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八章 隰天

姓易的2018-12-08 11:39:3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特别是在我们几个闲人天天斗地主混时间的情况下,时间更是流逝得飞快。

    于第四天的傍晚,我,小佛爷,海东青,三人拿着东西就由龙山县出发了。

    先是叫来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宝塔村,后又拿着家伙纷纷从村子南边鱼贯而出,偷偷摸摸的上了山。

    摸黑上山这个举动,在外人看来肯定是觉得我们要避人耳目,但实际上不全是。

    我们确确实实是要表现出避人耳目的样子,没错,是表现。

    总得让人觉得我们要玩真的了吧?

    “这东西背在我身上没事吧?”

    “没事。”

    “真没事啊?我告诉你啊姓易的那天我可是看见”

    小佛爷似乎是想起那天我打开盒子的场景了,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没再继续说下去。

    细心的读者肯定能想起来,师爷曾经帮我找来了一样东西,用盒子装得好好的,交给了我。

    那时候距离现在也有好几个月了吧,这东西理所当然的也在我这里放了好几个月。

    说真的,有时候我看见那木盒子也有点心有余悸的感觉。

    “你给他背的是什么东西?”海东青一直都对那盒子表现得很好奇,但任由他怎么说我都没把盒子打开给他看过,这点让他很是不解。

    其实也不怪我,那玩意儿也就我检查的时候看过一次,其余时候都是用盒子盖好的,生怕那东西泄漏出来惹麻烦。

    这里面的东西一个控制不好,我们几个人指定得死。

    “飞隰天。”

    (注释:隰,读xi第二声,形容低湿的地方,或新开垦的田。)

    自古以来,湘西一脉就代代相传过一种邪物,名叫隰天。

    这邪物的外观如绿色浓稠的液体,冷如寒冰,置放在太阳下并不会蒸发,但却会散发出阵阵清香的烟雾。

    在夜里,隰天还会散发出一种独特的荧光,诡异之外,更是美得引人注目。

    对了,在这里我可得好好说清楚,这玩意儿,是活物。

    隰天到底是什么东西,古往今来的记载里还真没说清楚,只模模糊糊的说,是阴气聚集而成,但又是活物,这点就很矛盾了。

    活物的体内是不会光有一种气的,无论是畜生还是别的什么,只要是活着的东西体内必然都有阴阳二气。

    光只有一种气的活物我还真没见识过,在书里也就看见过寥寥几种,飞隰天就是其中之一。

    这东西多生活在大山的低洼处,远看如沼泽。

    当然,也有小部分的隰天生活在山中溶洞,地下河的河底,以及古墓的主墓室棺材之上。

    那一小盒子的隰天就是从古墓而来,这还是师爷手下伙计意外发现的东西。

    说来也巧,他们下墓的时候正巧就看见这玩意儿依附在棺材盖上了,液体表面还不时浮现出好几个人的面孔,吓得他们差点没在墓里晕过去。

    那时谁都没敢上去动手,只能退出墓室,在山里给师爷打了个电话通报这个事。

    师爷知道后的第一时间就来找到了我,然后我可就乐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道记》里最厉害的那个阵局,所需要的材料只有一种,正好就是这个隰天。

    说准确点的话,这东西的全名应该是飞隰天。

    这名字是怎么来我倒是不清楚,《道记》里并没有说明白,只是说了它的特点以及厉害的地方。

    “飞隰天,聚阴之物,喜吸魂,亦喜引魄。”

    “活人触之,七魄出窍,三魂离身,人不复也。”

    虽这玩意儿厉害,可要捉住它还是挺容易的,只需要用朱砂均匀的撒在隰天的表面,隰天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就会失去害人的能力,任由人捉住它摆弄。

    随后,再用碧玉盒子把隰天装进去,任它有天大的本领也出不来。

    “咱们往哪儿走?”小佛爷停下了步子,骂骂咧咧的用手拍打着四肢,不时抓几下后背,估摸着他是被蚊子咬得撑不住了,恨不得拿瓶杀虫剂跟那群畜生拼个你死我活。

    “继续走山路,大概再走半个小时就能到。”

    小佛爷听见海东青给的答案后点了点头,点燃了嘴里叼着的烟,狠狠的抽着。

    “姓易的,我问你个事儿。”

    “说。”我好奇的看着他。

    “昨晚上咱们就在研究那幅图,我也看了好几次了,你们说的那个全身上下都是眼睛的东西就是守护宝贝的冤孽。”小佛爷问我:“是不是?”

    “没错,是这样。”

    “你家老爷子也来过这里,他说了,那地方是一个洞穴,对不对?”

    “是这样。”我点了点头,眉头皱了起来。

    “但是我们好像忽略了一点啊,那怪物是在山下的,图上可没有画什么洞穴。”小佛爷摊了摊手:“不管你们是怎么觉得的,反正我感觉那玩意儿不像是在守护什么,更像是在山上漫山遍野的游荡,你们没发现它的动作很像是在奔跑的途中截下来的?”

    我猛的哆嗦了一下,只感觉脊梁骨里都开始窜起了冷气,额头上的冷汗一个劲的往外冒着。

    “这个”我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好像真有这种可能性”

    就在此时,远处的丛林深处忽然传来了一阵尖啸,似乎是什么动物在嘶吼一般,那种嘶吼里的声嘶力竭感让人有点不寒而栗。

    “不会这么倒霉吧?”小佛爷无奈的问我。

    我刚要回答他的话,海东青却把话茬接了过去。

    “这好像不是什么冤孽的声音。”

    海东青皱着眉头说道,仔细的听着那一声声接连不断的尖啸,摇了摇头,眉宇间都是难掩的疑惑。

    “这声音好像是猴子”

    没等海东青的话音落下,我们前方的丛林里就响起了一阵树枝被人剧烈拨动的声音。

    这好像

    有什么东西在林子里迅速穿梭

    “妈的,猴子啊?”小佛爷的眼神似乎很好,拿手电筒往远方一晃,见几个巨大的黑影蹲在树枝上看着我们,他二话不说就把枪举了起来,不耐烦的说:“它们敢过来咱们今儿就吃猴脑,我他妈还真是操了,才上山多久啊就遇见这事”

    “你家猴子长这么大啊”我忍不住惊呼了出来,因为我模模糊糊的看见了那些“猴子”脸上的惨白。

    这他妈哪儿是猴子?!!明明就是一群山魈!!!

    等我仔细数了数这些山魈的数量,当即就开始骂娘了,这群畜生是从哪儿窜出来的?

    除开先前打前锋的三个之外,后面零零散散的又跑出了十七个山魈。

    这样子就是整整二十个了,而且还都是成年的山魈,看那个头体型都不是我们能弄得过的。

    山魈这东西还是杂食性动物,不光吃素的,它们也爱吃荤的。

    在古代,被山魈吃的人可不是少数,就因为如此,再加上它们的白面马脸的样子,古时候大多都称呼山魈为山鬼。

    龙山有山魈这事我只听老爷子跟胖叔说过,因为他们是亲眼在山里看见山魈的人。

    除此之外我还真没听别人说过,更别说还见过山里有这玩意儿。

    看来还真是命,老天爷都安排好了,老爷子跟胖叔他们见过,老天爷估计是想让我也见一次试试。

    “小佛,别开枪。”海东青说道,脸色有点发白:“开了枪我们就没有回头路了,现在它们还没对我们动手,我们先往后退点,看看情况再说。”

    小佛爷默不作声的点点头,把嘴里的烟头吐到了地上,做足了迎敌的准备。

    “小心点小佛你先把枪放下去慢慢往后退”

    在此时,我们听着海东青的指挥,刚抬起脚准备往后退几步,却没想到,那群山魈忽然间大吼了起来,尖锐刺耳的吼叫声仿佛是在警告我们一样,或者这就是攻击的信号。

    小佛爷眉头一皱,顿时就要把枪口抬起来,打算先开一枪吓唬吓唬那群畜生。

    可还没给他开枪的机会,那群山魈猛的就窜进了一旁的丛林里,皆是飞快的在向我们冲了过来。

    当第一只山魈从我们身旁丛林窜过的时候,小佛爷也扣下了扳机,但没打中那畜生,毕竟有树枝挡着视线,而且五连发的射击距离太近了,根本打不到那么远。

    更何况山魈的移动速度飞快,想打中它们可不容易。

    枪声一响,那些山魈的吼叫声也更急了,一个个的冲

    不对!!!

    它们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我愣愣的看着那些与我们迅速拉开距离的山魈,心里有了种很直观的危险感。

    “嘶!!!!”

    “妈的它们是在逃命不是想要攻击我们”我身子控制不住的颤了起来,看着远方发出邪龇的方向:“它们是在躲避后面的东西!!!”

    ********************

    明天周一就开始恢复更新了,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