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三章 断崖

姓易的2018-12-08 11:39: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饭后,师爷跟小佛爷率先告辞,黑子也跟着他们走了,毕竟这儿暂时还没他住的地方,要想搬过来怎么说也得买个床放大厅不是?

    留下来的只有张立国,周岩,胖叔等人。

    哦对了,我儿子也留下来了,妈的,用儿子这两个字咋这么不习惯呢?

    “爸爸,我今天能留在这里跟你睡觉吗?”小安蹲在地上逗着猫,回头问了我这么一句。

    我还是有点不太适应有人叫我爸,听见小安这么喊我,我也是愣了好一会,最后才尴尬的笑着说:“行啊,你小子晚上就留这儿吧。”

    我操,小安叫我爹,那么我岂不是跟六叔还有张立国一个辈分了?

    这辈分窜得挺快啊!

    “小易,他们说得东西都很模糊,我想听你亲口说说。”张立国丢了一盒烟给我,应该是新买的,外面的塑料薄膜还没撕开。

    周岩看了张立国一眼,坐了下来,也有想要听我说的意思。

    “这个”我犹豫着,感觉这段时间我遇见的事跟办的事,确实是有点难以启齿。

    实话实说的话,指不定张立国当场就拿手铐把我给铐了,而且胖叔肯定会很难受的。

    好好的一个孩子变成杀人犯了能不难受吗?

    “细伢子,小海四(是)咋找着你咧?”胖叔也皱起了眉,对于他来说,不知道的事情貌似太多了。

    “小安,你先带着猫进屋子去玩吧。”我对我所谓的干儿子的说道。

    小安乖巧的点点头,蹲下身把猫抱进怀里,小步跑着就进了屋子,还很有眼力见的把门也给关上了。

    我苦恼的看了看他们,心说这不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吗?真得把那些破事给说了?

    如果玩春秋笔法删删减减把不和谐的地方都和谐了,那么他们肯定不信。

    跟着小佛爷他们在一起还能这么和谐,那不就是扯淡了么!

    想到最后,我也只能把一些东西瞒住,将其他的内容多多少少的说了出来,虽然听起来还是挺不和谐的可能混过去也就凑合了。

    在我讲述这些破事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注意张立国的表情,只要有点不对劲的立马就会找理由把自己从故事里脱身出来。

    妈的,我可不是那种杀人全家的坏蛋啊,我只是误入歧途了,动手的是小佛!

    不过还好,张立国的表情一直都很冷静,仿佛只是在听个普普通通的故事一样。

    胖叔跟周岩的表情则复杂了许多,一会是满脸的担心,一会又是一脸的愤怒。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我无奈的笑着:“其实我也不想,但是”

    “木头做得没错,有些人就该死。”海东青一字一句的说道,拍了拍我的肩膀以示支持我。

    其他人都没有说话,很安静的抽着烟,似乎都是在想些什么。

    半晌后,张立国第一个开了口。

    “谁对谁错,谁都说不清楚,站在我穿警服的角度上来看,你该进牢里坐着。”张立国抖了抖烟灰,摇了摇头:“但我现在不是站在那个角度,就是站在一个普通人的角度来看你,我觉得你没错。”

    “这段日子真是苦了你了”周岩苦笑着,试探着问我:“你说的那些事里,关于雨嘉的应该都是真的吧?”

    “是真的。”我点了点头,脸上有着激动:“我是不可能拿这种事跟你们说笑的,雨嘉确实有活过来的机会!”

    “这么说的话,雨嘉现在就在你胸前的玉佩里?”周岩说着,指了指我戴着的玉佩。

    “对,她的魂魄确实是在里面休养”

    “我能跟她说说话吗?”周岩期待的看着我,语气都激动得颤抖了起来:“我能跟我妹妹说几句话吗?!”

    我没有犹豫,直截了当的把脖子上戴着的玉佩解了下来,递到了周岩手里。

    见周岩如获至宝的把玉佩紧握在手心里,我也不由得感觉鼻子发酸,好像周岩的表情从未这么复杂过。

    周岩一言不发的拿着玉佩站了起来,向着走廊行去,随之我们便听见了一阵絮絮叨叨的说话声。

    在以前,好像每次周雨嘉要出门或是要去做什么的时候,周岩总会像是现在这样,絮絮叨叨的跟个老妈子一样。

    现在听起来这声音还真是熟悉啊

    隔了半会儿。

    “细伢子,这样社(说)滴话,就只差一个宝贝咧?”胖叔皱着眉头说道:“不对,这不四(是)一个完整滴宝贝,只四(是)残破物,毕竟灯座在饿们手里。”

    “现在就少一个灯盏了。”我叹了口气。

    海东青张了张嘴好像是想说什么,但他并没有把话说出来,只是皱紧了眉头又沉默了下去。

    我一看他这副反应,便随嘴问了句:“想啥呢?”

    “鬼谷尸经,是你爷爷从山里拿出来的。”海东青想了想,继续往下说着:“与之一起拿出来的还有那块铜片,很早前我们就猜测过,这会不会是其他的宝物,就现在看来,那块青铜残片有可能就是灯盏打破后的残破物,我研究过你说的灯盏模样,也仔细琢磨过你铜片弯曲的形状,真有这种可能啊。”

    我没说话,安静的听着。

    “你说会不会是这样,当初你家老爷子从山里把这些宝贝拿出来的时候,一不小心把灯盏给打破了。”海东青用不确定的语气跟我们推测着:“更何况你也说过,你爷爷当初逃出来的时候很急,似乎是在躲避什么危险,在这种逃命的情况下,打破个宝贝再正常不过了。”

    “按照你的这种猜想,灯盏并不是在别的地方,而是在”我恍然大悟般的猛拍了一下桌子:“就在我家老爷子去的山上?!”

    说完,我也郁闷了起来,摇了摇头。

    “谁知道他去的是哪儿呢,我又不是没问过他,他不说啊。”

    “刘三爷不是给你图纸了吗?”海东青说道:“如果我的推测没有出现错误,那么图里的那座断峰,就是你们龙山附近的某个地方。”

    听见他这么说,我急匆匆的把折叠好放在口袋里的信纸拿了出来,放在桌上。

    当初我就觉得这座山峰有点眼熟,经过海东青这么一提点,我还真有种见过这地方的感觉。

    妈的这到底是哪儿?!

    见我拿出了信纸,张立国和胖叔也好奇的凑了过来,张立国应该是纯属好奇,而胖叔则是我们的希望所在。

    在我小的时候,胖叔就已经在龙山县定居了,这个我记不清的地方说不定他就知道!

    “这”胖叔的目光放在了山峰图上,仔仔细细的看着上面所画的细节,眼神闪烁不定,应该是在回忆自己是否见过这座山峰断崖。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胖叔才坐回了椅子上,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地方确四(实)在龙山,饿就气(去)过。”

    龙山县城的西南方向有个宝塔村,距离县城大概有三公里左右,属民安镇的范围之内。

    宝塔村以南,皆是山区田地,除开人为开出的那些田地之外,大部分地区还是那种深山老林的状态。

    胖叔说,这座断崖峰土名叫尖口山,就在宝塔村南边的山区里。

    从龙山县往那儿走的话,估计得走两三个小时,开车最多就只能开到村落那里,进不了山。

    “饿当初也气(去)过这地方,抹油(没有)想到啊,这里面竟然还有猫腻。”胖叔咂了咂嘴,给我们大概的说了一下具体位置后,他腾出功夫才把信纸上剩下的东西看完。

    先前他的注意力全放在山图上了,那个怪物的图案他还没怎么仔细看,现在他刚把注意力放在上面,看了一眼,手指间夹着的烟头霎时就掉落到了地上。

    怪物图还是老样子,依旧让人心惊胆寒。

    特别是那些遍布浑身上下的眼睛,看着更是无比诡异,仿佛所有的眼睛透过了纸张,都在注视着看这幅图的人一般。

    胖叔表情惊恐的张了张嘴,声音颤抖得异常夸张。

    “千目孽?!!!”

    (,多音字,在此读jian第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