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四章 孽

姓易的2018-12-08 11:39:3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人死为鬼,鬼死为。

    人之畏鬼,如鬼畏。

    这是最常见的一种说法,但这并不是完全的正确。

    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都是由鬼化来,更多的是畜生魂魄,借用腐烂人身修炼来的冤孽。

    用科学点的说法,这就是一个寄生与被寄生的关系。

    ,不是单指一种冤孽,而是所有孽的统称。

    之所以这部分冤孽会被人称之为孽,那则是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六眼见明,魂存人心,名也。”这是明朝《久鬼野志》里的记载,很明白的说了孽这一种冤孽的特点。

    这类的冤孽通常都有六只眼睛,可以如活物一般看这个世界,魂魄存在体内的心脏处,也是腐烂人身的心脏部位。

    孽有思想,也有人所谓的人性,他们多以人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而不是以冤孽畜生的角度。

    当然,这话也并不全面,真正有人性的孽,只有二十四种。

    据《云孽记》所记载,大千世界之中,的种类共有三十六种。

    上二十四种,为善,皆是畜生化来,如胄(zhou),金花,九子,畜,等等。

    下一十二种,为恶,皆是人魂化来,如z(mo),无耳,三身,目,等等。

    胖叔口中所说的千目孽,则就是这十二种恶之中最为难以对付的冤孽。

    或者说,千目孽压根就是没有办法对付的冤孽。

    “鬼死化,入人身,化目身。”

    “目殂之,亡于阴眼,化八目,非常人可敌也。”

    “八目殂,亡于阳眼,化十目,必为祸一方也。”

    “死复活来,阴阳交泰,目遍于身,万死不灭,乃千目孽也。”

    这就是胖叔给我们介绍的内容,很浅显的道出了千目孽的来历,以及这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第一句话中的目,则就是十二种恶中的目,又称六人目。

    这种孽的特点就是它身上的眼睛与其他孽的眼睛不同,跟普通活人的眼睛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黑白分明。

    共有六个眼睛,所以叫六人目。

    鬼魂飞魄散之际,三魂飞,七魄散。

    在即将消亡于天地的时候,只要是因缘际会的同时进入一具未腐烂的尸首,那么就会变成六人目。

    在这个阶段,六人目还是很好对付的,用普通收拾冤孽的法子收拾它就行。

    但话也不能说绝对了,如果六人目死在了聚阴之地,那么它就会重生,变成八目人。

    以此类推。

    如果它下一次死在了聚阳之地,那么就会变成十目人。

    一阴一阳,这是不变的规律,按照这种规律死去复来,直到最后。

    那么最初的六人目,就会变成真正的千目孽。

    “千目孽,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不畏阴阳术数。”胖叔的脸色很难看,只听他念念叨叨的说:“这压根就不四(是)人能对付滴冤孽,古代记载里也抹油出现过,这”

    “没记载过,不代表没出现过。”我皱着眉头,心说这怪物的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好像是在什么地方看见过

    妈的,这名字不就是在那地方写的

    “既然它是冤孽,那么必然就有能够搞定它的办法。”我松了口气。

    “你个瓜皮懂个屁!”胖叔没好气的骂道:“十个眼睛滴孽,就已经能搞死唐朝大部分滴术士咧,它出现滴时候,如果不四(是)袁天罡他们那帮子人一起出手咧,谁能制得住?”

    “袁天罡不是算命的吗?”张立国很好奇的插了一句。

    “你懂个撒(啥),袁天罡四(是)术士,不光会算命。”胖叔摆了摆手,难得的露出了认真的表情,一字一句的对我说道:“这种孽每死一次,就会厉害好几倍,你好好想想。”

    闻言,我仔细的算了一下,按照这种算法的话妈的到了最后千目孽岂不是要逆天了啊?!

    “你所谓滴宝贝不会就在这个地方吧”胖叔是知道答案的,但现在他显然是有点哆嗦了,不停的问我:“这千目孽四(是)守宝的?!”

    “我也不知道。”我摇了摇头。

    胖叔还想说什么,但周岩此时正好回来了,很碰巧的把我们现在的话题岔开了。

    “她说她很好。”周岩把玉佩放在了桌上,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听见的?”

    “我猜的。”周岩耸了耸肩:“时间差不多了,别的以后再聊,也不急这一会儿,我先回去照顾我爸了。”

    我皱着眉问:“叔叔怎么了?”

    “自从雨嘉那事过了,他身体状况就不行了,估计再有一年他也得退休。”周岩说着,把自己的外套从椅子背上拿了起来,慢慢穿上。

    “我也跟着小周回去了,局里还有事。”张立国对我们点点头。

    周岩稍微整理了一下衣领,跟胖叔和海东青道个别后,带着张立国就走出了花圈店,丝毫没有留下来跟我们唠嗑的意思。

    本以为见周岩他们走了,胖叔会说正题,会叫我千万别去冒险等等这类的话,但他没有。

    胖叔只是看了我一会,叹了口气,自己去厨房烧水,打算泡个脚睡觉了。

    “我也睡了,今儿有点困。”海东青说道。

    “行。”

    “一会儿我就睡沙发了,反正今天是跟你们挤不了了。”海东青无奈的说:“胖叔那床一个人就差不多霸占完了,你还得哄那小家伙睡觉,我今儿也就只能睡沙发了。”

    “凑合着睡吧,比睡大街强。”我说道,忽然想起这段时间都没听他说海老爷子的事,我见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便开口问了句:“你家老爷子呢?”

    “国外逍遥着呢,估计比咱们都还过得舒坦。”海东青无奈的摇了摇头:“真不知道他这老顽童的性子是怎么来的。”

    我笑着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说:“你家老爷子岁数也差不多了,该退休颐养天年了,有时间你就回家多帮帮忙,给家里跑跑生意啥的,这么大的家你可别败在手里了。”

    “累。”海东青言简意赅的表示了他不想回去。

    “累也得回去,妈的,总不能让你家老爷子一个人扛着吧?”

    听完我这话,海东青也沉默了下去,估计是在想自己是不是真该回去帮帮忙了。

    隔了一会胖叔泡完脚就回了房,我也随之跑到厕所里冲了个澡,回到房间的时候,刚好就看见小安抱着猫听着胖叔讲故事的场景。

    胖叔说故事的水平不亚于走近科学的那个主持人,绝逼的引人入胜,听完他的故事我晚上都有种睡不着觉的感觉。

    他说的故事有三个。

    第一个"jiao chuang"底下的手,第二个故事"jiao chuang"头柜上的脚掌,第三个叫被子里的孩子。

    各位听这些名字都应该知道故事是多么的和谐了。

    妈的,真和谐,就差没把小安这熊孩子给吓哭了!

    一晚上我睡觉那叫一个煎熬,真的,我是怎么都睡不着了。

    不是吓的,是热的。

    小安这孩子就跟考拉似的抱着我就不撒手了,睡得那叫一个舒坦,但他压根就没注意到,自己的体温在闷热的天气下是多么的要命。

    我就感觉怀里抱着个火炉一样,脑袋边上还趴着一个毛茸茸的电暖炉,那感觉真是

    哦对了,我差点忘记说了。

    这晚上最大的煎熬就是胖叔的呼噜声,那真是威震天啊,就感觉这屋子都被他的呼噜给震得抖个不停。

    不过奇怪的是,小安这孩子似乎很习惯胖叔的呼噜声,睡得依旧很踏实。

    很久后我才知道,胖叔的呼噜声跟张立国的呼噜声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小安这段时间都是住在张立国那里,所以对于张立国的呼噜声很是熟悉,一听胖叔的呼噜完全就觉得不够看啊。

    简单来说吧,胖叔呼噜声的战斗力=拆迁队,张立国呼噜声的战斗力就=强拆队。

    由此可见,答案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