味,那是一种比长生仙油更甚的清香。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缕缕幽绿色的烟雾,从灯盏处缓缓飘散而出。

    “小佛,递竹简给我。”

    “拿去。”

    接过那卷怎么都打不开的竹简,我笑了笑,心说今天也算是在死到临头之际开开眼了。

    “我今天得好好看看里面说什么了,顺便给你们俩没见识的解释一下,否则以后”我说着,把竹简置放在了灯盏上一尺处。

    这距离几乎是感觉不到太多火焰温度的,拿着竹简的手只觉得有些温热,那是种很温暖的感觉。

    等灯盏里再度飘散出一缕缕烟雾的时候,神奇的一幕就出现了。

    只看见这些烟雾跟长了眼睛似的,不再往四处飘散,而是稳稳的往上升腾,尽数融入了《鬼谷尸经》这卷黑竹简中。

    “木头。”

    “别闹,看着就行。”

    “你是不是”

    “噼啪!”

    打断海东青话的,是竹简里传来的爆裂声。

    当时我还以为是火把竹简给烤裂了,谁知道接下来一看,竹简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胀大,就像是常识中的“热胀冷缩”一样,但我也没听说竹子会胀大成这样啊,几乎都是原来的一倍大了。

    忽然竹简中传来了一声更为刺耳的爆裂声,随之,整个竹简就从中间裂开成了两半。

    “打开了!!快来看看!!!”我激动的说:“鸟人,快给我说说上面写的是啥,这战国的金文我看不懂!!”

    把竹简置放在地,平铺而开后,我这才清楚手中竹简的真正大小。

    其实这卷竹简不是整体,而是一卷卷小竹简裹在了一起,共有四卷。

    《鬼谷尸经》中所用的字体应该是金文,太复杂了我是真看不懂,但我还是能认出来,这些跟海东青当初给我介绍的金文很像,就是青铜人像下面刻的那些字。

    《道记》之所以我能看懂,那也是因为里面用的是隶书,不是金文,哪怕是有些生僻字看不懂我也能在别的地方找到答案,而这《鬼谷尸经》就不同了,完全的就是天书。

    听见我叫他,海东青也凑了过来,给我大概的介绍着。

    第一卷上面只有“鬼谷子”三个刻字,还有一幅老人坐于山谷之中,给众弟子讲道的图案。

    第二卷上面的开头是“尸解无量上品妙经”,下面则是极为晦涩的经文,似乎这就是用来复活死者的经文

    第三卷的开头是“鬼谷秘术。”

    如左慈所说,这里面的内容都是些驱邪镇鬼、降妖伏魔、化地成局的阵法仙术。

    左慈《道记》里的不少东西,都是由此而来。

    第四卷没有开头的标题,只有大概四五行字吧,也许就是因为它字数少的缘故,我才有心思凑上去仔细看看,并且叫海东青给我解释一下内容。

    “这”海东青表情呆滞的看着那些字,张了张嘴,没发出半点声音。

    “怎么了?”我奇怪的看着他:“赶紧的说啊。”

    “我们先回去吧,回去再说,内容有点长,解释起来费时间。”海东青笑了一下,起身就要帮我收拾宝贝装进背包,但他还没来得及把第一件宝物拿起来就被我拉住了。

    “说。”我笑容难看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说谎的时候表情很明显你到底看见什么了你他妈快说啊!!!”

    本就不堪重负的身子,在吼了这一嗓子后更是虚弱,捂着嘴咳了半天才缓过来劲。

    我用一只手死死的拽住了海东青的衣服,嘴角带着血丝,满脸焦急的问他:“你是不是非得急死我才甘心?!!啊?!!你他妈快说!!”

    海东青浑身颤抖的看着我,看他的眼神,似乎是在犹豫。

    但当我又开始咳嗽不止的时候,他才咬了咬牙。

    “好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