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七章 演戏

姓易的2018-12-08 11:39:3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很难想象龙山这种地方还能有这么气派的古玩店。

    毫不夸张的说,这店铺比师爷他们的店铺还要上档次。

    进门的第一层就是仿古的茶楼设计,零零落落的有不少人坐在里面喝着茶,俩伙计见来客人了,很有职业素质的笑着迎了过来。

    “您几位”

    “不喝茶,我们来开开眼。”小佛爷摆了摆手:“常听人说龙山的旧物阁宝贝多,今儿我们就是来开开眼的。”

    这俩伙计点点头,一边给我们介绍着他们“旧物阁”的特色,一边便将我们往二楼引着走。

    不上二楼我们还不知道。

    本以为这旧物阁是建在几乎是靠近郊外的地方,应该不会有太多的人过来光顾生意,但显然是我们想错了。

    如果说一楼的客人是零零落落有那么七八个,那么二楼的人,完全就翻了好几倍。

    二楼这一层的布置跟普通的仓库很相似,一个个展览柜并列摆放,外层都应该是钢化玻璃罩着的,里面各有一盏橙黄色的小灯。

    所有的走道都各配有两个监视器,完全的都是高科技防盗设备,感觉总跟这种古色古香的地方有点格格不入。

    “清乾隆时期的东西。”海东青走过一个白玉杯的时候,轻声说道:“真品,看这做工能值不少钱。”

    “说不定这儿就只有几个是真的,跟我们那儿一样,妈的,真假参半呗。”小佛爷不屑的哼了一声。

    就在小佛爷刚说完这话的时候,周围的人顿时都把目光转了过来,定定的看着小佛爷。

    他们的眼神也说不清是嘲弄还是别的什么,总之让小佛爷很不舒服。

    “看什么呢?”小佛爷不耐烦的骂了一句:“没见过帅哥是不是?”

    那群客人也不是吃素的,一听小佛爷的语气这么不客气,立马就有人要开口骂娘了。

    可是还没等他们出声,人群中顿时就走出了一个穿着白衬衫的老人,他戴着个金丝眼镜看着很斯文,鹤发白须的样子加上他的笑容,颇有慈祥感。

    “这位小哥,有的话可不能乱说啊。”老人笑呵呵的说道:“我的旧物楼可是远近闻名的地界,这里是绝对不卖假货赝品的,只要是从我这里流出去的宝贝,百分百的保真。”

    “是吗?”小佛爷此时也没了脾气,虽然他脾气不好,但多少还是懂什么叫做礼节的。

    对于这么一个七八十的老头子,他是真下不去口骂人了。

    “货都是真的,我看过。”海东青一脸平静的说:“就是好货少了点,这里明着的东西,最值钱的就应该是左边柜子第三层的狻猊辟邪像了,从朝代还有做工来看,价格应该是在八百万至一千五百万之间浮动。”

    “年轻人好眼力。”老人眨了眨眼睛,对海东青露出了好奇的表情:“那么你觉得这里第二值钱的是什么?”

    闻言,海东青面无表情的往四周扫了一眼,忽然间目光一凝,停留在了某个物件的上面。

    “那个也挺值钱的。”海东青抬手指了指我们正前方挂着的一副刺绣,上面绣的是一只雄鹰的图案,其下则是一只惟妙惟肖的四爪金龙。

    雄鹰静静的屹立在龙头之上,目视远方,眼神冷厉。

    两只翅膀微微展开,似是即将要展翅高飞,那刺绣的水平真是没说的,现代人能达到这种水平的估计就没几个。

    可惜的是这副刺绣上布满了灰尘,也许是很久都没人打理过的原因,此时仔细一看,这刺绣显得就有些破旧了。

    “你觉得这东西能值多少?”老人问。

    “常人来买这副刺绣的话,最多两百万,哪怕它有不少地方都是由金丝绣的。”

    “可惜这副刺绣的整体用料不是太上档次,而且刺这副画的人也不是什么出名的人,如果我要买的话可能会出得高点,五百万吧。”海东青难得的笑了笑:“在我看来,这副刺绣的内容远远超过了它的做工本身,甚至年代也不那么重要了。”

    “怎么说?”

    “羽虫三百有六十,神俊最数海东青。性秉金灵含火德,异材上映瑶光星。”海东青叹了口气:“这首诗我觉得挺好的,你说呢?”

    老人哈哈大笑着说:“识货,你确实识货,不过我这幅画可不能卖给你,这是非卖品,朋友送给我挂在这儿自己看的。”

    “放心吧,这东西咱们还看不上。”小佛爷不屑的说道:“就这么个破玩意儿,白送给我我都不要。”

    一听小佛爷这话,那老人当时眼珠子都被气红了,看那势头,老人是恨不得冲过来一把掐死小佛爷这种说话不长眼的孙子。

    在玩古玩的人面前,你可以委婉的说对方的东西不值钱,但绝对不能把人贬得一文不值,否则那后果可就严重了,脾气再好的都得上火。

    “小伙子,你说说你能看上什么?”老人冷冷的问道。

    小佛爷笑了笑,正准备说话,旁边围观的群众却已经先忍不住开口了。

    “就这种毛都没长齐的东西也敢出来乱说话?!!”

    “小年轻能懂些什么东西?”

    “你还说看不上?就算看上了你买得起吗?”

    听见这些嘲笑的声音,小佛爷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直到最后脸都快黑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佛爷一把就将我背上的背包拽了过去,拉开拉链,把里面的宝贝一件件的往桌子上放。

    “妈的,一群没眼力见的东西。”小佛爷的骂声很刺耳,一边骂,一边把手里的青铜人座放在了柜台上:“见过吗?这秦国的东西你们买得起吗?”

    “这个你们买得起吗?”

    说着,小佛爷把玉棺材也放上了桌子,顿时香气四溢。

    “这个你们买得起吗?!”

    除开黑竹简《鬼谷尸经》,其余所有的宝贝都被小佛爷放上了桌子,连我那块铜片都没给我留下。

    周围的人也是一时间没了声音,但随之而来的则是更夸张的嘲笑声。

    他们都在质疑,甚至是在说小佛爷装逼。

    可是隔了半分钟的样子,那老人的一声惊呼顿时让他们住了嘴。

    “这这青铜人座确实是秦朝时期的东西”老人不管不顾的抓起了青铜人座,脸上满是激动,仿佛是在看绝世珍宝一般(妈的确实是珍宝)看着手里的东西:“这手艺长生不死死复”

    小佛爷脸色一变,见老人都看见了下面的刻字,急匆匆的一把拽回了青铜人像。

    随即,又飞快的把东西往我包里塞了进去,骂骂咧咧的念叨着:“给这群傻逼看我也真是够傻逼的一群没见识过好东西的货色”

    “小伙子!!!这东西你别拿走啊!!!我买了!!”老人死死的拽住了小佛爷,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小佛爷先前的无理举动,看小佛的眼神就跟看亲儿子似的。

    “不卖,这东西是非卖品你知道吗?”小佛爷脸上的表情可不是一般的嘲讽,那叫一个气死人不偿命,可这老人家却没有在意,依旧是在跟小佛爷讨价还价的说着。

    “老人家,这东西真不卖。”我干笑着,给海东青使了个眼神,意思是我们该走了。

    海东青点点头,走过去很客气的轻轻拍了拍老人的手臂,和善的说:“下次有好东西我们再来找您吧,这些东西真不卖。”

    一边说着,海东青还瞪了小佛爷一眼,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大概就是“没事拿出来干嘛?!这不是招人盯上咱们吗?!”

    直到我们走出店铺的时候那老人都还在跟着,死活都要买下那个青铜人座跟白玉棺材,甚至连那块破破烂烂的铜片都开了高价想要收走。

    还是海东青好说歹说才把这老人给劝回去,随后我们招来一辆出租车,也没多在外面溜达的意思,直接就回了我们暂住的宾馆。

    回到房间,海东青关上了房门。

    然后。

    “妈的,你真牛逼!”我心服口服的给小佛爷竖起了大拇指,随即满脸敬佩的给小佛爷递了支烟过去:“你中戏毕业的啊?”

    “蛋,老子的演戏水准岂是你这种没见识的能参透的?”小佛爷叼着烟,一瘸一拐的走到床边坐下,笑呵呵的说:“要是老子愿意,小金人的奖就是我的!”

    “给这阵风一点时间,等风吹过去了咱们再上山。”海东青说道。

    “三天差不多了。”我点点头。

    小佛爷也点头:“行,咱们就三天之后上山。”

    那时候我才发现,小佛爷这人许多方面的能力都超乎了我们的想象。

    也许师爷说得确实没错。

    这盘棋里最大的两颗棋子。

    一颗棋子,是我。

    另外一颗,则就是小佛爷。

    **********************

    天气好闷啊,要死要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