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章 惊鸟

姓易的2018-12-08 11:39: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尖口山,通体呈凹形,中间凹下去的部分是片沙地,两边凸起的山峰则是植物丛生的密林。

    边上的两侧则是几近垂直下来的悬崖峭壁,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好就是在南面的悬崖下方。

    随着小佛爷的惊呼响起,我们也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了一眼,顿时就忍不住的兴奋了起来。

    俗话说得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今儿看来我们的运气是好到不行了。

    悬崖壁上杂草丛生,不少地方还有荆棘藤蔓从上方悬下来,从我们这个位置基本上是看不清崖壁真面目的,可偏偏就在山脚下却有一块崖壁上寸草不生,呈灰白色,其中间一个黑漆漆的裂缝异常显眼。

    与其说这是个裂缝,还不如说这是个造型较为奇特的洞口。

    宽大概有一米多不到两米的样子,高则是三米出头了。

    “进行到这一步了,下一步就是你的事了。”小佛爷拍了拍我的肩膀:“听姓海的说过,里面那玩意儿就是要人命的东西,你还真敢进去?”

    “我操,你高抬我了。”我连忙摆手。

    原本的计划是进了洞穴后我再进行接下来的布局,守株待兔,等某些我们想要办了的人随着后面进来,再一举消灭他们。

    但现在的情况该怎么说呢

    可能是怂了吧,还是胆儿忽然小了,说不明白。

    反正看见那裂缝我就不想进去了,更别提前面听见的那一声声嘶吼和怪笑了。

    “我觉得咱们不用进去,只需要在这儿办事,找个好点的隐蔽处躲着就行。”海东青摇了摇头,指着不远处的密林说道:“那里面就不错,咱们在这下好陷阱,躲过去不就”

    “我最多就只能离开阵局五米,超过这个距离,我没办法在第一时间起阵。”我无奈的说道:“只有这样,你们在附近潜藏着,也算是给我望风了,要是有人来了你们就给我打个信号,顺便躲好。”

    “你呢?”小佛爷皱着眉头。

    “我躲在洞口里面。”我指了指石壁上的巨大裂缝,用手电往里面一晃,低声说:“从外面是看不见转角处的,我一会就躲在那后面,只要把阵局设立得近点,那么只要有人靠近了裂缝十米的距离,我就可以在第一时间起阵干掉他们。”

    “我们现在脚下踩着的地界就是阵局的范围内?”

    “没错,规模不小,足够了。”我点了点头:“密林距离这里不算近,超过二十米了,所以我没办法躲那边去。”

    “我们陪你躲进去吧?”小佛爷还是不太放心:“前面那怪物的声音你又不是没听见,虽说它的位置是在山那头,但是它的声音在半小时之前就已经听不见了,你咋知道它不会跑过来弄死你?咱们几个在一起还能互相照应。”

    “这样吧,小佛,你负责望风。”海东青说道:“我去洞里看看情况,放心,不深入,就在外围看看,要是情况不对咱们就跑。”

    小佛爷思索了一下,最终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需要帮忙吗?”海东青转而看向我。

    “不用了,你小心点。”我担心的说:“那东西的速度肯定很快,只要你感觉到危险,或者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你就跑,千万不要犹豫。”

    “我明白。”海东青笑道。

    随即,海东青将背上背着的包放在了地上,检查了一遍,又低下头检查了一下手里的散弹枪,确定没有任何遗漏后才转身向着山体裂缝走去。

    今天我们每个人带来的装备都是最简单的,但都很有针对性。

    小佛爷背上背着的是那些宝贝,还有一些子弹,除开手里的武器外,他腰间还别着一把手枪跟一把砍刀,纯属就是全副武装了。

    海东青的包里只有一些子弹,其余的全是高危险性的东西。

    一开始我还以为他带了一大团橡皮泥过来,后来才知道,这全都是他拜托师爷找来的塑胶炸药,又称C4炸药。

    虽说这玩意儿威力大得离谱,可安全性其实还是很高的,据说对着这些炸药开枪都不会引发爆炸,只能用雷管以及相应的手段才能将炸药引爆。

    海东青的想法很简单。

    如果这局棋赢得简单,那么这些炸药就留着最后把密地炸了,免得后人再进去,完全就可以当是烟花庆祝了。

    如果这局棋输了,那么

    “一共四块,这是我能找来的所有了。”师爷在来之前,这么对海东青说:“要是最后碰见了什么麻烦,别多想,直接炸他们上天。”

    四块比口香糖大几圈的炸药,应该足够把整个密地毁掉了。

    按照海东青的说法,这么一块五立方厘米左右的炸药,足以将一辆大巴车炸得支离破碎。

    更何况是四块C4炸药了,只要把炸药安放的地点位置选好,在引爆的同时,密地就会有很大的可能性直接被毁掉。

    至于在里面的人,肯定会死得支离破碎死无全尸了。

    “飞隰天”本来是由小佛爷背着的,但他貌似是很害怕这玩意儿会忽然漏出来,最终还是交给了我,让我自己一个人背这危险的东西。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黑社会里也有怂货。

    “妈的,真不够兄弟。”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小心翼翼的将背包放在了地上,将里面的盒子拿出来,小心无比的置放在了一旁的沙土堆上。

    估计某些暴力快递的快递员看见我的动作,都得感动得泪流满面。

    妈的!这才叫轻拿轻放!

    “我也该开始准备了”

    自言自语的说着,我把蚨匕从腰间抽了出来,看着脚下的沙地忍不住有点庆幸。

    幸亏我的运气不错这地界是沙地,否则要挖出一堆凹槽还是有点难度的

    “妈的,开始了。”

    话音一落,我蹲下身,高举手臂,猛地将蚨匕插入了沙地之中。

    随后我便一丝不苟的在沙地上画起了符咒,不敢有半点分神。

    想起《道记》上的那些记载,越往后画这阵局所需的符咒,我心里的不确定感就越多。

    “鍪仙阵,乃顺天之道,逆天之行也。”

    “使飞隰天入局,由阴作脉,大地化身,阵则成也。”

    “地不知万丈深也,阴亦不知几何也”

    这个阵局的主要作用,就是将这阵局内的大地化成本体,以这里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吸取地底的阴气。

    阵局所能吸取的阴气极限,左慈并不清楚,只能说无穷无尽。

    他当初也做过这阵局的实验,多少都明白这阵局的威力有多大。

    当然,他做实验的时候,所布展的是小型鍪仙阵。

    就那么一小个阵局,折寿就折了他整整一年寿数,这也是他在《道记》中写下“人必寡矣”的原因。

    这个寡字,经过我的研究加上他《道记》里的描述,应该代表的是折寿。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一次的布展鍪仙阵,折的寿数恐怕就是天文数字了。

    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

    不清楚,我也不想去明白这个事,否则我怕自己会放弃用这东西办了老佛爷。

    “前有老佛爷,后有那个什么JB冤孽,咱们算是腹背受敌啊。”小佛爷念叨着,眼睛不停的往四周瞟着。

    “不算,他们除非是一起向我们出手,而且这个前提是得有一方没有被我的阵局控制住。”

    我说着,继续用匕首画着符咒。

    “只要是有人踩进了我的阵局,那么我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能废了他,在这个过程中他是可以挣扎的,只不过他绝不可能踏出阵局半步。”

    “进了阵,就代表进了鬼门关”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样子,我才勉强将阵局的主体画完,正要去将盒子里装的飞隰天引到阵局的脉络里,只听小佛爷忽然低吼了一声。

    “妈的,好像那群孙子来了。”

    “啥?”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随即将头抬起,四处扫视着:“哪儿呢?!我咋没见着灯光?!”

    “鸟。”小佛爷说道,眼睛死死的盯着远方在夜空中飞翔的几只不知名的鸟:“这些鸟刚才被人从树林里惊出来了,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他们,但是在这个时间段”

    **

    我码字的排版都是排版好的,在作者后台我也排版好了,每一次我都检查了许多次以保证尽量不要出错。

    无奈,最后说一次吧。

    手机阅读的字体大小不是我能搞定的,有的书正常,有的书不正常,这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部分读者看我这书的字体不正常,但也有人看我的书是正常的,所以妈蛋好难解释。

    反正这书很快就完本了,算体谅我一下,凑合几天吧,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