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章 离去

姓易的2018-12-08 11:39: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大佛一言不发的喝着酒,连菜都没有夹上一筷子,完全体现了东北人喝酒的牛逼劲儿。

    两瓶二锅头下去,面色不改的就要开第三瓶接着喝,那酒量真是

    哦对了,我是不是忘记说了,大佛喝的是大瓶装的那种二锅头,就跟醋瓶子似的那种,可不是小瓶装的。

    就因为如此,我才觉得他牛逼,是真牛逼。

    “你酒量还是老样子诶。”小佛爷此时才喝完第一瓶酒,一样的没有吃菜,就是干喝。

    大佛把酒瓶子放在了桌上,擦了擦嘴:“老二呢,他怎么不跟你一起过来?”

    “你觉得他会过来见你吗?”小佛爷笑了起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眉头一皱就念叨了起来:“我就没闹明白你,一边想杀了我们以绝后患,一边还挺看重咱们几个的感情,你当初干的那事我可没忘,我我操你”

    可能小佛爷也忍不住自己的脾气了,本来还正正经经的说着事儿,但最后估计是忍不下去了直接开黄腔了,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出最后那个“妈”字,大佛已经把桌上的酒瓶子拿了起来,丢了过去,重重的砸在了小佛爷的脑袋上。

    “妈的!!那也是你妈!!!怎么说话呢!!!”大佛大吼道。

    小佛一愣,随即默默的用手擦了擦从头上流下来的血,摇了摇头:“不是故意的,顺嘴了。”

    现在的情况就像是一个哥哥在收拾自己弟弟一样,很和谐,也很让人无法插手。

    小佛爷似乎也没生气,反而表情有点惧怕的意思。

    可能他怕的不是大佛,怕的是自己的亲大哥。

    “你以为我真想这么做吗?”大佛看着小佛爷的眼神里满是悲哀,也许他也后悔了吧,自己当初做的那些畜生也不如的事。

    “你可以选,而且我跟二哥永远不会”

    没等小佛爷的话说完,大佛又再一次打断了他,低下头没有说话。

    隔了几分钟,大佛拿出了一盒我没见过的烟,自己点上了一根烟后,抬起手把烟盒丢给了小佛爷。

    “没那东西。”大佛见小佛只是拿着烟盒却没动作,他苦笑道。

    小佛爷把烟盒丢在了桌上,拿出自己的烟抽了起来,并且把自己的烟拿出来几支递给了我跟陈九山。

    这时候我才发现,陈九山的脸色一直都很难看。

    他一直都埋着头没去看大佛,牙早就咬紧了,说真的,他现在的表情就跟他发脾气要杀人的时候一模一样。

    “你也知道,走上这条道就身不由己了。”大佛的声音很低。

    小佛爷没有搭腔,默默的喝着酒。

    “我那时候不知道该相信谁,或者说,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相信谁。”大佛忽然大笑了起来,拿起酒猛灌了一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算是”

    上一次是大佛用酒瓶子打断了小佛爷的脏话。

    这一次是小佛爷用酒瓶子打断了大佛接下来的话。

    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响,包间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七八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二话不说就冲了进来。

    “妈的,没点规矩。”大佛怒骂道。

    当然,他不是骂的小佛爷,而是骂那群冲进来的中年人。

    “滚出去。”大佛说道,拿起一张纸巾擦了擦脑门上的玻璃渣子。

    由此可见他的脑门绝对比小佛爷的脑门硬,一酒瓶子过去,啥事没有。

    “你的理由太恶心人,别说了。”小佛爷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拿起筷子,一边招呼着我们叫我们多吃点,一边自己往碗里夹着菜。

    大佛一言不发的抽着烟,脸色很难看。

    “其实二哥当初就猜到结果了。”小佛爷头也不抬的说道:“可是他还是没对你动手,但是你做了什么?妈的,还他妈大佛爷呢!”

    “小佛”

    “我跟我哥要走了,你放心,以后不会再出现到你面前了。”小佛爷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看样子还是很不习惯只有一只脚能用上劲的情况,只见他笑着对大佛说:“这辈子咱们也就这样了,二哥现在恨你,但他不会害你,我也恨你,但是我谢谢你。”

    “谢我什么?”大佛问。

    “谢谢你没废了我,如果当初你不是对付二哥,而是对付我。”小佛爷说着,把头低了下去看着自己瘸了的腿:“或许我已经死心了吧,对自己的亲大哥死心,操的。”

    大佛的手颤抖了起来,但随即就恢复了正常,看见这一幕的好像就只有我,毕竟我离大佛最近看得最清楚。

    “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小佛爷一瘸一拐的走着,几步便走到了大佛身前,在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紧紧的抱了抱大佛,笑着转身。

    “有时间回咱们家那边看看吧,乡里的人老念叨咱们。”小佛爷说道:“你要是有闲工夫回去了,就跟乡亲说一声,我出国工作了。”

    大佛愣愣的在原地站着,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直到小佛爷走到门边,要推开门往外走的时候,大佛才有了反应。

    只见大佛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朝着小佛爷的方向扔了过去。

    在小佛爷接住的同时,大佛最后一句话也说出了口。

    “拿着,密码是你的生日。”

    小佛爷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间,而我们也没继续耽搁,急匆匆的就跟着这孙子走了出去。

    从头到尾,貌似我们谁都没有说过话,就跟看大戏似的在里面坐了半天。

    我们在外面并没有看见小佛爷的身影。

    本来我还打算去找找他来着,可陈九山拉了我一把,给我跟海东青使了个眼神。

    “咱们先去那边逛逛,一会打个电话给佛爷就行。”陈九山说道,带着我们往另外一边的路口走去,而就在我们的左手边的巷子口,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蹲在地上,浑身颤抖的抽着手里夹着的香烟。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小佛爷应该是在哭。

    这件事我、海东青、陈九山,都心照不宣的各自瞒了下来,都在假装不知道这事。

    实际上在几年后,小佛爷自己喝醉了,就说出了那天的事。

    他说,他哭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就是因为大佛还不肯回头。

    “妈的!!他有愧疚,有后悔,但是为什么就不能回头?!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跟我们敞开心的说一次?!”小佛爷喝醉酒之后直接把桌子掀了,大吼着:“他是我亲大哥!!但是他现在看我们就像是看敌人一样!!知道吗?!!他谁也不相信了啊!!!”

    不说那些题外话了,话先回来。

    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逛了半个多小时后,正当我们准备打个电话演个戏,问问他在哪儿的时候,他却已经早早的回了医院,然后在电话里跟我们说。

    “回来收拾一下东西,我们走。”

    “去哪儿啊?沈阳?”我问他。

    “我们去一个远点的地方,去贵阳吧,在那待几天露个脸咱们就转移阵地。”小佛爷笑着对我说:“财神爷已经被打得没胆儿了,他手下的伙计这两天也被白道的抓了不少,翻不起浪了,你可以暂时回家了。”

    我拿着手机愣了很久,最终才不敢相信的问他。

    “你是说很多事都已经结束了?我可以见他们了?”

    “我哥说了,老佛爷现在是不可能对你家人动手的,当铺里的这档子烂事够他处理了,更何况他现在还没回来呢,就算他来了,我哥安排的套子就是在等他往里钻呢。”小佛爷骂骂咧咧了起来:“妈的,姓易的,有我们陪着你回去,你怕个JB啊?!”

    “哦我可以回家了”我拿着手机,呆滞了好一会,最终猛的大笑了起来,眼睛通红的对海东青说:“我可以回家了!!鸟人!!!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去见胖叔了!!!”