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五章 赌徒

姓易的2018-12-08 11:39: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爸爸,今天我能不去上课吗?”

    “不能。”

    “我想在家里跟小猫玩”

    “回来再说。”

    “为什么一定要去上学呢老师教的我都能听懂啊我自己可以看书学的”小安扁着嘴表现得很不开心,一边低着头嘀咕,一边用脚踢着地上的小石子,看样子是不乐意了。

    其实我也理解他,第一天晚上玩得那么开心,结果第二天一早就被张立国叫起床了。

    还得背着张立国拿来的书包去上学,这肯定得不乐意啊!

    没错,他是被张立国张大警官叫起床的。

    今儿一早,我们都还睡得不亦乐乎,只听见阳台的位置传来了一声大吼。

    “起床了!!!开门!!!”

    我发誓我当时真的很想杀了张立国。

    这绝对不是开玩笑,他一嗓子差点没把我吓死,连胖叔这种睡神级别的人物都被吓了一哆嗦立马还魂坐了起来,可想而知那一嗓子是得多夸张。

    事后张立国也给我们道歉了,他是这么说的。

    “打电话没人接,敲门了也没人过来开个门,那门都快被我敲烂了啊。”张立国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普度众生:“我是为了门好才叫你们起床的,真的。”

    不愧是人民的好公仆,就这一份心思,真是让我足感盛情!

    当然,胖叔那些连绵不绝的脏话咱们就可以无视了。

    其实我也挺纳闷,海东青这鸟人是睡客厅的,怎么说他也应该醒了啊,等我出去巡视一圈后我才知道真相。

    海东青这孙子耳朵里似乎塞着两个耳塞,就是很普通的那种耳塞,专业隔音用的。

    直到我用手把他推醒这鸟人才反应过来。

    “你们醒了啊?昨晚上胖叔的呼噜声太吵,我就”

    不说那些让我抓狂的事了,否则再继续说下去,我怕我自己会忍不住着手开始计划怎么弄死张立国。

    “赶紧进去吧,好好听课,别惹老师生气。”我蹲在地上,满脸笑容的帮小安整理着衣服领子,随后拍了拍他的头:“下午大哥哥来接你。”

    小安扁着嘴看着我,没说话。

    “妈的,是爸,爸下午来接你好了吗?”我尴尬的说道。

    “好啊。”小安笑了起来,紧紧的抱了抱我,挥了挥手:“爸爸再见。”

    “再见。”我笑道。

    其实我也好奇过,为什么小安对于我的称呼转变得这么快,而且没有半点不适应的感觉。

    很久后我也问过他,他给我的答案并不复杂。

    “大伯叫我认爸爸当干爹的时候,我也觉得很奇怪,但是那天晚上我做梦梦见了爸爸。”小安给我说这个答案的时候笑得很开心:“爸爸相信我没有骗他,他说,他看见了大黄他们,还说叫我答应大伯的话,他说爸爸你会照顾好我的。”

    小安这孩子确实很听话,似乎也没什么毛病,可是他有点不太合群,从他孤零零的进校门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周围有好几个孩子应该都认识他,一边指指点点的说着,一边偷偷看我。

    具体说些什么我倒是不清楚,但我感觉不是什么好话。

    因为那些孩子的眼神我太熟悉了,曾几何时,也有一群小孩子这么看过我。

    那时候还在龙山,真是妈的。

    “这孩子咋就不开朗点呢。”我往嘴里放了根烟叼着,没有点燃,转身向着路边走去,招来一辆出租车后就直奔花圈店而去。

    我觉得我需要好好想想之后的路。

    到底该不该做那件事!?

    如果我成了,那么这件事就可以不做,如果我失败了,那么这件事

    好像就非做不可了啊

    我得给胖叔他们以绝后患对吧?!

    到了花圈店后,我熟悉的拉开侧门走了进去,随手带上门,慢悠悠的往里走去。

    就在我刚走到大厅的时候,海东青的声音忽然出现,吓了我一跳。

    “木头,咱们谈谈?”

    “睡醒了啊。”我笑呵呵的说道,向沙发走了过去,坐下。

    海东青正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个茶杯,里面满是冒着热气的绿茶。

    猫懒洋洋的叫了一声,似是在跟我打招呼,随之又眯着眼睡了过去,压根就没把我这个正牌大哥放在眼里。

    “你答应我件事。”海东青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好奇的问:“啥事?”

    “你先答应。”

    “行啊,答应就答应,你赶紧的说。”我现在更好奇了,毕竟海东青这鸟人平常还真没对我提过什么事,这次还要我先答应,里面肯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内容。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并不正确。

    他所提的事里没什么惊天动地的内容,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

    “要不然咱们这次别去了”

    我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随即又变得轻松,摆出了一副“你丫是不是怂了啊要是怂了就赶紧给哥哥说啊哈哈哈”的表情。

    海东青并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他摇了摇头:“我们别去了。”

    “不能不去诶。”我点燃了嘴里的烟,狠狠的抽了一口,缓缓的吐着烟,无奈的说:“你也知道我去是为了干什么。”

    “杀老佛爷,拿死复还阳的宝贝。”海东青把头低了下去,愣愣的看着手里的茶杯。

    “胖叔呢?他又跑哪儿玩去了?”我装出了一脸好奇的样子,岔开了话题,但海东青显然没有被我这么低劣的手段给糊弄住。

    “他出去买菜了,说晚上要给咱们做一顿好吃的。”海东青紧紧握着手里的茶杯,手上使的力气很大,如果茶杯的材质再差上一点,估摸着都要被他捏烂了。

    “今天我问过胖叔,千目孽的实力大概有多少。”

    海东青的脸色很难看:“因为这东西完全没有出现过的记载,胖叔只能凭着一些线索推断,

    最具体的一点,就是它的前身,十目人,跟阴之孽的实力差不多。”

    “每多几个眼睛,的实力就会翻天覆地的增长,胖叔说一个千目孽,大概能顶上一百个阴之孽,甚至更多,虽然这说法很夸张,也没有人亲眼见过这东西,只有模模糊糊的记载还有也野料,可是”

    “别说了,你这是动摇军心啊。”我摆了摆手:“既然我敢冒险去拿东西,那么我就必定有收拾他的办法。”

    “你收拾它?!”海东青的声音大了起来:“咱们当初连阴之孽都没收拾!!你怎么收拾它?!!”

    “妈的,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啊。”我无奈的说:“能不能别揭过去的事儿了?”

    见海东青还要说下去,我急忙说“哎呀我困了”随即起身进了里屋,紧紧的关上了房门。

    “左慈祖师你可别糊弄我”

    我靠在床边蹲坐在了地上,表情复杂的看着正对着我的墙壁,心里五味杂陈。

    这地方原本挂着的应该是喜神图吧现在空着了还真是不习惯妈的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千目孽,老佛爷,这两个就是我现在最大的敌人。

    想要干掉他们那就必然得动用《道记》里最厉害的那个东西

    虽然材料很早前我就拜托师爷找好了,但是好像还没准备好啊

    这玩意儿的施展流程我基本上已经倒背如流了,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实践过,这肯定是个要命的缺陷。

    如果到时候出点差错,那么我就死定了。

    “会成功的,我已经熟悉了基本流程,怎么会出错,那个阵局一定会成功。”我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安慰着自己:“左慈不是写清楚了吗,千目,空虬蚩,这些传说里的东西都能用那个阵局摆平啊,既然左慈这么写了那么就肯定不会是假的,一定能我一定能赢”

    几年后我无意中听说了一句话。

    心存侥幸者,赌徒是也。

    我感觉这话挺在理的,无论别人是不是赌徒,当时的我,确实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赌徒。

    那是一场属于我自己的赌局。

    赢了,万事太平。

    输了,可能这辈子就

    *******************

    本书进入最后阶段,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