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三章 灯盏

姓易的2018-12-08 11:39:4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千目孽在怪笑连连的注视着我们,而我们也在注视着它,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三秒钟的时间。

    别以为三秒钟的时间很短,实际上在这个时间段里,发生了许多事。

    比如,老半仙,鬼上身,他们两人也随着老佛爷的动作往前跑了几步,彻底的踏进了我的阵局范围内。

    比如,远处的那只千目孽仰头嘶吼了起来,飞快的向着老佛爷他们追逐而去。

    比如

    我们头顶上的那只千目孽忽然扬起了头,动作诡异的扭曲着,飞快的往裂缝外攀爬而去。

    与其说它是用爬的,还不如说它是用飞的。

    在我看来,它就是化作了一道黑影,眨个眼的功夫就窜了出去,跳在了我的阵局里。

    “鍪仙阵起!!寸地成荒!!”

    “真阳莫见!!大阴入堂!!”

    “开!!!!”

    “轰!!!!”

    在鍪仙阵被我启动的瞬间,只感觉双手的手掌猛地冰凉了起来,一种难受的恶心感开始在我体内迅速蔓延,几乎是刚落下那个“开”字,我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只不过我吐的不是平常晕车时吐的那些恶心东西,只是单纯的血,散发着血腥味的人血。

    “木头!!!!”

    “成功了成功了”我反反复复的念叨着这三个字,仰头便向后方倒去,可海东青还是及时的扶住了我。

    “你怎么了?!!”

    海东青的表情从未这么焦急过,而且现在的他貌似脸上不光有焦急,还有难掩的恐惧。

    “怎么了我没怎么啊”我感觉眼睛有点酸胀,忍不住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就感觉手心里似乎是多了些什么东西。

    凭着这种湿润感,还有这特殊的味道,我貌似是知道手里的是什么了。

    血。

    老佛爷,老半仙,鬼上身,还有刚追逐他们进阵局的千目孽,我在同一时间,算是一同镇压了四个厉害的“玩意儿”。

    这负荷量貌似有点大了不对是大得太多了

    “你你的耳朵也在流血”海东青手足无措的用手帮我擦着眼睛,哆哆嗦嗦的说:“木头你没事吧你别吓唬我”

    我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现在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只能咧着嘴笑了笑,示意海东青不用担心,我没事。

    但我刚露出个正常的笑容,眼睛里往外流淌的血便疯狂的增多了起来,似乎怎么都流不干净。

    在那时候我有了种熟悉的感觉。

    好像雨嘉出事的那天

    我也用沾满鲜血的眼睛亲眼看见过一片血红的世界

    “怎么回事?!!老五!!!老二!!!”

    “阴气阴气在冲我们的身子!!!!”

    “大哥!!快逃出去!!不能多待!!!我们”

    在鬼上身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只听千目孽的尖笑声乍然响起,随之,鬼上身的声音就彻底消失了。

    我吃力的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幕,可到了最后我还是只能看见大概。

    好像鬼上身的脑袋被那只最先出现的千目孽给拽下来了?!

    “嘻嘻嘻!!!”

    千目孽仰头大笑着,手舞足蹈的把嘴巴缓缓张开,本是看起来并没那么夸张的嘴,此时却如蟒蛇那般,似乎是脱臼了还是拉伸了,张开的角度让人难以置信,很轻松的就把鬼上身的脑袋放进了嘴里,然后闭上嘴,兴奋的咀嚼着。

    血液,脑浆,混合成腥臭的液体从千目孽的嘴里流了出来,那个场景恐怕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老二!!!!”老佛爷死死的站在原地,身体不停的颤动着,从我开阵的那一瞬间开始,阵局里的人便都动不了了,老佛爷也是如此。

    “姓易的!!!海东青!!!你们几个小畜生!!!竟然敢设局偷袭我们?!!”老半仙悲愤欲绝的嘶吼着。

    现在他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被冤孽妈的为什么我有点后悔了?

    不对现在我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绪他们是敌人啊

    换个角度,如果我是被害的那个人,难道他们就会后悔让我死?!!

    “怪物没有被你的阵局影响?!”

    “别急你仔细看看”我有气无力的从嘴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海东青又仔细的看了看才发现,在阵局中的千目孽并不是没有被影响,而是刚开始被影响的程度不是那么大,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它的动作也越来越缓慢。

    兴奋的声音,也缓缓转变成了愤怒,或许它也发现了,自己被人给阴了。

    就在此时,我意外的发现了某件让我心惊胆颤的事。

    第一只千目孽是被我的阵局镇住了没错,可是第二只千目孽它压根就没踩进我的阵局啊!!!

    先前我看它那势头,还有落地的位置,应该就是我阵局的范围里。

    可此时我再一看,它的脚正巧就离我那阵局半米远,就差这一步妈的??!老天爷是在玩我们?!

    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了,祈祷这只冤孽会自己走进去

    不过后进去的人也没用了啊!!

    这个阵局唯一能起作用的时间段就是起阵的瞬间,那个时候必须保证敌人在阵局里,否则晚一秒都没用,这也是我没办法一开始就起阵守株待兔的原因。

    不过从先前的情况来看这只千目孽好像没有攻击我们的意思

    “嘻嘻嘻!!!”

    忽然,这站在裂缝外的千目孽笑了起来,仿佛是发现了什么一般,头忽然转开,往丛林里看了一眼,随即就飞快的狂奔了过去。

    “这个方向”我猛地想起来,忍不住挣扎着坐起身,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吼道:“小佛!!!跑啊!!!!”

    “砰!!砰!!砰!!!”

    连着三声枪响,小佛爷的大吼声也响了起来。

    “我没事!!!我把它引开!!!你们不用担心”

    “嘻!!嘻嘻嘻!!!”

    听着小佛爷的声音渐渐远去,我咬紧了牙,给海东青说道:“快去阵局里把老佛爷还有老半仙的东西全收缴了没了施法的原材料他们要想施展术法就是做梦”

    鍪仙阵有几个特点。

    第一,在阵局中的尸首、冤孽、魂魄、畜生、或是人,皆会被阴气冲体,第一时间都会感觉到身子凝固无法动弹,随后便会迅速死于阴气冲身。

    第二,除非是敌人先进了阵,然后施术者再起阵,这样阵局里的阴气才会顺利冲入人体,如果是先开了阵但敌人是后进去的,那么这阵局就废了。

    第三,这个阵局无法解除,除非是阵局里被阴气冲身的人或冤孽死去,阵中阴气才会渐渐开始消退,直至散尽。

    第四,这阵局对于后进去的人或冤孽都完全无害,所以我现在才敢让海东青进去缴敌人的“械”。

    “你”

    “我没事,快去!!”

    “你小心点。”海东青说道,没有半点迟疑,直接就跑出了山体裂缝。

    在这时候,老佛爷他也清醒了过来,没有再像老半仙那样沉浸在失去兄弟的悲痛里。

    看见海东青正在靠近自己,老佛爷表情渐渐狰狞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

    “你我当初就不该留你啊”

    海东青没有回答老佛爷的话,一言不发的跑进了阵局里,先是将老佛爷身上挂着的布袋子取了下来,随后又将老佛爷衣服裤子的口袋全搜了一遍,拿出了不少符纸铜钱类的东西。

    “小畜生!!!!把布袋子还给我!!!快!!!还给我!!!你不能拿走它!!!”

    老佛爷的嘶吼声让海东青愣了一下。

    “快还给我!!!还给我!!!”

    海东青迟疑的看着老佛爷,低下头,拉开布袋子的拉链,疑惑的扫了一眼里面的东西。

    也不知道海东青是看见了什么,只见他动作忽然一僵,一动不动的就待在了原地,几秒钟后才缓缓恢复过来。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他里面装着的是什么,海东青二话没说就跑了回来,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我身旁蹲下,把手里紧紧捏着的东西递给了我。

    “木头!!这是灯盏!!!我们找到了!!!这是你要找的灯盏!!!”

    我愣愣的看着海东青手里拿着的青铜器。

    铜器似乎是被人弄坏过,或是自然原因坏过一次,在铜器的边缘处,有一个明显的不规则缺口

    这铜器的做工还有材质我都很熟悉

    “我我找齐了我找齐所有的宝贝了!!!”

    人的潜能貌似真的是无限的,在上一秒我还在挺尸与不挺尸中徘徊,但下一秒,我仿佛是吃了仙丹一样,猛地就抢过海东青手里的灯盏站了起来,疯疯癫癫的大笑着,从未感觉到这么的开心。

    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我赢了!!!我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