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二章 干爹

姓易的2018-12-08 11:39: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小安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可能是离开我太久了吧,连我跑厨房做菜他都要跟着,虽然有点笨手笨脚帮倒忙的嫌疑,但我心里还是一阵舒坦。

    就跟自己家的孩子长大了似的,那种感觉真说不清。

    妈的,我才二十多在奔三十吧,这心态咋有中年大叔的感觉了?!

    “大哥哥,这只猫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小安蹲在地上,双手托腮的看着面前的猫,很疑惑的问我:“它是不是跟我见过面啊?”

    “扯淡,十万八千里怎么可能见面。”我对他的说法不屑一顾。

    要是让他知道那天那乞丐就是我我还怎么混?身为长辈的脸面我往哪儿搁?

    被胖叔跟周岩知道就已经够了不得了,还让这小屁孩子知道?不可能!

    “小猫猫,以后你多跟大黄它们玩好不好?”小安很有礼貌的问道。

    猫叫了两声,转头看着旁边的空气,似乎是在跟什么东西交流着一样,不停的叫着。

    “谢谢小猫,大黄它们经常都很无聊,我做作业的时候就不能陪它们玩。”小安扁了扁嘴,貌似是对于做作业这事儿很是不满意。

    实际上,每个学生几乎都对作业这东西不满意过。

    每当我想起高中时期那段惨不忍睹的青春,还有各种各样的试卷,试题,我我真是有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感觉。

    就在我跟小安有一句没一句聊着的时候,只听外面传来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脚步声很急促,听得出来人似乎很急。

    我拿着炒勺的手颤了一下,炒菜的动作霎时间僵住了。

    “细伢子”

    胖叔颤抖的声音在厨房门口响了起来,我想笑着转过头装出一脸轻松的模样,但不知道是为什么,我这个脑袋怎么都转不过去。

    只能僵硬的站在原地,眼睛慢慢红了起来。

    感觉到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深吸了口气,笑着:“叔,饿了吧?”

    “饿咧。”胖叔咳咳嗽嗽的说。

    “您去坐着歇会,我马上弄完菜了。”我低下头,继续炒着锅里的鸡肉,笑得越来越开心了,可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往外流着。

    妈的,高兴!这他妈是高兴!

    胖叔嗯了一声,拍了拍我的肩,转身离开了厨房。

    隔了十来分钟的样子,我觉得自己已经把情绪控制得差不多了,便端着一盘菜走出了厨房,在进大厅的时候,我才发现这里异常的热闹。

    小佛爷他们几个不知道是啥时候来的,现在正坐在桌边等着我上菜。

    师爷笑呵呵的跟周岩聊着,这一幕可谓异常诡异,我还真想不到这俩孙子能有什么样的共同话题。

    小佛爷则跟海东青一般在看电视,貌似是战争片,这俩人看得还挺带劲。

    至于陈九山则还是那副沉默的造型,默默无言的坐在椅子上发呆,跟个木头没两样。

    黑子是最融入气氛的人,一边跟小安笑嘻嘻的聊着,一边用手逗弄着桌子下的猫。

    对了,还有一个很久都没跟我见面的人也来了。

    张立国。

    我呆呆的看着这热闹的场景,忍不住腾出一只手来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这是我出现幻觉了。

    多少次了,我多少次在梦里看见这场景了

    “细伢子,过来陪叔坐。”胖叔对我招了招手,一脸笑容。

    看着与我记忆中不相同的胖叔,我咬了咬牙,把菜端过去放在桌上,然后挨着胖叔的位置坐了下去。

    胖叔的笑容还是老模样,一样的憨厚,有无比的亲切感,可是现在胖叔笑起来却有种莫名的沧桑,似乎他的笑容在告诉我,他老了。

    确实胖叔是老了,否则鬓角的位置也不会有那么多白头发

    “抹四(没事)就好,回来咧,撒(啥)都好咧。”胖叔哈哈大笑着,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眼睛渐渐红了起来,但他没哭,只是一个劲的在笑。

    “小易,你”张立国想说什么,但他看见周岩给他使了个眼神,便顿住了话头,没再继续说下去,只是转了话题:“回来就好,有机会咱们单独聊聊。”

    “好。”我对张立国点点头,笑了笑,偷偷把手向胖叔伸了过去,紧紧的握住了胖叔依旧肥厚的手掌。

    感受着上面熟悉的老茧,我仿佛回到了小的时候,那时候还在龙山吧。

    每当我遇见了不开心的事,或是被人欺负了,都会这么握着胖叔或是老爷子的手。

    老爷子已经走了,现在我就只剩下

    “瓜皮。”胖叔笑骂道,紧紧的捏了捏我的手掌,说:“快吃饭,包(不要)煽情咧。”

    “对了易哥,我已经跟这些个前辈自我介绍了。”黑子忽然说道。

    我疑惑的看着他,问:“介绍啥玩意儿?”

    “我以后就是你的伙计了,也是这花圈店的一份子了啊。”黑子一拍手,不悦的看着我问:“你不会是忘了吧?”

    “我操,我还真差点忘了。”

    “什么记性。”小佛爷任何时候都在抓住嘲讽我的机会,这点让我很是无奈,就因为如此,很多时候我都会冒出杀了小佛爷祭天的心思。

    师爷轻笑道:“我还没怎么吃过贵阳这边的菜式,今天可得好好尝尝了。”

    “大哥哥!我要跟你坐!”

    “喵~~~”

    也不知道师爷这群人先前是怎么跟张立国周岩打的交道,周岩虽脸上没有太多亲热的表现,但他跟师爷貌似还挺聊得来的。

    至于张立国,他就压根没跟他们说过话。

    直到大家拿起碗筷准备开吃的时候,张立国忽然问了一句。

    “你真不知道财神爷跑哪儿去了?”

    师爷很有礼貌的把筷子放下,认真的对张立国说:“这点我们真不知道,您既然都知道财神爷跑了,那么必然知道我们怎么会来贵阳。”

    “知道,不就是跑路了吗?”张立国冷笑道:“以前是查你们容易,办你们难,现在办你们貌似不难了。”

    小佛爷眉头一皱,几乎是本能的就要往外蹦脏字了,但师爷还是拉住了他。

    这时候,张立国接下来的话也说了出来。

    “放心吧,谁也没想办你们,冤有头债有主。”张立国说道,看了师爷一眼:“听他说你们办了不少财神爷的人,我在这儿谢谢你们了,替我弟弟谢谢你们。”

    “客气。”师爷笑道。

    “小易,跟你商量个事儿。”张立国把目光转到了正在喝酒的我身上,很突然的问我:“我想让这小子认你当干爹,你愿意吗?”

    我当时就差点把酒喷到了胖叔脸上,不敢相信的看着张立国,又看了一眼拽着我衣服逗猫玩儿的小安。

    “这个”我犹豫不决的说:“咱们的辈分差了啊,而且我这岁数也不够,让他认我当干爹是不是不太合适?”

    设我的年龄为X,小安的年龄为Y,那么在运用一系列的加减乘除最后得到的答案就是。

    我的年龄为小安年龄的两至三倍,长相外观的成熟度为小安的两倍,完全就不是当人干爹的料啊,当他哥还行,当爹不就扯淡了吗?

    “有啥不合适的?”张立国毫不在意的吃着菜:“他喜欢你比喜欢我这亲大伯还多,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家里反正你应该明白我意思,而且我平常也没什么时间照顾他,你有个名分还能帮我给他开个家长会什么的,多好。”

    妈的这纯属是你想偷懒是不是?!!这理由太扯淡了吧?!

    “咱们的辈分各论各的,不用在乎那些没用的东西,小安,以后他就是你干爹了,叫一声。”

    胖叔跟周岩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幕,似乎他们早就知道这事儿了。

    小安则是抬起头看了看我,大大的咧着嘴笑了,用稚嫩嗓音的喊了声。

    “爸爸。”

    “我操。”

    事后想想,我发现我当时的回答实在是太惊天地泣鬼神了。

    人叫我一声爸,我回人一句我操,这他妈真是我操了。

    “你小子咋喊得这么顺口呢这算是我白捡个便宜儿子吗”我无奈的笑着,算是应了张立国的话。

    这样也好,要是雨嘉活过来了呢,这小子就应该要有弟弟妹妹了,要是雨嘉没活过来,我也算是找着人给我老易家开枝散叶了。

    谁敢说干儿子就不是儿子了?

    他以后要是有了儿子那也是我孙子!

    “爸爸”小安拽紧了我的衣角,又喊了一声。

    “妈的,看你那委屈劲儿,哭啥啊。”我伸手过去把这小家伙抱进了怀里,用手帮他擦着眼泪,想起六叔的事儿,我也觉得心里堵得慌。

    六叔,你儿子以后就是我儿子了,放心吧,你真的可以放心了。

    “嚯!你毛都没长齐就有儿子了啊。”小佛爷惊呼道:“姓易的,你牛逼啊!”

    “这不是废话吗,我不牛逼难道你牛逼?”我回了一句。

    海东青皱着眉头似乎是在算什么,半晌后,他问了我们一句。

    “要是这么说的话,他叫你爸,是不是得管我们这一辈的叫叔了?”海东青皱着眉头,表现得很不开心:“怎么感觉我忽然就变老了呢”

    “包(不要)装嫩咧,吃你滴饭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